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三百四十一章 正式交易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望着雨龙张嚣张的脸,冰冷地说:“我这辈子是跟你干了,就算你不找我,我tmd也会找你,阳北市有你没我
  雨龙眼神恶毒的盯着我说:“我就喜欢你现在这个样子,希望你小子别在流着鼻涕求我。www!c66c%com
  雨龙说完,扭头恭维的对七爷说:
  “七爷,你等我一会,我去去就回来,你放心,这东西我一定交给你。七爷双手撑着拐杖说:
  “我还是跟你们去一趟吧!
  雨龙笑着说:“好吧!那就劳烦七爷跟我们辛苦一趟了。
  随后几十辆车浩浩荡荡的向甜水区驶去。
  一路上邢睿表情凝重的握着手机,一直木讷的望着窗外,车厢里有些黑,邢睿的手机提示灯一直亮着。
  我知道过不了几分钟,就要见到陈妮娜了,我突然有些莫名的兴奋,我笑着对邢睿说:“你手机一直亮着呢?也不怕费电。
  邢睿一怔,表情有些不自然说:“哎,我喜欢看小说,一直在等更新呢!
  我当时也没有多想,就搂着富强的肩膀说:
  “富强,一会见到你嫂子,别乱说!
  富强嗯了一声,点了点头。
  我闲着无聊又问:“对了,富强你和丁铃最近处的怎么样?
  富强有些不好意思抬头望着说:“就那样。
  我问:“哪样啊!
  富强挠了挠头皮说:“前段时间,我送她一束花,铃子说:
  “让我以后别买了。说那东西,看着好看死贵。还浪费钱又不能吃,又不能穿的!
  我惊讶的说:“你小子不傻啊!还会送花拉?
  富强憨憨地说:“房辰教我的下次让我送
  我见富强半天坑不出一个屁,急忙问:“送什么呀?和我还不好意思说?
  富强有些不好意思的嘟囔说:
  “让我给玲子买套好点的内衣,说内衣是女人最贴身的衣服。能表现出一个男人的细心,还能包住女人的心。
  我嘴一撇笑着说:“房辰那小子能教好你?他tmd屁股一翘,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鸟,你以后别跟他信的。
  富强有些不乐意的说:“房辰教的管用,玲子瞒喜欢我送的花,一直放在床头。
  我猛拍了富强的大脑瓜子说:“你小子有戏啊!等回头我问问丁玲啥意思?把你们的事办喽。
  富强低着头,跟姑娘似的,晃着双腿扭扭捏捏的说:
  “玲子说,在考察我一年。只要姥爷和大爹大娘同意,就把我们的事定下来。
  我瞪大眼睛问:“真的假的。那怎么不问我的意思呢?
  富强斜眼望着我说:“玲子压根就没提你的事,说你花心不稳当,如果我敢学你。以后就不要再和她说话。
  我听富强说这话,愣了半天。
  我问富强:“我是花心吗?
  邢睿接过话:“就连玲子这么老实的女孩,都知道你花心。你难道自己不知道自己花心?
  我笑着反驳:“这不是一码事?
  邢睿步步紧逼的问:“怎么不是一码事,陈妮娜。我,万心伊。你自己心里不清楚。
  邢睿此话一出,我仅有一丝兴奋也被掩盖了,我知道在说了去,又吵架,索性一句话也不说了。
  汽车随后跟着雨龙的车,上了一段百十米的大桥,
  窗外的漆黑的河水,平静的象一面镜子。
  这地方我知道是阳北市有名甜水岛,四面环水由一座吊桥连接,这地方本身不是小岛而是一块平地。
  解放初期,地质勘查队在这地方探测出一块巨大的煤矿区,那时候没有规划,过渡盲目的开采就把这地方的地下掏空了,没过几年就塌方了。
  98年发洪水这地方就变成了,四面环水的小岛,阳北市政府随后对这地方开发,把小岛改造成一个旅游景点,放养一些鸟类,建造一些假山合理利用,随后就变成了阳北市一个小景点。
  这小岛不大有4.3平方公里,岛上建有农家乐,宾馆,寺庙,供游人旅游,但是这地方显然没有合理的规划,也没有专业的管理团队,久而久之就荒废了。
  汽车过了桥,随后七拐八绕,进了一座寺庙的停车场。
  雨龙从车上下来,走到我的车前说:
  “让你的人给老子在停车场候着,如果你敢玩阴的,你知道我雨龙是什么人,我一定会让你后悔。
  我笑着下车说:“甭威胁我,等我见到人在说。
  雨龙盯着我说:“可以先亮宝了吧?
  我把怀里的装的图纸,露出一面让雨龙看了一眼。雨龙伸手想拿,我急忙推开他说:“人呢?
  雨龙摇了摇头说:“你小子真tmd心细。
  随后我让手下的兄弟,在停车场待命,便跟着雨龙进了寺庙。
  那寺庙是一座仿古的山神庙,有主球场那么大,分前厅和神功两大区域。这地方也许是常年疏于管理,有些荒芜,
  主殿的古风大门,半开着里面漆黑一片,门口昏暗的灯光跟鬼火似的,让人不自觉的有种毛骨悚然的错觉。
  显然雨龙并不是带我们去拜神,他顺着大厅的右侧胡同往里进。
  夜晚的寺庙有些冷清,昏暗的路灯象阴魂灯,指引着我们往寺庙的深处走,七爷因为腿有残疾,走的很慢。
  雨龙显然恭维他,也逐渐放慢脚步,寺庙大厅后院是一片类似古代建筑群,大院放在四个巨大的水缸,那水缸墨绿色,有一米高,一字行排开,每个水缸旁边,用铜柱雕刻一些行为,怪异面目狰狞的山神,有的好像在争夺东西,有的在挥拳相打造型,不知是因为夜色的原因还是什么,这些东西离远乍一看跟真人似的,让这地方充满诡异。
  随后我们顺着大院东侧一个圆形大门,进入经过一片竹林,来到一座二层楼建筑面前,一个指示牌上写着,甜水岛东山土地神庙景区管理处,雨龙在楼下打了一个电话,一个中年女人探出个脑袋,向楼下张望。
  雨龙喊:“把那娘们带下来。
  不一会一个身材瘦弱的女孩,被一个妇女拉了出来,那一刻我的心猛然间提到了嗓子头。
  我肝胆俱裂地望着,二楼那柔弱的身影,我全身血液沸腾,就在陈妮娜出楼梯的那一刻,微弱的灯光射在她的脸上。
  她脸色蜡黄,看不到一丝血色,额头紧缩目光呆滞,一手护着肚子,一手摸着墙壁,步步蹒跚走了下来。
  显然陈妮娜的眼睛,已经看不到一点东西。
  我在心里问自己,这是陈妮娜吗?
  雨龙身边的几个下手,见我似乎已经失去里理智,用身体组成人墙挡着着我。
  我和陈妮娜的距离最多有二米远,那一刻我感觉我们好像隔了十万八千里。
  我撕心裂肺的喊:“妮子,你受苦
  陈妮娜一听是我的声音,猛然间抬起头,睁着空洞的眼睛,在搜寻的我喊的方向,:“哥
  陈妮娜的那一声呼唤,象一把利剑,把所以绑着我心上的枷锁被避开了,泪水如打开的水龙头,夺眶而出,几个人按着我,我挣扎着跪在地上,那一刻我似乎在乞求上天,能赋予我神力,把这些挡着我身边的杂碎,通通推开。
  雨龙狂妄的大笑,抓住陈妮娜的胳膊,他似乎很享受,我此时的痛苦。
  手无缚鸡之力的陈妮娜,显然无法挣脱雨龙那结实手臂。
  陈妮娜急的嚎啕大哭,呼喊着我的名字,哭的我肝肠寸断,那声音似乎是一种尖叫的的哭声,似乎在述说她对我所有的感情。
  齐浪,武海,富强,邢睿眼含泪水的望着我们挣扎,他们刚过来,雨龙手下就把抢亮了出来。
  我指着
  一个离我最近的男人吼:
  “给我闪开,,,
  那人一脸嚣张的望着我,我一拳打在那人的脸上吼:“别逼我被我打的那个男人,愣愣的望着我,又扫了一眼雨龙。
  雨龙笑眯眯的从后腰上掏出一把手枪,指着陈妮娜的头说:
  “韩冰,你tmd的在发疯,我现在就打死她。
  我仇恨地盯着雨龙,那一刻我狠不得生吃了这厮。
  雨龙阴笑着说:“出来混,早晚会有这么一天,把东西给我。
  我怒不可遏的把图纸摔在地上,踢给雨龙咬着牙说:
  “东西,我还给你了,你还想怎么样?
  雨龙一副得意的口气说:
  “那药剂呢?
 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,努力让自己平静说:
  “等我回到市区就给你,这样对你安全,对我也安全。
  雨龙扫了一眼七爷。
  七爷拄着拐棍说:“哼,,可能吗?你现在打电话,让你的人把东西送过来?
  我望着七爷那一脸横肉说:
  “把我妻子放了,东西我就给你,我说到做到。
  七爷气定神闲摇了摇头说:“不可能,天知道你有没有联系盖子,现在把东西送过来,你走你的,这是你唯一的出路。
  我知道一旦把东西交给雨龙,我和陈妮娜就成了案板上的肉,一层胜算都没有了,这偏僻的地方,不仅不能救陈妮娜,而且还会让武海,富强,齐浪,邢睿把命搭上。。
  如果真把东西交给他们,我一点主动权都没有,就会被他们牵着鼻子走,他们想杀,我和陈妮娜也只是,手指头动一下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