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四百六十三章 原来还是李俊在使坏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老蔡收回笑容,故意装着一副严肃表情,瞅了一眼王飞翔说:
  “这事闹大了,民政局的袁副局长亲自过问此事?让你现在去把遗体拉回来。【,www@22ff@com
  明天一早,自个撅着屁股去找袁局长,汇报这事。
  王飞翔一见老蔡的表情严肃,不象是开玩笑。
  猛的站起来说:
  “这不是扯吗?我现在哪有脸再去。老刘还说什么?
  其实我早就看出,老蔡是故意刷王飞翔的,因为老蔡在接电话的时候,一直笑眯眯的背对着王飞翔,我当时就坐在电话旁边。
  刘馆长在电话里说的话,我听的一清二楚。
  王飞翔一直坐在,值班室最里面的床上,
  装着看电视,他显然是做贼心虚。
  老蔡的老好人的性格,他是知道,不管老蔡多么讨厌一个人,但是老蔡不会表现出来,依然是客客气气的。
  我是前排围观老蔡演戏,笑而不语。
  王飞翔是个直性子人,他没有老蔡圆滑,他们两个一个班几十年,经常拌嘴,彼此喜欢调侃对方。
  我看的出,老蔡是有意调戏王飞翔。
  老蔡点燃一根烟,吧嗒了两口,一副无奈的口气说:
  “你不去谁去?这事是因你而起,你不去这事说不过去。好了,飞翔,去吧!这马上就要发年终奖了,别给自己找不在。
  王飞翔憋的脸通红,穿上鞋,硬着头皮把外套披上。刚走到门口,见屋子人没有一个动的。
  他瞅了一眼我说:
  “会上树的猴子。你不去吗?
  我摇了摇头说:
  “这刚被人家打过脸,还能在把脸伸过去。让人家继续打吗?要去你自个去,我不当孙子?
  王飞翔挠了挠头皮说:
  “这tmd正赶上,过年发年终奖,如果不是赶着发年终奖,孙子才去?老蔡扑哧笑了起来,王飞翔一见老蔡笑,似乎迷过来这么回事。
  他斜瞅着老蔡说:
  “我咋看你这老孙子,笑的那么淫,荡呢?你这老小子。不会在耍我吧?
  老蔡立马反驳说:
  “我耍你?得了吧!你爱去不去去。
  老蔡说完,就爬上床,装着要休息。
  王飞翔本来还有些怀疑,见老蔡真休息了,无奈的摇了摇头,自嘲的说:
  “自己拉的屎,还要自己擦屁股呀?
  他说完便出了值班?
  老蔡一见王飞翔真去了,急忙爬了起来说:
  “冰冰,快把王飞翔追回来。我逗他玩呢?
  老蔡此话一出,王飞翔推门进来,笑着说:
  “老蔡,你逗谁玩呢?
  我怎么感觉你这老小子。今天有些反常,你娘的够阴的呀?
  老蔡一见事情败露,见王飞翔。揉着下巴,阴笑着望着自己。
  那样子显然盘算什么坏点子。
  老蔡笑着说:
  “飞翔你听我说。这事,。,
  王飞翔显然不想听老蔡废话,瞅了一眼富贵。见富贵耷拉个脑袋,闷闷不乐,便对富贵说:“富贵刚才输了多少钱?
  富贵撇了撇嘴说:“140。
  王飞翔,又瞅了一眼田峰和郭浩问:
  “你们两个呢?
  田峰,把口袋里钱,掏出来,数了数说,我输了最多,210。
  郭浩说,我输50.
  王飞翔一听笑着说:“你看这老东西,一晚上骗了你们几百块的血汗钱,想要老本的,现在过来,我按着这老鸟,你们掏自个的钱。
  田峰有些不好意的说:“这不很合适吧!
  富贵第一个跑了过去说:“我看合适,二当家的,怎么咋搞大当家的?
  老蔡瞪着富贵说:
  “你,,,你,,,你想造反?
  王飞翔接过话说:“今天就造反了,让你老小子肠子里憋不出什么好屎?
  王飞翔说完,扑了上去按住老蔡。
  富贵一见王飞翔动手,也跟着扑了上去,随后老蔡开始惨叫。
  田峰一见富贵把自己输的钱,抢了回去,也跟着冲了上去。
  老蔡被,他们几个压在身下,不停的叫唤。
  吱嘎,的一声,值班室的门开了,我父亲站在门口,望着王飞翔和田峰,富贵在床上按着不等动弹的老蔡,又瞅了王飞翔说:
  “难道我进错门了吗?
  王飞翔有些不好意思的从床上下来说:
  “没,,没,,,建国,你咋来了?
  我父亲面无表情的,盯着王飞翔和老蔡说:
  “你们也是当叔的人了,一把年纪了,咋还没个正行呢?
  老蔡有些不好意思的说:
  “飞翔这瘪肚子,带他们几个抢我的钱,你看把我手撇的。
  建国你有事?
  王飞翔给我父亲递了根烟,整了整凌乱的头发。
  我父亲点燃烟后,长出一口气说:
  “刚才老刘,给我打电话说,刚才咱们出车,被人家摆了一杠子。
  我害怕是冰冰,脑子一热,随性子连累,咱们五组,我就过来看看。
  我望着父亲那一脸的憔悴的样子,我心里的一根弦,仿佛被触碰了,震的我心肝直痛?
  王飞翔有些尴尬的说:
  “今天不是冰冰,是我。
  随后王飞翔又把刚才出车的事,向我父亲描述了一遍。
  王飞翔一说完。
  老蔡接过话说:“刚才刘馆长已经打过电话了,那意思说,只要咱们出车是按规矩办事,出了事他给我们担着。
  很明显是那些警察故意刁难我们。
  老刘说了,既然他们给我们玩真的,那从今以后。只要是公安口让我们出车,必须要有手续。如果没有手续一概不收,这先斩后奏的事。从今以后行不通了。
  王飞翔一听老蔡这么说,笑着说:
  “早就应该这样了,平时我们给他们面子,遇见深夜想着他们辛苦,手续繁琐一路给他们开绿灯。
  我们辛苦他们,他们从来没有考虑过我们的感受。
  今天这事是明显的,刁难我们。他们既然不仁,那就别怪我们不义。
  王飞翔此话一出,显然得到的所有人的共鸣。
  我父亲笑着说:
  “既然这样。老蔡我们五组,就立个规矩,打今天起,如果没有市局的开的介绍信,盖章签字,任何人不得接受遗体。
  我父亲话刚说完,电话就响了起来。
  我一把接过电话,一听是门口的保安的老大爷,那意思是。馆里来了两辆警车,让我们把后区大院的铁门打开。
  挂上电话后。
  王飞翔笑着说:“看见没,我们硬他们就软,刚才在不是很嚣张吗?呵呵!他们自个把人送了过来了?
  王飞翔站起身对我父亲说:“建国你先回去休息吧!我去开门。
  我父亲笑着说:“一起吧!我看看那些人倒要说什么?
  王飞翔和我父亲刚出门。老蔡也跟了上去。值班室的所有人,一见五组的三巨头都去,也跟着去了。
  狗头怕一个人在值班室。跟在我身后,那感觉跟干仗似的。浩浩荡荡经过停尸大厅的小闸门,来到殡仪馆的后区。
  离老远就看见警灯闪烁。王飞翔把铁门打开后,一辆警用小轿车先开了进来。
  林威从副驾驶下来,一见我父亲,笑着和我父亲打招呼说:
  “姐夫,你亲自出来,给我们开门啊?
  我父亲一见林威,原本绷着的脸色,显然好多了,他说:
  “还不是刚才出车的时候,和你们的人,闹的有些不愉快吗?
  林威摆了摆手,让后面那辆警用面包车进来,对我父亲说:
  “哎,这事我听说了,那小子叫李涛,以前是莆田县局的,一直在机关办公室,刚调到市局阳东分局,以前没有接触过基层,做事未免有些固执死板,姐夫不好意思,我们的错。
  原本还有些生气的我父亲,一听林威这么说,瞅了王飞翔一眼,王飞翔本来就是直性子人,对林威说:
  “你就是娟子的老公啊!呵呵!一表人才啊!一看就知道是知识分子,搞技术的。对了,以前不都是老秦吗?怎么你现在,分管这一块了吗?林威急忙给王飞翔掏烟,笑着说:
  “呵呵,对,老秦退休了,现在我分管这,呵呵,你就是王哥吧!
  我听娟子,没少说你的事,说冰冰从穿开裆裤的时候,就喜欢跟着你玩。
  呵呵!王哥刚才是你出的车吧!真对不住你,我向你道歉。
  对不起王哥,我的人不懂事,
  你大人不记小人过,看在妹夫的面子上,原谅我们这一次。
  林威的话,显然有些让我们所有人意外。
  说真心话,这是殡仪馆建馆以来,法医头一次,破天荒的主动向我赔不是。
  王飞翔本来就是个粗人,哪竟的起,林威这副煽情的狂轰乱炸,他乐的嘴合不拢。
  随后林威又和我父亲一直拉家常,商量过年年夜饭的事,那意思是,四姑父幸福,今年已经安排好了,在人民路一家叫苗寨私房菜的饭店,定好了。
  其实过年年夜饭的事,我们一家人早就商量好了,李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向所有人表明,他是我父亲的妹夫,,其实也是在,变相的堵住我们殡仪馆所有人的嘴。
  我父亲岂能看不懂这层意思,我父亲表情机械的,配合着林威唱双簧。
  随后父亲就回了家。
  林威显然有话和我说,他给王飞翔和老蔡一人扔了一包烟,客套的让他们回去休息。等他们走后,把我拉到一边。
  问我说:“前两天,在市局到底和李俊说的什么?李俊怒气冲冲找到他和他吵了一架。
  我有些迷惑的盯着林威说:
  “李俊去找你?
  林威一脸凝重的说:“李俊脑子跟坏了似的,进我办公室,就吼让我管管你。我当时没有抱住火,就跟他在办公室吵了一架。那小子现在跟疯狗似的,逮谁咬谁。
  进来你们出车遇见的,那个叫李涛的警察,他是李俊的堂哥,其实他平时人还不错,可能是因为你和李俊的事,借题发挥故意难为你们。
  刚才我已经给分管的领导,汇报此事。
  市局的值班局长,非常重视这件事,这事一定会给你们一个说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