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三百七十九章 他们为什么要盗尸体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你口口声声称我是你的主人,但是你真心把我当你的主人了吗?
  陈妮娜的死,让我彻底的看清楚,你的自私,虚伪,毫无人性,你保护我其实就在保护你自己www!c66c%com
  你聪明一时糊涂一世,经历甜水岛的挫折后,我痛定思痛,你为什么就不能用你对我的怜悯去救陈妮娜一命,后来我想明白了,你之所以不救陈妮娜,变着法的让我痛恨这个世界,你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,我说的对吗?煞气之尊。
  我说到激动之处,一把提住煞气之尊的领子,当我的手,接住煞气之尊的时候,一股极寒的寒气,顺着我是手浸入骨髓。
  我感觉我的手瞬间血液还是静止,整只手臂开始发僵。
  煞气之尊缓缓的低下头,它不想身上的煞气伤害我,推开我说:
  扫了一些我身边的人说“你觉的,非要把我们之间的秘密,告诉别人吗?
  我狠狠的说:“告诉别人又有何妨,你明知道陈妮娜是我的全部,你就这样眼睁睁的望着她去死,让我活在无尽的痛苦中,你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?
  我话一说完,一个正在趴大门的男人,哦的一声,晕了过去。
  煞气之尊无奈的摇着头说:“我有我的目的,别人的生死对我来说,一文不值,但是你既然被我选中,那是你的宿命,以后我会告诉你,现在还不是时候,煞气之尊说完变消失了。
  我抬头望着漆黑的夜空问:
  “难道我受到罪还不够吗?你要这样折磨我?
  风渐渐大了。不知过了多久王飞翔寒着脸,用铁锨的副手捅了捅我说:
  “冰。,冰。,那东西,,是什么玩意?
  我从震怒中恢复过来,低下头说:
  “我身上的东西煞气。你放心,他不会害我们自己人。
  我说完走到铁门口,一把揪住络腮胡子的头发吼:
  “告诉我,为什么要偷尸体。
  络腮胡子睁着圆滚滚的眼珠惊恐的说:
  “你到底,,是人是鬼!
  我盯着那张没有人色的脸说:
  “你认为我是人,我就是人,你认为我是鬼,那我就是鬼。
  我话还没说完。他身边的那几个男人哭爹喊娘的尖叫,不要让我靠近他们。
  那些人显然吓破了胆,其中有些人拼命的抓着铁门的钢筋,不停的摇晃。似乎只要这样,才能让他们好受些。
  老蔡把手机掏出来,正要报警。我喊住他说:
  “等一会蔡大爷,先问清楚情况在说。
  蔡大爷表情怪异的盯着我。把电话收了起来。
  随后王飞翔走了过去,把络腮胡子提了起来。络腮胡子两条腿跟面条似的,显然已经吓软了。
  王飞翔瞪了他一眼说:“你娘的,你还知道害怕,尸体都敢偷,还怕鬼!
  络腮胡子表情憋屈的瞅了我一眼低头不语。
  王飞翔给我使了个眼神让我往一边站,把香烟递给络腮胡子一根说:“兄弟,吸跟烟,稳稳气,说说为什么要偷我们殡仪馆的尸体?
  那络腮胡子抬头接过王飞翔手里香烟。
  王飞翔不快不慢地给他点燃。
  他猛提了一口,长出了一口说:
  “谢了哥们。
  王飞翔显然社会经验丰富,他扫了一眼络腮胡子带的那几个人,把目光定格在络腮胡子身上,从他们的眼神不难看出,络腮胡子就是他们的指挥,笑着整整衣领说:
  “这地方冷,到我值班室坐一会,咱慢慢聊。
  络腮胡子一愣,抬头盯着王飞翔,他的眼神中显然失去了刚才了凶光,取而代之的也是一种惊慌之色。
  王飞翔见那人在犹豫说:
  “我相信,你应该知道那东西是什么吧!呵呵,我更相信你们也不敢跑,你跑了,那东西一定会跟着你,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,兄弟们请吧,到们值班室喝杯茶咱慢慢聊。
  络腮胡子慢慢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了说:“行,老哥既然我们在你手上,你说的算。
  王飞翔转身对田峰说,田峰把大门打开,去值班室。
  田峰有些犹豫说:
  “这,,这合适吗?他们跑了怎么办?
  王飞翔笑着说:“门一开他们随便跑,我就不信了,他们能跑过冰冰身上的煞气之尊,哈哈!开门吧!
  正在这时,不远处看大门的保安,冯老头提着手电筒,走了过来,在离我们百十米的时候,老冯问:
  “谁在那?
  王飞翔在门内摆了摆手说:“老冯,没事,是我王飞翔,我和几个兄弟叙闲话。
  老冯停住脚步说:
  “你们声音小点,大半夜的吵什么架!还让不让人睡觉了。
  飞翔以后值班少喝些酒,你这天天干都是什么事?
  王飞翔笑着说:
  “老冯你回去睡觉吧!我们保证不吵了。
  老冯是殡仪馆门口的保安,有六十多岁,其实他在殡仪馆岗亭就是个摆设,他基本是不往殡仪馆后区来的。
  要不是那几个傻逼叫的声音太慎人,老冯压根就不会起夜。
  老冯在殡仪馆看门也看了十几年,象这种在殡仪馆夜里大喊大叫的,他也碰见过。
  有些人遗体被送到殡仪馆,有些死者的家人悲痛欲绝,醉酒也来殡仪馆非要见死者,大喊大叫发酒疯能闹一夜。
  老冯一般不愿意问这事,有时候醉酒的家属,又不停劝告,在那耍无赖,我们值班的工作人员就要再旁边看着,怕醉酒的神智不清醒出了什么事。
  老冯不用说,肯定又以为是醉酒的来闹事了,他一见我们人多,怕我们和对方别闹了起来,便急着回去休息了。
  田峰把铁门打开后,警惕的盯着络腮胡子和那几个人,随后我们从殡仪馆的中区绕到值班室,本来想走停尸大厅直接到值班室,但是那几个人愣是不敢去。
  当他们眼睁睁的看见,煞气之尊穿着一见黑色长袍,背着镰刀出现的时候,他们确确实实被吓坏了。
  殡仪馆是出了名的诡异之地,试想谁见了亲眼见了那东西,不害怕。
  我们一路上没人说话,他们还真的没有跑。
  人有时候真奇妙,我们十几分钟前,还和那些盗尸体的人,拔刀相持,十几分钟后,竟然能和这些偷尸体的贼心平气和坐在一起。
  其实我们心里每个人,都有自己的小算盘,我从王飞翔,和老蔡的脸上能看的出,他们不想把事情闹大,只要尸体没被偷走,他们会放对方一马。
  既然敢来殡仪馆偷尸体的,就不是一般的蟊贼,贼分四路,偷,抢,扒,拿。这些人搭眼一瞅,不难看出他们是干白事的。这几个人除了络腮胡子,穿的衣服还上些档次,另外一个,一个二个看起来,就知道是干苦力的。
  那些人之所以不跑,也是被王飞翔给唬住了,毕竟他们亲眼见到煞气之尊。也想搞明白,我身上的东西,到底怎么回事。
  如果我们真想报警的,早就报了。
  何必要把哄到值班室。
  老蔡,王飞翔不报警,也是出于殡仪馆的脸面,这事一报警,一定在阳北市传的沸沸扬扬,保不准外界,怎么传言!一旦传出去,殡仪馆一定会加强管理,安排值班的人,24小时在殡仪馆巡视,这大冷的天,谁都不愿意给自己找不自在。
  在说,尸体没有少,这些人如果真的被警察抓走,这个杠子也就结下来了,老话说的好,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,你让他们受罪,他们能放过老蔡,王飞翔?
  这唯一的办法就是折中,各退一步。
  在值班内,我们也没有难为他们,而是破天荒的给予他们尊重,先客气的招呼他们坐,给他们倒热茶。
  一开始紧张的气氛,在客气的渲染中顿时烟消云散。
  那几个人从进值班室,余光一直没有离开过我,他们的眼神是那种小心翼翼的窥探,似乎害怕我身上,那个穿黑袍的骷髅又一条跳出来似的。我无奈直能离开他们远些,让他们不那么拘束,放宽心和我说事情的的经过。
  王飞翔蹲着一杯茶叶水递给络腮胡子说,笑着说:
  “来,老哥,喝杯热茶。
  络腮胡子,是一个年龄约五十岁的人,头发跟杂草似的乱糟糟的,如果头发和胡子是白色,他张的倒和爱因斯坦还真有几分相似。
  那人穿着一件高领黑色羽绒服,接过王飞翔递过来的茶杯说:
  “谢了,兄弟想知道什么?
  王飞翔拉开一把一张坐了下来,翘着二郎腿说:
  “老哥,这不是明知故问吗?
  今天你们如果真把遗体偷走了,在座我们几个就要倒大霉了,殡仪馆处理我几个,我们倒不怕,怕的就是,这死者家属不把我们几个老八辈的祖坟给刨了。
  王飞翔说完这话,络腮胡子和他带的几个人笑了起来。
  那几个人身材壮实,脸色黝黑,手掌短粗,一看就知道是长期干重活的壮劳力。
  那常年风吹雨嗮的痕迹,毫无掩盖的挂在脸上。
  络腮胡子,握着杯子笑着说:
  “既然我栽你们手上了,你们看着办,是报警还是什么,我悉听尊便。老话说的好,拿人钱财替人消灾,干一哪一行,讲那一行。谢谢你们的款待,不是我不懂礼仪,而是我不能违背江湖道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