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三百四十三章 双重人格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div
  一阵凉风袭来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火药味,,,砰,,砰又是几声枪响,那特警身体又抖动了几下。
  但是这次他却没有让自己抖的那么厉害,等陈妮娜爬上墙头后,我眼含泪水用身体护着那年轻的特警。www@c66c%com
  那特警战士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气喘吁吁的俯下身,蹲在地上说:
  “韩冰,快上去。
  我一听他喊我的名字,我急忙问:
  “你认识我?
  那特警用手支撑着身体说:
  “你是我们的内线,鹰隼,我当然知道你。我们参加这次行动的时候,王局长开动员大会,把你的相片用投影仪放大,让我们每个人把你的样貌记在脑子里,你说我认识不认识你,好了,不说了没时间了,快上去吧!
  我心里一阵莫名的感动,随后我踩着那特警的肩膀,往上爬。
  等我上去后,那特警战士好像完成了他的使命似的,轰然的倒了下去,一头摔在地上。
  黑暗中我看不见他的表情,但是冥冥之中,我似乎看见两道耀眼的光芒在注视着我,一种无形的力量震撼了我。
  其实在那战士第一次中枪的时候,我已经感觉到了,我不知道,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意志力在支撑着他。
  我的眼睛一阵发酸,翻过墙头跳了下去,随后把陈妮娜接了下来。
  没过多长时间,我就听见墙壁内,一个男人说:
  龙哥,我们我开这么多枪。一枪都没有那小子吗?
  雨龙:“我tmd能知道?算他们走运,t嘴得鸭子让他们飞了。
  另外一个男人:“龙哥,这警察还活着呢?我们还追那小子吗?
  雨龙:“吗的一定是这盖子,帮他们翻墙跑的,追什么!这黑灯瞎火的往哪追。韩冰那小子练过武,,走我们撤,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。砰,,砰。,砰,就是几枪声枪响。
  我知道,那特警一定被雨龙枪杀了,我紧紧的抱着陈妮娜。捂着她的嘴怕什么哭出声音,惊动了雨龙。
  许久,我感觉右手掌里热乎乎有些粘稠,我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,借着煞白的月光,我竟看见陈妮娜的额头布满汗珠,她表情痛苦的望着我。我扫了一眼手掌,整个手掌全是鲜血。我的大脑如同被雷劈一般一片空白。
  随后象一头咆哮的野兽,抱起陈妮娜发疯似的往光亮的地方跑,边跑边喊:“救人啊!。,,,救人!,,。,
  陈妮娜紧紧搂着我的脖子。她或许意识到自己的已经快不行了,白皙的脸颊抖着。但是她显然已经连一句完成的话也说不出来,
  嘴里支离破碎的说着:“哥,,,,我,,,,,我把脸紧紧的贴着陈妮娜的脸上,滚烫的泪水似乎在诉说着我所有的不舍。
  此时我的早已经六神无主,我拼命的跑,似乎忘记了所有的疲惫,那一刻什么都我来说都不重要了,我只要把陈妮娜送到医院。
  我哆嗦的说:“妮子别怕,有我别怕,我在也不会离开你。
  陈妮娜艰难的昂着头,表情痛苦的说:“哥,我疼,,,
  我语气急促的说:“妮子,坚持一会,一会就好了,,我话还没有说完,陈妮娜的头一歪,手臂慢慢的下垂,柔软的身体停止了抖动。
  我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抱着陈妮娜撕心裂肺的嚎叫,我紧紧抱着陈妮娜的头,望着璀璨的星空肝肠寸断的怒吼,,,,,
  几盏强射灯射了过来,一小队身穿警服的警察,把我围了起来,我发疯的似的嚎叫:“快叫救护车。
  随后他们开始用对讲机,喊甜水岛,东山毛家乐发现一男一女,女性受伤请速派救护车。
  所有的声音在我耳边禁锢,没过多久,一辆急救车开了过来,从车上抬着一个担架下车,一个医生望着我,又看了看陈妮娜,专业的摸了摸陈妮娜的脉搏,眉头一皱,又了翻陈妮娜的紧闭的眼睛说:
  “瞳孔扩展,无脉搏,人已经不行了。
  我一把抓住那医生吼:
  “她没有死!她没有,她只是太累了,你给他挂吊水,快,,。
  旁边几个警察拉着我,我推开他们,发疯似的摇头吼:
  “妮子只是睡着了,你们别碰她。
  人群中邢睿跑了过来,她愣愣地望着我,又望着我怀中的陈妮娜。
  捂着嘴,表情痛苦的按着我的肩膀说:
  “韩冰,别这样。
  我一把推开邢睿怒不可遏的吼:
  “你滚,,,,,
  邢睿哭着说:“韩冰,对不起,我真的没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。
  我盯着邢睿硬生生的从嘴里蹦出几个字:
  “邢睿,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!
  我一说完站身,抱着陈妮娜向大路上走去,我贴着陈妮娜的耳边说:“妮子,我带你回家。
  曹局长走了过来,语气沉重的说:
  “韩冰,节哀顺变吧!人死不能复生。
  我盯着曹局说:
  “雨龙抓到吗?曹局表情沉重的摇了摇头。
  我仰天长啸,肝肠寸断对陈妮娜耳边说:
  “妮子,他们都是骗子,不择不扣的骗子,从今以后我在也不离开你,我带你回家。
  邢睿腿一软瘫跪在地上问:
  “曹叔韩冰怎么了?
  曹局长叹了一口气说:“哎,,人最怕的就是过不了自己那一关,他把这自己关进黑屋子了。
  随后曹局长对身旁的吴广义使了个眼色,吴广义点燃一根烟慢慢悠悠的走了过来,猛然间一把扣住我的脖子,随后几个警察瞬间围了上来,他们不由分手的把我按在地上,我吼:“你们干什么?
  吴广义面无表情的说:“韩冰,陈妮娜已经死了,你准备带她去哪?
  我龇着牙说:“我带她回家。
  吴广义肩肘紧缩我的脖子吼:
  “她已经死了,你清醒些,陈妮娜已经死了。
  我死死抱着住陈妮娜,那些警察显然不顾及陈妮娜的遗体,但是我却心疼的象割一样,我知道陈妮娜生前最怕的就是疼,望着陈妮娜的遗体在外力的撕扯中变形,我不甘心的松开手。
  那一刻我似乎不愿意相信陈妮娜已经死了,就那样眼睁睁的望着陈妮娜的遗体被那几个警察抬上担架上。
  一个医生将一块白布盖在她的身上,随后那救护车快速离开。
  那一刻我所以的愤怒被点燃,把反扣住吴广义的脖子,别着他的腿腰部用力一甩,吴广义整个人飞了出去,重重摔在地上,我不等他趴起,一拳打在他的脸上,一股血水顺着吴广义的嘴角留了出来。
  吴广义明显的在让我,他压根就不还手,我骑在她身上,就在我打第二拳的刹那间,邢睿死死抱着我,哭着说:
  “韩冰,我求你了,别这样。
  我甩开邢睿,提着吴广义的领子吼:“把我的妻子还给我。
  吴广义盯着我嘿嘿笑了两声,抹了抹嘴角的血说:
  “如果打我能让你心里好受些,那么请你继续,你就算打死我,能换回陈妮娜的命吗?
  吴广义的话显然说进我心里去了。
  我整个人虚脱的站起身,扭头心碎的的盯着邢睿,转身离开。
  邢睿追上我说:
  “韩冰你听我解释好吗,我求你了。
  我抹了一把眼泪,大踏步想黑暗中去。
  一回到车上,我哭的肝肠寸断。
  我一个人恍恍惚惚的开车回家,在路上邢睿给我打了无数个电话,我一个也没有接,如果不是邢睿,陈妮娜就不会死,我把所有的过错强加在邢睿身上。
  因为七爷已经答应放我们走了,但是邢睿却给我带来了,一个超级大的惊喜。
  卫生间里哗哗的水声,我倦在墙角抱着头,拼命的用搓手上的血迹。
  回忆第一次见陈妮娜的情景,第一次我们牵手,第一次相拥,第一次接吻,第一次送她回家,第一次枕着她的腿睡觉,滚烫的泪水顺着脸庞的往下流。
  我拿着一块锋利的刀片,望着镜中的自己,一团黑雾弥漫过来,煞气之尊站在我旁边说:“主人你想干什么?
  我瞪了他一眼说:“你滚,,,
  我说完就拿刀片往手腕划,但是我的拿刀片的手猛然间动不了,我瞪着煞气之尊吼:“这种小把戏有意思吗?
  煞气之尊说:“没意思。
  我说:“让解脱行吗?
  煞气之尊摇了摇头:“我做不到。
  我咬着牙吼:
  “这种痛才难受了,我受不了,求你了让我解脱这种煎熬。
  煞气子尊说:
  “你真是个懦夫。
  我擦了把眼泪说:“我确实是懦夫,连自己女人都保护不了的懦夫,还有我的孩子,他还没有睁开眼看这个世界啊!
  煞气之尊说:“这就是你的可悲之处,一个男人在妻子孩子被杀,而不是主动复仇,却懦弱的选择结束生命,真可悲,一个连自己的都不**惜的人,怎么去**惜别人。
  我盯着煞气之尊那张骷髅头说:“我就是过不去心里那一关,一想到陈妮娜我心的就痛的不能自抑。
  煞气之尊嘿嘿干笑了两声说:“韩冰,你是双重人格你知道吗?
  我冷不丁被煞气之尊这么一说,有些意外的望着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