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三百四十五章 准备进精神病院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点燃一根烟,猛提一大口问:
  “武海,齐浪,富强他们在哪?www*ttzw*com
  郭浩说:“他们现在在甜水分局,刚才我给他们打电话的时候,他们正在问笔录,邢睿也在
  我哼了一声,用一种愤怒的口气说:“从今以后不要再提邢睿,如果不是她,陈妮娜就不会死。
  浩子,你现在给武海打电话,让他问了笔录直接先回去。
  郭浩点了点头。
  房辰刚想接话,一见我的表情,把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。
  正在这时,我接到曹局的电话,曹局长用一副安慰的口气说:
  “韩冰,在哪干什么呢?
  我用一副吼叫的口气说:“把我妻子还给我,她没有死,你们把他带哪去了,快还给我。
  房辰,郭浩意外的盯着我。
  我把手指竖在嘴上,房辰,郭浩,会心的笑了笑。
  曹局:“韩冰,别这样!你这样我心里难受。
  我吼:“我妻子在哪个医院,快告诉我,我去接她!你们不告诉,我一家一家的找。
  曹局,见我这样,就把电话挂。
  房辰问:“冰冰,你这是什么意思。
  我龇着牙发狠地说:“从现在起,韩冰就是个精神病人,你们记清楚了,这事只有你们两个知道,一定记住,绝不能让陈妮娜尸检。
  房辰说:“你想装精神病人。
  我点了点头。房辰又问:“陈妮娜尸检不是我们说的算,我们当不了家啊!
  我望着窗外说:“我是陈妮娜唯一的亲人,在法律上我是陈妮娜是夫妻关系。你们只要记住,就说我不同意。他们不敢强行尸检。
  我们和市局的关系,只有丁玲知道。找个机会和丁玲告诉她,我是装的,丁玲是个嘴严实的女孩,让她不管怎么样,一定要保护好陈妮娜的遗体,等我从三院出来在说。
  房辰和郭浩面面相窥的望着我。
  我见他们有些迷糊继续说:
  “从现在起,我会装疯卖傻,我知道你们肯定不明白。但是你们只要记住一件事,就是等我回来。
  你们一会把我放在阳北市第一人民医院大门就行了,嘴一定严实了,我告诉你们,我这样做,就是为了亲手宰了雨龙,如果你们想报仇就把嘴闭严实喽。
  因为阳北市局有命案必破机制,我不想让阳北市局插手,因为那样抚平不了我心里的仇恨。
  房辰。郭浩,一听我这么说,有些兴奋的望着我说:
  “我们还需要做些什么?配合你。
  我说:“你们要做的,就是把地狱天使解散。从新改组,让地狱天使已合法的公司存在。
  如今的社会,地狱天使没有生存的土壤和环境。大环境在变,地狱天使已经被阳北市局盯上了。一旦他们抓我们犯罪的证据,就会灭了我们。
  曹局长说过。地狱天使已经上了阳北市局的黑名单。地狱天使怎么改组,你们和狗头合计一下。
  房辰冷不丁的问:“你不是怀疑狗头吗?
  我笑着说:“刚开始,我怀疑他是雨龙的卧底,但是从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来看,我错怪他了。
  狗头是把出谋划策的好手,一定和他说清楚,我们为什么改组。
  做生意就让富贵放宽心的去干,我不在的时候,一定要团结一心。
  房辰,耗子,地狱天使是我们一直建立的,我不想它毁在我们手里。
  房辰你脾气大,性格直,说话喜欢压着别人。
  一定要记住,在和别人说话的时候,不要什么话都强出头,给兄弟们留个面,毕竟大家都是好兄弟。
  你的脾气我们都知道,没什么坏心眼,但是容易得罪人,说话尽可能委婉些。
  房辰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:
  “好,我一定注意。
  我盯着郭浩说:“还有你耗子,你虽然平时话少,比我们年长几岁,但是做事太冲动,话没说几句就掏刀子,你要明白,刀刃不长眼,一旦出了事,后悔莫及。
  咱们兄弟几个,武海最忠心,做事顾大面,毕竟你,我,房辰我们三个处的时间长,武海心里一直压抑放不开,他知道我们三个的关系,平时不敢得罪房辰,这些东西我看的最明白。
  其实他并不是怕房辰,而是不想让我卡在中间为难,这个兄弟不错,我希望你们不要摆老资格,不拿他不当一回事。
  武海出身不好,家庭困难,别看不起他,人都有自尊心,得罪一个人容易,让他真心的把你当兄弟很难,但是一旦武海把你当兄弟,他就会舍命保护你,郭浩当初,你和玉田在一线天被雨龙的人围起来,你应该清楚武海是怎么做的。
  房辰和郭浩一直认真得听,点头。
  我继续说:“狗头这人虽然胆小,但是用处很大,此人虽然长相上不了场面,但是会察言观色,我们之间的事他看的最透彻,但是他聪明就聪明在,看透不说透,其实在他心里一直想容入我们的圈子,但是显然除了我,几乎没人相信他。
  我知道你们从心底看不起他,人有时候需要的尊重,说话客气点,狗头现在急需证明,他在我们地狱天使的能力,你们不如就把权力放给他,学着尊重他,见到他,别狗头,狗头的叫,喊一声狗哥能咋地,能死吗?
  房辰笑眯眯的说:“我不知道为什么,我一见他那斜眼,就忍不住回想,当初在阳东分局对面茶社打他的时候,就忍不住想笑。
  冰冰你放心,我一定改。
  我说:“我们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,地狱天使随时可能倒,毕竟现在把风雨之中的地狱天使交给你们,有些不尽人意,但是没有办法,我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支撑让我活下去,那就亲手宰了雨龙。
  玉田这个人,当兄弟压根就不够格,欺软怕硬,没有主心骨,我可能要再精神病医院呆一段时间,玉田这人你们记住喽,不要给他好脸色看,这孙子如果你给他好脸色看,他就瞪鼻子上脸。
  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他,我怕他一知道我进精神病医院,就拿你们不使劲,对待玉田这种人,你必须要让他服气你,一旦他服气你,你就是爷,这种人天生骨子里有根奴才筋。
  我不在的时候,他如果敢拿狗头说的话,不当一回事,你们就,给他弄个样子出来。
  房辰望着我说:“冰冰,你准备让狗头掌管地狱天使?这恐怕有些难以服众吧!
  我盯着房辰说:“那你们两个是干什么吃的,你告诉我,我tmd说的这么多肺腑之言,到你这都是对牛弹琴。
  郭浩瞪了一眼房辰说:“你娘的比,傻吗?冰冰和咱们说,他装精神病什么意思。
  你自己不想想,其实冰冰的意思很明确,狗头就是我们地狱天使的傀儡,把他推出来,不过是打马虎眼。
  我们两个才是真正的掌握实权的,冰冰说了那么多,你难道听不出来,他让咱俩拉拢武海,打压玉田是什么意思?不就是掌握地狱天使的兵权吗?你手上有兄弟,我手上也有兄弟,武海手上兄弟最多,玉田又是调度车辆和武器的。狗头虽然是地狱天使的的掌舵的,实际却什么都没有,这意思,你没听出来。
  房辰笑了笑说:“我光注意路面了,哎,现在的人开车都tmd自私,这么亮堂的路,也不会关远光灯!
  郭浩接过话,挖苦:“你别tmd的解释了,脑子小就脑子小,甭解释了。
  郭浩说完,递给我一根烟说:
  “刚才邢睿联系我们的时候,已经把事情经过都说了,其实你没有必要装精神病。
  邢睿说了,咱们没有事,雨龙比我们还急,光他持枪杀人,一旦抓住他,死刑是跑不掉的,,其实,,我们,,,
  我打断郭浩的话说:“这次非同小可,秦阳的七爷都出面了,没有这个金刚钻也不敢揽瓷器活,就象七爷说的很对,烧鸡之所以能经营缅甸至阳北这条线十几年不出事,靠的是自身过硬的本事,和极强的反侦察能力。
  雨龙什么人,你跟着他那么多年,你应该清楚,他阴险狡诈,骨头眼里都算计,他能从警察眼皮下逃走,就一定不会在露面了。
  当时他个杂碎为了杀我,不顾一切的追我,就连一个保护我的特警,已经奄奄一息了都不放过。
  你想雨龙有多恨我,这次雨龙侥幸逃脱,一定躲在暗处伺机对我下手,以雨龙的思维,他既然已经破罐子破摔,杀一个人是死,杀两个他就赚一个,他一定不会就这么算了,这中国亡命之徒的思维,我是知道的。
  当初我在一监里,我三哥虎子就是这种思维,既然我杀人了,杀一个是死,杀了两个我赚一个,只要我有一口气,我就想办法弄死你。
  雨龙现在一定是这种想法,他一定会对我身边的所有人痛下杀手。
  只要我装疯卖傻才能保护所有人。
  我这样做并不是单单害怕雨龙的报复,我只想饶过法律层面亲手为陈妮娜报仇。
  因为我不想在伤害我父母第二次了,所有我必须冷静,把所有痛苦隐藏在内心里,一步一步的策划,我之所以这样做,就是让雨龙明白,我韩冰已经被你逼疯了,祸不及家人。
  你雨龙也是道上的大哥,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,如果你心里的恨难以抚平,就来阳北三院把我干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