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三百二十九章 自愿贡献灵魂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那男人摩托车刚启动,一辆沙土车,以极快的速度呼啸着奔来
  那沙土车的远光灯犹如一直恶魔的眼睛,把路面照得犹如白昼,显然那骑摩托车的男人,没有注意到那辆飞驰的沙土车。soudu@org
  那个骑红色大架摩托车男人,悠闲的手里的烟头,弹飞了出去。
  随后在洗浴中心门口,绕了一个大弯子路猛然间加速。
  一声尖锐的叫声,划破寂静的夜空,随后咣当一声巨响,那辆摩托车瞬间象爆炸似的,支离破碎。
  一个白色人性物体,瞬间飞出十几米远,在空中犹如托马斯全旋,急速翻滚,咚的一声,重重的摔在路肩上,在地上又滑行的了好几米。
  我和豹子五毛,几乎同时站了起来。
  那卖烧烤的老板,目瞪口呆的站在烧烤摊旁,他手里的鸡翅烧着火了,他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  那沙土的司机睁着恐惧的眼珠,不知所措的坐在驾驶室内,几十秒后,胆战心惊的从车上跳下来,全身哆嗦站在路中间,望着地上那两具尸体,随后急剧后退拔腿就跑。
  一捋阴风飘过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味,垃圾袋随风飞舞,一个身穿红色旗袍的女孩,站在那具穿白色衣服女孩的身体旁边,得意的笑着。那一张惨白没有一点血色的脸,她长发在随风摆动,象杨柳似的垂落。随后迈着轻盈的步伐进了洗浴中心大厅,我立马箭步冲了上去。
  豹子,和五毛喊我说:“你干什么去!我头也没有冲过马路。进了洗浴中心大门。
  我一进洗浴中心大厅,右手开始提示我那东西。就在附近。
  我顺着右手指引的方向上楼,经过狭长的走廊。在楼梯拐角的地方,我停住脚步。
  那是一条昏暗的楼梯口,似乎是这个洗浴中心的消防通道。
  漆黑的楼道口,仅有一盏安全出口的灯发出昏暗的蓝光,楼下空无一人,楼上没有任何声音。
  但是我能感觉我的右手,逐渐发热,随着时间的推移,热度越来越强烈。
  正在我犹豫是上楼。还是下楼的时候。
  我一抬头猛然间看见,那个身穿红色旗袍的女孩,就在站在我的面前,我离它最多不到一米。她猛然间的出现,着实吓了我一跳,我会快镇定下来,盯着它。
  那是一个身穿红色旗袍的女孩,个头不高身穿瘦弱,那身上所发出的那种极寒。仿佛能冻结空气似的,她周围被一团白色雾气环绕,那氛围哀怨,忧伤。我似乎能感觉到她的情绪。
  它散落着盖着她的那张脸,双手自然垂下,犹如晾衣架上漂浮的红色衣服。双脚悬浮在半空中,她直直的盯着我。
  虽然她的长发遮盖着眼睛。我似乎能感觉到,那漆黑的秀发下隐藏着一双血红的甚至凌厉眼球。在窥视我的一举一动。
  一股阴风拂过,吹气她的长发,我的天,那是一张瞪着血红眼球煞白的脸,她直直盯着我,龇牙吼:“你是不是在找我?
  就在我看清楚它脸的那一瞬间,我的大脑骤然停止思考,那恐怖的样子真是吓了我一大跳,我自认定力足够,在殡仪馆见过无数的尸体
  ,但是当在这昏暗的楼道口,见到她这个样子的时候,我还是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。
  我右手猛然间发力,那女孩似乎感觉到我身上的煞气,以一种极快的速度飘向楼道的阀门。
  我见它象跑,便加速跟了上去。
  那女孩直直盯着我,她挪动着小碎步后退。
  我的右手似乎在狂暴,血液顺着右手涨的生疼,仿佛右手里的血液似乎要冲破毛细血管束缚喷出来似的。
  我全身象打了一计兴奋剂似的,血液沸腾,变的很兴奋,全身发胀。
  我似乎对这个女鬼身上的阴气充满渴望。
  我急步冲上台阶,那是一块硕大的露天阳台,洗浴中心的的彩光牌子,散发出微弱的红光,印在那女鬼的脸上,它整张脸血红红的,它显然很惧怕我,一直不停的后退。
  我经过一排又一排的晾衣架,眼神从未离开过她,我能看的出,它似乎对我步步紧逼充满了愤怒,但是它的眼神却告诉我,她现在只想逃命。它被我直直逼到墙角,一股阴冷猛烈的风刮了起来,咔嚓一声,一根晾衣架的铁瞬间断裂,呼拉一下子,十几件凉塞的衣服倒了过来,我急忙往左侧躲闪,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,一根巨大的竹竿上绑的电视信号接收器,迎头砸了下来。
  我来不及多想,举手便挡,我只感觉左手一阵撕裂的疼痛,那信号接收器的一片羽翼,不偏不正的把我左手臂划了一道口子,鲜血顺着我的手臂流了出来,一团红色烟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右飘忽。
  我无暇顾及疼痛,推开电视信号接收器,右手一把抓了过去,那女鬼一声尖叫
  ,那声音简直就不是人呛,象动物被火烧似的凄惨的嚎叫。
  我自己也被我右手的速度和力量震撼的目瞪口呆。那速度快的让我不敢相信,那速度压根就我控制的速度,比第一次吞噬女鬼四喜的速度更快,爆发力更强。我清晰的记得,当时我收复四喜的时候,我压根就控制不住右手,但是这次我明显感觉到,我不仅可以,实实在在控制右手,而且还可以明显感觉到右手的力量已经超乎我的想象。
  这也许就是煞气之尊,在重新被我释放出来后,在十里陵吞噬屠殉众鬼魂的升华的结果,原来这煞气之尊是靠魂魄的灵气增加力量。
  想到这我似乎明白,煞气之尊对那个年迈老者说的话,回到煞气之尊为我所用,才是一个灵魂最好的归宿。
  那女鬼伸开那苍白手,想要挣脱我的右手,但是她这种无谓的反抗一切都是徒劳。
  那一刻我彻彻底底看清楚那女鬼的面容,那一张精致白皙鹅蛋似的脸,明亮的眼眸晶莹剔透,犹如夜空里星辰,灵秀而俊巧。
  这是张脸稚气未脱脸,不过十几岁的样子,我很难想象就在刚才,就是这张稚嫩脸,竟然会毫无人性的制造一场惨烈车祸。这美丽的皮囊下,竟然隐藏着一颗蛇蝎心肠。
  我的右手直直的拽住她的长发,她显然失去了刚才的凶狠,表情异常痛苦。
  它跪在地上眼泪汪汪的望着我:
  “求你大师,放过我吧?
  我表情凝重的盯着她口气坚决说:“在房间里,我给过你机会,我已经感觉到你的存在了,为什么还要对那可怜的女孩下手。
  那女鬼用一种哀怨的口气说:“当初要不是她,我能走到这一步,遇见您我无话可说,我只求你能暂时放了我,等我报仇后,我一定会把灵魂献给你,行吗大师,我求您给我一次机会?
  听了女鬼这话,我突然觉的好笑。这女鬼不仅傻而且白痴,刚才就因为我一时疏忽才会让她的得逞,要不然洗浴中心门口的车祸就不会发生,想到这,我顿时变的愤怒起来,我把她举了起来,咬着牙说:
  “你没有这个机会了,放了你,做梦。
  我慢慢发力,也许也一秒种,它就会魂飞魄散。
  女鬼绝望望着我凌厉的眼神,一泪清澈的泪花,顺着她那白皙的脸庞滑了下来。
  正在这时,一个低沉吼厚重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,:
  “主人,她是七煞之颠,无极之地的的复仇之魂,答应她吧!主动贡献的亡魂的力量,是我们直接吞噬的力量所不能比的,这样的灵魂完整而没有一点瑕疵,是万里挑一的极品,主人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,我们就姑且相信它一次,如果它欺骗我们,我会让她永世不得安宁。
  我冰冷的盯着那女鬼:“让我放了它,我做不到。
  那女鬼胆寒的盯着我的身后,我从它剔透的眼中看,看见一个身穿黑长袍头戴斗笠,背着镰刀的骷髅脸,站在我身后。
  煞气之尊步步沉重的走过来,对我说:“我的主人,既然你心意已决,为了消除你心里的愤怒,我会让它死的无比之痛苦。
  煞气之尊话一说完,。
  一把揪住那女鬼的头发,象提小鸡似的,把那女鬼提了起来,另一只干枯的骷髅爪子,扬起寒光凌厉的镰刀。
  那女鬼早已吓破了胆。她甚至用一种哭腔求我。望着那她那张梨雨带花得脸,我似乎有种怜悯的感情和愤怒交织在心里,我缓缓闭上眼,转身把头扭了过去,我实在不想,看见那残忍的一幕。因为上次阳雪吃灵魂的样子,已经把我恶心到极点了。我害怕自己会忍不住把刚吃的烧烤吐出来。
  风渐渐大了,一束银色光束闪过,那女鬼惊声尖叫说:“求你了大师,不这样对我,求你了大师,我错了,呜呜呜呜,我愿意把灵魂献给你。
  我转过头,那把锋利泛着寒光的镰刀刃,直直卡在女鬼的脖子上,只要煞气之尊轻轻一用力,那女鬼一定会身首异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