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三百四十四章 选择复仇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煞气之尊继续说:“韩冰,我希望你能明白一个道理,在强者的世界里,没有懦弱这两个字
  陈妮娜之所以会死,都是她命里注定的,物竞天择适者生存,细观陈妮娜的人生轨迹,你就明白,陈妮娜从出生那一刻起,就注定了她的悲剧的一生,眼睛有疾,父母双亡,在她最无奈的时候,遇见了她一生最重要的男人。www!c66c%com
  虽然这个男人是煞气之尊的转世,也改变不了她的命里的浩劫。
  就算陈妮娜没有遇见你,她同样也逃不过这一劫,综观轮回,韩冰,我不得不告诉你,这就是陈妮娜必须承受的报应。
  煞气之尊此话一出,我迷惑的望着它问:
  “报应?陈妮娜这么一个善良的女人,能有什么报应。
  是不是因为我张着一个逆天的躯体,物极必反,让她承受我的报应。
  煞气之尊摇了摇说:
  “这不是你的原因,早在几十年钱,陈妮娜娜的父亲就种了一个恶果,只是这个恶果生长开花,凋落而已。
  煞气之尊的话更加让我迷惑,煞气之尊干笑两声,那嗓子象一个快死的老头,随后煞气之尊沉重的说:
  “早年,陈父作恶多端竟干些伤天害理的事,那时候陈妮娜还未出生,陈父亲逼一个年轻孕妇跳河自尽。
  那女人死后,尸体顺着源河沉积,被河底的一张破渔网裹着无法漂上来,阴魂一直在肉身里无法出窍,因生前哀怨得不到平息。尸体在渔网里,无法得到阳光的普照。就没办法轮回。久而久之肉身就在在河水里腐烂,形成一股强大的怨气潮。而那怨气潮。因汇集天地之精华,变的强大无比。虽然现在肉身已经化成一具骷髅,但是这股强大的怨气潮,而没有消散。它一直诅咒着陈妮娜一家,直到现在,那股煞气朝才逐渐消散,这就是报应。
  那时候你和陈妮娜都未出生,八十年代,陈父退伍回来分配到民政局。主管儿童福利院工作,当时儿童福利院有一个漂亮的老师,但是那女老师是个盲人和陈妮娜一样是个睁眼瞎,那女人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,就象陈妮娜的眼睛一样明亮而清澈,其实你有没有发现陈妮娜眼眸中,有一股淡青色的黑光,就是怨气。
  我回忆陈妮娜的眼睛时,猛的一阵抽搐。
  煞气之尊说:“那煞气不敢动你。如果换成其他人,恐怕就不好说了。
  那女人虽然是儿童福利院公认的一朵花,但是真正谈婚论嫁却没有认愿意娶她。
  陈父当初利用手里的职权,花言巧语的诱骗那女老师。把女老师勾搭上手后,就把那女老师给甩了。
  当时女老师已经怀孕了,就去陈父家闹。但是陈父当时又看上了另外一个女人,就是现在陈妮娜的母亲。坚决不要那女老师。
  那女老师一怒之下,挺着大肚子含恨跳了源河。
  而陈父就因为此事。被分到殡仪馆工作。
  但是那女人死后一直阴魂不散,直到陈父暴毙也没有原谅他们一家人,陈妮娜的眼睛,其实就是那女人的眼睛,你知道陈妮娜眼睛会不自觉的流泪吗?
  其实就是那女老师的哀怨,那女老师死的时候,肚子里孩子是个男孩,已经有了个成形了。
  陈妮娜同样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个男孩,这就是报应,冥冥之中的因果轮回。
  雨龙和他的手下一共开了八枪,四颗打在特警身上,一颗打在陈妮娜的后心上,你知道另外三个打在哪了吗?
  煞气之尊见这时已经目瞪口呆,冷笑着说:
  “那三颗子弹,是四喜,武常月,阳雪她们为你挡了下了。
  四喜,武常月,阳雪她们欠你的情还了,也解脱了,可以从新轮回了。我低下头揉了一把脸说:
  “你身后煞气之尊,难道不能改变吗!你明知道,陈妮娜是我妻子,而且肚子里还有我的孩子,你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望着这悲剧的发生。
  煞气之尊用一种无奈的口气说:“我的能力太弱了,之所以这样都是拜你所赐,如果你早把放出来,我和那怨气还有一拼,但是现在我们没有这个能力。
  现在我们已经失去了,四喜,武长月,阳雪的力量,梅子的灵魂还在孕育阶段。所有我们现在急需做的是,吸食灵魂,强大自己。
  我显然不想听煞气之尊说这些,冷不丁的问:
  “我怎么才能见到陈妮娜的灵魂。
  煞气之尊盯着我,有些不放心的说:
  “你现在的情绪不适合见它?
  我擦干泪水咬着牙说:
  “我们在一起那么久,我是什么样的人,你应该清楚,我不会在做不理智的事。
  煞气之尊摇了摇头说:“主人,你是双重人格的人,你的精神里中,有一个善良的自我,而且还有一个暴虐的的自我,从那拿刀片的那一刻起,你完全让善良的自我控制了,你自己显然不知道。
  但是让这种善良的自我,影响你的情绪,如果这样的话,我们就没有办法灵异的空间的生存,物竞天择适者生存,只有强大的暴虐的霸气,才能让你抛开一切,不为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影响,做到目空一切人当杀人,佛当杀佛。
  我曾经说过,我们已经合二为一,你的意志力在影响我,我已经感受到你的悲伤,你的不舍,但是你要明白,有些东西是你必须要经历。
  丁姥爷的煞气之源血脉传给你,就注定着这一生不能平凡的生活,其实丁姥爷和你母亲的事,你就应该有所警醒,你根本不适合结婚生子,这种痛苦是你自找的,没人能帮助你,全靠你自己,一旦动情伤害的就是你自己,我想你应该有所领悟了吧。
  我望着手里的刀片,又扫了一眼煞气之尊毫无犹豫的说:
  “别说那些没用的,你现在告诉,我该怎么办。
  煞气之尊,用一种兴奋的口气说:
  “我已经感受你的愤怒了,接受我的洗礼,扼杀善良,选择暴虐。
  我盯着那泛着银光的刀片说:
  “我心里从今以后已经没有善良这两个字,那就让暴虐来的猛烈吧!
  我话一说完,煞气之尊,猛然间一手按着我的头上,一股极度冰冷的感觉顺着头皮侵入全身。
  而我心里那种悲伤的情绪,却慢慢的消失了,随后被一种极度愤怒的情绪占据着,虽然我全身冰冷,但是我明显敢感觉到自己,浑身的血液在加速流淌,脑海里象电影画面似的,从我见陈妮娜那一刻起,开始断断续续的播放,我和陈妮娜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时而陈妮娜甜蜜大笑,时而悲伤的抹眼泪直至陈妮娜不舍的闭上眼。
  那画面太美,美的让我不能自己,随后雨龙那张猖狂的脸,出现在我面前,一股钻心的疼痛从手心里穿了出来,鲜血顺着我的手掌地在白色的地板上
  咚,,,咚,,咚,
 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持续了十几分钟,我倦在卫生间里,冰冷的水顺着我的头发缓缓而下,我显然已经沉痛在悲伤的感觉世界历无法自拔,随后我听见丁玲迷迷糊糊的从卧室的走出来,问:
  “谁啊!
  门外是房辰,和郭浩的声音说:
  “你哥回来吗?
  丁玲显然听见卫生间的的流水中,推开门,啊的一声尖叫,急忙把大门打开。房辰,郭浩,进来后,二话不说冲进卫生间,我浑身颤抖的望着他们。
  房辰,郭浩二话不说讲我按在地上,去夺我手里的刀片。
  我挣扎着喊:“你们干什么呢?
  郭浩,用腿顶着我的胸口,房辰去掰的我手掌,把刀片躲掉后,房辰提着我的领子说:
  “我就猜到你会这么做,韩冰,我体会过失去至亲的感受,当初你在我最难受的时候,一直陪在我身边,什么是兄弟房辰话没说完,他哽咽地捂着脸,一拳砸在墙上。
  郭浩搂着我脖子说:
  “兄弟,我知道现在说什么,对你来说,都是废话,我希望你能想开些,陈妮娜已经拉到殡仪馆去了,他们让我通知你,准备尸检。
  丁玲一听郭浩这么说。
  睁大眼迷惑的望着郭浩问:
  “你说什么?陈妮娜不是被他亲戚接过去住几天吗?什么意思?尸检?郭浩一见自己说露嘴了,立马收声。
  丁玲一把拽住郭浩问:
  “浩哥,到底什么意思,嫂子怎么了?
  丁玲见我们不说话,掏出电话,给富强打了一个电话,随后电话啪的从手里掉了下去,瘫坐在地上,两眼空洞的望着我。
  随后爬过来扯着我的衣服,泪如雨下摇着我的衣服哭着说:
  “哥,为什么这样!为什么?
  那时候的我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  随后丁玲被房辰,郭浩,拉走了。
  我趁丁玲给我父母打电话的时候,带着房辰,郭浩出了家门。
  在车上,我问郭浩,房辰,那东西在哪?
  房辰,一手握着方向盘,一手点燃,吸了一口说:
  “东西你放心,我把它藏严实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