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四百三十三章 白绫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无法想象,当时房辰这么这么度过这种煎熬的,他在面对我和所有兄弟,又想些什么?
  然而甜水岛那一战,雨龙其实并没有,想过射杀陈妮娜www!22ff%com
  他当时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弄死我,好向聂颖交差。
  我似乎明白了,雨龙为什么没有对我和郭浩下死手。
  毕竟房辰是聂颖的儿子,而且又潜伏在我们身边,雨龙之所以有所顾忌,就是怕将来房辰卸磨杀驴。
  我似乎更加明白了,房辰之所以在,父亲房天出殡的一号追悼大厅,
  当着几百人面,暴打雨龙,并非是自己多么厉害。
  他不过是一种情绪的渲染和发泄。
  雨龙心里跟明镜似的,雨龙挨的这顿打,其意义就是房辰和他的妥协。
  雨龙不过是配合房辰演戏罢了,想到这,我笑的那样屈辱。
  当时或许在雨龙心里,我就是一个已经死了的人,甜水岛一战,雨龙认为只要我一死,那批货自然而然的就会物归原主。
  但是当我在交易的那天晚上,临时的安排房辰和郭浩把那批货藏起来的时候。
  房辰却没有带着那批货离开,我实在想不明白,房辰为什么不带着那批货离开,如果他带着东西离开,就不会有后面的事。
  我和他们斗,就象煞气之尊说的那样,我的胜率几乎为零。
  但是巧就巧在,陈妮娜被雨龙枪杀的消息,传到房辰的耳边时。
  房辰整个人都懵了。他再一次心软了。
  当狗头给我那份假的图纸,交给雨龙后。雨龙就动杀机,我早就死无葬身之地。
  我出三院后。就把狗头调包图纸,藏着2号冰柜,陈妮娜的遗体身下,所以我每次上班都会,去看望陈妮娜陪她说说话,其实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查看东西在不在。
  聂颖迟迟不对我下手,其实她是在顾忌房辰的面子,如果没有房辰层关系,她早就对我下手了。
  她会有n种方式折磨我。逼我说出图纸的下落。
  房辰深知我的性格和为人处世,他故意给枪王孙雷,施加压力就是不想让我拥有武器。
  他想通过和平方式,解决这件事。
  正如我们计划的那样,房辰利用狗头的点子,玩了一计借尸还魂,拿回房氏集团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,但是他没有料到。
  狗头会把那个u盘交给我,而不是他。
  这件事却让。房辰敏锐的意识到,在我们几个兄弟内部,我是拥有绝对我指挥权,而不是他。
  房辰内心深处。那种挫败感就象水中的涟绮,一圈一圈的向外辐射。
  当狗头无意间说出,利用我和房辰的矛盾去迷惑楞四。让我拿出新型试剂换回房氏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时,房辰在心里偷笑。
  他装着很认真的样子。把生活在加拿大的白雪喊了回来,配合我们这群小丑演这出戏。
  房辰在我汽车的底梁上装了一个定位器。他知道我和曹局长的关系,怕我去阳北把东西交给曹局长,所以只要我一出阳北,就会被白雪跟盯上。
  当我查询阳北机场,并没有白雪这个人的时候,我为了进一步搞清楚,事情的真相,不露声色的静观其变,故意装着无比愤怒的姿态,向楞四下手。
  如同我想的那样,房辰断了我的后路,设计的一个圈套让我们往里面钻,房辰自认为我为人讲义气,一定会为了兄弟把图纸交出来。
  所以才会出现那戏剧性的一幕,我们区区二十几个人,硬是把对方四五十人扫到楼下。
  殊不知,对方压根就没有对我们下狠手。
  那时候我早已经看出对方有所顾忌,但是武海,郭浩,齐浪他们却没看出来,所以武海,他们才会拼死保护我,往巷口冲。
  我满脸泪水的抹了一把脸,捡起地板上的匕首,走向白雪。
  白雪惊恐的望着我,颤抖的说:
  “你,,,你想,,干什么?
  我俯下身,划开绳索,站起来说:“你,,,走吧?
  白雪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我,她揉了揉手腕,默默的盯着我说:
  “为什么要放我走,你完全可以拿我要挟我哥。
  我苦笑,抬头,摸鼻子,低头抹着湿润润的眼角说:
  “回去告诉房辰,武海那批血债我会算在他的头上,滚啊
  当我和白雪推心置腹把所有的事说开后,白雪似乎脸上有种颇为尴尬的表情在里面。
  白雪伸开手,试图安慰我。
  我默默的走到,窗口,望着漆黑的夜空,陷入了沉思。
  白雪站在我的身后,轻声细语的说了一句:“对不起?
  便拉开房门走出去。
  窗外的雪越来越大,漆黑的夜空美得令人窒息。
  我在心里问自己,难道一句对不起,就能让陈妮娜和武海瞑目吗?
  望着漫天飞舞的雪花,我终于在心里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。
  那就是我要用煞气之尊的力量,让他们所有人付出代价,我会象疯狗一样,死死咬着他们不放。
  随后我拖着沉重的身体,退了房,出了宾馆大厅来到停车场。
  我把汽车底梁,那个象火柴盒般大小的定位器,抛向空中,拉开车门,向市区驶去。
  我一个人在,无人的街头欣赏的夜景,雪花漫天飞舞,发黄的路灯孤独的耸立在路边,几只野狗在哄抢垃圾堆的食物。
  一股寒风袭来,煞气之尊坐在副驾驶上。
  我反感的用余光瞅了煞气之尊一眼说:
  “你tmd总是这么神神秘秘吗?不知道先给我提示提示?
  煞气扭头望着我,它那张白森森的骷髅脸,没有任何表情。它用一种卑微的口气说:“主人你终于下定决心了?嘿嘿,请不要对我发脾气。我也无辜的?
  我冷笑:“你无辜,你能感知死亡。为什么那天晚上没有提示我?
  如果你提示我,武海就不会死!你有多远滚多远,我现在不想看见你?我看着那张没皮的脸我闹心。
  煞气之尊咯咯笑了起来说,指着前方的十字路口说:
  “前方二百米,一分钟后会有两个人殒命。
  我猛的一楞,一脚刹车把车停在路边,望着煞气那空洞的眼眶。
  我表情有些僵硬的说:
  “别和老子开这种玩笑,我现在没心情陪你说笑。
  我点燃一根眼,目光紧盯着无人的十字路口。四周瞅了瞅说:“
  这么冷天,谁tmd会出来闲逛。我虽然嘴里这么说,但是心里还是相信煞气之尊这灵物的。
  我把手移动向方向杆上,却没有把方向杆挂在前进档上,一团耀眼的远光灯,刹那间从我身后,照射向十字路口。
  一辆飞驰的大货车,呼啸着冲向十字路口。
  那车轮下,甩起的积雪足有几米远。那货车直直的冲向十字路口,猛然间右侧路口,一辆电动车冲了出来。
  电动车上坐着两个男人,显然骑电动车和坐车的人。喝醉了。
  那两人,在车上用手比划着交谈,电动车摇摇晃晃的经过十字路口。
  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头。我一把拉开车门,跑了过去对着电动车上的两个人。大叫:“注意,右边有货车。
  也许距离太多。骑电动车的的压根就没有注意我。
  几秒钟后,一阵尖锐的刹车声,车轮下泛起的白雾开始弥漫起来,咣当一声巨响。
  那辆电动车象被炮弹打中一样,瞬间肢解,车上的两个径直的飞了出去。
  一个人在空中犹如托马斯全旋,急速翻滚了好几圈,重重的撞向路灯杆子。
  另外有个人,被巨大撞击力,撞飞了十几米远。
  那破碎的电动车,残骸飞出四五十米远。
  我快速的跑回车内,点燃一根香烟,试图稳定情绪。
  那货车停在路中间,一个二十多年轻人,跳下车,小心翼翼走到尸体便,用脚踢了踢躺在地上的那两个人。
  转身就往车上跑,随后一加油门逃之夭夭。
  我惊愕的握着脸,扭头扫了一眼煞气之尊,急忙用右去推行车档,煞气之尊一把按住我的手,机械的抖了抖脖子说:
  “你追他又有何用,事情已经发生,就算把他拧回来,人已经死过了,武海的死和这,其实就是一个道理!
  我猛提了一口烟说:“那你为什么不直至?
  煞气之尊说:“万事万物皆有生存法则,如果那两个人,深夜不喝醉酒,注意路口信号灯,就不会横死街头。
  而那开货车司机,深夜如果别把汽车开这么快,经过路口,注意观察周围情况,那两个人同样也不会死。
  这有因必有果,这和武海死是一个道理。如果不是你为了引蛇出洞,武海别那么冲动,他也不会死?
  煞气之尊说的我哑口无言。
  正在这时,猛然间一个白色影子,从漆黑的树林中飘了出来,向尸体快速的移动,我指着不远处那白色身影说:
  “你看那是什么?
  煞气之尊说:
  “别那么紧张,白绫而已,这东西专吸食,野外的刚出窍的亡魂,它是寄生在天地之间的灵物,如果没有它,冤死的孤魂野鬼就会四处游荡害人。
  煞气之尊话刚说完,只见那漂浮的白色人影,飘到路灯下尸体的头部,趴在尸体上,一团白布盖着尸体的头部,随后一团青气冒了出来。
  它白绫长得有些象,一个干瘦女人穿着一个宽松的白色睡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