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三百四十二章 意外中意外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绝不能按他们说的办
  雨龙这个卑鄙的小人,就是善于抓住人性的弱点巧已利用,他知道陈妮娜对我来说,就是我的软肋。
  而且在他眼里,我就是个脑子一热,什么冲动的事都能干出来的二www*ttzw*com
  ,他一直在逼我,让我把底牌亮出来。
  我一旦把底牌亮出来,那就意味我们所有的人,都会死在这。
  雨龙很明显,在刻意表现自己给七爷看,一旦我把东西吐出来,就算雨龙不杀我,七爷也不会留活口。
  毕竟把在一线天包间内,七爷当着我的面,毫无顾忌的说,他们内部的事,这其实这就是一个信号!我知道的东西太多,在他们这些滚刀肉眼里算是大忌,也许对他们来说,一旦我把东西,拿出来,也就意味着我生命的终结。
  就像七爷嘴里说的,烧鸡之所以能一帆风顺的经营这条线十几年,靠的就是不留活口的自信,只有死人才会让他们放心。
  雨龙一时搞不清楚,我到底是什么意思,他以为我在犹豫,盯着我狂妄地干笑了几声,步步紧逼一把扯住陈妮娜的头发。
  陈妮娜痛苦的尖叫一声,雨龙似乎很享受陈妮娜的尖叫,得意的望着陈妮娜痛苦的样子。笑眯眯的说:“韩冰是不是难受,哈哈,你现在把东西给我送过来,我们放了这大肚子娘们,如果你一意孤行,我会用把这娘们的肚子打一个洞,让你提前见到你的孩子,哈哈。
  我的心也随之提到了嗓子头。拳头握的咯咯直响,我的心不是石头做到。望着挺着大肚子的陈妮娜,在雨龙手里象待宰杀的小鸡似的昂着脖子。我的心在滴血,越是这时候,我必须要存住气。
  那种心痛,痛的我竟然都忘了这么呼吸。
  我龇着牙望着雨龙,陈妮娜每喊尖叫一声,我的心就象被刀子硬生生的划一道似的,那是一种生与死的的煎熬,望着眼前自己的女人,在别人手里受苦。那一刻我才真正的认识到,我不过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小丑,一个在他们这群人渣面前,屁都不算得小丑。
  雨龙显然没有想到我会无动于衷,他有些意外的望着我,他哪里知道我是在苦苦硬撑。
  雨龙迷惑的的松开陈妮娜的头发,盯着我有些生气的吼:
  “韩冰,你tmd心不是一般的狠啊!如果换成我,见自己的女人挺着大肚子受这份罪。我一秒种都tmd站不住。你小子硬的象茅厕里的石头,我让你小子硬好,强子,猪皮。你们不是一直想这娘们的好事吗!
  你们俩可以如愿以偿了。
  雨龙身边两个身材壮实的男人,一听雨龙这么说,色迷迷的跑过来。摸着头说:“龙哥,不是拿老弟开涮吧!
  雨龙脸一绷。“把这娘们给老子拖走,动静大些。听不到声音,老子废了你俩。
  强子和猪皮一把拽过陈妮娜。
  陈妮娜显然知道他们的意思,哭喊着挣扎。
  我冷眼望着雨龙,毫无征兆的掏出手机,快速拨通号码,用一副强硬的口气,对这电话说:
  “房辰,耗子,把所有东西现在给我倒进源河,一瓶都不留。
  七爷一见我玩真的,显然也慌了神,双手托着拐杖用力敲了敲地板说:
  “等一下,雨龙!
  强子和猪皮两眼放光的盯着雨龙。
  雨龙睁着椭圆的眼球望着我说:“韩冰,你tmd还是不是人!是东西重要还是老婆孩子重要,我雨龙活了半辈子,没服过人,今天我算是服了你,你tmd的就是一人渣,猪狗都不如,这事你都能干得出来。
  我冷笑对电话说:“郭浩,房辰,你们听着,一个小时后,如果接不过到我的电话,就说明我死了,所有箱子里的东西,全部倒源河里,一瓶不留。
  挂上电话,我盯着七爷那张发黑的说:
  “我烂命一条,死对我来说是一种解脱,早死早托生,十八年后,爷还是一条好汉,你们敢碰我女人一根手指头,那批货就当给老子陪葬了!
  我韩冰是个穷鬼,活了二十年,还没有见过那么值钱的东西,今天大不了鱼死网破。
  七爷双手扶着拐杖寒着脸说:
  “你小子和烧鸡都是不服输的主,我今天算开了眼,你真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主,在你心里就没有怕这个字,难道这就是天意吗?
  烧鸡是在痛失妻子孩子后,把生死置之度外,破罐子破摔的汉子,你为了妻子孩子,破罐子破摔。象你这种人,就没有怕过什么,什么对你来说,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赌一口气,硬汉派作风,小子我瞒喜欢你,好了,雨龙放他们走。
  韩冰一会我等你电话,你小子是条汉子,以后跟着我吧?
  雨龙一听七爷这么说,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他。
  我冲过去,推开强子和猪皮,紧紧抱着陈妮娜,肝肠寸断的望着漆黑的夜空,陈妮娜那瘦弱的身体依偎在我怀里,我深情的闭上,说:
  “妮子,这辈子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,就算死,我们也要死在一起,我带你回家。
  陈妮娜拼命的点头。
  正在这时一声洪亮的声音喊:“都别动。
  随后四五个身穿头戴黑色头套的特警冲了过来,所有人一时间征住了,雨龙二话不说,举枪对着那个喊话的特警就是一枪,砰的一声,那人往后一个趔趄倒在地上。
  紧接着双方开始交火,密密麻麻的枪声在耳边嗖嗖飞过,雨龙和手下那些人,顿时连滚带爬的找掩体。
  整个竹林乱了套,雨龙躲在一根柱子后面吼:
  “tmd韩冰,你竟然和盖子串通阴老子,。
  砰的几声枪响,;雨龙身边两个身穿黑色外套的人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
  一股刺鼻火药味袭来,我用身体护着陈妮娜,躲到楼梯拐角,捧着陈妮娜惊恐的眼睛说:
  “别怕妮子,有我呢!
  陈妮娜紧紧抓住我的手,眼中充满的恐惧。
  雨龙吼:“强子,去把韩冰给老子干掉。
  雨龙话一说完,强子猫着腰,快速贴墙壁冲了过来,那楼梯口是个死角,我和陈妮娜压根没有地方躲,那一瞬间我清楚的知道,我和下陈妮娜已经无处可逃。
  我盯着强子那张凶悍的脸,强子冷笑着举枪就射,砰的一声枪响,我一个灵动用身体挡着陈妮娜。
  随后听见一个闷重的声音倒地,我回头一看,只见他强子瘫坐在墙上,眉心开了一圆孔,血浆正缓缓的往外流,不远处,邢睿一手握着枪,一只手托着手臂,表情镇定的望着我们。
  砰的又是一声枪响,猛然间一个黑色身影,腾空飞起重重的落在邢睿身上。
  随后那个特警站起身,立马还击对着雨龙举枪就射。
  雨龙一个翻滚躲在一颗树后,此时的陈妮娜已经如吓破了胆,全身颤抖,睁着惊恐的眼球望着我,煞白的脸上写满得恐惧,上下牙跟打架似的剧烈抖动。
  七爷在那个中年人的护送下,往竹林跑去。
  雨龙和手下和特警打的难舍难分。
  邢睿在那名救的她的特警的掩护下,急速跑了过来说:
  “韩冰,你和陈妮娜先走。
  我望着邢睿那张冷静的脸,似乎明白了,原来在这是邢睿和王局,曹局演出的一出苦肉计,他们利用我对邢睿信任,设了一个圈套让我们往跳,那一刻我似乎明白了,在一线天大厅坐的那些人,就是阳北市局的人。
  在我们来的车上,邢睿的手机一直亮着,其实就是在和市局他们联系,我突然觉的邢睿很陌生,陌生的似乎我从来就不曾见过她。
  我愣愣的望着这个五官精致的女人,一句话也没有说,就抱着陈妮娜,跟着那名特警往寺庙大院跑。
  紧接着又是几声枪响,飞驰的子弹打在我们的身旁,火花四溅。
  那保护的我们的特警,转身举枪还击。
  雨龙见我要逃,带着几个手下冲了过来,我们三个盲目的狂奔,压根对这里的地形不熟悉,不知不觉,我们跑进了一个狭长的死胡同,一扇锁死的大门挡住我们的去路。那大门有二米多高,一块锈迹斑斑的大铜锁死死的锁住门把。
  雨龙显然离我们越来越近,那特警是个三十多岁的汉子,对门上踹了几脚,无果,抬头望着墙头说:
  “我驼你们上去,你们先走。
  我问:“那你呢?
  特警嘴角一扬:“别管我了。
  他说完蹲在地上,我扶着陈妮娜往猜着他的肩膀,陈妮娜显然眼睛看不见到,但是一种求生的本能让她明白,只要翻过这个墙头,我们就能活着出去。
  我扶着陈妮娜,那特警战士慢慢的起身,陈妮娜一手扒着墙体往上跑,砰的一声枪声,一股巨大惯性迫使那特警战士往前一个匍匐,一头撞向铁门,跪在地上。
  显然双手趴在墙头上的陈妮娜,因为下面得特警的身体猛的下沉,,差一点没有摔下来,那战士身体开始剧烈的抖动,怒吼一声,快上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