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三百四十六章 又进派出所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郭浩听完我这么说崇拜的望着我说:
  “我跟雨龙这么多年,还没有你跟他几个月,就把他分析的那么透彻,韩冰我真佩服你句心里话,其实,在我和房辰心里一直感觉对不起你,如果不是我们,陈妮娜也不会soudu*org
  郭浩说这句的时候,明亮的眼神随之黯然下去了。
  一提到陈妮娜,我的心一阵抽搐,我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打断的郭浩的话说:“别说那么没有用的,把团队带好,等我出来。
  说话间房辰的车停在了阳北第一人民医院大门口,我望着房辰,郭浩语搂着他们俩个头,口气沉重的说“兄弟地狱天使就拜托你们了。
  房辰,郭浩紧紧抱着我,失声痛哭,我咬着牙,强忍着心里的痛楚,我这人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,有泪在心里流,我不会让人看机我最脆弱的一面。我摆了摆他们的肩膀说:“好了,兄弟保重,毅然拉开车门下车。
  房辰,郭浩追了下来,不舍的望着我说:
  “如果撑不下去了,给我们打电话,我们去接你。
  我抬头望着凄凉的星空,毅然的走进医院。
  夜间的医院基本上没什么人,一个四十多岁的保安坐在医院大厅椅子上打盹。
  我环绕一眼大厅,径直走向挂号窗口的对面的120急救中心值班室。
  一个女护士正坐在值班室的填写登记薄。
  我站在门口握紧拳头,长吸一口气走到那女护士旁边,用一种愤怒的口气问:
  “我妻子在哪?
  那女护士显然没有注意到我进来。一愣抬头吓的一个冷战,捂着胸口说:“你好同志。有事吗?
  我一把拍在桌子上吼:“你们把我妻子送哪去了。
  那女护士年龄不大,二十多岁的样子。一脸稚嫩,也许长期熬夜值班,看起来精神不是很好。
  她穿着一件白大褂,圆脸大眼睛有些婴儿肥,长相有些秀气,说实话,那一刻我突然有些于心不忍,但是比起复仇的**这又算的什么。
  那女护士有些不知所措的望着我,满脸的恐惧。或许是我愤怒的表情吓着她了。
  我盯着他胸前的牌子。上面写着实习护士吴欣。
  那女孩警惕的注视着我,哆嗦的说:
  “同志,你妻子叫什么名字,住在哪个科室?我帮你查。
  我用一种愤怒的口说:“我妻子叫陈妮娜,告诉我她在哪?
  那女孩急忙翻开桌子上的登记簿,查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我说的名字。
  她脸上煞白的望着我扭曲的脸:
  “同志,你确定是送到这个医院吗?
  我吼:“快告诉我,你们把她送到哪去了?也许我的声音太大,惊醒大厅的保安。
  那保安进来后。站在我的身后说:
  “同志,现在已是深夜,请你小声些,医院里有多病人在休息。请你注意一下。
  我一把提着那保安的领子吼:
  “当初你也去了吧!就是穿你这种衣服的把我妻子抢走的,你告诉我她在哪?
  那女护士显然意识到精神有些问题,掏出手机报警。
  保安有些胆寒的盯着我说:“同志。,。同志,。,有话好好说,别,,,动手。
  我龇着牙吼:“快告诉我妻子在哪?
  正在这时,从旁边屋子里出来一个戴眼睛的男人,那人显然正在睡觉,衣衫不整的走了出来,一手扣着白大褂的扣子,一边气急败坏嘟囔:“吼什么吼,这是医院不是菜市场,劲都在头上呢?有本事对警察吼去。
  我抬头一见那戴眼睛的医生,怎么感觉此人有些面熟呢?
  我突然想起来了,当初我奶奶在重症监护室的时候,就是这医生让我爷爷签字,挖苦我爷爷说:“让我们回家给我奶奶准备后事,比躺在医院浪费钱更划算那个医生,这tmd敢情好,踏破铁鞋无觅处,我正找不到理由闹事,今天你算干上了。
  当然那医生没有认出来我。
  我放开那保安大叔,转身开始冲到那戴眼睛的医生身边,拽着他吼:“把我妻子还给我。
  那医生可能睡的迷惑,有些搞不清楚状况,挣扎着说:
  “你脑子有问题吧!谁见你媳妇了,找媳妇回家找去,来医院干什么?脑残是吧!
  我一把揪住他的耳朵,象提小鸡似的,把他拽到面前。
  那戴眼睛愤怒的吼:“
  :“你干什么?松手,放开我。
  那保安刚想伸手过来拉我,我瞪了他一眼。
  显然那保安已经意识到,我精神有问题,这年头谁愿意和精神病人一般见识。
  那保安又把手收了回来,对那实习的护士使了眼色说:“小欣,你去翻翻这几天的入院记录,有没有这位同志说的那个人。
  那小女显然没有社会经验,她没有意识到,那保安大哥是在间接把她支开。
  戴眼睛的医生一见保安,站在旁边不敢动,还让女护士离开。气不打一处来,瞪着火红的眼珠,发作说:“老洪,医院一个月给你开一千多块钱工资,你见我被人家打,不制止,医院养条狗都比你强,你行,,,
  我见她女护士有些呆若木鸡,吼:“快去给我找。
  那女护士显然惧怕我,急忙跑了出去.
  那戴眼睛的医生,显然不是我的对手,他挣扎了半天,疼的直列嘴。
  随后口气开始软了下去说:“小兄弟,你先松手行吗?有话咱好好说。我本是故意找茬,冷不丁听见警笛由远及近传了过来,脸一横,把那戴眼睛的医生提了起来。用力一甩,那戴眼睛的医生瞬间飞了出去。一头撞向桌子边的柜子。
  咚的一声,那医生抱着头倦着身体在地上尖叫:
  “杀人了。救命。
  我冲上去对着他的后背就是几脚,边踹边吼:
  “还记不得两年前,你冷漠的用语言刺激那可怜的老大爷,让他把重症监护室的老太太拉回去办后事。你tmd有没有人性,我告诉你这就是报应。
  戴眼镜的医生,抱着求饶。
  正在这时,几个警察冲了进来,吼:“住手。
  我回头冷漠的望着警察一眼。
  那警察见我没有停手的意思,冲上来把我按在地上。随后他们把我带上警车。
  一个警察坐在副驾驶一直拿着执法仪对我拍摄,我嘿嘿的傻笑,摆了一个
  :“把我拍帅些。
  那警察一愣说:“你就可劲的耍橡皮脸,你还有有脸笑,你吃饱撑的,有本事去泰森练练去,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医生算什么本事。
  我狂笑:“老子左青龙右白虎,大刀中间走,泰森算个球。就算曹兴民来了,老子一样把他打的满地找牙。
  警车上的所有人都乐了问:
  “你还是认识曹局。
  我歪着头说:
  “曹兴民化成灰老子都认识他,就是他安排人把老子媳妇抢走哩,你让他来见我。
  那些警察随后开始大笑。
  警车一进派出所。整个院子站满了穿警服的警察。
  他们三五扎堆的在闲聊,警车一停我就被两个警察拽下车,一个挂着两杠二星的中年人。撇了我一眼,对那个拿执法仪的干警说:
  “小林。你们可真够忙的,这都12点多了。咋还出警呢?
  那个叫小林的警察,把身上的单警装备解开,揉了揉脸说:
  “别提了,从早上八点到现在,中午饭还没吃呢?到目前为止已经出了,33起警,这不,刚准备吃饭市医院又报警有人闹事,高队,你们怎么来了。
  高队笑着说:“还不是甜水岛那事,市局临时通知,让治安大队配合派出所清查所有宾馆网吧。
  高队说完这话扫我一眼说:“我怎么看这小子那么眼熟?
  小林递给高队一根烟,恭敬的给他点燃,用一副挖苦的口气说:
  “这小子涉嫌殴打市医院的医生,口气狂的很,让阳东分局的曹局来见他,哈哈,那医生在清理伤口,一会过来,如果这小子态度继续蛮横,非拘留他。
  高队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,有些秃顶,仔细打量我一翻,低头沉思了一会猛的抬头问: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
  我装疯卖傻的说:
  “老子叫地藏王,九华山人,见了本仙尊还不下跪。
  高队不仅没有生气,盯着我说:
  “你是不是叫韩冰。
  我说:“老子叫地藏王,什么寒冰,热冰的!
  一个警察走过来说:“小林,我感觉这人有些不对劲啊!脑子是不是有问题。
  小林盯着我,对那警察说:“你看他身上的西服,皮鞋一看就知道是上档次的,这种人我见多了,打人的时候狂的很,见出事了,就腌了,一定是害怕了装的,让他继续装,我看他能翻起什么花。
  高队一直盯着我的眼睛不说话,随后他对着小林说:
  “有单独的办公室吗?
  小林有些迷惑的盯着高队说:“你认识他。
  高队摇了摇头说:“这人看着面熟,我和他单独聊几句。
  随后小林指着大院东侧的一个办公室说,那是我的办公室,你们去吧!小林说完这话,有些不放心又对他身边一个警察说:
  “刚子,你和高队一起去,这小子下手黑着呢?别出什么事了?
  高队笑着说:“小林,你这是看不起我啊!想当初我可是市局刑警队下来的,好了,别打我的脸了,不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