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四百六十四章 李莉娜的故事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林此话一出,我突然明白了,怪不得,那个警察会那么反常,原来是因为李俊
  我笑着说:
  “我还以为多大的事?李俊这人心术不正,私事是私事,还能把它和工作混为一谈,真可笑?www!22ff%com
  这事他还有脸搞的全民皆知。
  李俊怎么有脸和他堂哥说这事,他一点都不象个爷们。
  为了这事,还给他表哥给我小鞋穿。
  林威一副安慰我的口气说:
  “这年头林子大,什么鸟都有,不说他了。
  哦,对了,昨天我参加市局,阳赐县青龙山特大禁毒工作报告。
  你的曹叔可够牛的,竟然能把阳赐分局,几百号人指挥的那么强势,办了一件轰动阳北市的大案。
  省厅马副厅长,专程从六泉市过来参加,在会上把曹局长夸的根一朵花似的,还当着市局领导的面说,象曹兴民这种人,被扔在分局就是浪费人才。
  马厅长,这话的弦外之音,无形之中打了市局刘局长的脸。
  不过,这事咱阳北还只有曹兴面,敢干这事事。
  这次幸亏有惊无险,一旦出了什么事?也够曹兴明喝一壶的。
  最近有小道消息传言说,下一步曹局长有可能,破格提拔到省厅刑警总队。
  说真心话,曹兴明这次是犯了众怒了,他让市局的人的老脸,往哪放。
  不过,这次有马副厅长给他撑腰,别人也不敢拿他这么样。
  这次你也算出了名。你代号鹰隼的任务,有可能要上报到省电视台。做个宣传片。
  韩冰你知道不,当我在曹局长的工作报告里。听到你的名字的时候,我整个人都懵了。
  我万万没有想到,你竟然是曹局长的内线。
  我以前怀疑过,但是我不相信,你会是我们的内线。
  我和你五姑娟子,分析过你的性格。
  你绝不是那种乖乖听话的人,你除了你妈能管住你,别人说话对你来手说都是放屁。
  你和曹局长性格,都是倔的象一头黑驴。呵呵!我真是想不通。
  你背负的委屈太多。直到昨天我才明白,你的苦衷。
  我们的内线从来没有,被承认过,虽然你们是无名的英雄,背负着太多的伤痛。
  曹局长在会上说到你的时候,竟然几度哽咽。
  当时马厅长非常的感动说,不能在幕后英雄,流血再流泪。
  要让你的事迹公开,让所有人看到。一个刑满释放的人员,是如何精神升华,洗心革面,重新做人。
  我听着林威最后那几句话。有些二和尚摸不到庙,林威显然也看出的我顾虑说,这不是在抓典型吗?打击宣传双管齐下。劳逸结合。
  呵呵!这次不仅有荣誉,可能还会奖励你一大批钱!
  呵呵!这事你小子。心里有个数就行了,你一定要保密。到时候别得意忘形,把我给卖了。
  林威说完,问我有什么感受,我开玩笑的说:
  “能有什么感受,是不是,我要说些获奖感言,说自己的家事多么的悲惨,怎么的不容易,怎么怎么的一心只为国家,为人民,呵呵!
  荣誉对我来说屁都不算,如果能让我回到刚出狱的时候,我死不愿意,卷入这件事,我付出的代价太沉重了,有些人一旦失去了,就再也回不来了,荣誉,金钱,算个狗屁,平凡自由的活着,比什么都重要。
  林威摆了摆我的肩膀,安慰我说:
  “好了,冰冰,该忘记的就忘记吧!人不能光活在过去。
  林威见我有些伤感,也没有再说什么,就让我回去了。
  我回到值班室后,躺在床上,回忆着,曾经的点点滴滴,回忆着我生命中的三个女人,陈妮娜,万心伊,邢睿。
  我感觉自己是那么的幸运,能遇见她们。
  有时候我在想我韩冰,何德何能会让她们三个女人,那么的爱我。
  然而我却辜负了她们。
  陈妮娜的死,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,我清楚的知道,我现在活着就是为了赎罪。
  我要拯救,那些被鬼魂折磨的人,解脱那些罪恶的灵魂,救赎自己的罪过,洗刷自己的亏欠。
  那天我做了一个梦,我知道那是李莉娜,在操控我的梦境,让我感受她的痛苦和绝望。
  我似乎象一个时光游荡者,在混沌的黑暗之中行走。
  那湿乎乎粘稠,充满腥臭味的血液,在我脚下流淌,无数的骨骸遍地都是,那简直就象是人间地狱。
  天空中弥漫着血浆般的颜色,踏着尸骨遍野的白骨,咔咔的折断声,似乎在警告我,他们真实的存在。
  无数的冤魂,在我耳边惨叫,它们似乎在向我述说的自己的痛苦。
  远处曙光般的阳光,辐照大地,把另一个空间,照射的犹如白昼。
  不知走了多久,一扇链接黑暗与光明的大门,挡住了我的去路。
  我豁然推开而进,却进入一间昏暗房间。
  一个戴着近似眼镜,矮胖的男人,靠在沙发上,翘着二郎腿一副主人的模样,正在和他身边的男人说话。
  我一眼便认出了,那个矮胖男人就是秦大义。
  我象一个透明人似的,站在包间内。
  正在这时,一个女服务员,端着一个两杯咖啡走了进来。
  那女服务员,上身穿着一件鸡心领的白色短袖,下身穿着一件黑色短裙,扎着一头整齐的马尾辫。
  那女孩看起来,清纯稚嫩,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烟火的味道,她半屈身,蹲在桌子旁边,把一杯咖啡放在秦大义的面前说:
  “您好,秦先生,这是您点的咖啡,请慢用。
  那女孩说完,秦大义抬头瞅了他一眼。
  那原本细小的眼睛,猛然间放到亮了起来。
  秦大义色眯眯的盯着她,直到那女服务员出门。
  他的依然没有回过神,秦大义托着下巴,似乎在回忆那勾人心魄的一瞬间。
  那泛着白光的近视镜里的,猥琐的眼珠色眯眯微微一转,对身边的那个中年男人说:
  “小马,刚才那女孩咋样?
  小马嘿嘿笑着,竖了一个大拇指说:“不错,挺纯的。
  秦大义闭上眼抿了一口咖啡说:
  “
  小马,你知道,我为什么,大老远来到南郊师范学院,喜欢来这种不上档次的小咖啡店吗?
  小马摇了摇头说:
  “秦总睿智,我哪能知道啊?
  秦大义笑着说:
  “男人挣钱为了什么,就是为了享受,呵呵!
  小马笑着说:“秦总,大老远的到这,不会是为了这女孩吧?
  秦大义,放下咖啡笑着说:
  “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。
  刚才那服务员叫李莉娜,是阳北师院学院大二的学生,这女孩,我观察她很长时间了,我三个月之内,必然把她哄上床。
  小马恭维的笑着说:
  “秦总我记的,你不是喜欢少妇吗?怎么对着这种小女孩,也有兴趣?都说秦总生意场上,战无不胜,难道情场上也所向无敌吗?
  秦大义笑着说:
  “呵呵!少妇有少妇的韵味,柔情似水,就象茅台酒,甘醇芬芳,入口清柔,但是不上头,喝再多,第二天也不会头痛。
  但是少妇精明,工于心计,她和你上床,无非就是看中你口袋里的票子,脱裤子,先数钱,提裤子走人,今天要个项链,明天要和名牌包,呵呵!
  那感觉,就像找小姐似的,太现实,太物质,时间久了,就没有一点值得回忆的。
  但是刚才的那小女孩就不同,她就象这杯咖啡。
  虽然入口有些甘苦,但是慢慢的品,就会甜的让你受不了。
  象这种年纪的女孩,还处于幻想阶段,还没有现实腐蚀。也是最纯情让人心痒痒的时候,象一块没有被开发的美玉。
  小马喝了一口咖啡说:
  “我怎么没有这种感觉呢?
  秦大义大笑着,点燃一根烟说:
  “你脑子全在股票的大盘上,,呵呵,对了,上次你说的健身馆开连锁店的事,这事就按你的策划吧!
  小马一听秦大义这么说,乐的嘴合不拢。
  他恭维的说:“秦总,如果健身馆开起来,那以后阳北市喜欢健身的小少妇,不全部挤着往秦总,你怀里钻?哈哈
  秦大义笑着说:“食色性也男人本色。我这人有个毛病,自个送上门的女人,我看不上。我追求的是把妹的过程,一步一步的深入,享受那种从陌生到熟悉的感觉。哈哈!当一个女人刚认识你的时候,冷若冰霜,最后变得含情郁郁的时候,这赚钱还有成就感。
  小马有些迷惑的望着他,他显然不明白秦大义所说的那种偏好。
  秦大义似乎说的有些,上兴,继续说:
  “我秦大义从不打无准备的仗,通过调查刚才那女孩的背景,我知道她父母都是教师,而且家庭条件还不错,属于书香门第。
  而且据我观察,这女孩性格刚烈清高,身上有种冰霜的冷艳,如果用金钱物质加以引诱,必然适得其反。
  我就是喜欢这种女人,冷艳难以驾驭。呵呵!
  小马面露难色的说:
  “秦总这种女孩,如果家庭条件不错的话,怎么会在这种店里打工呢?
  这有些不符合常识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