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四百八十三章 会见宁国兄弟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div
  a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,请大家访问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app】
  刚子笑眯眯的点点头,打了一个响指,随后王飞翔和老蔡象瘪三一样,被人从一间小屋子里带了出来。www@22ff@com
  王飞翔和老蔡显然,被他们刚打过,王飞翔和老蔡捂着脸,低着头,吓连个屁都不敢放。
  他们见我到我们后,他和老蔡恨不得,找个地缝把头塞进去。
  我父亲瞪着王飞翔和老蔡说:
  “你们也张点记性吧!我看今年你和老蔡这一年白辛苦了。
  万飞翔和老蔡脸上,一阵红一阵白的,见狗头和郭浩,富贵,富强他们都在,表情憋屈的对他们苦笑。
  那个叫刚子的,一把揪住王飞翔领子说:“你以后给我注意点,别tmd在犯的老子手上了,如果再有下次,就不是钱的事了。
  出来玩,看清楚门面,别tmd什么对方都敢撒野,今天这两万块也算给你一个教训。长记性喽。滚。
  那个叫刚子的话一说完,便回了屋子,我们便往从三楼的平台往楼下。在楼梯里,王飞翔,和老蔡一个劲的对父亲说,这钱发年终奖一定还上,还让我父亲不要和我母亲说。
  我父亲脸色铁青,没好气的说:
  “你们还知道丑,看你们下次还敢不敢出来鬼混,你说你们两个几十岁的人了,一点也不顾忌自己的脸面,王飞翔,你说说,这都快结婚的人了,还玩心不退。
  王飞翔头一耷拉,也不接腔。
  随后我们一行人,被那个带我们来的中年人,带出了大院。
  在大院门口,那中年人一脸得意的对,王飞翔和老蔡说:
  “下次出来玩,记得张点记性,要玩就玩,别tmd手脚不干净,这个摸几把就换下一个。今天也算给你一个教训,想白吃,我们如意旅店的豆腐,送你两个字。找死?
  对了,你们两个给我们记住了,你们的身份证,我们留的有复印件,如果最近一段时间。我在门口听见,警笛或者和看见穿警服的在门口转悠,你这两个老小子,给我们等着,我们刚哥,会主动问候你们全家。郭浩指着那个中年人吼:
  “你tmd在说一句。
  狗头一把抱住郭浩,在他耳边说:“浩子克制些,强龙不压地头蛇,这是人家的地盘。
  那中年人,歪着头揉了揉下巴。一副挑衅的口气说:“不服气,知道阳西车站是谁的地盘吗?你也不打听打听刚哥。不服气,我们随时奉陪,黑的白的,你随便来。
  我笑着说:“我说这位大哥,你们这一晚上,挣了我们两万块,让我们次了个哑巴亏,还不荣我们说几句吗?
  好了,钱都给你们了。你们就偷着乐吧!
  这事算我们倒霉。我话一说完。
  那中年男人,笑着说也对,毕竟二万块呢!哈哈!
  郭浩瞅了我一眼,见我没有想动手的意思。他似乎有些不甘心。
  我知道郭浩的性格,但是我更明白,我们的处境,毕竟在人家的地盘上,而且我父亲也在旁边,我有所顾忌。
  我用眼神给郭浩使了一个眼色。那意思是告诉他我父亲在。
  郭浩领会到我的意思后,也没有在激烈的说什么。
  便被狗头搂着往巷口走。
  在巷子路口,我父亲执意要坐王飞翔,老蔡那车。
  我知道,我父亲想和王飞翔,老蔡说他们之间的私密话。
  随后我和郭浩,狗头,富贵,富强我们几个坐一辆。
  王飞翔开车在前,我的那辆车跟在后面,一路上车内气氛有些沉闷,直到王飞翔,那辆车进了殡仪馆大院,我们几个一句话也没有多说。
  我父亲和王飞翔,老蔡下车后,走到我们车前。
  我父亲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说:
  “冰冰时间不早,你们回去,路上小心些,狗头你比冰冰,浩子年长几岁,有事你看着点。
  狗头笑着对我父亲说:“韩叔,你放心,有我呢?
  王飞翔和老蔡一个劲的谢我。
  我装着一副无所谓的口气,和王飞翔,老蔡客套,还不忘开玩笑的说,值班那天,让他们安排一顿饭局感谢我们。
  随后他们三个进了殡仪馆大院。
  我启动汽车,瞅了一眼富贵,见他那张脸跟便秘似的,憋的通红说:“就这这点出息,不就两万块钱吗?放心这钱少不了?
  富贵长叹了一口说:
  “我tmd辛苦攒了大半年,一晚上的功夫,就回到解放前。
  如果是咱们几个去玩,还不亏,你说这,整的是哪一出啊?
  富贵此话一出,我和狗头,浩子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。
  狗头笑着说:
  “富贵啊富贵,你和冰冰一起,那么长时间了,你还是不了解冰冰?
  你放心这钱少不了。
  富贵一楞,望着他说:
  “狗哥,我听你这话,是话里有话啊?
  &n
  sp;
  狗头抱着双肩,一副胸有成竹的口气说:
  “你没有发现,今天冰冰很克制吗?冷静的有些可怕,有句话叫什么来着,暴风骤雨来临前,海面上总是风平浪静,咱们兄弟都不是吃亏的人,富贵你等着,看好戏吧!这事不算完?
  狗头说的富贵一楞一楞的,富贵一直追问我们想怎么办?
  我们几个也没有说。
  因为我们清楚的知道,那些人既然敢在阳西汽车站,玩仙人跳,自身没有两把刷子也是混不下去。
  那中年男人,最后警告王飞翔和老蔡那些话,其实一种变相的威胁,如果我们现在去找他们,他们一定把矛头指向王飞翔和老蔡,毕竟人家手里有王飞翔和老蔡的身份证复印件。
  说真心话,我根本不把那些人,当成一回事,但是我要顾忌老蔡和王飞翔他们。
  所以这事暂时不能轻易动手,也不能让富贵知道,我想干什么?
  因为这厮,是我父母安插在我身边的奸细,这小子出卖我,不是一次两次了。所以不到生米煮成熟饭,我和狗头和郭浩,不会告诉他,我们想怎么干?
  我们几个刚回到小区的家中,我父亲便有些不放心的,给我丁铃打电话,问我到家吗?
  知子莫若父,我父亲知道我的性格,他害怕,我吃了这次亏,又回头找人家,自己又不好意思给我打电话,就侧面通过丁铃,打电话问我到家吗?
  在得到丁铃的回复后,他似乎放心。
  丁铃当着我的面,挂上电话的时候,我心里突然有种说不出来的伤感,想想自己都已经成年了,还让父母操碎了心。
  但是我又不能,当着丁铃和所有人的面表现出来,便一个人回了卧室。在陈妮娜去世后的日子里,我养成了一个习惯,那就是每天睡觉之前,习惯的想一想,今天这一天,说的什么话,做的事,给自己挑毛病。
  再反思自己的行为和想法,因为这样,我就会进入一种忘我的境界,我会让自己的大脑不停的运转,这样才会让我暂时忘了,曾经在这个房间内,我和陈妮娜发生的一切。
  想着想着,我就会迷迷糊糊的睡早了。
  但是那天夜里,我却奇怪的梦见了,我在如意旅馆后院里见到的那个被锁子屋子里的小女孩。
  那女孩不过十七八岁,我当时不过,借着昏暗的光线,看了她一眼。
  但是那女孩的无助眼神,和可怜的样子却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。
  我梦见她被一群男人,用鞭子殴打,打的她鬼哭狼嚎,我突然从猛中惊醒,那感觉太真实震撼了。
  清晨,贤惠的丁铃做了我们几个的早饭,随后她拉着,狗头,和富强去买年货。
  或许在这些日的相处里,丁铃发现狗头,其实是一个非常会算计,并且有头脑的人,便让狗头和她一起去农贸市场准备过年的年货,而富强充当壮劳力,留下我和郭浩,富贵在家打扫为生。
  他们刚走,我刚把房间的地脱完,便接到的宁国昌的电话。
  宁国昌让我现在,赶到殡仪馆家属院。
  他说,他兄弟几个要见我,还说在,殡仪馆等了我一早上。
  随后我驱车赶回大骨堆殡仪馆,在殡仪馆大门口,见到一辆长丰猎豹停在路边。
  宁国昌一见我的汽车,停在他们的车旁边,便和他几个兄弟从车上下来。
  我们见面后,先是一阵客套,宁国昌和他几个兄弟,宁国玺,宁国荣,宁国鼎,张的很真象,真不愧是兄弟四人,都是大脸盘,络腮胡子,连身高提醒都那么相近。
  虽然宁国玺,才比宁国昌大两三岁,但是很明显宁国玺一脸苍老样,满头的白发,不过五十多岁的人,看起来给人一种最起码有70岁以上的样子。
  这似乎符合宁国昌说的,他哥宁国玺年轻时,干过不少坏事,这老了一身病,这似乎更加印证了人在做天在看,报应。
  我对宁国玺本来,就没有什么好感,毕竟上次他用七纸追魂魄伤了李莉娜。
  宁国玺穿着一件类似于,灰色长袍的外套,脚上穿着一双黑色布鞋,咋一看跟大清秀才似的。
  如果亲眼所见,我还真以为,他是不是在拍古装戏,而宁国荣和宁国鼎,穿着还算正常,一身名牌,举手之间给人一种暴发户的感觉。
  宁国昌把他们几个兄弟,一一介绍给我认识。
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