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三百九十章 林威的圆场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林威面无表情的,扫了我们几个人一眼,把目光停在我母亲脸上说:
  “嫂子,冰冰这样做没错,对待好人和恶人,要用不同的方法wWW.c66c.com
  我五姑一听林威说这话,用肩肘捅了捅林威。
  我妈有些不相信的望着林威,或许在我母亲的思维中,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,应该有警察去惩治他们。
  而不是我们老百姓动用私刑。
  我妈迷惑地说:“小威,你这话什么意思?
  林威一脸无奈地说:
  “娟子,你不用提醒我,我眼不瞎耳不聋,我既然这样说,就我自己的道理,有些事总不能瞒着全家一辈子,这外人有所顾忌不敢说,难道我们自己一家人也要藏着掖着吗?
  嫂子,我是警察,我尊重客观事实,并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帮着冰冰说话。今天我这话可能说的难听,既然有些话你们说不出口,那么这个恶人我来当,冰冰这事做对。
  刚才你们说,对方找社会上的人来压咱们,如果咱不还以颜色,五姑夫的事,咱们耗不起。
  既然咱们和对方已经撕破脸皮了,也没有必要顾及什么。
  这次对方的小辫子,在咱手里捏着,他们可能迫于法律上的压力,会赔咱一大笔钱,赔的让咱心里舒服,好让咱不追究他们责任。
  但是你们想过没有,这笔钱虽然给的易得,但是这钱恐怕,好拿不好花吧?
  人家的钱也不是大水趟的。对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,咱让他们一时不舒服。他们会让咱一世不得安宁。
  阳北市本来就这么小,谁不认识谁呢?
  自古民不于官斗。但是这是咱摊上了,出事就不怕事,怕事能解决问题吗?显然不能。
  冰冰现在是咱,阳北市有名的韩少爷。
  一提到大骨堆的韩冰,阳北市道上的混混,哪个不竖大拇指。
  咱们既然有这条件,干嘛不加以利用。
  如果忍气吞声夹着尾巴做人,对方就会认为我们软弱可欺,刚才你们说的那个叫钢炮的混混。不就是一个列子吗?
  这左脸刚被人家抽过,难道我们还要主动把右脸伸过去,继续让他们打嘛?
  我们既然打定主意,和对方撕破脸,那就敞亮的告诉对方,让你们晓得,咱赤脚的不怕他穿鞋的。
  对方不是傻子,知道冰冰是什么样的人,他们就不敢拿我们怎么样!
  我们是一介老实人。家里又没有什么大领导可撑腰。
  但是人活着总不能一辈子让人家欺负吧!
  今天姐夫被打成这样,咬一咬忍了,往肚子里咽,吃个哑巴亏。
  那明天。后天呢?
  指不定以后他们有恃无恐,暗地里瞄着四姐夫打黑闷棍,到时候岂不是给自己留后患。
  我母亲盯着林威说:
  “我就不信。还有没有王法了?阳北市的警察难道都是摆设?那电视上看看放的法制栏目,难道都是假的?
  林威嘴角一扬说:
  “破不了案件太多。但凡电视上播放出来的,都是破过案的?
  你难道就保证姐夫一辈子。不走夜路?如果对方找几个人带着口罩,做我四姐夫和活,人打完跑了,我们到哪去找?
  警察不是万能的,也是血肉之躯,我们防得了一时,能防得了一世吗?
  林威问的我母亲哑口无言。
  林威接着又说:
  “嫂子,我话可能我说的有些难听,但是良药苦口利于病,咱现在有冰冰这个关系,就要利用。
  咱韩家是老门老户的工人家庭,但是谁会想到,出了冰冰这么一个混小子呢?
  他在外面的事,你又知道多少?
  这纸包不住火,你别看冰冰在你面前乖的象羔羊,其实他在外面凶悍的象一头狼。
  我猛的抬起头,怒气冲天的盯着林威,心想林威你娘的,你这是恩将仇报啊!老子帮你的事办成喽,你却摆了我一刀,在我家人面前说这事。
  我父母都是老实人,你和他们说这,不是在他们伤口上撒盐吗?
  林威看都不看我一眼,便指着狗头说:
  “冰冰身边的这个兄弟叫狗头,原先是房氏集团出了名的军师,此人心思慎密,惯用察言观色,为人低调。
  当初策划房氏集团变革,就是出自他的大手笔。狗头你记忆里超群,有过目不忘之才,虽其貌不扬眼有残疾,但是却有运筹帷幄的本领,狗头我说的没错吧?
  狗头微微抬起头,望着斯文的林威,满脸的迷惑。
  林威说完,又指着站在我旁边的郭浩说:“你就是阳北市道上,人送混名花浩子吧?十四岁就开始在阳北市大街小巷混,十五岁在西城龙虾广场,把西城的地头蛇马六捅成重伤。
  在少管所蹲了两年出来后,靠胆识过人下手狠,从一个街头混混,一步步混到叱咤风云的房氏集团四大金刚之一,自身能力可谓是登峰造极。林威说完,又把目光移向房辰说:
  “你比照片帅多了,你原本是,房氏集团的房天的少爷,一直在加拿大生活。
  房氏的内部发生重大变革后,回到阳北,本想接管父亲的所有产业,但是却人算不如天算,被雨龙架空。
  你的背景白的象自来水一样干净,擅长自由搏击,和跆拳道,能打能斗,曾经在加拿大一酒吧内,三十四秒ko,加拿大黑帮地狱天使的推土机瓦格尔名声大振,你父亲为此事,花了15万加币摆平此事。
  房辰,眼睛眯成一缝,点了点头。
  林威点燃一根烟,又扫了一眼武海说:
  “说到你了。武海,你原本是源河沙厂装沙子的搬卸工。为人胆大心细颇讲义气,在源河沙场说一不二。带着十几个懵懂少年,在源河沙场也算小有名气。
  但是苦于没有伯乐,跟着大骨堆的金二瞎混,你出生贫寒,父母早年离异,你跟着你爷爷在生活。
  在阳北市没人看的起你,你带的那些人,从来不出踏出东城源河大坝,一步。
  你童年的经历让你非常自卑。总想通过自己的胆识,得到别人的尊重。
  直到遇见韩冰,你才算拨开乌云见赤阳。
  我说的对吗?
  武海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皮。
  林威笑着说瞅了一眼齐浪说:
  “你是个奇葩,我之所以这么说,希望你不要生气,你本是阳赐县洪山镇人,你父母在深圳打工,常年不回来。
  你十二岁那年,你姐嫁到阳北市。你便从小县城跟到阳北市,在阳北成才烹饪学校学厨艺,但是你是出了名的活雷锋。
  早年跟着大飞在汽车北站,竟干些偷鸡摸狗的事。
  骑车着大架摩托车干飞车抢夺的营生。前几年你钱没少挣,但是也没有少花。
  你是出了名的傻凯子,只要两杯酒一喝。不管认识不认识人家,什么钱都抢着付。但是为人讲义气,从不低头不服输。
  我猛的站起来吼:
  “林威够了?
  我母亲盯着我说:“我让你起来了吗?
  我心有不甘的盯着林威。狠狠的又一次跪在地上。
  我母亲盯着我身边的,郭浩,房辰,武海,齐浪,长叹了一口气,那表情有些恨铁不成钢。
  林威说完笑着说:
  “哥,嫂子,你们现在明白了吧?你儿子身边的人都是什么人了吧?外面传,韩冰义薄云天,身边虎将众多,都是敢打敢拼得主。
  冰冰为什么能让这些人死心塌地跟着他,并不是韩冰多有本事,而是你儿子讲义气。
  今天我这话虽然说的不好听,但是实用。
  毕竟咱们是一家人,打断骨头连着筋。
  咱家老实人一辈子,出了韩冰这小子,也算咱家倒了八辈子血霉。
  你们天天在殡仪馆上班,不接触外面,外面的谣言传言着各种版本说,韩冰是黑社会,竟干些坏事,嘴人张在人家脸上,说什么的都有。
  我相信每当这些留言传进你耳朵里的时候,你心里都在滴血吧!
  可怜天下父母心,韩冰真的象他们说的那样吗?大哥,哨子,我现在明确的告诉你,韩冰不是外面传的那样。
  他之所以变成现成这样子,其实是为了,还当年邢所长的命债。
  4.1枪杀大案,为什么能成功告破,因为冰冰是阳北市局,放出去的一只猎鹰,他是在执行,曹局长的鹰隼计划。
  冰冰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!硬是把苦水往肚子里咽。
  我是阳北市的警察,也是法医,我以我从警,十一年的职业担保,冰冰对的起自己的良心,对的起咱阳北的老百姓。
  我之所以绕了那么大一个圈子说这事,就是不想再让冰冰心里滴血。
  冰冰付出的代价太沉重,不能再让事实尘封水底了。
  陈妮娜的死,他没有当着我们的面,流一滴眼泪,为什么?
  因为他心里在滴血。
  我母亲震惊的望着我,那一刻她脸上挂满幸福的泪水,走过来抱着我的头说:
  “儿子,妈错怪你了。
  我父亲眼睛红了,他目光炽热的望着我们,站起身,把我拉了起来,对我妈说:
  “让儿子起来吧!跪时间长了,对膝盖骨不好。
  我妈急忙说:“对,别跪了,快起来。
  我感激的望着林威。
  林威笑眯眯的指了指手表。
  我明白他的意思。
  随后我告诉父亲,我早上没吃饭,父亲执意要请狗头,房辰,郭浩,武海,齐浪他们吃饭。
  狗头怕我父亲花钱,就提议在门口的小饭店吃了一顿简单的午饭。
  我们那顿饭吃的很轻松。
  饭后,我父母高高兴兴的回了医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