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四百四十八章 浪子回头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其实房辰在这件事中,扮演的角色,更象一个局外人。【,
  他虽然潜伏在我身边,其实并没有做任何伤害我的事。www*22ff*com
  房辰和我的立场不同,换个角度想一想,如果聂颖不是顾忌房辰的感情,我早就不知道死多少回。
  昨天获得煞气之尊的能力后,丁姥爷、推心置腹的教导我。
  希望我能通过陈妮娜的事,让我自己有个海纳百川的胸怀,就这一句话,我想了一夜。
  也开始对我的人生重新的审视,我那暴躁的性格,让我吃的亏太多了。
  我不能在那么活着。
  不知道为什么,在没有见到房辰的时候,我把他恨的要死,恨不得一拳头打死他。
  但是见到房辰后,望着那伤心欲绝的样子,那一刻我似乎原谅了他。
  这个原谅,不单单是原谅,而是
  一种内心的升华,我似乎过早的看透了人生。
  每个人在地球上生活,总是那么渺小象尘埃似的,随风而非,风静而落。
  地球上多一个人和少一个人,地球照样转动。
  人固有自知自明,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,也许就不会经历那么多的痛苦,把事情看淡些,也就就会少痛些。
  我就是吃了年轻气盛,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亏,才会让自己活的那么类。
  等一切看透了,也不过如此。
  把心态放平,用一颗宽容的心,去对待任何人。也许就是一个人,精神升华的最高境界。
  我笑着说:“房辰你我是兄弟。煽情的话我不想在说了,从我们认识那一天。我就把你当兄弟。
  这件事,没有谁对谁错,你是相信他们还是相信我,你心里自由一杆秤。
  我指着那两个悍匪说:“你认为,这群瘪犊子能把你安全带回缅甸吗?你真是太小看警察的能力了。
  其实早在一个月前,曹局长就把聂颖给盯死了,这事你心里清楚。
  但是我没有想到,你却没有和聂颖。要不然聂颖也不会被抓获。
  其实你我心里都清楚。自古邪不胜正。
  “如果你妹妹没有触犯刑法,她必定平安无事。她枪击我的事,我会装着没有发生,这整件事,都是聂颖设的一个局。
  当初如果不是她引狼入室,雨龙能对房老爷子下手吗?
  往前跨一步,万丈深渊,退一步海阔天空。
  我不想说大话,说在劝你放下屠刀。
  我只想告诉你,你也是身不由己。在亲情和兄弟面前,你选择了亲情,如果是我,我相信我也会和你一样选择亲情。
  你知道。我是曹局长的放出去鹰隼。
  现在下车,你和狗头,郭浩。我们四个会人质和内线的身份,解释一切。
  你不用去考虑你妹妹。聂颖是做母亲的,虎毒不食子的道理她明白。
  她一定把所有的事。往自己身上扛,去保护你和白雪,你们一定没事。
  但是前提是,你必须,装着一副害怕的样子,跟着我下车。
  你我是把兄弟,我不会害你,从我们成立地狱天使,那一天,我们就在关二爷面前发过毒誓,你可以对我不仁,但是我绝对不会对你不义。
  如果你不是为了白雪,我相信你不会变成这样,我能理解。
  房辰被我感动的,眼泪汪汪的望着我。
  那一刻炙热的感情。在彼此内心里深处象烟花一样绽放。
  显然我煽情的话,让房辰从悬崖边上拉了回来。
  我给房辰,使了个眼色,用余光撇着驾驶室的那个悍匪,冷峻的说:
  “房辰,我刚才说的话,不排斥有些人会记下来,出卖我们,只有死人才会永远的闭嘴。
  我话一说完,方房辰举枪对着那两个悍匪,砰,砰,就是两枪,房辰眼神没有一丝犹豫,他是那样的坚定。
  整个车厢显然成了屠宰场,狗头吓的脸色煞白,抹了一把溅在脸上的血浆,张口大嘴,大口大口的喘气。
  外面的人,压根不知道中间那辆车发生了什么。
  曹局长他们以为,匪徒开始枪杀人质。
  随后开始全面进攻,后面的那辆车上的悍匪见大势已去,慌张的发动汽车,撞开一辆警车妄想逃跑。
  一声尖锐的刹车声,那辆汽车的车前轮被一层铺横在路上的履带金属倒刺死死的缠住,汽车立马急停了下来。
  那些特警,扛着防弹盾牌从四面八方围了上去。
  随后一连串密密麻麻的枪声后,郭浩被解救下车后,吓的早就腿软了。
  狗头比他好不了多少,后来我们几个被带上一辆依维柯客车,被送到阳赐分局。
  一路上我和房辰,狗头小声的商议口径一直,那意思就是,匪徒当时情绪非常激动,想要枪杀狗头,我们三个就在车上以死相博,慌乱中房辰为了保护我们,就开枪射杀的了那两个匪徒。
  我和狗头,在分局的询问室做完笔录后,除了房辰要解释开枪的事情经过,情况特殊,被暂时留在阳赐分局有待核实。
  我和狗头,郭浩,我们三个做完笔录,就被放了出来,等我们出阳赐分局天已经黑了。
  曹局长因为,我在他打电话汇报的时候,偷偷进入封锁区域,为这事颇为恼火,以至于我出阳赐分局,给他打电话,他也不接。
  我心想,这次曹局长也许真的生气了。
  虽然这事有惊无险,但是很明显,我和曹局长的关系,已经超越的,一般的朋友关系,我个人是这么认为的,但是我不知道,曹局长那头黑脸倔驴是这么想的。
  出来分局大门,望着灯火通明大楼,我心里甚是欣慰,压在心头的这块石头终于被搬开了。
  虽然有些遗憾,没能亲手宰了楞四,和雨龙,但是我知道,他们一定逃不过正义的审判。
  随后我们几个在大街上一家面馆,一个人整了一大碗牛肉面,狗头的那碗面条几乎没怎么吃。
  吃饭的时候,他好像去了洗手间吐了几次,毕竟,那匪徒的脑浆,和血浆溅了他一脸,那浓重的血腥味,估计他至少一个星期吃不进去饭。
  酒他没少喝,郭浩比他好些,还算镇定。
  三个人喝了一斤半的白酒,花了60块,摸兜里还剩下十七块钱。
  我实在不好意给玉田打电话,让他来接我们,因为从阳北到阳赐县至少一个小时的路程,在说,雨雪天路面上冻,我也不好意思麻烦他。
  狗头和郭浩,显然还沉寂在恐惧中无法自拔,我为了缓解他们的情绪,就和他们说:“我第一次从齐家村把富贵,富强带出来的情景。
  当时也是没有钱,富贵那小子,竟然为了几块钱,装受伤,去赖那推三轮车的人。
  当我说到富贵滑稽的时候,郭浩,和狗头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。
  我们就这样,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闲逛,隆冬的夜晚,特别的冷,路上的几乎没有什么人。
  我不经意的发现,有一些象飘渺虚空的人影,从我旁边经过,当我再看它们的时候,它们却消失了。
  刚开始也没有注意,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那虚空的人影越来越多,它们的表情。似乎有些诧异我能看见它们,它们见到我后,快速的消失,躲的无影无踪,他们似乎在惧怕我。
  正在这时,我的电话响了起来,我一接电话,富贵就在电话里吼:
  “你在哪?打你电话怎么不接?
  我说:“刚才手机在那些警察那,他们不让我接电话?我就关机了,这电话刚开,你就打电话,我和狗哥,郭浩,闲逛呢?
  富贵笑着说: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,你们什么时候回来。
  我苦笑着说:
  “身上就tmd十七块钱,都不知道今天晚上住哪?
  富贵笑着说:“你们包个出租车后来,我给你们付钱,快到罗马小区给我打电话。
  我挂上电话,对狗头,郭浩笑着说:
  “先回去吧!铁公鸡给我付车费。
  随后我们拉了一辆出租车,那开车的师傅问我去哪?
  一听我们去阳北市,仔细盯着狗头那裹的象猪头似的脸,和身上的血迹,陪着笑脸说:“去不了,,就把车一股烟的开走了。
  我们一连拦了三四辆都是这个情况。
  他们显然把我们几个当坏人了。
  我们在大街上逛了,一个多小时,不知道为什么,路上的出租车少的离谱,最后在一个花样年华的桑拿中心门口,终于有一个好心的师傅愿意送我们回阳北,但是一张口要500,说真心话,我一点都舍不得,但是毕竟我们三个冻得受不了。
  我犹豫了一会,就同意了。
  那出租车司机一见我同意,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拿根筋搭错了,他反而不拉了。
  他说汽车没有加气,跑不到阳北。
  我当时真想骂他一顿,这不是故意,拿我们当猴耍吗?
  无奈只好下车,我们几个蹲在马路牙子上继续等。
  一辆闪着警灯的巡逻车,开了过来,从车上下来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,把我们围了起来,让我们把身份证掏出了。
  我们几个出门,哪想到带身份证,无奈我又给老曹打了一个电话,电话还是无人应答。
  我又给吴广义大了一个电话,吴广义竟然也不接。
  我心想这tmd都是什么事?今天咋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