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四百六十六章 主次不分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,李莉娜化了人生中唯一的一次浓妆
  她望着镜子那个,红唇烈焰,脸部轮廓精致的自己,轻咬牙龈,一连串滚烫的泪珠顺势而下。www@22ff!com
  她摸着小腹,哭的肝肠寸断。
  她穿上自己最心爱的白色连衣裙,赤脚走到寝室的楼顶,带着无尽的悔恨,站在护栏的水泥围墙边,带着无尽的悔恨绝望,从楼顶上一跃而下。
  她那白色的裙子,在风中飞舞,她在心里诅咒伤害她的所有人,泪水象象雨珠慢慢离开眼眶。
  扑通一声脑浆四裂。
  她睁着个巨大的眼珠,狰狞的望着浩瀚的天空。
  一连串泪珠,在身体的剧烈抽搐下,顺着眼角滑落。
  短短几秒钟,李莉娜就结束了她那悲惨的命运。
  李莉娜的灵魂,在她死后并没有得到解脱,一股极强的怨气在她的遗体旁凝聚,李莉娜变成一颗复仇之魂。
  她的灵魂离开躯壳后,在虚幻的世界里,象无家可归的孩子似的四处游荡。
  她每天深夜,都去找王竖,站在他的床前就那么死死瞪着他。
  同样她也会去找秦大义夫妻俩。
  她敷在秦大义的妻子身上,用自己经常说的话,或者喜欢用的动作,去刺激秦大义。
  她在秦大义妻子身上,折磨了秦大义夫妻两个几年,她原本可以要了秦大义和他妻子命,但是李莉娜没有这么做。
  她要让秦大义和他妻子后悔。让他们生不如死,活活的折磨这对狗男女。以化解她心中的怨气。
  秦大义妻子每次怀孕,孩子就、总会意外的流产。
  当秦大义发现。自己妻子行为怪异的时候。
  他有些怀疑,以为是家里的风水出了问题,便请了阳北市西南小煤山的宁家老大,宁国玺来自己家中看风水走势。
  小煤山的宁家,是阳北市出了明的风水世家,宁家兄弟四个。
  老大宁国玺,是一个将近60岁的老头,万爷金盆洗手后,他宁国玺就成了阳北风水界的泰斗。叱咤风云好多年,是出了名的阴阳大师,但是为人贪财,并且势利,一般平常百姓家请不动他,他是官权贵胄的御用大师。
  他以熟读奇门遁甲,八门吉凶,周泰三十六气象而出名,此人擅长捉鬼避灾通灵。看风水为生,是阳北市有名的阴阳大师,江湖人称,三星云灵宁国玺。
  宁家老二。宁国昌,江湖人称:
  “遁地云狍。
  是阳北出了命的葬鬼大师,以盗墓。配阴魂为营生。
  宁家老三宁,以看风水算卦。占卜吉凶为生。
  江湖人称,窥鹰五棋宁国荣。
  宁家四。混的最为风光,他早年跟着遁地云狍,葬鬼盗墓,有一特技就是,趴在地上能闻着底下有没有东西。
  他的鼻子比洛阳铲还厉害,江湖人称:“探云大鼓,宁国鼎。
  但是后来因盗墓被判了行,在监狱里和人打架,被人打坏了鼻子。
  出狱后,金盆洗手,靠他大哥宁国玺认识些权贵,在权贵的扶植下,开始干起批发白事营生,先是垄断倒卖寿衣,骨灰盒,花圈,五福,后来跟人倒腾墓地发家。
  他是宁家最后出息的一个,也是阳北市龙山陵园的股东。
  宁家四兄弟,玺,昌,荣,鼎。
  在阳北市自万爷倒台后,最为出名。
  所以不难想象象秦大义这种暴发户,为什么要宁家老大宁国玺帮忙。
  宁国玺,毕竟是风水大师,他用特质的尸油封眼,一见秦大义的老婆身上的李莉娜,顿时明白了这么回事。
  他二话没说,就开始起坛做法,用赤阳鬼书,把秦大义的房门,窗户,通通封闭。
  一上来就在秦大义的客厅,用天之二奎,阴魂上路七煞阵鸡血引魂,对李莉娜下了死手。
  李莉娜一见宁国玺出手便要它命,要不是跑的快,就会在秦大义的别墅里魂飞湮灭。
  李莉娜离开秦大义的家后,就在也没有敢回去。
  她直接把矛头指向了王竖,所以才会出现,我去浴场见到王竖的身上的,那道白影。
  但是李莉娜被宁国玺打伤后,虚弱中身影就变成了一道白影。
  天亮的时候,一组的人来接班,老蔡和田峰核对昨天登记本,确定无误后我们就下班了。
  去了金二的浴场洗了个澡,把身上那股腐臭的腥味去掉,刚出金二浴场,正好碰见金二开车来店里收账。
  金二我一见我就想躲,被我一把揪了回来。
  他以为我是来要账的,一张口就说忙着解释说:
  “最近生意不好,我也懒得听他废话,便直奔主题的说:
  “从今以后,安康路上的只要是秦龙混凝土公司的沙灌车,一律不准从安康路上过,金二听我这么说颇为意外。
  他试探性的问:“怎么了冰冰,秦龙混凝土公司怎么得罪你?
  我一副笑眯眯的口气说:
  “金二,你也是这条路上的地头蛇,秦龙混凝土公司的车,从咱安康路上过,这过路费你收的太低了。
  压根就不够兄弟们花的。
  这秦龙混凝土公司的车,每天夜里往返这么多趟,一个月也就那么一点钱,这现在物价涨的那么快,有必要把过路费也提提价格了吧?
  金二一听我这么说,眼珠子转的贼快,一副为难的表情说:
  “冰冰,不是哥说话不中听,这一般的沙土车,还好说,但是这秦龙混凝土公司的车,可不好拦截啊?
  秦龙公司老板,在咱阳北有权有势,可动不的。
  我一听金二有些退堂鼓,用一副嘲讽的口气说:
  “吆喝,这大骨堆堂堂的金二爷,现在咋变的这么不撑门脸,如果你怕可以挂我的名字,这事我来扛,出了事让他们来找我。
  你联系一下秦龙公司,给他们传个话,从今天起他们的每辆车的价格全额涨价。
  具体涨多少,你金二做主,这快过年了,让兄弟们狠赚一笔过个好年。
  既然咱干的是偏门,也就没有必要客套了。这杀猪都挑肥的宰,只要拿下秦龙混凝土公司,也够我们吃一阵子的。
  如果他们不同意,老规矩,地猴子伺候,金二你放心去干,你是知道我的,我做事向来说一不二,出了事我扛。
  金二笑眯眯的瞅着我,搓了搓手说:
  “冰冰,这都说亲兄弟明算账,先明后不争,那咱兄弟俩怎么分成?
  我搂着金二的肩膀笑着说:
  “三七分成。
  金二脸色一变,为难的说:
  “冰冰,这不合适吧!你看,这夜间沙土车跑的跟飞的似的,车速那么快,我的人干的是技术活,拿三成我怕兄弟们不愿意冒这风险。
  我笑着递给金二一根烟说:
  “是你七我三,你弄错了,大头给你们拿。
  金二一听,眼睛一亮笑着说:
  “冰冰此话当真。
  我给金二把烟点燃,用一副动情的口气说:
  “金二,你什么时候听我说过大话,最近我天天来你场子里洗澡,你这场子的生意,真是和市里的场子没发比。
  你也不容易,我就寻思着,大家能不能搞些偏门,过年挣几个。
  呵呵,你出人出力,我负责扛事,大家分工明确,你只管放手去干,秦龙公司的人找你谈,你就把这事推在我身上,让他们来找我,和你金二不搭噶,你只负责后期收钱就行了。这事你考虑考虑,行就干,不行我找别人,这无本的生意你拿七成,我想也够你的胃口吧!
  金二揉了揉脑门,一副豪气的口气说:
  “干了。冰冰出事只要你扛,我就敢干。
  我笑着说:“那好,这事就这样定下来了。我先走了,随时电话联系。金二一直客气的把我送上车。
  在车上狗头问我说:
  “冰冰,你到底什么意思?秦龙混凝土公司可不是好惹的,他们既然能占阳北市混凝土百分六十的份额,自身如果没有实力的话,也不会那么强势。
  你看刚才金二提到秦龙沙土车的时候,一脸的担心。
  金二知道,自身几斤几两,你这不是拿自己往石头上磕吗?
  我在车上,把李莉娜托梦给的事情经过,和他们几个从头到尾的描述一面,他们几个表情颇为意外,和我设想的差不多。
  我话一说完,狗头面露难色的说:
  “那邢睿的事,还没有搞定,现在就忙着李莉娜的事,这是不是有些不分主次。
  我无奈的说:“邢睿的事,我也急,但是没有办法,李俊那一关不好过。
  狗头小心翼翼,瞅了我一眼说,我刚才给邢睿打了一个电话?好像邢睿那边有些状况?
  我一听狗头说,急忙问:
  “又是李俊接的?
  狗头摇了摇头说:
  “不是李俊接的,是邢睿本人。她似乎不知道我是谁,我感觉邢睿象变了一个人似的,韩冰,邢睿是不是脑子烧坏了?
  我猛踩一脚刹车,把车停在路边,盯着坐在副驾驶的狗头说:
  “狗哥,你别吓我?这种玩笑开不得?
  狗头寒着脸说:
  “我也不是很确定,邢睿在电话里问我是谁,我说我是狗头,她竟然说不认识我,还说我打错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