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四百八十章 邢睿将要离开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div
  我见邢睿刻意绕开话题,便给邢睿倒了一杯子开水,用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说:
  “你这些小脑子里,都想些什么呀?我是那样的人吗?www!22ff*com
  邢睿我们之间,如果能多收收自己的性子
  ,处处为对方着想,也许就不会经常的吵架。,
  我是倔驴脾气,有时候做事脑子一热爱冲动,只图一时过瘾,其实心里并没有什么。
  我以前总认为,我们之间有太多的隔膜,毕竟有你父亲这层关系在里面,但是现在想开了,外界的因素都是扯,感情是洁白无瑕的,不应该有一丝的杂质在里面。
  其实通过这么多事,我也看清楚了,我就是吃了性格的亏。我的性格是我一个最致命的缺陷,我在努力的改,那天在病房里,当我望着李俊抱你,我恨不得冲上去,宰了他。
  但是我却破天荒的克制住了,因为有你在,我不想吓着你。
  我是个男人,邢睿,以后你给老子记住,如果你以后再敢,在我面前和别的男人玩暧昧,不管你为了什么目的,我希望你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,如果有下一次,我绝对不对闷不吭声,我一定会还以颜色,只要你难对一个男人暧昧,我就敢对一百女人献殷勤,你不信可以试试看。
  我说完这话的时候,邢睿震惊的望着我,她一把抓着我的手,眼泪顺着眼角往下掉。
  邢睿哽咽着说:“韩冰对不起?我以为你不在乎我?
  我摸着邢睿的手,望着窗外的人流,感情至深的说:
  “我不是不在乎你。只是我感觉自己配不上你,毕竟我是结过婚的人。又是一个扛遗体的工人,而且还没有正式编制。
  而你呢?在我的心里。你象女神一样存在着,我没有和你办法比。
  邢睿说句真心话,其实我在你面前真的很自卑,那种感觉,你可能无法体会。
  我从小生活在大骨堆殡仪馆家属院,而且每天,要坐二十几分钟的汽车去上学,我们殡仪馆的孩子,在学校里受尽了白眼。
  他们说我们晦气。就连td座位的排列,都要远离别人的孩子。
  那种歧视你压根就体会不到,那是一种非人的精神折磨。
  我那时候,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,我一定要比别人强,你对我冷眼,老子就揍你,打的让你服气我。惧怕我。
  那时候在小学里,我有恃无恐的成了孩子王,但是很不幸,我因为一些事被迫转学。
  其实你知道吗?我小时候特别崇拜警察。也和许多孩子一样,有一个警察梦,这或许是每个男人都有的梦想吧!
  望着那英姿飒爽的警服。精神抖擞的举着枪对坏蛋说:
  “不许动,我是警察。多威风呵呵!但是人生有很多的无奈,和遗憾。我说到这的时候。
  邢睿握着我的手笑了起来说:
  “那是以前。现在的情景是这样,我们警察面对坏蛋,掏出枪的时候,坏蛋会嘲笑我们说:
  “来,来,有种你开枪啊!来,对着脑门打,你不打死我,你就不是警察。
  我迷惑的望着邢睿说:“不会把?难道坏蛋不怕你们。
  邢睿笑更大声了说:
  “现在的警察成了弱势群体,前段时间,我没有生病的时候,我在建设路口,一个女司机开着一辆汽车,在劳动大厦门口闯红灯。
  被当时执勤的交警逮个正着,你猜那女司机这么着?
  不仅不认错,还指着交警骂。
  骂那警察是政府养的一条看门狗,骂的那些话,当时连围观的人都不好意思听下去。
  当时围观的人很多,那交警都五十多岁了,这么冷的天站在马路上执勤,被一个女司机当街辱骂半个多小时。
  我一直在旁边用手机拍摄,最后那女司机见交警不放她走,又打电话把自己的丈夫,和女儿喊来,楞是在大街上,把那老警察围了起来,还大喊警察打人了。
  我当时还没有说几句公道话,他们一家竟然指着我,威胁我?说什么,不挨我的事,让我不要多管闲事,指不定哪天走夜里被人打闷棍,哎,我也是无语了,现在干什么都不容易。
  韩冰,对了,我问你一个问题?
  如果你非常热爱自己的职业,但是你必须要离开这个城市,和最爱的人分开几年,去外地工作进修。
  你会怎么选择?
  是选择放弃自己的职业,和心爱的人在一起?还是暂时先放弃这段感情,一心一意去外地进修。
  邢睿此话一出,我顿时明白了,邢睿这次和她见面是为了什么?
  她说这么多的题外话,又试探性的问我,如果她不干警察了,我会不会不再喜欢她?她说这些违心的话,到底是什么用意?
  望着邢睿那张似乎在接受审判的脸,我真的不知道该这么回答.
  从心里来说,我不想邢睿去外地进修,也不想让她离开我?
  因为我不知道,邢睿去外地几年,会发生什么,会不会爱上别人?几年后我们会变成什么样子。这一切都是未知数,生命中有很多的不确定的因素?谁也不可能保证,谁会爱谁一辈子?
  因为我们彼此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,但是我更清楚,邢睿心口不一的说这些,其实在试探我?
  我更能看出来,她是很想去外地进修。
  我短暂的沉默后,我故意装着一副大度的口气笑着说:
  “去外地进修是好事啊!如果换成我,我一定选择去进修,只要感情深别说几年,就算十几年有什么大不了的,我在监狱的里,听说过,一个女人在监狱外,等自己的丈夫十一年。
  其实说这句的话时候,我的心也在滴血。
  我是一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,虽然心里很难受,但是为了不牵绊邢睿,我必须要装着替她开心。
  邢睿听完我说这话,似乎很开心,她笑着说:
  “我就说嘛,你一定会支持我。看来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,韩冰,前几天单位通知我,让我去沈阳刑警学院进修,整个阳北市局一共只有6个名额,去的都是科局所队的精英中的精英。
  我想也许是因为我父母的原因,市局优先考虑照顾我,单位已经找我谈了几次话,让我准备一下,过了年就去。
  我现在还没有想好,韩冰,你想让我去吗?如果你不想让我去,我就不去了。
  我扬起脖子,猛灌了一口啤酒说:
  “这是好事啊!当然要去了。阳北那么大,才六个名额,这么好的机会,为什么不去呢?
  对了,去几年呢?
  睿抿了一口开水,说:
  “你也希望我去吗?哈哈!二年而已。
  我一副语重心长的口气,举起酒杯说:
  “两年时间也不短啊!提前恭祝你,学成归来步步高升。
  邢睿嘴乐成了一朵花,她举杯碰向我的杯子。
  那天我和邢睿那顿饭,吃了几个小时,当把邢睿送回去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。
  邢睿住的房子,是九十年代建造的老县公安局家属院。
  但是很显然,这里的老居民,已经不在是清一色的公安家属,但凡有些能力的人,都已经搬走了。
  在楼下邢睿让我去她家坐一会。
  我知道这是什么意思,但是我却没有去,如果邢睿没有说去进修的事,也许我会上楼,而且还会和她发生些什么。
 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当邢睿说,她要去进修两年的时候,我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些空荡荡的。
  那一刻也许只有我自己知道,邢睿一旦进修,可能会向我们殡仪馆那样,派出去学习的人,都会提拔成领导。
  当初玉田父亲刘馆长,就是因为去六泉殡仪馆,交流的几个月回到后,就成了殡仪馆的一把手。
  我想邢睿这次去进修,也可能回来后,就会升迁吧!
  而我呢,一个殡仪馆的临时工,连正式编制都没有临时工,说开除就开除了,我怎么能耽误邢睿呢?
  有时候恋爱开始的时候,总是那么义无反顾的去爱,不在考虑什么,家庭背景,工作岗位,经济条件,和物质基础,但是一旦想长期在一起,就会考虑很多的因素。这或许也是男人成熟的一样表现吧!
  我把邢睿送上楼的时候,我下楼了。望着邢睿那张失望的脸,殊不知我心里也是五味杂粮,什么滋味都有。
  但是我是爷们,没有能力给她披上嫁衣,就要轻易脱去她的内,衣。
  望着邢睿房间的亮灯,我心里有种瞬间被掏空的感觉。
  开车回家的路上,邢睿给我发了一短信,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对她?
  其实有些东西,大家心里都清楚,如果那张纸窗口,捅破就没有意思了。
 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这个短信,过了几分钟,邢睿给我打电话过来,质问我,为什么不回短信。
  我笑着解释说:“开车的时候,精神高度集中没有注意。
  随后我和邢睿在电话里,说了一些柔情似水的话,便草草的把电话挂了。
  到罗马小区的门口时,我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,正从花样年华浴场里出来,上了一辆银色奔驰车。
  随后那辆奔驰车,缓缓上来安康路。
  望着那辆奔驰车的车牌号,我突然想起了,在李莉娜梦境里秦大义当初就是开着这辆车,经常去阳北师院去接李莉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