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四百三十章 生擒她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白雪刚开始还不能忍住,当我越说越过分的时候,她显然受不了
  特别是我,直接或间接的讽刺她身体的时候。22ff.com
  她显然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,她视乎特别忌讳这,她有着女人固有的羞涩,牙咬的咯吱直响,两只拳头攥的象榔头似的,盯着我几乎不眨眼。
  那样子似乎象一条护犊子的母狗,随后都会冲上来咬我一口似的。
  我心里偷笑,一会你就会被愤怒冲昏了头,到那时候老子会让你知道,什么叫后发制人。
  就在我最得意忘性的时候,这tmd人倒霉喝凉水都能噎着,就在我左蹦右跳,蹦的最欢时,却一脚踩在一块浮冰上,脚一打滑,猛然间失去了中心,摔了一个狗啃泥。
  我心想坏了,如果她在这时候攻击我,我必死无疑。
  但是另我没有想到的是,白雪望着我滑稽的摔倒,以为我是故意引她上钩,她却没有抓住这个绝好的机会进攻我。
  而是双手交叉在胸前,笑着说:
  “继续玩,把你骨子最龌蹉的招式,都使出来。我看你能玩出来什么新花样,你还是个男人吗?真不要脸。
  我急忙从地上爬起,就在白雪放松警惕的那一瞬间,我健步如飞,冲过去,我似乎看见了,白雪那蓝色瞳孔内的惊慌之色。
  她急切的后退猛然间提腿,本能的横踹了过来,妄想把我踹开。
  我用自己的愤怒掩盖着,自己的内心仅有的一丝羞辱感。用右肘和右腰侧肌死死卡住白雪的右腿,汇集全身的力量为一处。挥拳向白雪的左脸砸去。
  白雪显然不知道我的意图,我挥拳砸她的左脸。只不过是一个幌子。
  白雪架起双手挡开。
  我成功骗过白雪,顺势去勾她支撑全身的左脚。
  白雪大惊失色的望着我,重心一空摔了下去,咣当一声在摔在雪地上,这绝好的机会,被抓死死的抓住,我哪里肯放手。
  我们在地上开始扭打,我象黏胶的似的,仅仅贴着她。白雪根本无法大幅度的拉开距离攻击我。
  她的膝和肘,根本用不上劲,我象水蛇似的,盘在她身上,用肘紧紧锁着她的脖子,另一只手卡住她的肩肘,白雪表情狰狞的尖叫:
  “啊,,。放开我,你这不要脸的东西。
  我冷笑着说:“你继续叫唤,一会老子让你连,叫都叫不出来。
  白雪几乎动弹不得。她越是挣扎,我反而勒的更紧,在体力的博弈上。白雪显然不是我的对手。
  她那张雪白的脸上,开始发红。随后变成深红色,额头的的青筋开始鼓了起来。
  一辆黑色小轿车。开了过来,停在我的身边。
  曹局长从后车窗里,探出脑袋,望着我们,他笑的有些扑朔迷离。
  随后那黑色小轿车,掉头开走了。
  白雪茫然的望着那辆车,直至那辆车消失了,她依然望着那个方向。
  白雪的想法,我岂能不明白,在她把手枪和手套扔下桥的那一刻,我就清楚的意识到,白雪反侦查意识极强。
  她太了解盖子的办案步骤,她身上只要不携带违法的枪支,盖子就不能拿她怎么样。
  现在盖子办案讲究的是证据,非法携带枪支是重罪,扔手枪和手套的意思不难理解,人赃不能俱获。
  盖子最多只能留置她最多二十四小时,就会放人。
  白雪是个聪明的女人,我把她引上断桥的时候,她掉到想跑,似乎看见了桥下路口警察的封堵。
  白雪设想的很刁钻,把枪和手套扔了,盖子一定不能拿她这么样,最多核查她身份,过不了多久就会把她放了。
  但是她没有想到,兵不厌诈,双方对垒博弈,虽然拼的是个人技术,但是无脑的进攻,必然吃亏。
  她的表情似乎有些后悔,自己大意失荆州,被我擒获。
  当我们两个对垒时,或许白雪就认为自己有能力摆平我,但是人间甚是险恶,我显然比白雪多吃了二两盐。
  我用了最阴损的方法最直接的方式,去勾引她上钩,在面对复仇面前,我不会在让自己败了,因为我实在输不起了。
  武海的事,对我打击很大。我似乎明白了,人只要不要脸,就天下无敌,就不会被内心深处的条条框框所约束,只有这样我才会无所顾忌。武海死的那一刻,我放弃所有的兄弟,包括郭浩,我不想在因为这件事,让我的兄弟跟着我去死。
  沉重的愧疚感,让我久久不能释怀,我不会在让直接犯任何错误。
  白雪纤细的手指,死死的抓着地上的积雪,她象一只从鱼缸里跳出来金鱼似的,无畏的挣扎后,便慢慢的放弃了。
  那是一个人在挣扎无过,绝望后转变的过程,窒息让白雪从愤怒变得清晰,我见白雪似乎已经接近,身体所承受的极限后,我缓缓松开她。
  白雪趴在地上剧烈的干咳,她刚要起身,我一拳砸在她的后脖子处,白雪身子一软,倒在了地上,我随后把她抗上车,望着那辆黑色公路赛,我拨打了曹局长的电话。
  我开车一路狂奔,在阳赐县内超市里,买了很多,我认为用的上的东西便飞速前往六泉市。
 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以120码的速度飞驰,到达六泉市的时候,已经将近十点。
  我在六泉市区逛了一个多小水,才找到六泉市望江南路的戒毒所,随后来到望江南路上的一家快捷宾馆。
  我用事先准备好的白酒,抹了白雪和我一身作为伪装。
  装着醉醺醺的样子,和搂着白雪象情侣似的,成功骗过宾馆前台的服务员。
  那两个女服务员简单的登记我的身份证后,就给我们开了一间客房。
  到房间后,我把白雪的骷髅头背包,翻了一个底朝天,把里面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,希望能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。
  但是包里除了一部锁屏的手机,和一个钱包之外,都是一些女性的日用品。
  我知道白雪的身手,怕她突然醒过来,就用捆绑监狱死囚犯的标准,捆绑方式后8式,将白雪的双手,双脚连同脖子垂直在后背形成一条直线。
  我坐在地板上,就那样瞪大双眼一直盯到她醒。
  整个房间的烟雾因为开空调的缘故一直散不出去。
  白雪醒来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伸手要打我,当她发现自己的动弹不得的时候,开始大喊大叫。
  我怕白雪的惊叫,给我找麻烦,就强行用毛巾,硬生生的塞进她嘴里。白雪目光环绕房间四周,用一种恶毒眼神盯着我。
  我们彼此对视,我竖了一根手指在嘴上说:
  “老实些,对你我都有好处,我不想难为你,别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?我说这话的时候,一直盯着白雪那天蓝色的瞳孔,在等白雪的反应。
  白雪用力的点头,但是她那仇视的目光,一直没有离开我的脸。
  我点燃一根烟问:
  “为什么要伏击我?
  白雪哼了一声,表情有些不服气的说:
  “我真后悔,那天没有一枪打爆你的头。
  我歪着脑袋,用小指甲抠了抠自己的耳朵,表示赞同的说:
  “对于我这种人,你不一枪嘣了我,也算是你眼瞎,我这人唯一的优点就是,特爱记仇。
  你是个女人,我不想用最猥琐的方式去逼你,如果你想试试我究竟有多猥琐,在接下来问话中,你完全可以保持沉默,到时候别怪我,丑话先说前头?
  我韩冰不是什么好东西,但是你敬我一尺,我敬你一丈,你既然落到我手上了,就别为难我,我给你脸你别不要,我问你的话?你一定要回答我,如果你装聋作哑,那就别怪我,不懂得怜香惜玉了?
  白雪反感的闭上眼说:
  “你想知道什么?
  我点燃一根烟塞进嘴里说:
  “要不要来一根,帮你整理一下思路,想想怎么骗我?
  白雪一怔了,开口便骂:“吸你吗的x,你认为我会说一下字吗?废物。
  我一把提起白雪的领子,把她拽到身边,让她能有足够近的距离,感受我的愤怒,说:
  “你眼瞎是吧?看不清楚自己的处境?
  白雪嬉皮笑脸的盯着我,挺直身子说:
  “韩冰,你甭唬我,我和你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你什么性格的人,我还能不了解你?你敢碰我吗?
  你忘记了,当初我是怎么整你的吗?
  你是不是没有玩够,你防盗门上的油漆,都刷掉了是吧?
  这段时间你邻居没有骂你是吧?
  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是吧?
  望着白雪那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德行,我气不打一处来,我把匕首亮了出来,
  “你真想试试?你这个泼妇,想你这种人,谁娶你是tmd倒了八辈子血霉,你要是个男的,你看我今天不整服气你。
  我气的全身直哆嗦,靠这床角,盯着她。
  白雪得意的望着我说:“就你好,你那么厉害,你妻子别被雨龙杀啊!谁嫁给你这种人,才算倒八辈子血霉。
  白雪的有意的挖苦显然,触碰了我的底线,我握着指着她吼:“你在给老子逼逼一句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