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四百八十七章 和邢睿的交心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div
  王竖还想问我,但是一见我那张冷漠的脸,又把想说的话,咽了下去。△¢,他双手撑在后背处,扭了扭腰,步步蹒跚的走向自己的电动车。
  望着王竖的骑电动车离去的背影,我知道,我对秦大义的复仇又进了一步。www*22ff*com
  虽然我用的方式,有些极端,甚至说有些阴暗上不了台面,但是我更明白,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。
  对于人渣,我没有必要,把自己伪装的那么冠冕堂皇和高尚,因为他们不配。
  我承认我韩冰不是什么好东西,但是我更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,对不起自己的良心。
  回到家后,狗头,和郭浩,富贵正在打三人斗地主。
  丁铃和富强在厨房做饭,他们见我回来。
  富贵一副不屑的口气说:
  “哎,某些人真是懒的出其,让他拖地,跑的比兔子还快,大爷当惯了,我看今天某些人也甭吃饭了。
  富贵说完这话,他似乎等着狗头,和郭浩的共鸣。
  他或许也以为,狗头,和郭浩一定也会跟着他,也刁侃我几句。
  但是当他看见狗头和郭浩,盯着我发楞的样子,似乎看出我今天很反常。
  狗头把扑克仍在桌子上,走了过来问:
  “你没事吧!怎么一手的血,你和谁打架了。
  我走进卫生间,洗了洗手和脸说:
  “我把王竖那孙子暴打了一顿,让他带着伤去找秦大义。
  狗头低头沉思了片刻问:
  “宁国昌兄弟几个,同意了。
  我点了点头说:
  “宁国昌今天把他们兄弟三个人。带到殡仪馆去找我,他们兄弟四个一直同意。干这一票。我为了把这出戏演的逼真,就把王竖这个棋子放了出来。配合他们。这年头,不吃屎的狗,咬人不厉害。
  正在这时,我的电话响了起来,我掏出电话一见是邢睿,便对狗头竖了一个手指示意他收声。
  我转身出了卫生间,回自己的卧室。
  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:
  “邢睿?给我打电话有事?
  从电话里不难听出,邢睿显然刚起来,她一副撒娇的口气说:
  “想你了呗?怎么?我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吗?
  我笑着说:
  “你当然可以了给我打电话了。吃饭了吗?丁铃在家做饭。要不过来吃饭?人多热闹,狗哥,浩子都在。
  邢睿笑着说:
  “算了,我还是不去了,你妹妹好像对我有些意见。我还是不惹她了。
  对了韩冰,能陪我出来吃个便饭吗?
  我握着电话对这镜子整了整头发说:
  “行,你在家等我,我现在去接你。
  挂上电话后,狗头一直手敷在我卧室房门。盯着我那张笑眯眯的脸:
  “和邢睿确定关系了?
  我摇了摇头说:“还没有呢?
  狗头一副看透不说透的样子说:
  “你们呀!是时候该把那张窗户纸捅破了?
  冰冰,你也不要在有所顾忌?
  我相信妮子在天之灵也希望你过的幸福。
  我扑哧笑了起来说:
  “狗哥,你这人转变的可真够快了的?
  我记得,当初你好像一直不同意我和邢睿。你还说什么万心伊最适合我,狗哥你怎么总喜欢说,两来子话呀?
  狗头一副漠然的神情说:
  “站的位置不同。看的角度也不同,以前是以前。现在是现在。
  就像以前,你和万心伊水火不容。相互伤害。
  把对方折磨的生不如死,彼此恨之入骨,现在?又彼此相互挂念。
  呵呵,其实现在邢睿和你也是一个道理。
  男人一辈子会遇见很多女人,有人些你虽然喜欢她,但是她却不适合你。这鞋穿着脚上合不合脚,只有自己知道。
  我一听狗头说这话,又笑了起来说:
  “看看,狗哥,你又把话绕到万心伊身上了吧?
  狗哥,我知道你的意思。
  你这人有时候特没意思,说话总喜欢说,两层意思。
  表面上劝我和邢睿在一起,其实心里一直变着法的,把我的心思往万心伊身上引。你这不是故意让我为难吗?毕竟万心伊现在还在六泉市戒毒所关着呢?
  狗哥,你真够坏的,呵呵!好了,没时间了,我去接邢睿了。
  狗头麻烦你一件事,帮我摸一摸五里营场子的事。
  狗头无奈的摇了摇头,意味深长的说:“有些事,看透别说透,说透就没有意思了。你呀?哎,这天要下雨娘要嫁人,冰冰,你还是准备趟这趟浑水?
  你放心,等你回来我给你消息。
  我见狗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,我想狗头一定早就摸清楚了,五里营场子的底细。
  我笑着用手指,点点狗头说,狗哥运筹帷幄之中,你办事我放心。
  随后,我和富贵,郭浩打了声招呼,便赶往邢睿住的老公安家属院。
  因为我和狗头在家里聊了一会,耽误了不少时间,一路上车速很快,但是当我赶到邢睿楼下的时候,她还没有出来。
  老公安大院门口,坐在一群老大爷,老太太,我就纳闷这么冷的天,不在家里暖和,出来干什么。
  而且我明显看的出,那些老人不这么待见我,见我开车停在邢睿楼下,对我指指点点的。
  我有所顾忌的没有下车,上楼找邢睿。就闲着无聊听着音乐等邢睿。
  说真心话,我等了她半个多小时,她才下楼。
  但是我见到她的那一刻,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,邢睿会让我等那么长的时间。
  因为邢睿化了一个浓艳的妆。她穿着一见卡其色绒毛大衣,带着一定白色的花边小帽子。穿着一双直通靴子。
  当我看见她的那一刹那,突然有种惊艳的感觉。
  我记得在我印象中。我从未见过邢睿化妆,她一直素颜。
  但是这次,她以浓妆艳抹的样子,出楼道口的那一刻,我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神。
  邢睿很自然的拉开汽车副驾驶的车门,她似乎看出来我眼神中的异常。她颇为得意的,望着我说:
  “怎么我脸上有字吗?
  我显然意思到自己的失态,笑着说:
  “哪有啊?邢睿今天怎么了,准备去相亲啊?打扮这么漂亮。你刚才出楼道口的时候,我都不敢认你。
  邢睿满脸笑容的说:
  “难得你还会夸人,哈哈,对了,建设路新开了一家,电影主题餐厅,上次路过,见装修挺雅致的,要不我们去那吧?
  我点了点头说:“今天你是主人。我是仆从,主人发话了,我遵命。
  随后我们驱车,赶往邢睿所说的那家餐厅。
  那家餐厅坐落在。建设路于人民路的交叉口,是一家以电影主题的餐厅。
  餐厅不大,也就七八个包厢。但是装修和设计上颇为上档次。
  一见门是一台老式的电影放映机,还有一些国产经典的电影海报。整个餐厅布景以复古似,灰。黑色调为特点,给人一种强烈的艺术冲击感。
  我和邢睿选择了,一间靠玻璃窗的卡座。
  不知道为什么,望着邢睿那张脸,我知道我们这种短暂的时光,不会有太多了。
  因为过了年邢睿,就会去外地进修。
  一想到这,我总会有些莫名其妙的伤感,那种感觉酸酸涩涩的。
  席间邢睿显然的开心,我和邢睿从相识到现在,这一年的光阴里,我们很少单独在一起,我们见面总是为了,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拌嘴,根本没有用心交流过。
  其实我们彼此都知道,在对方的心里,对方有多重要。
  但是当邢睿,告诉我她要去外地进修两年,那一刻,我开始珍惜我们相处的每一分钟。
  我虽然表面装着镇定,但是内心深处却是酸楚的。
  每当望着邢睿那,清澈毫无杂质的眼眸,我总想告诉她,为了我能不去进修吗?
  但是这句话一到嘴边,却又无法说的不出口,那种感觉很复杂。
  在自私和无私上,我却违心的选择了无私。
  虽然我说了,一些心口不一,让邢睿因为我,耽误自己的前程,束缚自己飞翔的翅膀。
  其实我和邢睿都清楚,彼此对方的想法,因为我们都是那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,外表要强,内心脆弱。
  如果我们的性格,有一方宽容忍耐对方,也不至于让李俊在我们之间,横插一刀。
  我和邢睿点了一桌子菜,却没有心情下咽,我握着邢睿手,就那么默默的望着她,邢睿的手很柔滑,象一块软质的白玉。
  邢睿深情的望着我说:
  “韩冰,你是不是有话想对我说,如果你不想让我去,为了你我可以放弃这次机会,只要你开口。
  我笑着摇了摇头说:
  “邢睿,我知道这次机会对你来说很重要,阳北市那么多人,才六个名额,不就两年吗?我等的起。
  邢睿有些伤感的说:
  “是啊!两年,24个月,730天,17520个小时,人一辈子能有多少个两年。我真的害怕这两年,你会把我忘了,我们相处了一年,在一起的时间,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开心过。
  如果当初,我们彼此能收敛收敛自己的性格,我们也会早就结婚了。
  我曾经非常愚蠢的试图去改变你,但是我却发现我改变了我自己。
  其实我有很多的想法,违背了我的初衷。
  我见邢睿说着说着,话音有些变了味,她有些伤感的想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