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四百零八章 枪王的拒绝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富贵一脸愁容的进客厅,他见我正站在阳台发呆,走过来递给我一烟笑语气刁侃第说:
  “呵呵,昨天晚上那空姐条子不错?我就想不明白了,这咋漂亮娘们,都和你有缘是吧?好事都让你给摊上了www@22ff@com
  哎,真应了那句老话,人比人该死,货比货该扔,这就命。
  我说冰哥,你就不能可怜你老弟我,给我留一个?
  我此时显然没心情和他开玩笑,瞪了他一眼说:
  “别tmd站着说话不腰疼,我这脸青成这样,你也想试试是吧?
  对了,你今天咋没去公司。
  富贵无奈的摇了摇头,阴死阳活地说:
  “别提了,久顺公司从现在起,关门歇业。
  狗哥让先把公司停运,配合他们先夺回房氏集团在开业。
  冰冰我就一直想不通,这明明是你和房辰之间的事,这挨久顺公司什么事?跟久顺公司有一毛钱关系吗?
  眼看就要过年了,缝年关死账烂账多,正是我们公司运营的旺季,这公司一旦停运,损失大笔的生意没关系,但是这好不容易打开的局面,不就把人心给失去了吗?
  做生意讲究一个稳字,这辛辛苦苦的经营几个月不说,狗头一句话就把公司关门,我想不明白?
  富贵的意思,我岂能不知,久顺公司是他一手经营的,他确实也适合干这种没脸没皮,无下线的营生,打政策的擦边球。赚个分红。
  狗头之所以让久顺要债公司停运,也是为了掩人耳目。
  毕竟富贵是我一手从齐家村带出来的。这郭浩,武海。齐浪,和源河沙场的那些兄弟,毕竟要靠久顺公司吃饭。
  这场戏必须要演的严丝合缝,不出一点漏洞,蒙蔽所以人。
  如果久顺公司不关门,聂颖他们一看就知道,我们在做戏,这不是搬石头砸自己脚吗?
  富贵无奈的吐了一口烟说,愤愤第说:
  “不是我说狗头的坏话。我tmd就想不明白,咱地狱天使到底听谁的,现在狗头放个屁比你说话还管用。
  冰冰有时候,不是我说你。
  自从你经过甜水岛那事后,你整个人都变了,变得优柔寡断跟个娘们似的,前怕狼后怕虎,无论什么事总习惯问狗头。
  你曾经一言九鼎的霸气呢?
  你知道,兄弟们私下怎么议论你吗?
  说你。你现在心只想着,娘们的胸前的大灯泡子,根本没有把复仇放在心上。
  外人不知道,我还能不知道你心里的苦吗?
  但是咱总不能一味的忍让吧!
  这老话说的好。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人骑。
  楞四个这个逼样的,以前在咱面前就是一瘪孙子。现在都骑在咱头上拉屎了,你还真能忍?
  以前咱啥时候。被人家围到大院里不敢出去过,受过这份窝囊气?
  雨龙咱都不怕。咱还能怕楞四个杂碎吗?我就不明白了,你到底怕啥子嘛?
  我意境的说:
  “暴风雨来临之前,海面上总是风平浪静。
  富贵,你和富强是我从齐家村带出来的,你晓得我是什么性格的人,难道我不想报仇吗?
  富贵我知道,久顺公司是你一手拉扯壮大的,你舆情舆理舍不得它。
  你的心情我理解,但是现在的我们,要以大局为重。
  我们之所以破釜沉舟,孤掷一注把重头戏,压在房辰身上,是为了更好的打开局面。
  我不想在听你说狗头的坏话,在这个时候,兄弟们必须要一条心,如果不拧成一股绳,我们必败无疑。
  富贵猛提了一口烟说:
  “我富贵不是个傻子,你说的这些我都懂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我就是不服气狗头,那一副指点江山的样子,搞的他跟什么都懂似的。
  我用一副沉重的口气说:
  “富贵你这是嫉妒,你的脑子其实并不比狗头差,但是他的心思全部用在,揣摩别人的心思上,象寄生虫一样生活。
  而你却用不同,你脑子全部用在做生意上。
  富贵你要记住,你是我最后的底牌,把咱家的一亩三分地给老子守住就行了。
  我和你父亲在一个号里睡了两年,他把我当儿子一样,这份我一直记在心里,但是你给记住,我们即将面临一场恶仗,你给我看好富强,和丁铃,别的什么都不要过问。
  富贵震惊的望着我说:“冰哥,你这话
  我笑着说:“有些话我说一半留一半,你自个想,别看不起狗头。
  狗哥比我们年长几岁,他过的桥,比我们走的路还多,话说回来了,我们当初之所以败的那么惨,就是因为没有深思熟虑的计划步奏。
  光想着,只要兄弟心齐,够种,就算天王老子来了,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。
  血淋淋的教训,我们吃的太多,人不在逆境中学会成长,就会在逆境中消亡。
  等你经历了我所经历的一切,就会把所有的一切看的心如止水。
  狗头有军事之才,房辰性格孤傲,郭浩勇猛无畏,武海够义气重感情,齐浪一届悍将但是智商低,我们这些人单挑群殴不惧任何人,但是没有我,他们就是一盘散沙。
  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性格特点,把他们紧紧绑在一起并不容易,我当初和房辰,郭浩之所以会闹那么多不愉快,就是彼此性格之间的碰撞磨合,他们知道我的底线,我同样也知道他们的底线。
  每个人在团队之中,总会有自己所扮演的角色,一旦入戏,就会身不由己。
  以后地狱天使的事。你少插手,你这么聪明一定知道我什么意思。
  对了。明天我们值班,老蔡他们经历了上次盗尸体那事。一定会分班夜间巡逻。
  你一会给狗头打个电话,让他们安排人,明天夜里把新型试剂运走,让房辰按计划进行。
  富贵盯着我说:“我知道了。
  我瞭望远方说:“开弓没有回头箭,记住我今天的话!
  我说完便从卧室,拿着外套离开了家。
  一上公路,就发现一辆汽车跟了上来。
  我在车上给枪王孙雷打了一个电话,约定在西普路的一家茶楼见面。
  随后我赶到,约定的那家茶楼。要了一壶上好的铁观音,安静的等孙雷。
  包厢内一首古典琴音,高山流水听的让人心旷神怡,我此时确实需要静下心,思考下一步棋该怎么走。
  大约半个小时,孙雷如约而至。
  他带了两个人五大三粗的保镖,一进包厢便客气的和我握手。
  简单的客套后,他把大衣挂着衣架上,开门见山的说:
  “韩老弟。这一年没见,怎么想起老哥我了,还有这份闲情雅致请我喝茶啊?
  我伸手给孙雷斟了一杯茶说:
  “都说,这铁观音入口轻柔甘醇。有种忆苦思甜的味道,我韩冰是个特爱叙旧的人。
  昨天夜里突然梦到老哥了,呵呵!这不就想请雷哥喝杯茶叙叙旧。
  孙雷半眯着眼。斜瞅着我,抿了一口茶说:
  “这茶不错。呵呵,老弟一定要我有事吧?老弟有话直说。咱们这关系,没必要绕圈子,当初要不是老弟,托付万爷在阳北一监照顾我弟弟。
  我弟弟恐怕活不到现在,呵呵,老弟我一个粗人,也不懂的品尝,有事你直说?
  我笑着竖起大拇指说:
  “雷哥不亏是义气之人,性格直率,既然雷哥这话说了,老弟也不卖关子了。
  雷哥是咱阳北市的枪王,小弟今天厚着脸皮,想从雷哥手里搞一批家伙头,希望雷哥给老弟个公道价格。
  孙雷猛的一抬头,脸色沉重的望着我说:
  “韩冰,你小子想干什么?
  我笑着又给孙雷斟了一杯茶说:
  “不干什么,我这人你又不是不知道,心里存不住气,有一批人老是,给我下绊子,我准备和他们磕一磕。
  孙雷直直的盯着我的眼珠说:
  “韩老弟不瞒你说,现在阳北市风头紧,我劝你还是先等一段时间在说。
  我盯着孙雷那双贼溜溜的眼睛说:“等?人家都打到我家口了,我还能等吗?雷哥,这个面子你一定要给我啊!钱不是问题,只要你开个价,我全额付款。
  孙雷眼神有些躲闪的说:
  “老弟,这不是钱的事,实话告诉你,我已经不做这一行了,这世道跑便门活不久。
  我弟弟那事我已经看透了,一两只高仿自制手枪,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,但是你搞大的,恐怕老哥无能为力了。
  我笑着说:“雷哥,我韩冰从不求人,今天我找你,也是希望你能卖给我一个面子,价格不是问题,安全问题你不要顾忌,我可以先把钱付给你。
  孙雷一脸难色的说:
  “老弟不是我不帮你,而是我现在真是不做了,现在市局刑警重案大队的高队长,每个都请我过去喝茶,我实在是无能无力。
  现在这世道,只有傻子才会干违法的事,帝驼,烧鸡,雨龙,万心伊,不就是个例子,我如今也是奔五的人了?
  年轻的时候,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,什么都不想。
  但是现在的世道不同了,老婆孩子一大家子,这刀尖舔血担惊受怕日子,总不能让一家老小跟着我过一辈子吧?
  在说,监狱不是关驴的,我每个月都去见我弟弟,他一见我就哭着说后悔,劝我金盆洗手不要在犯法。
  哎,老弟,哥实在对不住了你,你还是找别人吧。
  孙雷说完站起身,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张名单,放在桌子上说:
  “我还有事,先走了,哦,对了,我在东城区开了一家迪厅,有时间过去玩。
  孙雷说完,不等我回话,头也不回的出了包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