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三百九十一章 局势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div
  在医院门口,林威骑着电动车载着我五姑,把我叫到一边。
  我感激的向林威道谢。
  林威搓了搓手揉着耳朵说:www@c66c!com
  “你帮和娟子这么大的忙,应该是我谢你,都是一家人别那么见外了。我笑着开玩笑说:
  “是啊!都是你一家,你谢我,我谢你,搞的跟外人似的。
  五姑什么时候给我生个侄子啊?
  娟子脸一红,伸手揪着我的脖子就掐我的脸说:
  “你这死孩子,就没个正行,有这么和姑说话的吗?你懂个什么呀!
  林威护着我,说:
  “你小子,咋和你姑说话的,在我面前你也敢欺负你姑啊!
  我急忙躲开五姑的手指,站的老远说:
  “我和娟子,从小睡一个床,你们的事,我又不是不知道。哎,哈哈,娟子,以后我不能保护你了,我的哭日子总算熬到头了,现在轮到姑父了。哈哈,你们也老大不小了,也该有个宝宝了。这二人世界还没过够吗?五姑,你脸红什么呀!都成少妇了,还不意思喽!
  五姑瞪了一眼说:“滚蛋,你小子找打是不是。
  我和我五姑闹了一阵后,我问林威说:
  “你怎么把我兄弟了解的那么透?
  林威点燃一根烟,刚吸就被我五姑掐掉了,林威无奈的摇了摇头说:
  “哎,你看你五姑,我吸个烟不让。
  想了解他们还不容易,别忘了我可是法医,看他们的档案,还不是轻而易举,你准备怎么报仇。
  我用眼神瞅了瞅我五姑。
  林威说:“你五姑是何等的聪明。我什么事都没瞒她。
  我瞅了瞅一眼周围,见旁边没人说:
  “昨夜里,有人去殡仪馆盗你昨天尸检的那具女尸。要不是我们发现的及时,那女尸就被盗走了?
  林威一愣问:“什么?还有这事?
  我沉重的说:“我感觉。那具女尸有可能和新型试剂有关。
  林威睁着椭圆的眼珠说:
  “尸体尸检我已经做过了,尸液残留物,化验结果要48小时才能出来,他们到底想干什么?
  我笑着说:“还能干什么?毁尸灭迹呗。
  我感觉这事和甜水岛有着某种联系。
  一提到甜水岛,林威的微红的脸色有些发黑,他恨恨的说:
  “这些人渣,真是胆大妄为。
  对了,冰冰。这事,还有谁知道?
  我盯着林威眼眶中乌黑的眸子说:
  “就我自己。
  那女尸嘴里流得灰色液体,就是新型试剂的残留物。当初我见过。
  林威问:“你确定。
  我坚定的说:“一定不会错,我哪脑袋担保。
  一阵寒风吹了有些冷,我把衣领竖直揉了揉耳朵。
  林威若有所思的望着我说:
  “这事别和任何人说,回头我们在商议,天这么冷,你的那些兄弟,等着你呢?
  我点了点说:“路滑,骑电动车慢些。路上注意安全,娟子出了什么事,我可饶不了你。
  他们临走时我五姑还不忘挖苦我说:“呦。你个兔崽子,你还会关心人呀!哈哈!走喽,你也注意些,出去玩别喝酒,遇见事,克制些,凡事先动脑脑子想想在干。
  我哼一句知道了。
  林威刚骑电动车走几步,回头说:“没事得时候,给我打电话。
  我说:“行。快走吧!你看你们动的?
  随后林威载我五姑离开的市医院。
  狗头,房辰。他们正在医院对面的路边等我.
  房辰开的是一辆商务车,我拉开车门刚上去。就听见富贵眉飞色舞的描述昨天殡仪馆这么入殓尸体,他们几个听的是聚精会神。
  富贵一见我上来,立马闭嘴。
  齐浪有些不甘心的说:
  “你继续啊?那尸体在炉子里焚烧的时候,真的会坐起来吗?
  富贵显然有些惧怕我,因为我曾经和他说过,殡仪馆入殓遗体,不要外传,这是对遗体的不尊敬。
  我见富贵不敢说话,接过话说:
  “曾经有过这事,但是,不是绝对的,那其实是一种自然现象,尸体高温融化,人体内部的筋会骤然绷紧,拉动骨骼,哪有富贵说的那么邪乎,还坐起来,顶多半屈伸而已,别听富贵瞎j
  吹。
  我说完,瞅了一眼富贵说:
  “富强呢?
  富贵笑眯眯的说:“在医院呢?有丁玲在,他还能出来,这小子魂都被你妹妹给勾走了。
  房辰握着方向盘,扭头扫了一眼我们几个问:我们现在去哪?
  狗头脸色沉重的说:
  “你看着开吧!我们几个商议下,下一步该怎么走。
  狗头话一说完,卑微把目光投在我身上。
  武海给我发了一根烟说:
  “冰哥,昨天大眼给我打电话,说在殡仪馆碰见你,你让他去五道镇去找二豹。
  二豹还真给你面子,直接让大眼接替孙攀登的位置?这二豹人还真不错。
  我提了一口烟,眼角微微瞅着窗外说:
  “预料之中,在道上混,讲究的就是给自己留条后路,当初二豹欠我一个人情他还我也是必然,有一来必有一往嘛!
  武海盯着我又问:“愣四,咱准备咋办?你回来的消息,兄弟们都知道了,他们心里都憋一口气呢?就等着咱们重返阳北市。
  我笑着说:
  “这事不急,一口吃不成胖子。房氏集团现在的动向如何?
  房辰接过话说:“房氏集团根深蒂固,虽然这次严打开始,但是未伤筋骨,一切照旧旗下所有场子,安分多了。
  雨龙自从甜水岛那事后,就销声匿迹了。不知道他娘的比,躲在哪阴沟里吃屎呢?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体,现在房氏集团的基本运作。全部由愣四打理。
  昨天我去找,我父亲曾经的那些心腹。他们一个二个就是不吐口,我一说让他们帮我,他们一个二个的就开始转移话题。
  我算看出来,人心隔肚皮,人走茶凉啊!
  他们虽然表面上对我客气,但没有一个真心想帮我,都抱着隔岸观火的态度,谁都不得罪。这是比较难办。这条路被我走死了。
  我瞅了一眼狗头,见狗头一直低着头,表情有些沉重便说:
  “狗哥,今天有些反常啊?是不是刚才在医院里,话说的太多,现在嘴干了,要不要,我下车给你买瓶水润润嗓子。
  狗头抬起卑微的望着我说:
  “冰冰,你不用挖苦我,我知道万心伊这事。我做的有些欠妥,毕竟地狱天使,你是大哥。我有些夺主喧众了。
  我冷笑说:“你也知道?狗哥。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,但是你想过没有,万心伊现在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。
  她身上一分钱没有,也没地方可去,你让她一个女孩,这么活?
  虽然她曾经伤害过我,但是她毕竟是我师傅的女儿,我怎能在这个时候抛弃她。
  我韩冰为人处世,靠的就是将道义。你这不是至我于不义吗?
  我现在一想到她现在无家可归,我心里就难受。
  我师傅给了一张卡。里面有一千多万,这是个天文数字。我现在终于想明白了?
  其实那张卡,我师傅并不是给我,而是留给万心伊。
  我师傅是个要面子的人,我和他在一起两年,睡在一个铺上,他把我了解的,比我自己还透彻。
  我师傅或许早就意料万心伊会有这么一天,但是现在呢?我怎么面对我师傅。
  狗哥,我一直很尊敬你,但是在这件事上,如果你找不到万心伊,我不会原谅你?
  我此话一出,郭浩,武海,本想劝我,也把话咽了进去。
  狗头长出了一口起说:
  “我知道。这个黑锅我背定了。你放心,万心伊我一定会找到她。
  我按动车窗,散了散烟气说:
  “兄弟们,想过以后,地狱天使何去何从吗?
  郭浩嘿嘿笑了起来说:
  “冰哥你这话问的,该有无数次了吧!跟着你上刀山下火海我们都愿意,哪怕睡汽车站,啃馒头,我们绝无二话。
  我笑着说:“兄弟们的情谊深似海,我们都会有老的那一天,全靠富贵的久顺要债公司,也不是个长久之计,我以前也和郭浩你的想法一样,总认为兄弟们在一起,什么都不用想。
  也许经历过陈妮娜的事后,我渐渐的想明白了,我们总不能就这么穷混着。
  房氏集团的产业不夺回来,我对不起房辰,也对不起狗哥,更对不起浩子,你和武海,齐浪。
  现在阳北市的局势,很不稳定,万龙集团曾经是咱阳北市的龙头实业集团,现在呢?跟火纸似的,转眼见灰飞烟灭。
  为什么房氏集团能成功躲过这次风波,按理说万龙集团是实业型支柱产业,旗下有矿业,沙场,酒店,和城乡专线客运营运。
  那为什么会倒的这么快,我想了好久,终于明白了,就因为万龙集团和房氏集团有着本质的区别。
  综观万龙集团,它也是股份制,也是民营企业,股份针对的是集团内部的员工,而房氏集团就不一样。
  刚才郭浩的那个电话,给我提了一醒,打我四姑父的那个人叫郭森,他竟然也有一线天ktv百分十的股份,这说明?
  就因为他有个当官的爹,就能分得百分之十的干股。
  雨龙逼养的确实厉害,他比万心伊有脑子的多,万心伊只会耍些个小聪明,她一个女流之辈跟雨龙这只老狐狸比,压根就不是一个档次。
  万龙集团能让万心伊守到现在,也不容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