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四百零二章 第一次主动把妹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雨龙耗费大量的人力,财力,建造金园别墅,不单纯的是享乐
  其实外人压根不知道,金园有一个功能,能抗八级地震,而且在地下室,还有一个封闭严实的金属房间。www@22ff@com
  那金属房间的门锁一件数控房间,里面全部都是,雨龙这些年搜刮的好东西。雨龙每天都会端着红酒,吸着雪茄在那房间里呆上一个小时。
  因为什么对他来说,都没有屋里里的那些东西实在。
  那个间房间是由转盘锁和机械密码锁着,框架对称结构,直径厚度5厘米的钨钢建造。
  当时那德国人说,这个金属房间,就算用一万吨c4炸弹都炸不开。
  我跟在雨龙身边这么多年,从未见过聂颖。
  但是聂颖每三个月都会从缅甸回到阳北市,除了金园别墅,她从不阳北市任何地方下榻。
  雨龙身边的人,在聂颖来到之前,都会被提前疏散。
  我曾经私下里问过雨龙。
  雨龙那时候表情也是很无奈说:
  “聂颖从不相信我们阳北市人,聂颖身边的人都是,跟着她出生入死的家臣。
  我曾经细细观察过,那些人离开房间后所遗留下来的的痕迹,但是我想都不敢想,那些人就像电影里面的特工一样,从不用金园别墅的任何东西。
  包括他们吃的,洗漱用品都是自带的,我根本看不出来,他们来了几个人,是男是女。
  他们那些人象鬼神出鬼没似的。来无影去无踪。
  金园别墅,有如此复杂的地理环境为依托。在阳北市难找第二个,这样好地方。
  如果你是聂颖。你会把东西暂时存放在这吗?
  我盯着狗头那光亮的眼眸说:“世界上真有这种保镖存在吗?
  邢睿笑着说:“当然有,对于那些亡命之徒来说,留下一枚指纹,或者一根头发也就意味着,泄露了他们的个人信息。
  邢睿望着我一脸迷惑的样子说:
  “韩冰,你没有见过的东西太多了。好了,狗哥你说这么多,到底想让我干什么?
  狗头显然对房辰酒感兴趣,他说了这么多的同时。喝了三四杯,整个脸喝的红扑扑的。
  狗头又抿了一口说:
  “邢睿,你要的做的事很简单,就是把我刚才说的这些情况,汇报给曹局长,怎么拿回这批货是曹局长的事,呵呵。
  曹局长在甜水岛,吃了这么大一个亏,他一定不会放弃这次机会。
  我曾经听冰冰说过。曹局长曾经带领一个加强连,打过对越自卫反击战,象那些杂碎,还是交给曹局长吧!
  我相信。曹局长有他自己的手段惩治他们。
  邢睿惊愕的张大嘴巴的说:
  “什么这么大的事。曹局长一定不会擅自行动,他一定汇报给市局。市局刘局长一定会逐级汇报给省厅,得到省厅的文件批复后,才能行动,你们这是在拿曹局长的政治前途做赌注?
  邢睿这话刚说完,我和狗头同时笑了起来。
  狗头摆了摆手说:
  “冰冰,你和邢睿解释吧!我嘴的嘴皮的干了。
  来房辰,郭浩,武海,齐浪,富贵,我们喝酒。
  我望着邢睿那张煞白的脸说:
  “邢睿你不要一惊一乍的行吗?
  你了解男人吗?
  我和曹局长都是,甜水岛一战的随时可以丢弃的棋子。
  你太不了解曹兴民了,曹兴民如果做事能够圆滑些,别那么正直,他不至于在阳北市,各个区县局里绕了一个大圈子,还在原地踏步走,一直进不了市局常委班子。
  曹局长没有你那么功利。
  我此话一出,邢睿横眉瞪着我说:“我这么功利了。韩冰难道我在你心里就是一个贪图权利的人吗?
  狗头一见我们又要抬杠,打圆场的说:
  “你们两个咋回事,一说话就掐。冰冰我们说曹局长的是,咋又拐到邢睿了?
  我无奈了冷笑说:“好,,好,,我的错。是我说话不严谨。
  我点燃一根烟继续说:
  “当初我一个将死之人,和曹兴民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,他为什么要力压群雄,扛着各方面的压力,不惜得罪所有人,直接去省厅为我翻案。
  他就是为了还邢睿父亲邢所长一个人情。
  邢睿白了一眼,气不顺的说:“你还知道?
  我瞪了邢睿一眼,懒的搭理她继续说:“那天邢睿和曹局长去三院接我,曹局长为什么把想说的话,又咽了回去。
  他其实也想解释他的苦衷,我什么都明白,但是我为什么不说出来。
  男人有男人的尊严,甜水岛一战,曹局长当时是放不开手脚,虽然他是此时行动的负责人,又是鹰隼计划制定者。
  为什么我们会败的那么惨,曹局长是有苦说不出,他表面看似越级指挥这次行动,调动武警和特警参展。
  其实呢?他实者象一个双手被绑起来的拳击手,来自上面的压力太大了,他一个分局局长,能指挥直属市局的人吗?反正我不相信,市局的人会听他的。
  他不过是一只替罪羊而已,成功功劳是市局领导的,失败黑锅是他的。
  这所有的一切,后来我都想明白了。
  我和曹局长都是,棋局里的棋子,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,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!这句话说的真是太好了。
  所以这次,我想让曹局长放开手脚的干,不仅为了我,也是为了甜水岛死的那么多警察,这笔血债,曹局长一定会和他们清算。
  曹局长也快退休了,如果在他退休之前。不能捍卫自己的尊严,我相信。就凭我对他的了解,他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。
  男人的世界。邢睿你不懂,我希望你能明白,有时候尊严对一个男人来说,比生命更重要。
  说到这,我触景生情站起身,向门外走。
  房辰喊住我,提着酒瓶走过来说:
  “兄弟,我敬你,煽情的话。我不说了,都在心里。
  我接过他手里的杯子,望着房辰那张坚毅的脸,搂着他的肩膀说:
  “有你们这些兄弟,我韩冰这辈子值了。
  我说完举着杯子,对着人一咬牙吼:“干了。
  喝过酒,我头也不回的下楼了。
  楼下大厅,一个留着长发的男歌手正抱着一把吉他,动情的唱着张宇的用心良苦
  我停住脚步。站在人群外围跟着他哼唱,,你说你
  想要逃。偏偏注定要落脚,情灭了
  爱熄了。剩下空心要不要,春已走
  花又落。用心良苦却成空,我的痛怎么形容,一生爱错放你的手。
  煽情的音乐唱的我,忍住不住泪流满面,也许此时只有我自己,才明白,我心里在想什么。
  掌声响起,那长发男人鞠躬向人群致敬。
  玉田不知什么时候,竟站在我的身后。
  大厅的光线有些昏暗,他视乎没有看出来我的异常。
  他笑眯眯搂着我,指着大厅拐角处一个长发女人说:
  “看见那女神没,这女的就是房辰刚泡的马子。
  房辰今天就是去机场接的这娘们,不错吧!身高比我还高,那大长腿我里个去,够我玩一夜的,冰冰,如果我能和这女人睡一觉,死tmd都值了。
  我顺着玉田手指的方向望去,一个大波浪卷红长发女人,独自坐在角落里玩手机。
  她上身穿着一见白色羊绒修身风衣,下身穿着一步裙,细长的大腿自然倾斜,紧贴另一只腿。
  她柔顺的长发,恰到好处洒落在羊绒风衣乳白色的绒毛上,层次感的轮廓,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妩媚,轻盈而脱俗。
  给人一种只可远观不可近的距离感。那一刻视乎明白了,玉田所说的女神是什么意思。
  那张脸化着轻描淡写的艳妆,烈焰红唇在弱蓝色的光线下,象牛奶一样的脸,有种说出的魅惑。
  她显然是在等房辰,她时不时不经意的的浮动耳垂上的秀发,以至于不让撩人的长发遮住眼看手机,让她整个人看起来,有种神圣不可侵犯的美感。
  我瞅了一眼玉田说:“把你嘴里的哈达子擦干,不就是个美女吗?还j
  和这女的睡一觉死tmd都值,看你这点出息。
  玉田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这么说,见我要过去,一手拽住我的胳膊说:
  “冰冰,你没喝多吧!那可是房辰的马子,你去不合适。
  我推开玉田的说:
  “房辰的马子,呵呵,那当初房辰明知道邢睿还是我马子呢?他不是一样喜欢邢睿吗?
  男人就要活的霸气些,人生苦短,如果碰见自己喜欢的女人,不主动出击,那活的还和鸟意思。
 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玉田别委屈自己,不就是个娘们吗?就我和房辰这关系,他不会说什么。
  玉田半张着嘴,惊讶的望着我说:
  “冰冰,你没发烧吧!我怎么感觉,你被鬼上身了呢?
  玉田说着就把手伸到我的额头上。
  我笑着推开他说:
  “去,你的手拿开,你才被鬼上身了,房辰刚才说的有原话,这里面的美女,只要有本事泡,他不介意!那女人也是这酒吧的美女,哈哈!玉田,你瞅你的大白腿去吧!
  我说完径直走向那女人。
  玉田见我真的过去了,也不好意思在劝我,便直接上了楼。
  我拉开美女对面的椅子说:
  “这位置有人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