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三百八十七章 轻伤的本质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钢炮一听郭浩这话,脸唰的一下变了色,慌不择路的说:
  “浩子,你这是干啥?都是兄弟c66c。com
  郭浩,嘴角一撇,脸上挂着冷笑,一把提着钢炮的领子说:
  “谁tmd和你是兄弟,当初我出来混的时候,你tmd没少把我当枪指吧!现在和我提兄弟,呵呵!你刚才不是很嚣张吗?现在知道怕了?
  钢炮身边的那几个人,显然认识郭浩,他们一直盯着郭浩不敢吱声。
  钢炮一见郭浩说这,显然失去了刚才的威风,说:“浩子,刚才不是不知道吗?我有眼不识泰山,别和我一般见识。
  郭浩瞅了我一眼,有我家人在,我也不想把事整大,就笑着点了点头。
  郭浩松开钢炮。
  钢炮心有余悸的,望着他,那表情跟生吃了一坨大便似的,低着头。
  狗头看都不看钢炮和那几个人。
  走到我父母身边,和我父亲打招呼说:
  “韩叔,阿姨,前天一见匆忙一别,也没有说上话,今天要不是听富贵说,家里出了这事,我们还不知道呢!既然知道了,咱就事论事,这是交给我们吧!
  我父亲笑着说:
  “其实也没什么大事,这哪好麻烦你们,谢谢了,你们那么忙,就不麻烦你们了。
  我母亲是个直性子人,在她思维模式中,狗头,郭浩,房辰,他们几个不是一看就不是好人,甭着脸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。
  狗头碰了一个钉子。也没在说什么。
  狗头接着,又和我四姑父客套了几句。问了四姑夫一些事情经过。
  原来事情经过是这样,昨天下午13点多。
  我四姑父。在帝豪大酒店门口等生意,一个喝醉的酒晕子,坐我四姑父的出租车去丰顺开发区宝马4s店。
  我四姑父当时也没有在意,就把他送到那目的地。
  从帝豪大酒店,到丰顺开发区宝马4s店,也就一二分钟的路程。
  那人坐车时,还比较清醒,随知道一到目的地,那人酒劲上来了。开始耍酒疯,不仅不掏钱而且张口就骂我四姑父。
  我四姑父平时为人老实,一看计价器打表21块钱,就说:“大哥如果实在没零钱就算了。
  那人仗着酒劲吼:“老子在阳北坐了这么年的出租车,从来就没有人敢问他要钱,质问我姑父看不起谁,说着就把从钱包了,掏了一爹钱,砸在我四姑父脸上。同时还把自己的交警执勤证掏了出来。
  我四姑父忍气吞声的,把洒落的钱又给那人整理好,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既然是那人喝多了。就不想跟他一般见识。
  人家又是交警队的,而且自己还是在跑上跑车的,以后记住车牌给个小鞋穿。得不偿失,惹不起。还能躲不起骂?
  谁知道,那人不仅不收敛。而且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他。
  我四姑父平时老实,但是一听那人,连我四姑和他儿子一起骂。
  我那弟弟小儿麻痹症本来就是,我四姑夫的一块心病,就如同一把尖锐的刀子,对我四姑父心上猛扎。
  我四姑就和那人抬了几句,那人见我四姑父敢还嘴,也许平时嚣张惯了。
  轮起拳头就打我四姑父。
  我四姑父老实人,哪见过这阵势,吓的就往4s店里跑,在宝马4s店的大厅里,被那人追上,暴打了一顿。
  当时要不是4s店里的人报警,就当时那情况,他非把我四姑父打死。
  我四姑夫垂头上气的说完,心酸的摇着头说:“我这是惹谁了,咋碰见这种人。
  狗头安慰着说:“这年头孙子太多,这人善被人欺,马善被人骑,你别生气了,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,对了!鼻子拍ct了吗?
  我四姑父急忙把床头柜,拉开,从下柜子拿出ct片子袋子,递给狗头。狗头接过ct袋子,从里面掏出ct报告单。
  仔细看了看,单子上写着,检查所见,定位片示鼻部双侧隐窝排列不规则,硬膜受压,疑似外力所致,双边性左右侧呈像骨裂。
  检查结论,横切断层面,n2,n3,骨折现象发生,请结合临床。
  狗头笑眯眯的把ct报告单塞进袋子里,问我四姑父说:
  “打你的那个人,真的是交警?
  我四姑父想了想说:‘好像是我也不确定,不过当时宝马4s的工作人员看样子都认识他。
  那人坐我车的时候就说:他的车在4s店里保养,我当时还劝他说,喝酒了就别开车。
  我四姑父揉了揉脑门想了想又说:
  “那人好像姓郭,他那证件上,好像是穿着警服照的,但是我没有看清楚名字,当时他打完我后,警察来的时候,他还对着警察吼说:“他爹,是什么局长,让警察吃不了兜着走。
  狗头听完我四姑父说的话,笑着说:“哈哈,他是真的喝傻吊了,这话都敢说!
  随后狗头扭头瞅了一眼钢炮问:“那人叫什么?
  钢炮表情有些憋屈的,长叹了一口说:“他叫郭森,阳北事故一大队的指导员,他父亲是阳赐县公安局副局长,郭坤达。
  狗头站起身,望着我四姑父说:
  “原来还是个官二代,四姑父恭喜你,,他那辆宝马车,是你的了。
  狗头此话一出所有人,愣了半天没回过神。
  我母亲急忙追问:“你,,,这话啥意思?
  狗头使了个眼色,给郭浩说:
  “浩子,你和你这位老朋友好不容易见一面,你们不出去叙叙旧吗?
  郭浩笑着说:“狗哥说的是,我正准备和我兄弟出去盘道盘道,你们先聊着,一会电话联系。
  郭浩说完做了一个请得手势说:
  “钢哥,请吧!
  钢炮有些心有不甘的站起身,硬着头皮出了病房。
  随后郭浩,武海,齐浪,房辰,也跟了出去。
  狗头见他们一走笑着说:“从报告单上看,上面写的很清楚,鼻骨粉碎性骨折。
  就这一晚上的时间,对方就摸清楚,咱四姑父的家庭背景,他们是对症下药,知道咱四姑父是老实人怕事,就找了这个地头蛇来压咱,妄想把这事忽悠了。
  这个叫郭森的人后台果然非同一般,但是这正说明对方,显然通过医院的熟人,知道咱是轻伤。
  这轻伤不同于一般的治安案件,它属于刑事案件,一旦走程序依法办案,后果就是处一年以上,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  如果真到走程序那一步,这个仇就结下来了,这民不和官斗。冰冰你的意思呢?是见好就收,还是一步到位?
  我笑着点燃一根香烟说:
  “狗哥,这轻伤什么的,我不怎么懂,你又不是不了解我的性格,我是拚着一身剐,敢把皇帝拉下马,我们虽然是平头老百姓,但是认理不认人。
  狗头笑着说:“呵呵,有你这句话,我就放心了。碰见我,也算对方倒霉了。
  我妈有些不相信的说:“这事有这么严重吗?
  狗头胸有成竹笑着说:“阿姨,你没接触过这事,当然就不懂这其中的奥秘,现在摆在咱前面有两条路走。
  第一,坚决走法律程序,咱是受害者,不接受对方的赔偿和调解,追派出所依法办事。
  办案毕竟迫于压力一定会传唤郭森,在说,又在4s店里出的事,宝马4s大厅一定会有监控录像,一旦材料查实,移送到检察院。
  郭森不仅要把工作丢了,而且还会被刑事拘留。
  这事实清楚,证据确凿的事,虽然他爹是看公安口的人,这铁证如山他是翻不起来花的。
  我们虽一介平民,但是有理有据,死咬着派出所追此事。
  如果派出所不处理对方,我们就去市局告,市局不行就去省厅。
  你放心,对方一定不会和我们走程序,他们的最终目的就是和我们调解,要不也不会找刚才那人来压我们。
  他们第一步来这硬的,这硬的不行,下一步他们一定会来软的。
  说到软的,就要走第二步了?
  那就是我们接受对方的调解,阳北市现在的轻伤赔偿价格,是在8万到10万之间,调解无非就是赔偿我们多少钱,把这事摆平。
  说实话,现在打架打的是钱,对方有正式工作,而且还是公务员,呵呵!没有个五六十万,这事恐怕说不好吧!
  我四姑父蹭的坐了起来,以至于他连自己正挂着吊水都忘了,他疼的直吸嘴问:“多少?五六十万,能这么多吗?
  狗头笑而不语。
  我母亲显然对狗头的好感倍增,笑着说:
  “我怎么听着这么邪乎,你见多识广,这事你觉的该怎么办?
  我父亲急忙给狗头发了一跟烟。
  狗头接过烟客气的说:
  “韩叔,谢了。
  我母亲笑着说:“这事,还得你费费心,我们一家人两眼一抹黑,哪遇见过这事。
  刚才那人说给5000块医药费,听你这么一说,还好冰冰当时不同意,这差一点就被人家绕进去了,你贵姓啊?
  狗头给我父亲把烟点燃,又给自己点燃说:
  “我和冰冰是兄弟,你就叫我狗头吧!
  我妈笑着接过话说:“你这名字还瞒有意思的,听你说话挺有道理,你在哪工作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