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四百七十章 黑狗引路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马经理,安排的这顿饭局,他本是东家想用和平来压我们,殊不知,他是偷鸡不成蚀把米。¥℉,..
  马经理和他带的那几个人,显然成了多余的角se。22ff。com
  马经理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,个子不高,gan瘦gan瘦的,是那种小骨架男人,看起来有些文质彬彬,给人一种精明的感觉。
  他穿着一件黑se妮子大衣,也许是包间的空调开的温度太高,还是他本身心里有存着事,一直无法开口。
  他脸上的表情颇为尴尬,他瞅了斜瞅我们一眼,见和平一直搂着我的肩膀说话,便站起身把大衣脱掉,挂在衣架上。
  刚折回来,放在桌子上的电话,便响了起来。
  我瞅了一眼来电提醒,上面显示呼叫人秦总,手机号码象刷屏一样慢慢的滚动。
  我在心里默默把电话号码记了下来。
  马经理捋了捋袖子回到桌位,一看来电显示,对和平说:
  “我先出去接个电话。
  随后马经理就出了包间门。
  没过多久,他就回来了。脸上的表情,似乎也有了,360度的大转弯。他一改赔笑的嘴脸,绷着脸举起杯子,对和平说:
  “和平我敬你一杯。
  和平当时喝的面红耳赤,也没有过多的注意马经理的表情,便笑着说:“马经理呀!你太客气喽,你我都喝了三四杯,还喝吗?
  马经理嘴角一样,冷笑着说:
  “喝完这杯,我有事相求?
  和平一听马经理说这话。坐直身子,委婉的说:
  “马经理啊。咱爷们喝酒就是喝酒,你的事回头在说。
  马经理似乎意识到。和平有意避开话题,把他的话,又堵了回去。
  他心知肚明的盯着我。
  和平故意揉了揉肚子说:“今天这酒喝的有些急啊!呵呵!既然马经理非要把我灌醉,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
  马经理见和平装醉,猛灌了一口酒放下杯子说:
  “既然大家彼此都认识,那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,今天当着和平哥的面子把话说开喽。
  我们秦龙混凝土公司的车,从安康路上过,在原有的基础上。每辆车加上20块。
  金二,你们大骨堆的兄弟要吃饭,我们秦龙公司也要养家。
  大家为口饭吃都不容易。
  如果你们不同意,我们秦龙混凝土公司不如把钱,花在交警部门,大不了,不从你们安康路上过就是了。
  金二愕然地抬头望着马经理说:
  “每辆车加20,你打发要饭的?
  既然你们那么牛,以后就别从安康路上过。
  马经理冷笑几声说:
  “不过就不过。金二我们给你脸,是因为我不想,和你这种地痞一般见识,别给脸不要脸。
  金二一听刚想爆粗口骂娘。
  和平用手指头。敲了敲桌子,笑着说:
  “呵呵,我就说嘛。今天这酒喝的有些急,大家都消消气。马经理这样吧?你卖给我一个面子,和你们秦总在汇报汇报。在适当的加些。
  出来混都是为了求财,你们秦龙公司,家大业大也不在乎这个钱,不就为了挣个面子。呵呵!我和冰冰都不是外人,被伤了和气。
  马经理自从接过电话后,显然底气十足,他笑着说:
  “和平,我也没办法,秦总发火了,每辆车加20,这是底线,刚才秦总在电话里把我骂了个狗血喷头。
  你也知道秦总的脾气,呵呵,别让我难做。
  我望着马经理那张憋屈的脸,我清楚的知道,如果不是我,今天换成别人,和平早就开骂了。
  和平斜瞅了我一眼,见我一直绷着脸,用一副商量的口气说:
  “冰冰,你看这事,有回旋的余地吗?
  我今天来参加这个顿饭局目的就是找事,岂能这么好说话。
  我端起酒杯,伸向和平说:
  “酒桌上,不谈正式,喝酒。
  和平表情异常的端起酒杯,和我一起一饮而下。
  马经理一看和平在我面前,一句狂话也不敢说,他足足打量了我好几分钟,那种神情仿佛我头上有牛角似的。
  喝完酒,我放下杯子,站起身对和平说:
  “和平哥,谢谢你的这顿酒,时间不早了,咱来日方长,回头我请你。
  和平一见我要走,站起身搂着我的肩膀说:“冰冰,你看武海那事。
  我笑着说:“武海那事等过了白天在说吧!
  和平见我说这话,也没有在说什么,一直把送到门口。
  随后我和金二狗头,郭浩,出了饭店。
  一出饭店大门,我语气沉重的对金二说:
  “看出来没,秦龙混凝土公司的人,找道上的开始压咱们,金二你不给他上些硬菜,他们生意人就看不起咱。
  呵呵!从今天晚上起,咱就搞个现行的,秦龙混凝土公司的车,一律不准过。
  金二一副jian诈的表情笑着说:
  “我懂,呵呵!对了冰冰,如果秦龙公司的车,真不从安康路上过怎办?毕竟他们财大气粗,只要把路面稽查的那些人搞定,以后真不从我们地盘上过了,那不是得不偿失吗?这个头一旦开启,那其他的沙土车,都效仿?那咱们岂不是得不偿失?
  我盯着金二那贼眉鼠眼的样子说:
  “你脑子直往外迷,不往内迷。这沙土车每次的交通事故那么多,市政府对他们早就深痛yu绝了,你不会打市长热线举报?
  他们之所以走安康路,就是为了躲避打击。
  我们就
  i着他们,必须从安康路上过。
  金二眼珠一转说:
  “冰冰。你小子真yin,原来你早就想好了。秦龙混凝土公司在安康路的最北头,而且只有两条路可走。
  第一条路就是安康路。
  第二条路。要绕一大段路,途径阳东二桥上民族西路,而且民族西路的稽查点比较多,呵呵!只有安康路最直接。
  只要我们把安康路封死,他们必然要途径民族西路的稽查点。
  如果秦龙公司的人,买通稽查点的人,呵呵,我们就实名举报呵呵!
  秦龙公司,只能掉头从安康路上过。只要到安康路上,那就是我们说的算了。高,,真高。
  金二的恭维的话,并没有让我心里有一si的安慰,因为在我的心里,邢睿是我的一块心冰,我看似表面镇定自若,其实心里早以乱了套。
  回到家后。我吐的是一塌糊涂,人常说,喝酒看的是心气头,我和和平还有马经理喝酒的时候的全然不在状态。
  洗漱后。我早早的休息了。
  那天夜里,我家的喂的那只狗,跟疯了似的。不停的抓我的房门,我迷迷糊糊的起身开门。
  小泉眼冒红光的。猛的一口咬在我的裤腿上,我的心猛地咯噔一下。本能的拽了它一脚吼:
  “你疯了,你是老子救回来的,傻
  i。
  小泉惨叫两声,我有些纳闷的望着它。
  小泉坐在我的门口,似乎很委屈的望着我,那可怜巴巴的样子,看的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。
  我走过去,蹲在它面前,摸了摸它的额头。
  小泉舔了舔我的手,走到大门,用肉呼呼的蹄子扒了扒大门。
  我望着小泉那样子,似乎意识到,小泉有意让我跟着它一起出去。
  我瞅了一眼墙上的石英钟,这都凌晨1点多了,难道小泉又想起了陈妮娜,想让我和他一起出去找陈妮娜。
  我搂着小泉,心想这“狗都如此的重情义,为什么有些人还不如一只狗。
  我亲吻它的额头深情的说:
  小泉,我知道你想妮子了,我也想她,但是妮子不会再回来了,她已经死了,忘了她吧!
  我把小泉抱了起来,走向阳台,塞进狗笼里。
  小骷髅正在呼呼大睡,它跟着人似的,竟然还tmd打呼噜,那声音跟小猪叫似的。
  小泉用脑袋,顶着狗笼的铁si网不让我关门,一直狂叫。
  我心想,不对啊!小泉夜里从来不叫唤,它非常懂人xing,知道陈妮娜夜里失眠,它到底想gan什么?
  正在这时,丁铃迷迷糊糊的出了房门,见我蹲在小泉的笼子边,有些生气的说:
  “小泉,你别叫了行吗?还让不让人睡觉了,哥,你把它放出来吧!
  我不好意思的对丁铃摆了摆手说:
  “你去休息吧!
  丁铃一走,那骷髅似乎也醒了,它瞅了我一眼,翻了个身,就开始呼呼大睡。
  我为了不让小泉叫,把它从笼子放出来,小泉一见笼子门打开,猛然间冲了出去,跑向客厅的大门,用爪子去刨门。
  我盯着小泉说:
  “难道我真的留不住你吗?
  小泉我给你开门,如果你执意要走,我韩冰也没有办法。
  我话一说完,就把房门打开了。
  一股寒风迎面扑来,我打了一个冷战,小泉出门后,见我站在房门内望着它。
  小泉又掉头,咬着我的裤腿,把我往门外拉,其实它根本拉不动我,那意思太明显不过了,它是象和我一起出去。
  我心想,小泉大半夜的,到底是什么意思?
  为了搞明白小泉的目的,我转身回到卧室换了一身棉衣,便带着小泉下了楼。
  凌晨的小区象沉睡一般,只有那昏暗的路灯,孤独在耸立在路边,黑夜静悄悄的,一轮明月悬挂在天际边,虽然有些冷,但是这种景se却有种凄凉的意境。未完待续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