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三百三十章女鬼的生前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煞气之尊显然在等待我的决定。∑
  我望着那女鬼绝望无助的眼神,一种怜悯的感情逐渐占了上风。www@ttzw@com
  我问:“我能帮你做什么?
  那女鬼绝望的闭上眼说:
  “很简单,让那些害我的人得到应有的报应。
  煞气之尊,嘿嘿干笑两声,缓缓放下镰刀,一手卡着女鬼的脖子,一只按在我的肩膀上说:“主人,我会让你看到它,生前所经历的一切,会让你感受她的哀怨,一旦进入它的精神世界,你就会明白,这怨气是怎么形成的,等你了解怨气的根源,在做决定要不要答应它。
  我有些迷惑的望着煞气之尊,我不知道煞气之尊是意思。
  煞气之尊连解释的意思都没有,那白森森的干枯手指,猛然间触碰我的肩膀,我只感觉一股极度冰寒顺着煞气之尊的手指,传进我的身体。
  那女鬼骤然汇集成一股白气,逐渐凝聚过来,一种刺骨的冰冷掠过全身,我猛的打了一个冷战。
  随后,我的眼前开始出现幻觉,那一瞬间,我似乎回响起来,当初在我年幼时,风铃上我身的时候就是这种意境。
  眼前顷刻出现了一个奇特的画面。
  那是一个炊烟袅袅的小山村,一群**岁的孩童在山林家嬉闹,一只硕大的水牛在山坡上悠闲的吃草,满山遍野的油菜花,把整个山坡衬托的犹如人间仙境美不胜收。
  两个长相俊俏女孩,躺在水牛身边,其中一个女孩顽皮的把一条油菜花。插在另一个年龄比她大几岁的女孩的耳朵上说:
  “姐,你和大勇的事。咱爹同意吗?
  那个年龄大的女孩,穿着一见黄色格子裤。扎着两条山羊辫,一脸稚嫩把油菜花从耳朵上取下来,在鼻子上闻了闻一脸无奈的说:“咱爹要十万。勇子家就那三间瓦房,在深圳累死累活打工一年才挣2多万,勇子娘还有病,我看这事悬。
  年龄小的女孩说:
  “梅子姐,说实话你心里有勇子哥吗?
  年龄大的女孩脸一红,羞涩的说:“小屁话你懂什么,问这干啥?年龄小的女孩。笑嘻嘻的说:
  “姐,你就别不好意思了,如果你喜欢勇子,这事我和咱爸说,你知道咱爸最疼我,大不了,我们一起出去挣钱供咱弟弟上学。
  年龄大的女孩拉着年龄小的女孩手说:“你小屁妮子说什么呢?我的事你就别问了,我想好了,如果咱爸不同意。我就和勇子哥一起去深圳挣钱,等挣了十万就回来。
  正在这时,一个穿着黑色条纹上衣的男孩,吹着口哨从山坡下走了上来。
  年龄大的女孩一见那男孩上来。有些不高兴的说:
  “兰兰,我们回家吧!
  那男孩个子不高,酒糟鼻子。一头粗黑的卷发跟茶壶盖子似的盖在头上,搭眼一看就不象什么好鸟。
  那男孩一手插裤兜里扫了一眼,年龄大的女孩说:
  “梅子。你嘛意思,一见我就躲。我脸上写着坏蛋这两个字吗?
  梅子低着头,表情反感地说:
  “牛娃,你不去山上果园给你爹看园子,你来这地方干什么?
  牛娃揉着下巴色迷迷盯着梅子,干笑了几声说:
  “这山是你的?呵呵,我来看我的未婚妻啊!
  梅子脸一红说:“谁你是未婚妻?
  牛娃得意的笑着说“你啊?梅子来让哥亲一个。
  说完牛娃扑了上去,一把搂住梅子的肩膀,厥着嘴就往梅子脸上噌。
  梅子扬手对着牛娃脸上一巴掌。
  牛娃先是一愣,色迷迷的揉了揉脸上说:“让你继续蹦欢,我看你能蹦欢几天,你早晚上老子的娘们,我爹昨天刚给你爹10万彩礼钱,你爹满口大答应,挑个好日把咱俩的事办了!老子在也在乎等这几天,早晚睡了你。
  梅子眼睛红红的,拉着兰兰往山下跑。
  回到家后,梅子红着眼眶质问父亲,牛娃说的话。
  梅子父亲是一个40多的山里汉子,个子不高有些驼背,皮黑黝黑,一看就知道,是那种常年在山里生活的壮劳力。
  梅子爹蹲在堂屋门口,嘴里叼着一只旱烟袋,一脸无奈地扫了梅子一眼说:“梅子,你就认命吧!你跟牛娃有什么不好,他爹在山里包了上百亩的果园,他叔又是村支书,大勇哪一点能比得上牛娃。
  梅子嘟囔嘴说:“爸!难道你就为了十万块钱把我卖了?爸,我明确告诉你,我什么都依你,但是这事我不同意。
  梅子父亲蹭的从地上站了起来,盯着梅子吼:
  “这事由不得你,你不同意你弟弟怎么办!说完抽袖而去。
  紧接象电影片段似的,镜头转换。
  几十人的迎亲队伍,清一色红衣接响。
  十几个人抬着带红字的扁担,一路上吹吹响响,好不热闹。
  牛娃穿着一件喜庆的西服,红光满面的在人群前唱着山歌,那洪亮的声音在山间回响,画面紧接着如幕布似的,又一变。
  梅子头戴金丝发礼,穿着一件火红的长裙,在闺房里哭哭啼啼,她那俊俏的脸上,一丝泪花顺着脸庞哗哗的往下流,五六个农村妇女,在她旁边七嘴八舌的说:“梅子命真好,这以后嫁的牛娃家,衣食无忧,你看这丫头张的多俊。是啊!牛娃,这小子虽说平时野,但是人家找媒人来说,可没少花钱,听说送了四首礼。
  那四头猪肥得跟牛似的,绸缎都是成箱子这搬。
  我听说,牛娃还准备买货车,说等山路一修好,在准备包几百亩。种苹果往国外卖,看看人家牛娃家。生意都做到国外去了。
  大勇人虽然老实,但是老实有什么用。没钱一切都是白搭。
  一个瘦弱的妇女,从堂屋走了进来,那几个老妇女立马收声。
  那老妇女显然是梅子妈,一脸愁容,她走到梅子身边,拉着梅子的手说:“闺女啊!你别怪娘和爹,你弟弟在县城里上学,就凭我们家条件,根本没能力供你弟弟啊。你不为别的,就为了你弟弟吧!
  娘给你下跪了。
  那妇女说完扑通往地上一跪。梅子显然慌了身,一把拽那妇女哭着说:“妈,你这是干啥?我不甘心啊!小海是你儿子,难道我就不是你闺女吗?呜呜,妈!为什么把我生个女儿身啊!如果有来生下辈子我一投胎男儿身。
  紧接着画面又一换,一栋三层小楼内,梅子面无表情的坐在床边,牛娃色迷迷的盯着梅子。随后象饿虎扑食似的,把梅子按在床上,梅子象一具没有知觉的尸体似的,一动不动。
  她咬着牙泪水夺眶而出。随后牛蛙猛的直起身子,一巴掌打在梅子脸上吼:“你这破鞋,身子不干净!还tmd跟我装。你原来是个二手货!。你这**梅子眼神空洞的望着他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捂着脸凄惨的嚎叫。
  牛娃一把拽住梅子的头发,将她从床上拽了下来,骑在梅子的身上,拳头猛烈的对梅子脸上打,直到梅子一声不吭的昏死过去。
  牛娃咬牙切齿穿好衣服摔门而出。
  紧接着画面又一换,梅子家。
  十几个彪悍,虎视眈眈的坐在梅子家堂屋,一个中年男人二郎腿一脸嚣张的盯着,梅子父母说:“李光亮,你tmd太不是东西了吧!你闺女梅子被开过苞了,你还拿她当宝贝,看你平时怪老实,你这是老实人,不干人事啊!十万块彩礼钱,你给我吐出了,把你闺女领回去,算我倒霉,这事就算过了,不然的话你也知道牛百万是啥人。
  牛百万见梅子爹一言不发的蹲在地上,手一摆对那十几个彪悍说:“给我砸。
  那十几个彪悍,正准备掀桌子,梅子爹蹭的一下的站起身吼:
  “不就是钱的事吗?这嫁出去的闺女,拨出去的水,既然梅子是你牛家明媒正娶的,她就是你牛家的人,这哪有我领回来的道理。你砸我家试试看,我光亮今天是豁出去了,你敢在我家里动一手指头,我不捅死你,我tmd不姓李。
  梅子爹话一说完,冲进厨房提着一把镰刀冲了出来。
  牛百万一见梅子爹想和他拼命,吓的拔腿二乘一,带着那十几个彪悍转身就跑。
  牛百万一回到家,越想越气,从院子走廊摸了一跟木棍,冲到儿子牛娃屋子里,对着梅子一顿暴打,便打便吼:“你爹说,你是我牛家的人,吗的,你不把这十万块钱给老子弄回来,老子就不让你有一天消停日子过。
  梅子在屋子里被打的死去活来。
  一连半个月梅子白天被四娃父母虐待,晚上被四娃蹂躏。
  紧接着画面又一闪,梅子站在桌子上,把一个麻绳套在脖子上,就在她瞪板凳的那一刻,牛娃走了进来,一看这阵势冲过去,把梅子抱了下来。
  牛娃见梅子动了自杀的心,从那以后一家人就不再这么难为梅子。
  一个暴雨连绵的深夜,雷声滚滚,出山的唯一公路被泥石流掩埋,那时候正赶着牛娃的果园丰收,上百亩的果子烂在山里运不出去。
  牛娃一家人,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。
  成熟的果子腐烂的快,短短半个月,上百亩的果子一个也没有运出去。牛家上上下下,把这天灾说成是梅子这个扫把星害的。
  种了几年的水果树眼看收成了,全烂在果园里。
  牛家从村了的首富一落竟到了揭不开锅的地步,还把梅子赶出来家门。山村的的流言蜚语顿时间,把梅子说的体无完肤,仿佛梅子就是恶魔再生。
  走投无路的梅子有家不能回,便跟着一辆拖拉机来到了秦阳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