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三百五十八章 悲情戏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有些自豪的说:
  “这就是物尽其用人尽其责,当初我认识富贵的时候,就知道小小子有点本事,他什么烂事都干的出来
  你们不知道,当初我们三个没钱回阳北,这厮为了赖人家推三轮车的车夫五块钱的车费,硬是躺在雪地里,半天不起来。wWW.c66c.com
  哎,你们都不知道,我当时什么心情死的心都有,被一大群人围观,但凡正常人,没人能干出来这不要脸的事。
  当初富贵在农村当过司仪,出去打工被人骗进传销,人家是想走,走不了,这孙子在传销组织是白吃,白住,撵都撵不走,到阳北后又经常和红花路小姐混在一起卖安全套。
  他曾经说过最经典的一句话就是,人不要脸天下无敌,别和我谈什么仁义道德,要脸皮能当饭吃。
  所以富贵适合干要账的生意。对了,房辰你那个酒吧怎么样?
  房辰有些凄楚的摇了摇头说:
  “早就被人砸了,呵呵,房租还有8个月到期,我准备转租出去。
  我苦笑无奈的望着他,房辰似乎不想因为这事让我伤感说:
  “其实这又没什么,我不是个做生意的人,反正酒吧也不挣钱,好了,不说这些了。冰冰,经历了这么多事,我感觉有些对不起你,如果不是我和郭浩,你也许就不会落到这个地步要不然陈妮娜也不会
  我知道房辰想说什么。
  我打断他的话说:
  “别说了事情过去了,让它随风去吧!
  狗头拍了拍的肩膀说:“好了,冰冰,你刚回来好好的休息吧!晚上我给你打电话。
  随后房辰,和郭浩和我告别,便离开了我家。
  他们走后没多久,富贵就回来了,他一门就把那辆路虎钥匙递我,没好气的说:
  “丁玲脑子有屎吗?你走后大娘哭了一个多小时。我就想不明白了,丁玲凭什么那么狂,搞的跟是你亲妹妹似的。
  我面无表情的说:“好了,富贵说那些没用的干什么,丁玲其实也是好意,只是说话不分场合。
  富贵白了我一眼说:“现在你还护着她,大娘这么善良的一个人,丁玲那么挖苦你,不是朝大娘脸上打吗?这丫头都是被丁姥爷惯坏了。如果我是你,我早大耳巴子扇她了,望着富贵那样子,忍不住笑着说:
  “得了富贵。你小子竟说些马后炮,你敢打丁玲,就富强那脾气不给你腿捋直才怪。得,得。你一会把卫生间的警用棉大衣拿去干洗,明天我要还给大骨堆派出所的老洪。
  富贵自嘲笑着说:“我办事你放心。他往沙发一躺,表情怪异的说:
  “冰冰,对了,差点忘了告诉你,万心伊刚才去大娘家里找你了,我问她找你什么事,她也没说,看她那样子挺失落的。
  我问:“万心伊到家找我?她怎么不给我打电话?
  富贵拿起桌子上苹果咬了一口说:
  “她说给你打电话你没接。
  我一想也对,我手机一直充电呢。
  我进卫生间对着镜子挂完胡须,给万心伊回了一个电话。
  万心伊接到我的电话后,显然有些惊讶,她激动的说:
  “韩冰,你还好吗?
  我开玩笑的说:
  “还没有死?
  万心伊咯咯的笑了起来,那笑声宛如云雀,她说:
  “冰冰,我刚才去你家找你,见到富贵,他说你回罗马小区了。我去罗马小区找你,你不在!
  我笑着说:“我刚才去派出所报到了,不好意思让跑空了,心伊找我什么事?
  万心伊笑着说:
  “能出来见个面吗?
  我想了想下午也没什么事,就说:“你在哪呢?我去找你?
  万心伊语气显得很开心说:“这样吧半小时后,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通讯市场南门,我等你。
  挂上电话,正准备出门。
  便见垂头丧气进门,四目交错丁玲眼神有些躲闪,扫我一速低下头,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彼此竟有些尴尬。
  我望着丁玲那红扑扑的脸说:“咱明天值班是吧?
  丁玲有些意外的抬头望着我说:“恩。
  丁玲双肩紧缩的经过我的身边,走进卧室开始收拾自己衣物。不用问也知道丁玲一定准备搬出我的家。
  我站在客厅望着丁玲说:
  “真准备把事搞这么僵吗?
  丁玲手里拿着一件红色棉衣,往大大包里装,过了几分钟后,轻咬嘴唇说:“寄人篱下看人眼色,就不用在麻烦你们了。
  随后丁玲提着一个大包出了卧室,刚她拉开大门的那一刹那,我冷笑着说:“寄人篱下看人眼色,这话说的,如果我父母听见一听心寒。难道你在我家就是寄人篱下,看人眼色?丁玲难道在你眼里,我们韩家就这么不耻,一直这么认为吗?
  丁玲站在门口,望着我表情委屈的望着我,眼泪顺着眼眶滑了下来。
  富贵见丁玲要走,急忙去拉她。
  我盯着富贵说:“富贵,脚在她身上长着呢?留住她的人,留不住她的心,如果她把这当成自己家,就不会为了今天这一点小事离开,她是个成年人,孰轻孰重她明白。
  我看的出丁玲不想走,她需要我给她一个台阶下,但是这个台阶我却不能给她。
  一旦我给她台阶下就代表我向下认错,我是一个知错,改错,绝不认错的人,我明明知道丁玲今天当着我父母说的都是实话,但是我绝对不认错,也不会对她低头,并不是因为丁玲不是我亲妹妹我给她小鞋穿,恰恰因为我太在乎她,毕竟有丁姥爷这层关系在里面,我不想因为她的事,伤害到我父母。
  富贵无奈的松开丁玲的胳膊说:
  “丁玲,我是一个外人有些话我说不合适,但是你今天说的话太伤人,算算我在大娘家,也快一年了。
  自从进了韩家,大娘大爹先是让我住在家里,又给我们兄弟两个安排工作,对我们兄弟如同儿子,你作为丁姥爷的养女,良心都被狗吃了吗?你竟然说寄人篱下看人眼色,如果这话让大娘大爹听见了,他们的心会寒成什么样子?
  人不可忘本,你是个成年说话能不能经大脑过一锅。
  我富贵是公认的厚颜无耻,但是我知道什么叫滴水之恩涌泉相报,我富贵不是白眼狼,你们的家事,我本不愿意多嘴,但是我实在看不下去了。
  有些话冰冰说不出来,我替他说,难道嫂子的死,冰冰就不难受,人心都是肉长的,都tmd有感情。
  嫂子和冰冰在一起那么久,而且肚子里还有冰冰的骨肉,冰冰为什么要主动进三院,那不是逃避现实,让自己好受些。
  冰冰为什么当卧底,不就为了还邢所长求他一命的恩,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这个道理你不明白吗?
  你是不是觉的冰冰很冷血,陈妮娜死,冰冰回来后,表现的很轻松跟没事的一样,大口吃着大娘做的菜,其实呢?
  他是故意表现给全家人看,冰冰是打掉牙往肚子里咽,他只是把所有的痛苦埋在心底,不想让大娘大爹心里难受。
  而你呢?恰恰是在伤口上撒盐,冰冰进监狱,被执行死刑,进三院,他已经为了自己的冲动付出代价了,你是一个成年人了,难道你看不出来吗?
  你有没有考虑过大娘的感受,冰冰是她生的,难道她心里就不难受吗?儿行千里母担忧,冰冰自从进三院,这四十多天里,大娘心里是什么滋味,这四十一天大娘大爹笑过没。
  大爹每天蹲在殡仪馆后区,一根接一根的吸闷烟,你眼瞎吗?
  富贵说到这得时候,我的脸上早已被泪水淹没,我喊住富贵说:
  “别说了。
  丁玲全身哆嗦的望着我,手里提着大包,咚的一声落在地上,扑了过来,抱着我说:“哥,我错了。
  我笑着擦干丁玲脸上的泪水说:
  “玲子,你是丁姥爷的心头肉,也是咱爸咱妈的掌上明珠,我是个不孝子,以后不要在家人面前,说伤害他们的话,我们是一家人,打断骨头连着筋,一会回家给丁姥爷认个错。以后别脑子一热就要离家出走,这是你家,我们是兄妹,做事想想大局。
  一个洪亮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,丁姥爷老泪纵横的揉着眼说:
  “也不知道关上门,你们这些孩子一点安全防范意识都没有,如果来坏人了怎么办?
  丁姥爷身后跟着我父母。
  丁姥爷看都不看我和丁玲,走到富贵的身边,摸着富贵的脑壳说:
  “你小子说话怪有水平的,句句在理。
  我母亲显然刚哭过,摸着丁玲的脸说:
  “闺女,脸还疼吗?
  丁铃一头扑进我母亲的怀里哭着说:“妈,我错了,我不应该惹你们伤心,我下次不敢了。
  正在这时,富强一头闯了进来对他哥富强吼:
  “你走的时候,把钥匙拔掉干什么,我们在车里冻死了。
  我一听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,这一定是富贵和我父母丁姥爷设计好的,演了一出悲情戏。
  富贵瞪了他弟弟富强一眼。
  富强显然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吼:“你瞪什么瞪,你不信问问大娘,大爹,在车上冷不冷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