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四百二十四章 还是新型试剂图纸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啪,,啪,,几声清脆的鼓掌的声传了过来,对方人群散开一条路。
  和平歪着脑袋,叼着烟,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和一个清瘦的男人从人群中,走了出来。www@22ff@com
  我一见和平,心里一凉,我当时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大眼没有按我设想的那样行动。
  和平在北城区盘踞了那么多年,一直是北城区的龙头,他一定把北城区的所有的兄弟带了过来,我原以为楞四在电话里唬我。
  当和平,硬生生的出现在我面前,我心凉了半截。
  和平对我吐了一口烟雾,撇了撇嘴,竖起大拇指,用一种说不出敬佩还是挖苦的口气说:
  我嘿嘿笑了起来,用一副玩世不恭的口气说:“呦,和平你也来了,呵呵,你就不怕我釜底抽薪,安排一批人,此时正在扫你北城区的场子吗?
  和平捋了捋脑门,笑着说:“怎能不怕?呵呵,为了生擒你,我可是倾巢出动,把所以场子停业一晚,呵呵!哥不差那点钱。
  韩冰你知道,我喜欢你什么吗?我就tmd喜欢你有种,不亏是万爷的关门弟子,就这一二十人,就把我们四五个兄弟,从楼上清了下来。佩服,佩服。
  一群源河沙场的苦力。都能被你带成这个样子,今天你输的不丢人。
  韩冰服句软。低头认个错?楞四或许会原谅你?
  我冷笑:“呵呵,低头认错,对楞四那渣子?你何时见过韩冰认错过?
  和平嘴角一扬,低头斜瞅着我:
  “你这又是何必呢?给你阳关道你不走,偏走独木桥。
  我给你留着面子呢?你也是久经沙场的人,难道没有看出来,我故意让弟兄们饶你们一命吗?
  哎,你真是煮熟的鸭子,肉都烂了还嘴硬。你何必那么自不量力以luan击石,就这区区一二十个人,太不把房氏集团放在眼里了?
  呸,,郭浩吐了一口唾液在地上说:“滚你吗的和平,你还有脸提房氏集团你配吗?
  和平揉了揉他的圆滚滚的脑袋,歪着头说:
  “浩子,你tmd,还当自个是四大金刚的花浩子呢?
  你甭在我面前叫唤。要不是今天老子念旧情,让兄弟们留着手,你们tmd早就挺尸了。
  韩冰,上次在玉田修配厂。我欠你一个人情,今天算还你,带上你的兄弟。立马滚蛋,从今以后如果你在敢踏出一线天半步。老子绝不会再手软。
  随后和平一摆手,他的人立马闪开一条通道。
  郭浩和齐浪架着武海。正准备走。
  和平身边那个清瘦的男人笑着说:
  “和平让你们走,我让你们走了吗?
  我顺着说话的人望去,那人有三十多岁,个子不高,穿着一件黑se羽绒袄,慢声细语的说:
  “和平是平和的事,今天你们来扫一线天的场子,如果就这么让你们回去了,那以后阳北就乱套了?
  老话说的好,不规矩不成方圆,一线天是阳北市最多大场子,今天你要给个说法?
  我冷笑着说:“虎落平阳被犬欺,今天我落在你们手上,我认栽,我韩冰人做事一人当,让我受伤的兄弟先走。
  和平歪着头,点燃一根眼,抖了抖身上的积雪,用一副一副客气的口气对那个年轻人说:
  “刚毅,这事算了,这小子曾经也是阳北市红极一时的人物,今天给我一个面子,放了他?
  刚毅揉了揉下巴,盯着和平说:
  “和平给你一个面子,哼,你到底是吃楞四的饭,还是吃他的饭?
  你我都是在楞四手下舀马勺,你不会是吃里扒外吧?
  和平一楞,有些恼火的说:
  “刚毅,你这话说的,我就不爱听了。
  我和平什么样的人,你心里不清楚,什么叫我吃里扒外?
  刚毅笑着说:
  “呵呵,我记得五里营那一次,你可是把龙哥最大的场子给丢了,和平不是我说你,你手里的兄弟倒也不少,连区区二十几个人的修配厂都拿不下来,你还有脸让我给你面子?
  我如果你,早tmd跳源河了。
  刚毅此话一出,和平绷着脸一句话也接不上来。
  他头一甩就要带人离开。
  刚毅一把拽住和平的手,和平你我都是房氏集团的人,你现在走算个什么意思呢?
  和平寒着脸说:“刚毅,我tmd脊梁骨都被你戳穿了,你现在牛
  i了,你话音不就是,我和平养的都是饭桶吗?
  刚毅yin笑着说:“和平你我都是老哥们了,连个玩笑都开不起么吗?你也是堂堂北城区一手遮天的大哥,咋那么小心眼!我没别的意思,既然楞四让我们过来处理这事,这凡事应该有始有终。
  这小子,既然有种带人来砸咱的场子,就要有种承担后果,我知道你对楞四不服气,但是同在一个屋檐下舀马勺,我希望你万事以大局为重。和平对着刚毅吐了一口烟雾笑着说:
  “你别和我说这,我还能不知道,你肚子里的花花肠子,你不就是怕事后,这小子找你报复,你把我拉上垫背,刚毅你太yin险了。
  刚毅笑着说:“看透别说透,才是好朋友,唇亡齿寒的道理,还用我多浪费口舌吗?爷们做事,别tmd跟个娘们似的,又当婊子又立牌坊。
  今天你我带的兄弟,不下于一百多,你只要敢溜,老子就敢和你翻脸。
  和平有些为难的望着我,脸一横说:
  “刚毅既然你这么说,那我就不说什么了。
  刚毅笑着搂着和平的肩膀说,既然这个屎盆子,楞四让咱哥俩叩,把咱们就坏人做到底。
  刚毅说完,从身上掏出一把匕首,扔在面前说:
  “出来混,既然认栽了,我也不难为你,都说人最怕的就是捅自己,胳膊腿你任选,给自己张个记xing?,要么?呵呵,我会让这条巷子血流成河。
  郭浩怒目切齿刚要冲过去,我一把抱住他。
  我抬头望着昏暗的天空,笑的是万般的无奈。
  我盯着地上的匕首,那是一把黑se反着寒光的匕首,又望着身边那些受伤的兄弟。
  把目光停留在,因失血过多面se发白的武海脸上。
  我紧咬牙关,没有任何犹豫捡起匕首。
  郭浩拽着我的手说:“冰冰,咱兄弟认死不低头,你是大哥呀!
  你一旦刺这一刀,就代表咱们兄弟认输了,从今以后在阳北市,永远抬不起头了?
  我怒目切齿的盯着郭浩吼:
  “那你告诉你,武海和兄弟怎么办?
  他现在已经临近休克了,面子重要?还有兄弟命重要?
  武海靠在墙角,张开发干的嘴说:
  “冰哥,如果你敢桶自己,我武海发誓,从今以后绝不在认你这个大哥,我带着这群兄弟,之所以跟着你,到今天,就是因为你硬,你有骨气。我记得,我们刚从源河沙场出来跟你的时候,你就对我们说过,兄弟们争的就是一口气,你都忘了吗?别让我们tmd看不起你,,冰哥。武海话没说完,就哭着哽咽了。
  源河沙场的那群兄弟跪在的面前,搂着我的腿,呼喊着我的名字。
  冰哥,冰哥,
  一股暖流涌进我的心里,望着众兄弟,不知不觉泪水竟毫无声息的顺着我的眼角滑落。
  我指着刚毅说:
  “我一个人留在这,让兄弟们先走,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。
  我此话一出,我身后的兄弟异口同声的吼:“我们不走,谁走谁tmd是孙子。
  我咬着牙,对他们吼:
  “都闭嘴。
  刚毅笑着说:“看看,多么感人,好了,我看的出,你们都是一顶一的爷们,这样吧!韩冰把你手上的东西交给我,我就放了你们。
  我眼睛一亮,心想,原来他们的最终目的,还是想要我手上的新型试剂方程式图纸。
  刚毅绕了一个这么的圈子,在这等着我呢?
  和平在一旁劝说说:
  “韩冰,你也都看见了,你的人对你真是没二话,把东西给我们吧!在说你要那东西,也没有用,你放心只要你把东西交给我们,我们绝对放你们走。
  刚毅,和平离我距离,不过三四米远,他们此时显然对我毫无防备。
  我视乎明白了,为什么他们的带的人,除了我意外,我身边的所以兄弟都伤了,唯独没有我。
  他们视乎对我们下手有所顾忌,原来是想
  i我,把新型方程式的图纸,交给他们。
  从我们下楼以后,双方拼的你死我活,但是人下狠手,对方的人是我们的几倍,双方群殴混战,一定是先对带头的人下手,我几乎毫发未伤。
  一方面是我被身边的兄弟拼死保护,另一方面对方压根的目标,就不是我,他们是在
  i我。
  楞四一直不露面,让刚毅和和平他们两个演双簧,一边威胁我,一边安抚我。
 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,我们一定是被自己人出卖了,狗头现在生死未卜,狗头刚打完那个电话,显然就被控制了。未完待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