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三百八十九章 弄巧成拙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故意对着电话大声吼:
  “你在哪呢?你四姐夫被人家打的住院,这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,你也不露个面,你到底啥意思啊?还是我是不是我们的女婿
  我话说完就听见病房外,林威的声音:www*c66c*com
  “我还能在哪?在病房门口站着呢?都来了快半个小时了。
  我走到房门口,一拉开门。
  看见林威握着电话,和我五姑娟子,提着水果站木讷的站在门外。
  娟子有些拘束,抠着小手指头,不敢往病房进。
  我瞅了一眼,我五姑娟子,那张白皙的脸说:
  “老姑,你站在门口干啥?还不快进来。我爸刚才还说你呢?
  五姑娟子,轻咬着嘴唇,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我父亲,她见我父亲脸色微红低着头,坐在椅子上,也不抬头她一些,有些犹豫不敢迈步往病房内进。
  我妈笑着走过去,拉着娟子的手说:
  “来了,咋不进来啊!你哥那倔驴脾气,你别和他一般见识。
  娟子感激的望着我母亲,哽咽了。
  我妈拉着娟子说:
  “外面冷,快进来,林威啊!来就来了,咋还买东西,一会房间的热气都快散完了,快进来。
  林威和我妈客套了几句,便和娟子进了病房。
  他们明显拘束,站在门口,坐也不是站也不是。
  我妈用胳膊肘子捅了捅我父亲,故意激将他说:
  “人家大冷的天,过来看幸福。又不是来看你,你甩个脸子给谁看。这是医院又不是咱家,耍横你回家耍去。你借老蔡的电动车还在下面停着呢?你骑车先回家去吧!
  我爸蹭的站起身要走。
  娟子抠着小手指说:“哥,你不想见我,那我走,我不在这碍你眼。娟子说完,捂着脸就往门外走。
  我父亲盯着她的背影,用一种沉重的口气说:
  “站住。
  娟子拉着林威的手,背对着父亲,轻拭眼角,那样子有些让人心里酸酸的。
  我父亲长吸一口世态炎凉地说:
  “既然来看幸福。你咋跟无事的丫头似的,也不跟你姐夫打个招呼,你现在也是结过婚的大姑娘,这礼仪不懂?从小任性,有咱爸妈在,如今你成家了,咋还是老样子呢?
  娟子一听我父亲说这话,转身笑着抹着眼泪说:
  “我就是你们的小丫头,结婚了。也是你们的小丫头。
  我父亲眼睛红红的,瞪了她一眼说:
  “娟子,大人就要有人大人样,咋跟着永远都张不大孩子。还是那么淘,过来坐。
  娟子一听我父亲这么说,一屁股坐在我父亲的身边。搂着我父亲的肩膀说:“哥。你原来我了。
  我爸苦笑着说:“你咋丫头,不原谅你。还能咋办。
  看到这,我终于松了一口。
  我父亲掏出一根烟递给林威说:
  “林威。我这人性格掘,脾气不好,别往心里去。
  林威接过烟,急忙给我父亲点火说:
  “姐夫,我和娟子站在门口等了有半个多小时,一直不敢进啊!我和娟子确实做事不厚的,你也别生气,如今咱父母都不在了,你是家里的老大,俗话说,张兄如父亲,我们不懂事,哥,你多担待些。
  我父亲苦笑着说:
  “生气能有用?你们也不是生米煮成熟饭了。你们现在的人思想前卫,和我们这一代想法不同,既然这话说开了,那就到此为止吧!赶明,咱们一家,去老爷子坟前祭拜,给老爷点几根香,把你们这事也和老爷子说一声。
  我父亲说完这话,房间内的气氛明显,融洽多了。
  狗头一见整个病房都是我亲戚,笑着对我妈说:
  “韩叔,阿姨,你们自家人聊吧!我一个外人在这也不合适我和冰冰还有些事要说,那我就不在这了。
  狗头话没收完,我母亲打断他的话说:
  “狗头,你和冰冰兄弟,这什么叫我们自家人,你一个外人在这不合适。你这话说的我可不爱听了,你问富贵,富强。
  自从到我家来,我把他们当过外人吗?
  富贵,急忙说:“大娘待我们兄弟如母亲,狗哥,你别见外!大娘就是这直性子人,哈哈!
  狗头笑着说:“那大娘我就死皮懒脸在这了,哈哈!狗头此话一出,我们全家人都笑了起来。
  林威显然在门口一直偷听我们说话,我母亲没怎么费口舌,林威我五姑就把,事情的大至经过了解了。
  林威毕竟是市局的法医,他简简单单拿着ct片看了看后,就把片子放下了,比较含蓄的说:
  “如果不出什么差错,轻伤是够了。
  林威说完瞅了一眼狗头笑着说:“我看你这么面熟?
  我还没开口,富贵抢着介绍说:
  “姑父,这是俺们久顺公司的军师,和冰冰是把兄弟。
  林威扶了扶眼睛盯着狗头,仔细打量一翻说:
  “怪不得说话主次分明,逻辑连贯慎密,说话一针见血,直插其软肋,对方碰见你这么专业的高手,我也是醉了。哈哈!四姐夫这事只要有他出谋划策,这事不难办,何其不让对方被咱牵着鼻子走。
  市局鉴定伤情鉴定,那一块,咱是光明正大的做鉴定,这你不用操心,我搞定。
  我四姑夫一听林威说这话,笑着说:“那就麻烦您了。
  林威说:“都是一家人,还那么客气,看样子,姐夫还是没把当自家人啊。
  林威此话一出,我四姑父反而不好意思了,笑着说:“我一辈子没经过事,这事麻烦大家了。
  随后我们一家人,在病房了合计了一上午。
  大体方针还是按狗头的设想进行,让我妈和我四姑,五姑,明天一早就去派出所找所长,让出警民警开据伤情鉴定委托书,给对方施加压力,还是奔着私了的原则,逼着对方主动和我们谈。
  但是林威不能出面,他毕竟和我四姑父是亲属关系,按理说应该回避,他是绝对不能露面,也不能托公安局的熟人打听此事。
  毕竟对方的父亲也是公安口的人,而且还是县局的副局长,一旦林威露面,对方一定通过关系压林威,这反而让我们有所顾忌。
  林威只需要监督对方鉴定不作假就行了。
  狗头和五姑娟子,和林威的谈话比较专业,我们一家人听的一愣一愣的,也插不上什么话。
  他们三个说什么调解不成,起诉到检察院,然后在检察院在调解,如果检察院再调解不成,下一步就是自诉,批捕什么的,我一个没上过学的人什么也听不懂。但是我装的跟真的似的,一直认真的听。
  正在这时,我接到了郭浩的电话,郭浩气喘吁吁的说:
  “冰冰,钢炮这小子全撂了,你先放松放松,点跟烟,气运丹田,别吓着你喽。
  我嘿嘿笑着把免提打开,让整个一屋子的能听见。
  郭浩在电话里说:
  “郭森的老婆,你是知道是谁吗?
  她是一线天,雨龙的老弟愣四的亲姐,郭森有一线天百分十的股份,而且雨龙的所有场子,郭森都有股份。
  愣四之所有被雨龙提拔那么快,就是因为雨龙想绑住郭森父亲这颗大树。
  郭浩还没有说完,就听见电话那头,武海在旁边吼,日你娘,跪直白喽,咚的一声,紧接着一声慎人的惨叫。
  我的心咯噔一下,急忙把免提关了说:
  “我让你们打他了吗?
  郭浩:“冰哥,刚才这孙子是怎么威胁你的,难道你忘了?
  你可以忍,但是兄弟们不能忍,这j
  都尿到咱脸上,咱能就这算了,冰哥,你不日他吗,他就不叫你爹。对付这种渣渣,就不能手软。
  我擦了擦了额头的汗珠,那一刻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,我捏着声音说:“别打了,你们先上来在说。
  我一说完我就把电话挂了。
  我一扫眼,正看见我们全家人,正用一种象怪异震惊的眼神盯着我。那感觉,就象我全身跟没穿衣服似的。
  我低着头吓的一句话都不敢说,我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,本想让大家听听,钢炮的交代,省着我传话了。谁知道郭浩那厮,竟然用这种方法撬开钢炮的嘴。
  我妈那双眼睛,象一把泛着寒光的刀子似的,在我脸上来来回回的左砍右挥。
  她捋着双袖冲过来,扬手就要扇我。
  我四姑,五姑眼疾手快急忙抱住我妈!
  我妈被她们两个紧紧夹在中间,不能动弹,恼羞成怒的吼:
  “你个倒霉孩子,给我跪下。
  我妈的脾气我是知道的,我哪敢不听,扑通一声跪在地上。
  我妈怒目圆瞪的开始骂我,数落我,她在狗头和我家亲属面前,一点面子都没给我留。
  我低着头装着很乖的样子,任你怎么骂,我一句话也不反驳,我从小就是这样,今天的场景我太熟悉了。
  我妈嘟嘟,,嘟嘟,,的骂我,我四姑显然也急了,索性一把将吊水针拽掉,起床也开始劝我妈。
  我爸脸色发黑,一句不说。
  门开了,郭浩,房辰,武海,齐浪进来后,一见我,直板的跪在地上,显然知道了怎么回事,他们几个吓的脸色苍白,低着头象做错事的小学生,站成一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