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四百二十章 金蝉脱壳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盯着郭浩那冷峻的侧脸说:
  “看样子,你见到楞四后,一定想好了,怎么把他折磨死是吧?www!22ff%com
  一阵寒风拂来,郭浩双手插在裤口里,踢了踢脚下的栏杆,他没有回答我的话。∮,
  我盯着郭浩问:“看着我的眼睛,你是不是这样想的,浩子。
  郭浩寒着脸表情,有些为难的说:
  “冰冰,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,但是我
  我一把提着他领子说:
  “你是老子的兄弟,楞四他不配你动老子。
  我不管你是这么想的,如果你对楞四那杂碎,动刀子谁都救不了你。
  你逃避不了法律对你的惩罚,仔细想想我说的话。
  郭浩眼睛红了,他确实无法释怀,他或许做梦等在等楞四落在他手上的那一天。但是现实往往是残酷的,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生存,必要要遵守,法律的约束。
  郭浩微微的下低下头,艰难的从嘴角里蹦出几个字说:
  “我答应你,不对楞四动刀子。
  我松开郭浩,用拳头锤了锤他的胸口说:
  “好兄弟,楞四你不需要动手,会有人替我们做了他。
  郭浩一脸迷惑的望着,我也没有解释,用一副吩咐的口气对大家说:
  “十一点,我们准时杀向一线天ktv。
  老规矩,郭浩,武海,齐浪,跟着我带着源河的兄弟,到一线天后,直接冲进三楼的经理室。大家记住不要伤及无辜,以震慑为主。我们的目标是楞四,别人一概不问。
  如有抵抗。以碾压冲散震慑对方,为目的,切记不可脱离大部队,单独追击。
  一线天,包厢众多,走廊狭长,楼道口,电梯口,位置狭窄。只要我们抱团,他们在多的人,就不敢靠近我们。
  冲到楞四办公室后,生擒楞四,从三楼右侧的消防安全出口撤离。
  房辰,狗哥堵在后门,消防通道负责接应。
  玉田负责外围放哨,有什么动向及时打电话通知。
  北城区的和平离一线天最近,武海你一会给大眼打个电话。让他在北城区待命,如果和平来救援,立马扫他场子。
  还有,我们进入一线天动作必须要快。一线天在主城区,往右约800米是个治安岗亭,有两辆长丰猎豹巡逻车。八个执勤巡警。
  我听邢睿说,市区报警。出警民警十分钟之内必须赶到现场,所以在我们必须在十分钟之内。把楞四带出一线天,一上车,我们就安全了,把楞四带到我们现在的这个位置,这一步就大功告成。
  武海接过话问:
  “不带去玉田修车场吗?
  我笑着说:
  “把楞四带到玉田修车场,我们就会成为瓮中之鳖,楞四一听到门外有自己的兄弟,必然死猪不怕开水烫。我们耗不起,他们强攻不进来,一定会报警,到时候恐怕得不偿失。我们不仅要摆脱房氏集团的人,而且还不能让盖子插手。
  你们难道没有发现,这个地理位置很好吗?
  从我们来到这十几分钟了,一辆车都没有见到,自从阳北市四桥建成通车,三桥基本上就废了。
  外地的大货车,现在全部走四桥过。
  我之所以要把位置选择在这,其一就是这桥荒废,夜间无人。
  其二就是当初楞四,在这座桥下杀害的赵小丫。
  此时此景,我要让楞四有种故地重游的感觉,让他自己回忆起那个恐怖的夜晚,人最怕过自己心里那一关。
  毕竟楞四手上沾满了鲜血,他有所顾忌,我们只不过让他勾起,那个不愿意提起的噩梦,我们挟持楞四无非,想要知道雨龙的下落。
  是人都会恐惧自己内心深处的恶魔,同样也有求生的**,楞四一旦面对郭浩,就立马会联想到,郭浩一定是来报仇的,毕竟心里有鬼,他无法正常面对郭浩。
  在说这黑灯瞎火的,他自己一定会想,我们既然对他下手,就没有不会让他活着回去。
  我们不用说一句话,他就知道我们想干什么,这是人在面对危险,本能的自我保护意识一旦开启,到时候,我们问什么他就会说什么,吓的比打的怕,抓住楞四的弱点,他将不攻自破。
  我在监狱里听说一个故事,这个故事是说,在茫茫草原上,牧羊人为了保护羊群,就会在羊群入口的围栏门口,放置一个圆形的套狼钢架子。
  一旦夜间狼,去叼羊就会触碰机关,套住狼的前掌,狼为了活命就会硬生生的把自己的前掌咬断,畜生都会为了保命自断其掌,人到走投无路,那一步同样也会。
  楞四这人我多少了解点,当初杀赵小丫的时候,他其实也不想下手,但是雨龙是什么人,为了让楞四成为自己的傀儡,不择手段硬是握着楞四的手,桶的赵小丫第一刀。
 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,一个深层次的问题,我记得当初,我刚回到阳北,雨龙旗下的四大金刚,在阳北市几乎都知道。
  但是雨龙为什么会,选择一个无名小足,一个给和平提包的小老弟提拔,成为他的接班人。
  按理说,狗哥,郭浩,勇子,麻三哪一个不比楞四有威望有资格。
  最后我想明白了,雨龙高就高在他会看人。
  楞四虽比不上郭浩够狠,勇气够猛,麻三够阴,但是楞四比他们更听话。
  勇子和麻三,他两个的关系提别好,勇子张的五大三粗,三四个人近不了身,但是没脑子。
  麻三长得短小精干,猴精猴精但是爱财贪图小利,是出了名抠做事阴损,但是这两种人,又恰恰好的穿一条裤子,这对雨龙来说是大忌。
  雨龙这人有一个最致命的弱点就是,性格多疑,从不相信任何人。
  我当初就是利用雨龙的多疑,砍掉了雨龙的左右臂膀。
  雨龙虽然多疑,但是高就高在他会看人。
  他知道勇子麻三是什么样的人,一直重用,但是不惯着他们。
  郭浩和狗哥曾经也是,房氏集团万人之上一人之下的人物,但是郭浩,有将才却没有帅才,为人重义气。
  按理说,郭浩不论是人品还是做事都比勇子,麻三够敞亮,但是郭浩手上却没有兄弟,这说明什么,说明雨龙一直防着郭浩。
  雨龙太了解郭浩,毕竟当初窃取房氏集团的时候,就名不正言不顺,如果把权利放给郭浩。
  如果郭浩反水了,整个房氏集团就会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,这也是雨龙最怕的。
  所以雨龙必然不会把手里的人,让郭浩带。
  狗哥,其实位置最尴尬,虽然在整个房氏集团中,狗哥是公认的,雨龙的代言人。
  但是空有其名,却没有其权,因为狗哥太聪明了,聪明到雨龙一放屁,狗哥就能闻出味来,知道他昨天吃了什么东西。
  我说到这,所以人笑了起来,我摆了摆手示意大门别打断我的话,继续说:
  “雨龙是一个特敏感,又重视安全感的人,所以狗哥被雨龙一直紧紧的抓在手心里,更不敢把权利放给狗哥。
  所以狗哥,和郭浩在雨龙手下,就没有什么经济产业,反水是必然的结果。
  所以狗哥,和郭浩尴尬就尴尬在这,雨龙败就败在不敢放权。
  出来混,如果不把身边的人当成自己兄弟,一直防着,那么他做事就会有所顾忌,放不开,无论做什么都会事倍功半。
  我说这么多,无非想表达一个意思,我们的目标是雨龙,不是楞四,楞四不过是雨龙一个替身,一条惟命是从的狗。
  雨龙才是我们的最终目标,干掉雨龙,雨龙的一切都是你们的。
  我是兄弟们捧出来了,没有你们,我韩冰就是个渣渣,这场仗打赢,我们大家就有肉吃,输了,我们一个都跑不掉。
  我韩冰对天发誓,如果我们成功了,雨龙所以的一切,我们大家平分。我这话一说,房辰脸色刷的一变,也许是昏暗的路灯照射在他那张消瘦的面骨上,让他整个人看起来,就象一个精神被掏空的人。
  狗头,郭浩,武海,齐浪,玉田,他们一个个听的热血澎湃。
  狗头笑眯眯的望着我说:
  “冰冰,你的意思我懂了,那么如果我们把楞四挟持到车上后,这眼多嘴杂的,一旦他们的人跟过来,我们咋办?
  我笑着吐出一口烟雾说:
  “这个,我已经想好了,最近在家里闲着无聊,看了一集红楼梦,就记住一句对联叫,真亦假时假亦真,无为有处有还无。
  久顺公司有两辆黑色江淮瑞商务车,加上房辰的坐骑银白色奥德赛,一共是三辆车。
  我们就在房辰那辆银白色奥德赛做文章。
  我们分两批人走,让武海的表弟,娃子,黑狗,铁蛋,带着源河的兄弟走一线天的正大门。
  这郭浩和我,以前经常出入一线天,我们走大门,只要大厅的对讲机一喊,我们就暴露了,所以我们这几个人要走后门的消防通道。
  这说的是进一线天大门,让娃子开着房辰的奥德赛,停在一线天正大门的监控下,让源河的兄弟下车,直接冲进一线天。
  我们几个从后门的消防通道直接上三楼,封死楞四的退路,和源河的兄弟汇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