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三百五十五章 丁玲的怪罪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div
  人生所经历的磨难,所经历的,绝望,恐惧,无奈,无助,我在二十岁的时候全部尝试了,还什么是我没有体会过呢?我不仅问自己?
  出殡仪馆的那一刻我仰着头,指着雪花飞舞的天空说:wWW.c66c.com
  “老天爷,你对不起你陈妮娜!为什么要让这个悲惨的女孩,承受着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,有事冲我来,干嘛!去这样折磨一个女孩,你眼瞎吗?既然你不能把你仅有的一丝怜悯给陈妮娜,那我就用我的方式去告慰陈妮娜的在天之灵。↑小說,
  我紧紧握着拳头,仰天长啸用一种悲壮的口气说:
  “雨龙,我如果不亲手宰了你,我这辈子都不原谅我自己。
  正在这时,一辆黑色悄然无息地,停在我的面前。
  邢睿拉开车门走了下来,她盯着许久,用一种沉重的口气说:
  “韩冰,我想和你谈谈?
  我扭头背着她,抹了一把眼角口气坚决的说:
  “我们没有什么可谈的!我希望以后我们不要见了。
  我说完话,径直经过邢睿的身边,象陌生人一样无视她。
  邢睿一把抓住我的手:
  “韩冰,你为什么不给我一次解释的机会呢?我知道,这次是我的错,陈妮娜的死和我有直接的关系,我真的没有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,对不起!更没有想到会变成这个结果,这次任务刘局长临时指挥的,,。你能听我解释吗?
  我甩开邢睿的手,望着她那张精致的脸。如果换成以前,我一定会把她骂的狗血喷头。质问她,我隐藏在心里的疑问?
  但是现在我显然不会了,一旦男人心碎了绝望了,也就意味着,把所有的事埋在心低,独自去忍受,在充分解释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,重要的事陈妮娜以为死了,再也活不过来了。解释能换回来时光倒流吗?显然不会。
  那一刻我把所有的过错记在邢睿的身上,我太了解自己的性格,我不会原谅她。
 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,指着自己的脑袋说:
  “我头疼,如果你想让我再回到三院住院,那就请你继续刺激我。
  邢睿眼泪唰的一下流了出来,她捂着嘴失声痛哭,精神仿佛被瞬间掏空一样,瘫坐地上。象一个无助的小女孩望着我远去的背影。
  经过殡仪馆家属院,我躲在拐角角落里咬着牙,猛烈的用拳头捶墙壁,任由泪水洗礼自己受伤的心。
  在家门口我整整了情绪。我父母做了一大桌子菜,全是我最爱吃的,我装着很开心的样子演戏狼吞虎咽的大口吃菜。殊不知我的心里在滴血,我母亲一直给我夹菜。说:“儿子,慢点吃。妈不求你大富大贵,能天天吃妈妈做的饭就够了。
  丁姥爷和父亲说一些意味深长的话,那意思让我不要在瞎混了,休息几天,老老实实的回殡仪馆上班,我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。
  我母亲很高兴,那天中午我们一家人没少喝酒,席间母亲询问了一些富贵公司的事情,其实母亲担心的我能理解,虽然富贵说的这公司不违法挣的钱都是合法的,但是我父母不相信。
  他们那种思想很传统,他们不相信富贵经营的那个公司,短短一个多月就挣了百十万,随后我找了话题把久顺公司的事绕了过去,把话题转到丁玲和富强身上。
  我能看出来,丁姥爷和我母亲对富强的印象不错,但是我父亲一直不发表意见。
  最后丁玲有些不好意思了说,这事等回头在说,家里出了这么多事,她们的事还是缓一缓。
  富强有些失望的盯着丁玲,我猜那傻小子一定误会了。
  我处的位置非常尴尬,我虽然是丁玲的哥,但是自从经过陈妮娜的事以后,丁玲对我意见很大,她虽然表面当着我父母和丁玲对我客气,但是我能从她的眼神中看出,她心里一直过不了自己心里那一关。
  毕竟她和陈妮娜相处了那么久,人都是有感情的。
  陈妮娜的死对她来说也是一种打击。
  所以在谈到丁玲和富强的事,我一句话也没有说。
  我母亲拉着丁玲的问我:
  “冰冰,玲子是你妹妹,他和富强的事,你当哥的也不说句话。
  我笑着放下手里的筷子,端着酒杯说:
  “妈,我敬你一杯。
  喝过酒后,我笑着说:“我没脸说,玲子虽然是我妹妹,但是富强是我兄弟,妈,这事顺其自然吧!让玲子自己选择。
  我妈有些生气的说:
  “你这孩子,什么叫顺其自然。俗话说,长兄如父,我可告诉你冰冰,丁玲可是你姥爷的心头肉,我都把丁玲当成自己的亲闺女,如果这事你敢当甩手掌柜,我可不同意。
  我给自己斟了一满杯,一咬牙灌进嘴里说:
  “妈,按理说,我当个的哥的,应该给妹妹把关,但是我这个哥哥,不称职,自己,,,,,我话没说完就被丁玲打断了。
  丁玲红着脸端着酒杯说:
  “哥,你别说了,我知道你啥意思!嫂子这件事我看不起你,但是你毕竟是我哥,说真心话,你看看你身边玩的都是什么人,特别是郭浩,和武海,他们一身的纹身,一看就不是好人,我不求你为我做什么,我只求你不要把富强带坏了。
  丁玲此话一出,整个我们全家人都愣了,丁姥爷瞪了丁玲一眼吼:
  “玲子,你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你不知道你哥的病,你还刺激他。
  我母亲一见丁姥爷发脾气急忙说:
  “爸,你这是干什么?玲子不就是多喝了两杯吗?没事。
  丁玲蹭的站了起来,对着丁姥爷吼:
  “爷。韩冰是什么样的人,你心里不清楚。你怎么和爸妈一样护着他啊!当初如果不是爸妈惯着他,他能进监狱?
  他在监狱关了两年不知反省。破罐子破摔,又社会上瞎混,你们知道大骨堆的人怎么说他吗?组织黑社会成立一个叫什么地狱天使社团,竟干些敲诈勒索,空手套白狼营生。金二浴场还有咱大骨堆过的沙土车,哪个辆车每个月不给我哥上供,他天天不去上班,在阳北市混黑道,嫂子为什么被人家抓走。为什么被人家杀害,他自己又为什么进精神病院,你们要护着他护到什么时候?
  是不是要护着他,把全家人的命都搭上,我没有这样的哥。
  丁姥爷蹭的站了起来,伸手一巴掌打在丁玲的脸上。
  丁玲捂着脸,愣愣的望着丁姥爷吼:
  “爷爷,我张这么大,你没有动过我一手指。就为了我说我哥几句,你竟然动手我打我?
  丁姥爷显然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他表情沉重的盯着丁玲说:
  “他是你哥,就算他在十恶不赦的坏蛋。他也是你哥,又这么说你哥吗?
  丁玲猛然间站起来,要往外走。
  我口气毅然的说:“站住!
  丁玲目光仇恨的盯着我。她红扑扑的脸上,五根手指头的印记。清晰可见。
  她止住哭声嘲笑地望着我说:
  “我应该是叫你哥,还是和外面的人一样。喊你韩大少呢?
  我苦笑着说:“你叫我韩冰吧!我不配当你哥!
  丁玲擦了一把眼泪口气生硬的说:
  “你也知道你不配?
  我长吸一口气,用一种凄凉的口气说:
  “坐下把饭吃饭,等姥爷和咱爸妈吃完饭以后你在离开。
  你这样会让丁姥爷心里难受,从今以后,你怕我丢你的人,在外人面前你把当成陌生人。
  但是在丁姥爷和咱爸妈面前,你就给我老实装,也要装下去。
  我说这些话的时候,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都嘴里蹦出来的。
  丁玲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这么说,她盯着我有些不知所措。
  随后又从新坐了下来。
  他一坐下,我啪的一声,一巴掌自己打在自己脸上说:
  “姥爷,这巴掌我替你还给玲子,我确实该打。
  我正准备打第二巴掌的时候,我父亲一把拽着我的手说:
  “儿子,你这样我难受,,,
  我父亲说着说着,竟然哭了出来,那是我第一次见父亲流泪。
  我父亲说这话的时候,丁姥爷,和我母亲也愣了。
  我母亲按着我父亲的肩膀说:
  “建国,你别这样,我求你了。
  我母亲说着话,是那种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表情,她的声音都是颤抖的。
  丁姥爷端起酒杯说:“冰冰张大了,我们全家人喝一杯。
  我父母急忙端起酒杯,丁姥爷扫了一眼丁玲说:
  “玲子,你不用端酒杯了,你不是我们家人。
  丁姥爷一说完,扬起脖子面色沉重的喝了起来。
  丁玲迷惑望着丁姥爷,随后丁姥爷站起身,回到我曾经住的卧室,啪的一声把门关上了。
  丁姥爷一走,整个客厅的气氛骤然伤感起来,我母亲说:
  “冰冰,你回去吧!换换衣服把头发剪剪,好好休息几天,去上班,妈今天心里难受,我先回屋了。
  我母亲说完揉了揉我的头,拉着父亲进了卧室。
  我瞪了丁玲一眼说:
  “下次动点脑子,有什么话私下对我说,不要当着全家人的面说,我就算在外面是个混蛋,但是在家里,我是丁姥爷的外孙,是我父母的儿子,就算我枪毙,被世人唾弃,但是在他们心里,我还是他们的心头肉,骂我的时候分分场合。
  我说完头也不回的出了家门,只留下呆若木鸡的丁玲在那发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