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三百三十二章 回阳北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望着房辰说:
  “没你的事!
  房辰一愣,显然没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soudu@org
  他仔细打量豹子说:“我不管你是谁,如果你敢对冰哥不敬,老子一定弄死你。
  豹子咧嘴笑了起来说:“你tmd
  也不打听打听,这秦阳县是谁的地盘,你动老子试试看。
  我见房辰想动手一把拽房辰吼:“你干什么?
  房辰斜眼瞅着豹子说:“我看一这厮就不是什么好鸟,我想今天不弄个样出来,你未必能走的掉。
  豹子显然也不是个软蛋,掏出手机说:“我走笑话。你这杠头年龄不大,口气倒不笑,不服气磕一磕,有种你等着。
  我见豹子打电话说:“豹子,你这是干什么,误会。
  豹子阴冷地盯着我说:“误会,我看不象,这是摆明的有备而来找事,在秦阳这地方还没人跟着我这么说话。
  我今天非给他弄个样子出来,让他知道我尚云豹,不是任何都可以惹的。
  一时间气氛骤然紧张,显然豹子和房辰都上了脾气,我左劝劝不动,又劝也劝不了。我明显感觉房辰有些反常,他说话语气不仅硬,而且在没有摸清楚对方背景之前,盲目挑事,他到底想干什么?
  大约十几分钟。几辆车开了过来,停在路边。十几个人年轻人,从车上下来。
  豹子一看自己的人到了。指着房辰说:“你不是很牛逼吗?我倒要看看你能嚣张成什么样子!
  房辰两眼放光的扫了一眼那十几个人,又瞅了一眼郭浩,武海。
  郭浩和武海一左一右的慢慢向豹子靠近。
  我吼:“耗子,小海,别动。
  郭浩,武海瞅着我,我这一嗓子还是比较管用,郭浩,武海停了下来。
  豹子笑眯眯的说:“左右卡位。这是象动我的节奏啊!虎子,把他们几个给我弄翻了先。
  一个刚从车上下车的男人,一听豹子这么说,提着砍刀快步冲了过来。说时迟那时快,我眼见他就要冲到房辰身边,想都没有想,就从后腰上摸出一把匕首,箭步冲到豹子面前,刀刃顶着豹子的腹部说:
  “既然你想把事闹大。那老子也不跟客气,你动我的人试试看。
  豹子冷笑着盯着我说:“你小子,,。确定这么干。
  他话一说完,五毛掏出一把手枪指着我说:“把东西放下。
  房辰胸有成竹的,冷笑从兜里掏出一瓶试剂说:
  “都是有备而来啊!呵呵。你们货车里面的这东西不少啊~整整一百多箱子。我听说这东西很厉害,比传统的值钱多了。里面还有一个银白色精致的密码箱,我还以为密码箱里有什么好东西呢?原来只不过有几张图纸而已。呵呵,还好我上过几年学,听说是什么药剂配方方程式,这东西好啊!
  豹子睁着椭圆的泛白的眼珠,盯着房辰说:“你动我的货车?
  房辰笑眯眯的搂着我说:“冰哥,你还记得你在拘留所里认识的那个神偷吗?这小子真tmd牛,什么锁都会开。
  我顿时明白了房辰的话,一连串的谜团在我脑海里盘旋。
  房辰望着我一脸迷惑说:“这事回头在说。
  随后房辰吹了一声口哨,路边的十几辆车里,顿时下来百十号人,我惊的是目瞪口呆。
  狗头笑眯眯的走车上下来说:“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,呵呵!本想等你进停车场后,在动手,显然等到不那个时候了。
  豹子显然心里素质过硬,盯着我说:
  “韩冰,我虽然和你小子认识不久,但是我对你这么样,你心里清楚,你这事摆我一刀啊!
  狗头接过话说:“这事不挨他的事,你们从高速服务区,我们就开始盯着你们,俗话说,这夜路走多了,也怕遇见鬼,你们是只走夜路,白天不走,这说明什么,你们有意避开盖子。
  但是你们忽略一个问题,那就是地狱天使的老大在你们手上,我们这些做老弟的岂能放心大哥,跟着你们压货受苦!
  哈哈!枪都掏出来了,看样子也是过刀尖舔血的行家。枪声一响,东西也就没有了,都是聪明人,何必两败俱伤。
  ,那货和图纸已经连夜运回阳北了。如果想要回东西,回去和你们老大说,让他把大嫂送回来到阳北找我。这缅甸还是别去了,路途太远。
  狗头话一说完,搂着一脸茫然的我说:“大哥,希望你原谅我的擅自做主。
  我感动的望着狗头,那一刻我突然有股想哭的冲动。
  随后我们和狗头往车上走,在经过一个豹子喊来的一个男人身边的时候,我不经意的扫了他一眼,那人怎么那么眼熟?
  我猛然间想起,那人光头四十多岁,不就是女鬼生前,那个糟蹋他的虎哥吗?我气不打一处来,对武海说:
  “这人也带走。
  虎哥一愣急忙说:“这,,,武海走过一把搂着虎哥的脖子说:“走吧!
  随后我们上了车。
  在车上我望着房辰,郭浩,狗头,武海说:谢谢。
  狗头笑眯眯的说:“这两个子从你嘴里说出来,怎么那么别扭呢!耗子,房辰,小海,你们觉的呢?
  房辰,郭浩笑着说:“是啊!冰冰能说出谢谢两个字不容易啊!值了。我咬着牙说:“兄弟们不怪我,是盖子的卧底。
  武海故意冲了我一句说:
  “冰哥,你真是的。你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!这事都过了,你还提这档子事干什么。狗头来的时候还说,从今以后谁敢提这事。就tmd滚出地狱天使。你这不是打狗哥的脸吗?
  我不好意思的望着所有人。
  见他们一脸笑眯眯的样子,闭上眼说:
  “谢了兄弟们。
  房辰一手握着方向盘说:“冰冰,这是第二句谢谢了,凡事有个度,在说废话我就把你扔在这。这地方不大洗浴中心怪不错,我们几个当时就住在你们隔壁,耗子可是贴着耳朵听你房间的动静呢?没想到你小子定力怪牛逼的,没有**。
  我们几个刚才还说,那虎牙妹子张的不错啊!你小子怎么把人家赶出来了。哈哈!房辰一提到洗浴中心的虎牙妹子,我心猛地咯噔一下,我突然想起我答应那女鬼的事。
  我开口便说:“房辰让兄弟们,先回去,我们去秦阳县的凉山村。
  房辰一愣急忙问:
  “去那干什么吗?
  我咬着牙说,去那地方整一个畜生。
  房辰说:“非要现在过去吗?
  我坚定的说:“我答应过她,一定要办。
  他们几个迷惑的望着我,见我面色沉重也没有细问。
  随后房辰给他们打了一电话,汽车往凉山的方向开去。
  在路上。狗头一脸感慨的说:
  “我没有想到,雨龙能这么胆大,他的家底全部在车上,那可是价值上亿的现货。和无法用金钱衡量的化学方程式图纸,雨龙真是对你太放心了,放心让人觉的不可思议。
  我问:“你们怎么把地狱天使的全部兄弟带了过来。
  狗头笑着说:“我也是刚到。昨天晚上房辰,和郭浩不放心。就带着武海,富强跟着你。
  一直跟着你们下高速到秦阳境内的停车场。房辰打电话说汇报你们的位置,和所乘坐的车辆,说坐在是一辆封闭集装箱的货车?
  房辰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正赶上你在拘留所认识的
  那个叫梁飞的小扒子来问富贵借钱。
  我一见到梁飞眼睛一亮,心想不如趁你们离开大货车,梁飞那小子是开锁的高手,不如让他过去,看看货车里面到底是什么。
  但是我令没有想到的是,那货车里面,竟然是雨龙的全部家当,我就急忙带人赶了过来,车里的东西在三个小时前已经在阳北路上了,你放心东西我已经安排人藏起来,我们不能和东西一起回去,目光太大,在没有搞清楚这里面的事之前,我们是不会把东西拿出来,因为这是陈妮娜的命。
  我拍了拍狗头的肩膀说,狗头运筹帷幄决胜千里,有你在我放心。
  正在这时,我的电话响起,雨龙在电话怒不可遏的吼:
  “韩冰你tmd准备好麻袋,给你挺着大肚子的娘们收尸吧!
  我知道越是最关键的时候,我越要沉住气,便冷笑说:
  “龙哥,你疯了吗?你也不看时间,才6点,
  有事等我睡醒了在说。
  雨龙暴躁如雷的吼:“你小子行,我真是小看你了,把东西给我,陈妮娜你领走。
  我一听愣了半天,这雨龙显然急了,要不然他不会挑明直接让我拿东西去换陈妮娜。
  我深知这东西对雨龙很重要,要不然雨龙也不会这样急躁,雨龙显然已经乱了阵脚。
  雨龙见我不说话,“一定是那个**万心伊吧!这贱人整天说要抽资金退股,原来来你们合计摆了老子一刀,想要多少钱,开口。
  我一听多疑的雨龙竟然怀疑万心伊,那一刻我却有些担心万心伊。
  我急忙改说:“老子做事还用着娘们吗!那娘们害老子还不够深,我告诉你雨龙,想要东西简单,我见到陈妮娜东西就会还你,如果陈妮娜少一根头发,那些瓶装的东西,我全tmd扔源河。
  雨龙说:“没问题,你现在在哪,我去找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