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四百四十九章 这都是什么事?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那几个警察借着灯光,一见狗头脸肿的跟猪头似的
  象包饺子似的,把我围在中间,,见我们几个又是一满身酒气,也几个也没带身份证,证明自己的个人信息。www!22ff*com
  那些警察,就把我们带到阳赐县治安防爆大队。
  随后,在巡防大队值班室里,我们三个象罪犯似的,蹲成一排,开始核查我们的身份,又把我们几个户籍资料来出来,核实我们几个身份信息后。
  一个年龄约四十岁左右,肩膀上挂着两扛一星的领导,反反复复询问我们来阳赐县干什么?找谁,又指着狗头的头问我们是怎么回事?
  我们当然不会和他们说,下午配合曹局长围歼聂颖一伙的事。
  因为吴广义和我们几个说的很清楚,这事要绝对的保密。
  我们就解释说,是来找曹兴明曹局长的。
  我们此话一出,那些警察笑的前俯后仰,明知故问的嘲讽我们,问我们怎么不说:“是和市局刘局长一起下来,视察工作呢?他们让我们可劲的遍。
  那些警察,显然把我们几个,当成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酒晕子了。
  他们变着法的,先唬后吓,说什么?我们几个不交代,就我把们关起来,留置什么的。
  我反复说的嘴都麻了,他们就是不让我走,非要让我们解释来阳赐县干什么。
  我当时憋了一肚子火,但是又说不出所以然,就那么僵持着。
  那些警察。显然没有把我们当好人,也许狗头身上的血迹。让他们不限的把事态扩大。
  非问我们这大半夜的在路上闲逛什么,我解释了八百回。说是来找曹局长,他们就是不信。
  无奈曹局长,和吴广义的电话也打不通。
  我就把曹局长的电话号码,报给那巡逻队那个领导模样的队长。
  那大队乐了说,分局公示栏,曹局长的电话是公开的,让我别演戏了,还是老实的把事情说清楚,如果不说实话。一会就把我送到刑警队。
  我心想,你吓别人或许还惯用,对我这种老油条,我一不违法,二不犯罪,就算把我送到刑警队,又能这么样。
  如果真把我送到刑警队,我正好和吴广义见面,他会解释一切。
  在说。今天下午阳赐分局,几乎全员上战场,刑警队,哪有这闲工夫问这事。
  我没好气的说:“你们最好把我们。送到刑警队。
  我还怕你们不送。
  那挂着两杠一星的领导,立马火了,站起身指着我吼:
  ‘你小子。少给我,死皮懒脸。你嘴逼逼说个不停,你是干什么的?今天不解释清楚。为什么到阳赐县,我能让你走,我随你姓。
  整个值班的气氛有些僵,这些巡警认真负责的态度真是让我,佩服的五体投地。
  他身边一个警察,笑着劝我说:
  “哎,年轻人,这么火气那么大,这么晚了,你们三个在街头闲逛,出了什么事这么办,我们也是为了你们好,你咋孬好话听不懂呢?
  这再过几天,就过年了,要不是为了你们的安全,我们还懒的问你。
  无奈,我只能硬着头皮,给邢睿打个电话,说真心话,我给邢睿打电话,其实也是有自己的小算盘。
  我和邢睿,都是要面子的人,自从上次闹的不愉快,一直到现在邢睿象人间蒸发似的,再也没有给我打一个电话。
  有时候,人就是贱脾气,邢睿整天为着我转的时候,我鸡蛋里挑骨头老实惹她生气,如今好多天不联系了,我竟有些想她。
  哎,,我之所以想到她,也是为了侧面的想知道,她最近在忙什么?
  我这人,其实是死要面子活受罪,上次因为李俊接她的电话,我一直耿耿于怀,正好借着这个机会,试探一下。
  电话接通后,邢睿用一副极其虚弱的口气,那声音听着象一位病入膏肓的将死之人的口气。
  虽然我能感觉出来,她说话的声音很兴奋,但是很明显她的声音是那种有气无力。
  她说:“韩冰,这么晚了,你电话有事?
  我刚开始以为她也许,是在睡梦中被我惊醒,迷迷糊糊的状态,也没有多想。
  就说:“你休息了?我来阳赐县找曹局长,刚离开分局,就被巡逻的民警盘查,把我关在防暴大队的值班室,非让我们解释来阳赐县干什么,哎,曹局长也不接电话,不好意思这么晚了,打扰你休息了。
  邢睿沉默了几秒:“嗯了一声,哦!这事啊?
  我笑着说:“不好意思,打扰你休息了,听你声音,好像不对劲,你没事吧!
  随后邢睿嘤嘤的哭了起来。
  正当我准备安慰她的时候,我猛然间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,那男人用一种关怀并带着责备的口气说:
  “小睿,医生让你早些休息,这么晚了,你怎么还打电话。
  我猛的一惊,这tmd都快凌晨了,李俊怎么会在邢睿身边。
  我强忍着心中的怒火说:
  “邢睿,不好意思打扰你了,你休息吧!
  我说完就把电话挂了。随后把电话关机了。
  狗头见我脸色有些不对问:
  “冰冰,你没事吧!
  我强忍着内心的不安,笑着说:“能有什么事!嘿嘿!
  那警察盯着我说:
  “你到这,不停的打电话,有一个人为你证明吗?
  还是先说说自己的问题吧!
  我盯着那警察问:
  “我说明什么问题?我有什么问题?
  那警察抬头盯着我,见我有些反常,大声对着我吼:
  “你自己有什么问题。你问我?你这么晚了,在街头闲逛什么?
  我说:“我来阳赐县。干什么管你什么事?我一不偷,二不抢。你问我?你们是不是闲的,天天街头丢东西的这么多,你们怎么不去抓贼。
  国家发你们工资,就是为了让你们多管闲事。
  你们不是,把我的身份信息核查了吗?没有什么事我可以走了吧!
  我豁然的站起身。
  我冰冷的嘲讽,显然激怒了那警察,他啪的一巴掌拍在桌自上说:
  “你什么态度?
  我反问:“那你什么态度?
  那警察有些激动,警告我说:
  “你小子是有犯罪前科,今天不说清楚到阳赐县干什么?你休想离开。狗头有些害怕的拽着我。对那警察说:
  “消消气领导,我们真是来找曹局长的,你不信可以给曹局长打个电话问问,不就得了。
  我们有工作单位,我们是阳北市殡仪馆的,你不信可以核查,打个电话。
  我们拦了好几辆车租车,出租车师傅一听我们去阳北,就不拉我们。
  说实话话。这么冷的天,我们也不想在街头闲逛,要不是是在没对方去,我们也不想给你们添麻烦。
  你们也够辛苦。为了社会的治安,这么晚了还在巡逻。领导这样吧!你给阳赐分局值班室打个电话,如果曹局长不认识我们。你就是把我们拘留,枪毙都行。你看这样行吗?
  那警察本来态度一直不错,也许是我因为邢睿的事。说话口气太强硬,那警察绷着脸,随后给分局值班室打了个电话。
  电话那头意思说,曹局长在审讯室,不方便。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值班室门口。
  李俊从车上下来,推门而进。
  李俊当时穿的是便衣,巡防大队的警察显然不认识他,拦住他问干什么。
  李俊把警官证亮出来后,巡防大队的一见证件是市局治安支队的,语气明显的客气许多。
  李俊说明来意后,巡防大队的值班领导,笑着解释说:
  “上个月,一辆出租车司机,在县城莆田路被杀害了,现在人心惶惶的,曹局长下的有死命令,如果案件不破,这个年都别想好过。
  那一刻,我似乎明白了,为什么出租车司机不敢拉我们。
  我和李俊四目相对的时候,那情景颇为尴尬。
  狗头显然不知道我和李俊之间的事,他一个劲的感谢李俊。
  我瞪了狗头一眼,狗头有些尴尬的问郭浩这么回事。
  在出巡防大队的值班室的时候,我自己都感觉对不住,和我吵架的那个领导,我一直握着他的手道歉。
  我说:“我刚才情绪不好,别生气,对不起你们也够辛苦的。
  那警察笑着说:“你小子,呵呵!这本来就是误会,!现在警察不好干,有时候你们不理解我们的苦衷,这么冷的天,谁不想在家睡热炕头,回去吧!下次出门记得带身份证。
  告别那些警察后,我当时真想狠狠抽自己一嘴巴子。
  那个丢人啊!一年前在五道镇,因为是系列盗窃案件,我被核查了几个小时,也是因为没有钱回家。
  如今一年后在阳赐县,又碰见出租车司机被抢劫杀害,也被扣留了几个小时,这tmd是什么事。
  这邢睿脑子进水了吗?明知道我和李俊有过节,还偏偏让李俊来接我,这不是无形中打我的脸吗?
  我想的这气不打一处来,巡防大队的大院后,就带着狗头,郭浩,顺着公路离开了。
  李俊开着车追上我,面无表情的说:
  “韩冰,我想和你谈谈。
  我冷笑说:“李警官,今天的事谢你了,我这人脾气不好,如果你想借着今天这事,损我的话,我劝你还是闭嘴吧!我们没什么好谈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