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三百三十四章 转盘立交桥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ps: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,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,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“qd
  ead”并加关注,给更多支持!soudu!org
  我此话一出,牛百万面露难色,长叹一口说:
  “你们城里人,哪知我们山里人的憋屈事呀!这家丑啊!哎,,,如果不说吧!这生意一旦成了,回头你们一打听,会说我牛百万不实在,咱山里人做事凭的是良心,也不怕你们笑话
  这一年前,我儿子牛娃相中一个村里一丫头,那丫头虽然张的俊但是生活不检点。我们老牛家虽说是村里的大户,一出手就是十万聘礼。牛百万说到这排了胸脯,意气奋发的继续说:
  “咱凉山村,谁家有我牛百万财大气粗,不曾想把那女娃娶了回后,那,那丫头竟然是被人家开过苞了二手货。咱山里人,忌讳多,就图个女娃身子干净,你说这事闹心不闹心,这让我们牛家的老脸往哪隔。
  我们牛家人,人老八辈勤劳朴实,是打掉牙往肚子里咽啊!
  从那丫头进家后,我们牛家就一天没有安生过。
  本想吃个哑巴亏算了,但是这女娃张着一张克家扫把星的脸,进门不到三个月,我老婆先是种病一场,在县医院住了一个月,这刚到家,暴雨山洪冲了我果园唯一一条山路,我上百亩的果子运不出去,全烂在地里了。
  要不是我家大哥是镇里的领导,从农村信用社给我贷了一笔款扛过这一劫。谁曾想那丫头竟然跟老情人跑了。
  我牛百万也是半截黄土埋身的人,就这么一个儿子。你想我心里是什么滋味。
  哪有这样的理,我这十万彩礼不能就这么算了。我就去她娘家要人,后来丫头的娘家人。一咬牙就把他家的二闺女算赔礼嫁过来,这不,就等过几天去迎亲。
  正好今年果子下树,卖了钱正好换贷款,这不才缓过劲。
  我笑着说:“哦,原来这么一回事。
  牛百万扫了一眼站在旁边的牛娃说:“牛娃,去东屋,挑几个果子,给老板人看看咋样。
  那牛娃一听他爹这么说。屁颠屁颠的出了堂屋。
  不一会牛娃端着盘子,走了过来。
  走到我面前,我伸手拿了一个递给狗头。
  狗头接过我手里苹果,象考古似的,在手里左翻右看,随后笑眯眯说:“还看什么!都是明眼人,谈谈价格吧!
  牛百万笑眯眯的说:“俺山里人也不会做生意,你报个数,合适咱就谈。不合适货比三家您在来。
  狗头笑眯眯的说:“牛哥刚才话都撂出来,没有你的话,这村里人也不敢把苹果卖给我们,果子这东西。一天一个价格,我们也是诚心想和你做生意。只要价格合适,我们有利可图。咱们就长期合作。
  牛百万扫了我一眼,又扫了一眼狗头伸了三个手指。
  狗头咬了一口苹果说:“牛哥。你不实在啊!说完伸出一个手指头。牛百万摇了摇头说:“这个价格我们办法接受,太低了。
  狗头说:“不少了。大家都是生意人,这苹果到的成熟期,张的快,过几天不还不如这个价格呢?
  牛百万显然一副不同意的表情说:“大兄弟,你们这一转手,就能卖四五块,我们凉山的苹果全国出名,你这价格给的太低了,我们山里人没见过大世面,你别坑我们啊。
  狗头从兜里掏出一枚硬币说:“牛哥,我们是生意人,有利我们就收,这苹果确实卖相和味道口感不错,但是你这价格太高。要不等过段时间我们在谈。
  狗头话一说完,胸有成竹的把一块硬币放在桌子上,使了个眼色给我,我们起身要走。
  牛百万立马拦着我说,两块一斤,我们各退一步。
  狗头笑着说:“1快五,有多少我们收多少。
  牛白万长叹了一口气说,哎,你们城里人就是会做生意,猴精猴精的,好吧!什么时候过来拉。
  我接过话说,你们不包送?
  牛百万笑着说:“我们果农哪有这个精力。
  狗头笑着说“牛哥,你这么还斤斤计较这些东西,我看你这公路是刚修的,而且还不方便,我们这一天上百万的生意,进你一些苹果还要自己找车来拉。
  我是全国各地的跑,这里面的道道子,我是知道的,一旦货车开进山,出去就不那么容易了。几个老头老婆往路上一坐,拦路要钱,说大车把路压坏了,这不是多找得麻烦吗?
  牛哥你说可是这个理。
  牛百万一听狗头这么一说,笑着说“
  那是前些年村里的无赖干过,你放心?只要你来拉我牛百万家的果子,我保你在凉山真没人敢拦。
  狗头摇了摇头说:“这话我听多了,吃过的亏也不少,你们票子一数,货车一出果园,我逢路口就要掏钱,少说也要花个千儿八百的,过路费,这事咱先明后不挣,行的话,我就把定金付了,不行生意不成仁义在。
  牛百万见狗头把话说的那么死,一拍大腿说:
  “没问题,你们要多少。
  狗头笑着从钱包里,掏出几十张人民币递给牛百万说:
  “有多少我要多少。
  牛百万笑着说:“大兄弟,你这定金是不是有些少。
  狗头撇了他一眼说:“你有刷卡机吗?我刷卡。
  牛百万摇了摇头说:“现在出来做生意,谁还带现金。牛哥不是我说你,你看着怪老实的,心思这么那么重,你还怕我骗你不成,哎,,头一会遇见这么罗嗦的卖假。
  这几千块。是我没有收到货就付得现金。等你把果子运过来了,我们还要过磅在算账。苹果在你车上,我不给你钱。到时候你不把果子卸下车不就行了,地点你定这下这会你该放心了吧!
  牛百万笑着望着我说:“那好吧!明天一早,秦阳县转盘立交桥,那地方有个磅站,我们就在那交易。
  我微笑着伸出手,握着他那双长满老茧子的手说:“合作愉快。
  随后牛百万留我们吃饭,我们委婉的拒绝,出了牛家大院。
  一上车狗头笑眯眯的说:“你准备怎么阴这爷俩?
  我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美景说:“这就不是我们考虑的了。
  狗头愣愣的望着我,我也没有解释便掏出电话。给齐浪打了一个电话,因为我们兵分两路,齐浪压着那个叫虎哥的先阳北,我让他问虎哥要了豹子的电话,随后给豹子打了一个过去。
  电话一接通。豹子问:“你是哪位?
  我笑着说:“怎么昨天晚上刚分手,你这么快就把我忘了。
  豹子哼了一声,把电话递给他旁边一个苍老的声音,那人开门见
  山便说:“小子,你很牛逼。牛逼的都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了,我看你能蹦跶多久,你这是在我地盘轮了老子一闷棍,你给我等着!
  我笑眯眯的说:“你就是七爷吧!
  那苍老的声音干笑两声说:“你还知道我。东西给我原封不动的送过来,这事哪说哪撂,你和雨龙的仇那是你们的事。但是你把我卷了进来,这事你不好摆平。我和你无仇无怨,听说你也是一条汉子。东西给我送过来,咱两清。
  我笑着说:“我这人天生你就是一个杠头,既然你这话说了,我也卖你个人情,明天一早在转盘立交桥,有一个叫牛百万人,会拉几车苹果,你把这牛百万和他儿子牛娃给我废了,货车的苹果分给秦阳南站的所有饭店,我卖一个人情,东西和图纸我会交给你。
  七爷:“哼,你把我七爷当什么了?
  我笑着说:“干不干由你,别后悔?
  七爷:“你在威胁我,小子?
  我说:“我有这个资本。东西在我手里,我说的算,想必你也知道我手里的东西分量,这事如果你不干,我想,只要是干这一行的人,都会抢和我交易,到时候别怪我,没给你面子。
  七爷:“行小子,东西什么时候给我。
  我说:“等我电话。
  七爷:“你
  我不等他把话说完,就把电话挂了。
  随后我们一路询问路人,到了转盘立交桥。
  毕竟秦阳不是阳北,我们几个一直没敢下车,在车上熬了一天一夜,第二天天刚蒙蒙亮,四辆黑色轿车停在转盘立交桥过磅口。
  转盘立交桥是一个圆形广场,它应该属于四环以外,旁边有一个巨大的车辆过磅处,一些装有蔬菜,大米的,化肥的货车停在广场上,我一眼就看见,那四辆黑色轿车下来的豹子,和五毛。
  他们一辆货车,一辆货车的挨着找,仿佛在询问什么。
  我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他们。
  他们十几个人显然把几十辆货车找完,垂头上气的蹲在路边吸烟。
 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,三辆141半挂车进了磅站,那车上堆满了,红扑扑的苹果。
  车刚一停,豹子和五毛立马兴奋起来,走了过去,随后简单的交谈,随后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卷发男孩,被人喊下来。
  豹子笑眯眯的和那中年人说了几句话,冷不丁从后背上抽出一把黑色砍刀,对着那中年人和那卷发的头上就砍,紧接着那十几个人围上去,一顿狂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