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四百五十三章 无尽的悔恨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那女的说这话,我岂能听不出来话音,不知不觉的我竟对她来了好感,但是那种好感,绝不是一种猥琐的好感,而是喜欢她做事的方不仅能保护自己不受侵害,而且又能给客人留足了面子
  那是我第一次做这种正规按摩,也许实在太累了,我就那么有一句,无一句的敷衍着。www@22ff%com
  那女孩莫名其妙的来一句说:
  “你的那辆车,不少值钱吧!
  我猛的一惊,回头盯着她,那女孩显然意思到自己说漏嘴了,急忙解释说,前段时间夜里经常见我隔壁的网吧上网,见我张的帅,就多注意了几次。
  她说经常见开一辆白色的车,又问我是在这小区住吧!见她没有恶意,我一颗悬的心瞬间放了下来。
  也许长期被聂颖他们跟踪,我精神象一根紧绷的琴弦,身心疲惫。
  当放下这一些后,我似乎释怀了许多。
  同样我敏锐的感觉到,这女孩太工于心计,但是很明显我能看出来,她还是有些一些想法的,就说:“对,我住在这小区。
  随后那女孩又问我在哪上班,我说,在殡仪馆。
  那女孩似乎很意外开玩笑的说:“殡仪馆工资那么高呀!你看我可以去吗?
  随后我们开始笑了起来。那女孩让我翻身,我昂面躺着,她跪在我腿上,开始按摩。我一直不敢正眼看她,因为在我眼神里,她就象一个一丝不挂的裸女。那种尴尬可想而知。
  我笑着说:“我脚这些天有些不舒服。你帮我按按脚吧!那女孩笑着说:“按脚你可是找对人了,我一起在深圳干的就是这。
  说实话女孩按脚手法真是一流。她在给按脚的时候。反反复复的提示我,她叫小翠。编号是0279。让我下次来这店里还来找她。
  我刚有些睡意,突然右手一阵抖动,那种感觉显然很明显是,灵魂的感应。
  我猛的坐了起来,那女孩抬头望着我说:“是不是我手法重了。
  我笑着说:“不重,很舒服。
  那女孩又说舒服就行,下次记得点我啊!
  几十秒后,有人敲包间的房门,那女孩起身开门。一个长相帅气穿着西装的的年轻人说:
  “小翠,008号的房间李老板客刚从外地回来,点名要你过去。
  那女孩一脸兴奋的说:“李老板回来了,好,我一会就过去!
  我抬头扫了那穿西服的年轻人,竟然看见那个长相帅气的年轻人身上,竟背着一个女人,那女人披头散发,有些惊恐的望着我。
  那年轻人见我盯着他看。有些尴尬的和我对视。
  昏暗的灯光下,我看不清他的脸,但是我明显看到,一团黑色浓雾笼罩在他身边。
  那一白一黑形成强烈的对比。让我不由的有些好奇。
  那穿西服的年轻人见我一直盯着他,客气第说:
  “对不起老板,打扰你休息了。一会我给你打折。
  我坐直身子,点燃一根盯着他。其实我盯的并不是那个年轻人,而是他身上的东西。
  那年轻人显然误会了。他以为,他来叫这个叫小翠的女技师,惹我生气了,他站在门口,不好意思的点头哈腰的赔不是。
  小翠有些为难的望着我说:“不好意思,这样吧!李老板很难缠,我先过去一趟,一会我给你给加钟。
  我笑着说:“没事,哎,帅哥,你过来,我和你说几句话。
  那年轻人见我叫他,哪敢怠慢,急忙走了进来。就在他进门的那一瞬间,他身上的那个女鬼,猛然间飘了出去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  我右手停止了抖动。
  我对那个女技师说:“你先去吧!
  小翠一脸歉意的道歉后,跟看见金元宝似的的出了包间。我递给那个年轻服务员一根烟,那年轻人客气说:
  “我不会,谢谢你老板。
  我招呼他坐下说:“兄弟,我看你面熟,你张的真象我一个朋友,呵呵,你是哪里人?
  年轻服务员坐在我对面说:“莆田县,沙田镇普乡人。
  我笑着说:“兄弟,你最近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对方,比如说,见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。
  我此话一出,那男服务员猛的站了起来,脱口而出,“老板您是风水大师?
  我笑着说:“我不是,我只是见你印堂发红,精神有些不萎靡,随便问问?年轻服务员脸色有些失望第说:“对,就是最近老实失眠,呵呵!老板还有事吗?如果没事,我先出去了。
  我笑着说:“那你请便!
  随后那年轻人退出房间,就在他关门的那一瞬间,他突然问:
  “老板,你刚才问我见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,这事有讲究吗?
  我淡淡一笑,端起桌子上的茶叶水说:
  “我能看见那些脏东西,我刚才看见你身上有个白影,随后那白影见到我后,就突然消失了。
  那年轻人脸色骤变,把门关上,快步走到我的身边,握着我的手说:“老板,你要救救我啊!
  我冷峻着说:“这世界,苍蝇不叮无缝的蛋,那东西,如果你不招惹它,它就不会招惹你,你一定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,或者干了什么亏心事了吧?
  那年轻人目测,不过二十几岁,从衣着打扮上来看,着应该是个主管,或者值班经理级别的小领导。
  他表情有些不自然,拿起我桌上烟问:“老板,我可以吸你一根烟吗?我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。
  他显然不会吸烟点燃后,吸了两口,不停的干咳,长叹一口说:
  “我叫王竖,过来阳历年正好,22岁,其实这事,我真没法开口,丢人啊。
  他说完又长叹了一口气,低头猛吸两口,似乎在缓解情绪,随后开始沉默。
  我本来就是急性子人,见不得他这副鸟样,没好气的说:
  “这样吧!你先出去吧!等想好在说。
  那年轻人见我下了逐客令,一咬牙说:“老板,别,,别,,,我说。哎事情是这样。
  我早年在市里一家美发店干学徒,有一个少妇经常到我店里做护理,我能看出来,那少妇比较喜欢我,每次到店里都让我给你洗头发理疗。
  一来二去,我们就熟悉了。
  从聊天得知,那少妇丈夫是生意的,结婚没几年,丈夫就勾搭上阳北师范学院的一个女大学生,常年不回家。
  那少妇每次到店里做过护理后,总背着老板,一百二百的给我小费,还给我留了一个电话号码,让我有事给她打电话。
  因为彼此熟悉后,而且那少妇张的还不错,我就认她当干姐。
  我那时候,在美发店辛辛苦苦,起早贪黑的一个月才800块钱。
  后来一天晚上,下班我骑自行车,把你一个小孩给撞了,当时没钱给那小孩看伤,我就给她打了一个电话。
  那少妇当时二话没说,就赶到医院,帮我付了一笔钱,又帮我把那事摆平。我为了感谢她,就从老板那借了几百块钱,请她吃饭。本想好好感谢她,回头把钱还给她,不曾想,那少妇竟然处心积虑的为我早想,说我一个人在外也不容易,别花那个冤枉钱了,就让把我带到她家吃饭。那天晚上,她灌了我不少酒,说实话当天晚上发生的什么事,我压根都记不清楚了。半夜迷迷糊糊的,我竟然莫名其妙的和她光着身子竟睡在一起,谁知道他老公突然回来,一见我睡们睡在一起,当时就把我打了半死。那少妇当时在旁边,一直哭,我当时吓坏了,。那少妇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质问我说:“我对不起你那么好,为什么会干出这种畜生的事,我当时整个人都懵了,跪在她丈夫面前,又是磕头,又是打自己脸。
  后来他们夫妻就一唱一和的,让我写强奸那少妇的事情经过,说真心话,我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干过什么事。在他们的引诱和威胁下,我写了一个出卖自己的卖身契。
  后来那少妇的丈夫,让我帮他做一件事,办成这件事后,他会把所以的事,就当做没发生,而且还会给我一笔钱。
  如果不答应的话,答应的话,就会把我弄进监狱。
  那少妇的丈夫有权有势,我非常害怕,如果我不答应他,天晓得那少妇的丈夫,会不会把我宰了。
  我当时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,其实那时候我压根就不知道,这是其实一个圈套。
  那少妇的丈夫,早就玩腻了那个女大学生,想把那女大学生甩了。
  那女大学非常的单纯,一心想和那少妇的男人结婚,以怀孕作为要挟,那少妇的丈夫一见玩大了,就动了歪心思,找了一个替罪羊,利用我设计一个圈套,帮他甩了那女大学生。
  后来那少妇的丈夫,设计了一个局,谎称我是和他公司合作的少东家,说真话,那女学生真不错,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。那天我们不停在灌那女学生酒,,其实我能看出来,那女学生压根就不能喝,她是在硬撑。
  后来的事可想而知,那少妇的丈夫把女孩送到房间后,让我过去脱光衣服,抱着那女孩拍了一套下流做作的照片。
  说到这,那年轻男人,极度痛苦的咬着牙龈,闭上眼。
  他仿佛又一次回到了,陷入了无尽的悔恨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