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四百五十七章 灵狗小泉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汽车出了阳北市局后,在路上,我脸色沉重的望着挡风玻璃
  我似乎有些庆幸,虽然李俊追了邢睿那么多年,邢睿之所以没有答应李俊,或许就因为李俊这孙子,够阴险,小人一个。wWW.22ff.com
  阳北市局怎么出了个这个败类。
  郭浩见我不说话,有些欣慰的说:
  “韩冰,真庆幸你,刚才没有动手打他?
  那小子毕竟是警察的身份,在说又在警察的老巢,我当时真害怕,你小子脑瓜子一热,那他揍一顿。
  如果那样的话,就不是殴打他人,就是袭警喽。
  估计也够我们喝一壶的。
  我笑的无限凄凉说:
  “我不怕袭警,说实话,李俊那小子,真不够,我一拳头子打的。
  我当时看见那摄像头的时候,我脑子非常的清醒,我是怕揍了李俊后,没人照顾邢睿。
  郭浩一楞迷惑盯着我说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这好像不是们韩大少做事的风格啊?
  我长叹一口气无奈地说:
  “邢睿高烧不退,就算是身体再好的爷们,也扛不住这高烧。
  如今重病在身,而且他父母都不在人世。
  那一个女孩怎么照顾自己,以我现在的力量。就当时那情景,我一旦出手,李俊非死即伤。
  李俊伤了,邢睿怎么办?
  李俊今天就是在故意激怒我,我心里其实非常明白。
  但是我却不能动他。这个逼样的,阴的很!
  我真没有想到。李俊为了刺激我,竟然拿陈妮娜。和邢睿的父亲,这两个人是我生命中。不可承受之重的人去刺激我。
  李俊那副小人得志的嘴里,真他娘的可恨。
  昨天晚上,还跪在我面前,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,今天就变成这幅嘴脸。
  他跟个娘们似的,翻脸比翻书还快。
  李俊打乱我的全盘计划,这感觉就象阳光明媚,万里无云,突然乌云密布。雷电交加。
  李俊太阴险了。他的演技可谓是科班出身,把感情戏演绎的登峰造极,口口生生的说放弃邢睿,去tmd人渣。这种人真不配当男人。
  人心叵测,社会险恶,今天李俊又给我们现身说教,上了一课。
  郭浩问:“你就这么甘心,让李俊那孙子,照顾邢睿?
  邢睿怎么办!阳北市这么多医院。李俊必料定我们去会找她,他如果给邢睿入院的时候,随便起个名字,那我们不是大海捞针。
  我咬着牙龈说:
  “你甘心又这么办?昨天晚上。我们就不应该离开医院。
  算了,后悔又鸟用,不提了。
  我相信邢睿。如果李俊趁人之危,敢轻浮李俊。我一定手刃他。
  郭浩见我一脸怒火小心翼翼的说:
  “那我们现在这么办?总不能就这么白白的让李俊照顾邢睿吧!
  冰冰和你说心里话,这女人在最难受的时候。心态也是最不稳定的,一旦李俊那小子,趁热打铁,邢睿脑子一热,一感动,到时候咱们得不偿失啊?
  我瞅了一眼郭浩说:
  “邢睿的脾气我太了解,她是个敢爱敢恨女人,她不同于一般人。如果一丁点的感动,能让邢睿对李俊投怀送抱,那邢睿这个女人也不值得,我去喜欢她。
  在说,李俊追了邢睿那么多年,如果能感动,早就感动了。还能在乎这。
  郭浩憋了我一眼说:“你说的到轻松,问题现在是邢睿重病在身,我们总不能让李俊为所欲为吧?这样我一会联系,源河沙场的那群老兄弟,挨着阳北医院找,让黑蛋他们跟着李俊,看他下班去哪医院不就行了,
  我就不信,这一个大活人,还能找不到。
  我一听郭浩这么说,笑着说:
  “浩子有时候想问题,不能太局限性,李俊既然想藏,那就让他藏好了。
  他是警察,我们跟踪他,他一定会发现,这不是关公面前耍大刀吗?其实想找邢睿很简单,通过曹局长就行了。
  但是曹局长因为我昨天擅自行动,一直生闷气也不接我电话,这个时候找正在气头上,我们现在去找他,不被骂个狗血喷头才怪,这事缓两天在说,对了你一会给曹局长发个短信,就说邢睿高烧不退,有生命危险,在透露些,李俊一直在医院照顾他的消息。
  曹局长把邢睿当自己的亲闺女,他一定不会坐视不管,会安排自己的妻子去照顾邢睿,呵呵,毕竟李俊一个男人,在很多时候,不方面,呵呵!只要曹局长一出面,李俊就不敢搞什么小动作,毕竟曹局长是出了名大的黑脸局长。
  郭浩一听笑的嘴合不拢,对我竖了一个大拇指说:
  “我操,高,真高,,这煞气小骷髅,不仅赋予你天眼和鬼手,还顺道把你的智商给提高了。
  冰冰,赶明你和小骷髅商量商量,也把能力赋予我一点,我不求别的,把床上的功夫变强些,我就心满意足了
  郭浩的一句玩笑话,突然提醒了我,我急忙问:
  “对了?我的那个小骷髅呢?
  郭浩笑着说:
  “呵呵,你还记得你的宠物啊!在富强那呢?那傻小子,不知道从哪弄弄了个特大号的茶杯,把它关在里面,在你家阳台的狗笼子里呢?
  我眉头紧缩的说:
  “我叉那傻逼,亏他想的出来,那骷髅那能当狗养吗?
  随后我和郭浩开车回了罗马小区。
  我一进客厅风驰火燎的,跑向阳台。
  我一年前,在殡仪馆大门口的垃圾堆,捡的那只巴掌大的小狗,如今已经张的有二十多公分。
  那只狗被陈妮娜养的非常通人性,家里白天来任何人来,它都不叫唤。
  唯独不能见我,它似乎能看见身上的煞气。
  其实我并不怎么喜欢狗。
  我不喜欢狗,是因为,我从小被狗惊吓过。
  我小的时候,特别调皮捣蛋。
  老早以前,殡仪馆看大门的老曹头,养了一个土黄色的大狗,取名叫八戒,狗如起名,吃的跟小猪似的肥嘟嘟的。
  那狗是阳北市典型的土狗,张的不咋好看,但是特别会看家,而且还通人性,只要不是殡仪馆家属的人,一旦进家属院,那头就会汪汪汪的追着人家咬。
  久而久之家属院的人,都喜欢他,平时剩饭剩菜的吃不完,都留着带给它吃。
  有一回,中午放学,我刚回家属院门口,见八戒正撅着屁股,流着哈达子,高兴的咕,,咕,,噜,,噜,,啃骨头。
  我叫它装着没听见,我那时候也坏,就趁八戒不注意,绕到它身后,喽蛋踹了它一脚。
  平时八戒温顺的跟猫似的,见我不是摇尾巴,就是往我身上扑。
  我怎么欺负它,它都不吭气。
  那天八戒,跟tmd魔怔了似的,我就踢了它一脚,八戒跟中邪似的,扭头就咬我。
  我当时吓坏了,拔腿就跑,我当时跑的也快,那畜生一直把我追到殡仪馆的广场,要不是王飞翔及时制止,把狗骂了回去,估计那畜生,我才躲过一劫。
  从那以后,我见狗就烦。
  那天要不是,见这只小狗可怜,被那几个野狗在垃圾堆里围攻,我才懒得把它带回家。
  谁知道把狗弄到家后,陈妮娜特别的喜欢它,还给那畜生起了一个名字叫小泉,一个日本首相的名字,就留在家里养了。
  说真心话,那狗一直不怎么待见我。
  那畜生显然搞错了,是我把它捡回来的,它见我跟仇人似的,见陈妮娜和丁铃,不是摇尾巴,就是搂着她们的脚撒娇,唯独不能见我,一见我就是呲牙,咧嘴,而且从来不搭理我。
  陈妮娜去世后,我本想把它扔了,但是那狗特别的通人性,从陈妮娜离开家后,就没有在吃过东西。
  每次房门一有动静,它就快速的跑到门口,如果见,是我和丁铃或者,别人就默默的回到阳台。
  说真心话,
  我有些舍不得。
  它现在瘦的跟骨头架子似的,也不吃东西。
  每次早上我出门的时候,它都会趴在门口的垫子的,它似乎象一个麦田守望者,在等待着陈妮娜的回来。
  每次我出门,它总想跟着我一起出去,我想也许它是在出去找妮娜吧!但是,我明知道它找不到,陈妮娜已经死了,它不会再回来了。
  那是这话,我却无法开口和小泉说。
  更知道它一旦出了这个门,就不可能在回来,它一定会被偷狗的射杀,成为别人餐桌的盘菜肴,或者在公路上被汽车碾死。
  每次我和丁铃,往它嘴里灌食物的时候,丁铃都会忍不住留泪。
  因为小泉每次,都睁着黑色的大眼睛,可怜巴巴的望着我们。
  它似乎在回忆陈妮娜,给它洗澡,给它梳毛,喂它东西的情景。
  当我跑到阳台的时候,小泉竟然精神抖擞的,坐直身子,尾巴跟扫帚似的来回的摆动,盯着狗笼子里,那个象被关进监狱似的,小骷髅。
  小泉,一会歪着脑袋,一会用蹄子去抓,我看的出,小泉对小骷髅充满了好奇。
  小泉的眼睛似乎从陈妮娜去世后,久违的明亮起来。
  小泉见我过来,破天荒的对着我叫了两声,它好像在问我,这东西怎么在我窝里。
  他见我不说话,两只蹄子,开始刨笼子,伸着细长的嘴,撕咬笼子的锁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