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三百三十五章 邢睿的离职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ps: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,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,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“qd
  ead”并加关注,给更多支持!www*ttzw*com
  牛百万父子显然没有明白这么回事,刹那间倒在血泊之中,那个卷发男孩体力明显胜过他父亲,护着要害拼命挣扎着,从人群中冲了出来
  惊恐的大喊:“救命啊!救命。
  旁边的路人和司机象看戏似的,望着他们,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拦。牛娃跑几十米,被一个一个瘦小的男人追上,那人正是我见过的五毛。
  五毛身材虽瘦弱,但是身手马骝,手里握着匕首,几步追上牛蛙,对着他腿上就是几刀,牛娃一个翻滚摔在地上,随后被追上来的人围着了起来一顿乱砍。
  郭浩盯着他们说:“我操,他们真够狠的!这那是砍人,简直就是要他们的命。那一刻我突然感觉,心里一阵快意。那种感觉就象吸食那东西似的,感觉热血沸腾。
  豹子擦了擦脸上的血,寒着脸望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牛百万和牛娃,转身指着货车,对身边的人一阵交代。
  随后那些人分别三了那三辆货车,驶出磅站。
  他们一走,一些看热闹的司机围了上来,随后不知谁打了报警电话,120急救车呜哇,呜哇的赶了过来。
  急救车刚停下,从车上下来一几个穿白大挂得医务人员。
  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医生,走到牛娃头部的位置,俯下身简单检查牛蛙。对身边的那两个拉担架的医务人员摇了摇头,那两个人显然明白那医生的意思。没有过来继续走过来,就抬着担架车走到牛百万的身边。把牛百抬上急救车。
  几分钟后,一辆警车快速开了过来,那车上写着秦阳刑事勘查。
  随后两个警察开始拉开境界线,对着尸体一阵拍照。
  一个拿着本子的警察询问在现场的司机,那些看热闹的司机七嘴八舌的描述刚才的情况。
  当那警察记录的时候,他们跟躲瘟疫似的一哄而散。
  那警察无奈的摇头,颇为失望的望着那些司机。
  我一回到阳北市,立刻带着狗头,赶往阳北市源河沙场。雨龙做梦也不会想到,狗头会把他的货物,藏着他自己沙厂里,无形中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。
  真应了那句话,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。
  源河沙场位于,阳北是西南郊区的一个码头上,而那批货就藏在一首废弃的铁船里。
  源河码头每天过往的运沙车有上百辆,等我们赶到源河沙场得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早上。
  我们一共去了十几辆货车。当狗头说,那东西就在雨龙眼皮子底下的时候,我着实被他吓了一大跳。
  越是这个时候,越不能掉以轻心。雨龙的那批货其实并不多,也就是百十箱子,那箱子有鞋盒子那么大。一个盒子能放五十根试剂。
  其实我压根就没有把这些试剂房在心里,我要的只是雨龙的药剂方程式图纸。因为那东西才是关键。
  等把药剂盒子全部装上房辰的商务车后,我便吩咐房辰开车和郭浩带着药剂先走。我提着装密码箱坐上狗头的车紧随其后。
  那十几辆货车,只不要是打马虎眼的幌子,估计释放出一个信号,就等着你雨龙派人出查,让你知道我韩冰,也不是傻逼,没有几把刷子,也不会敢吃你雨龙这批货。
  正如我所料想的那样,我们刚走武海就打电话告诉我,有一伙人前往源河沙场把源河沙场翻了底朝天,那些人把所有货车查了一遍,一句话没说就走了,不用想也知道是雨龙的人。
  在路上,我望着那写满化学方式的图纸,有些感慨的说:
  “就这几张纸,雨龙竟花了几个亿,我就想不明白,他在阳北那么有钱,为什么还要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,他到底想干什么?
  狗头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:“有钱人的世界我们永远不懂,钱对他们来说只不过是一个数字。
  韩冰,有时候我蛮佩服你,并不是因为你有种敢打敢拼,你要知道这个社会有种的人太多,我佩服你,是因为你把钱看的很淡,你身上没有那种铜臭味的气息,你这个人怎么说呢?有时候我感觉你聪明透顶,但是有时候我却感觉,你象孩子一样单为了兄弟情谊可以抛弃一切,试问在这个社会有几个人能做到。
  我曾经试着去思考,去揣摩你的想法,但是很显然我想不明白。
  我笑着把方程式装进保险箱说:‘每个人都有一种属于他自己的性格,其实不怕你笑,我骨子里其实很自卑,我从小生活在殡仪馆,象我和陈妮娜,玉田这些人,多多少少骨子有种自卑的心态在作祟。
  我从小到大,其实就想证明一件事,那就是证明我自己,经历了那么多事,受了那么多罪,也就明白了,自由平凡的活着比什么都重要。
  狗头笑着说:“也许吧!韩冰你有没有想过,地狱天使的未来。
  我们总不能这样打打杀杀吧!每个人都会老,在这个人才辈出的社会,我们难道一直这样吗?
  狗头的这话,我竟不知该怎么回答,确切的的说,狗头的问的这话我压根就没有想过。
  其实我的直到现在,都没有想明白一件事,我为什么要成立地狱天使。开始的时候,我只想为房辰,郭浩报仇,但是现在显然,不是这样了。有时候人走上这一步,也是逼不得已,想法永远赶不上变化。我只有适应,却没有能力改变。
  狗头见我沉默,也没有在问。
  正在这时。我接到的邢睿的电话。
  邢睿声音有些颤抖,我能听出了她说话语气有些反常:
  “韩冰。你在哪?
  邢睿语气极其不自然,虽然她短短五个字,那种腔调有一种刻意压着火气的语气在里面,我和邢睿在一起这么长时间,我还是第一次听她用这样语气给我打电话?
  我扫了一眼车窗外说:“我在劳动路?
  邢睿:“我在阳东分局,你来可以过来接我吗?
  我嗯了一声。
  邢睿就把电话挂了。
  我立马吩咐狗头调转车头,直接去了阳东分局。
  我不知道她遭受了什么。邢睿在我心里一直是一个坚强的女孩,虽然有些外表总装着一副强硬的姿态,其实她的心很敏感脆弱,毫无疑问今天邢睿一定遇见什么大事。
  当我和狗头到阳东分局的时候,邢睿穿着一件长绒毛棕色大衣,站在路边,她手里提着一个背包,目光呆滞的望着公路上穿梭的车流,双肩紧缩。四肢有些僵硬的站在那里。
  我拉下车门跑了过去,邢睿见到后,捂着脸放下手里的背包扑了过来,她象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女孩似的。紧紧抱着我。
  她哭的很伤心,整个身体因为呼吸急促,胸腔颤抖把我身体也随之带的颤抖起来。
  我问:“邢睿怎么了?
  邢睿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说:
  “我被开除了?
  我猛然间推来邢睿。望着那张白皙,沾满泪水的脸问:
  “你说什么?
  邢睿手指扶了扶鼻子说。仰着头故作坚强的说:
  “其实我早就不想干了,这样也好。
  我问:“是不是曹局的意思?
  邢睿哭着摇头:“韩冰。不要问了。
  随后邢睿提着背包上了狗头的车。
  我愣愣的站在那里,掏出电话,拨通曹局长的电话:
  “喂,是我。
  曹局:“哈哈,你小子还知道给我打电话啊!这几天去哪了?
  曹局:“邢睿为什么被开除了?
  电话那头曹局愣了几秒说:“这是省厅的意思?
  我冷笑:“曹局,你甭哄我乡下人。
  邢睿一个小警察,省厅能那么重视他?曹局你这卸磨杀驴的事,你都能干得出来。
  曹局:“韩冰,你小子吃错药了是不是!邢睿我把她当成闺女,她被开除,难道我心里就不难受。
  我咬着下牙龈说:
  “曹局4.1枪案,我和邢睿是你们市局主动部署安排的,这4.1枪案刚告破,你们就整这仙事,你们体制内的事我不清楚,但是做人要厚道。
  曹局:“韩冰有些事,不是你我能左右的,是有人把你们的关系捅到省厅,不光是邢睿,如果你不收手下一步搞的就是你,我劝你一句,多行不义必自毙,你不是成立什么地狱天使吗?如果你在一意孤行的话,阳北一监你还是要回去的。
  曹局长话没说完,我啪,,的一下子,把手机摔在地地上,一脚踹在公交车站台的垃圾桶上,那一刻我感觉整个身体在燃烧,我在心里问自己,这tmd就是我的救命恩人。
  在半个小时前,我还计划把雨龙的东西,全部交给曹局,但是现在我不会这样做了。
  我怒气冲冲的上了车。
  狗头扫我一眼,又扫了一眼邢睿,什么话也没有说。
  我用手揉了揉脸,对狗头说:
  “给郭浩,房辰,武海打电话,让他们到玉田修配厂。
  随后狗头开车离开了阳北分局。
  两个小时后,玉田修配厂二楼办公室,所有人见我和邢睿脸色难看,都没有敢说话,一个二个坐在沙发上小心翼翼的盯着我们。
  富贵把一部新手机递给我说:
  “冰哥,这手机看看喜欢不。
  我一句话没说接过手机,塞进口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