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三百二十五章 挟持陈妮娜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邢睿把我送到慕尼黑1860酒吧后,就离开。¢£
  望着她那辆黑色轿车,涌进川流不息的车流中,心里无限凄凉。www@c66c%com
  感情这东西说不清道不明,没有绝对的对,和绝对的错,责任的枷锁几乎锁住了,我这个年轻而狂躁的心。
  我象一首漂泊在海面的上的小船,找不到可以停靠的港湾。
  一进酒吧,我不由得有些意外,一楼大厅坐满了人,清一色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,他们显然认识我。
  原本吊儿郎当的样子,立马恭敬的站起身喊:
  “冰哥。
  我扫了他们一眼,一一点头,齐浪迎了过来说:
  “冰哥,狗哥,房哥,浩哥,武海,他们都在楼上等你呢?
  随后我径直上了二楼,推开房辰的办公室,房间内烟雾缭绕熏的人睁不开眼。
  狗头笑眯眯的站起身,笑着说:
  “身体好些吗?
  我点了点头。
  房间内,除了房辰,和郭浩每人的表情都是很关心我的样子。
  房辰,郭浩一直坐在沙发上吸闷烟,我进后,他们两个连抬头看我一眼都没有,那样子冷冰冰的。
  狗头是个聪明人,我想他一定能看出来,我和房辰,郭浩一定发生了什么。
  狗头聪明就聪明,他看透总不说透。
  狗头说:“韩冰昨天我们这一仗打的出奇的顺利,你刚才进酒吧的时候,也该看出来了。我把咱们的兄弟,调了回来。
  雨龙不是个吃亏的人。一定会报复我们。
  小心使的晚万年船,房辰这酒吧。是咱唯一个有实体门面的地方,我想雨龙一定会在近期,对这个酒吧下手。
  我压根无心听狗头说这些,现在的我脑子很乱,我听完狗头的话说:“烧鸡死了。
  所有人一愣。
  狗头抬头盯着我说:“烧鸡死了,你亲眼所见,还是?
  我口气生硬的说:“就死在我的面前。
  狗头一副忧心匆匆的样子说:“咋会搞成这样,哎,我们岂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。
  房辰吐出一口烟圈说:“不仅是偷鸡不成蚀把米。而且还是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  我扫了一眼房辰说:“烧鸡不能为我们所用,早晚是个祸害,一个作恶多端的悍匪,横死是早晚的事。
  房辰满脸不屑的说:“当然,你韩大少多牛逼,能耐大的能通天。我们跟你这么长时间,一直被动挨打,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,带领我们光鲜一会。
  我听房辰这话里有话。便说:
  “房辰,你有话直接说,不就是,老子是阳北市局的卧底吗?今天打开天窗说亮话。兄弟几个都在没有阴死阳活的说风凉话。
  这是我知道做的不对,但是我有自己的苦衷。
  我确实是4..1枪杀大案市局代号鹰隼的卧底。
 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望着的我,那表情仿佛我是孙猴子会七十二变似的。狗头笑容僵持在脸上。直到烟头烧着手,他也没有反应过来。
  我见所有人没说话。我把自己从出狱,和邢睿的父亲的事。当时怎么想的,怎么成为曹局的单线卧底的事全盘说了出来,所有人无不惊讶的望着我。当我坦白后,房辰,和郭浩脸上反而挂不住,他们两个的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。
  我之所以向所有人坦白,是我自己过不心里那一关,我不想骗任何人。我的性格决定,我不是一个能存住气的人,更不会两面三刀的玩心眼。
  狗头听我说完,问我,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,其实你可以一直瞒下去。
  我点燃一跟烟说:“我韩冰做事向来敞亮,烧鸡一死也就意味着,我的这次任何结束,也更没有必要把这事藏在心里,我懂的什么叫有始有终。
  狗头有些紧张的问:“那邢睿呢?
  狗头问这话的时候,房辰表情似乎比他还紧张。
  我吐出了一口烟雾说:“和我一样。
  狗头诧异的说:“邢睿毕竟是干盖子的,她和你不一样,你干卧底是出于还曹局为了救你的感情债,这邢睿和你有这本质的区别,邢睿知道我内部的事太多,我怕
  我摇了摇头说:“邢睿不会,邢睿这个人我太了解她,如果她是个男儿身,我一定和他是把兄弟,我敢拿自己的命担保邢睿绝对不会出卖我们。
  狗头有些放心的说:“这我就放心了。
  正在这时,武海的电话响了起来,房辰也许是被我反将了一军,一时找不到台阶下,就拿武海撒气说:
  “武海,你能不能下次看会的时候,把你那破手机调振动,一天到晚不停的响,你咋那么多业务。
  武海有些不好意思的掏出手机说:“房哥教训的是,我下次一定长心。随后武海接通电话,脸色的笑容象卡屏似的,僵在那里,表情从笑容变的震惊,武海在对电话吼:
  “你们tmd是干什么吃的,我知道了,嫂子出事,你们tmd自个给我跳源河。
  我一听武海在电话里提到陈妮娜,不由自主的盯着他,当我和武海四目相对的时候,武海竟不敢看我。
  我强作镇定的说:“什么事?
  硕大的汗滴,顺着武海那张煞白的脸往下滴,他语气哆嗦的说:“冰,,冰哥,,嫂子被抓走了。
  我一听陈妮娜被抓走,感觉头嗡的一声炸开了,犹如晴空霹雳震的我两眼发直,心瞬间提到了嗓子头。
  我一把抓住武海的领子说:“你说什么?
  武海哆嗦地说:“就在刚才一辆商务和两辆黑色轿车,十几个人直接进了罗马小区,兵分两路一路直奔我们负责嫂子安全的兄弟。另一路直接上楼,那些人似乎知道我们的人在那看守。伤了我们四个兄弟,嫂子被抓走了。
  不过。冰哥你别着急,我们的人一直跟着他们呢~
  我缓缓放开武海,我知道这tmd出来混早晚要换的,但是我没有想到雨龙会直接针对陈妮娜。
  雨龙tmd真是算的骨头眼里去了,知道陈妮娜是我的软肋,如果雨龙真想对陈妮娜下手,就不会挟持她,他一定想用陈妮娜威胁我,这雨龙威胁我什么呢?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。但是我确定雨龙暂时不会对陈妮娜下手。
  正在这时,我的手机响了起来,我一见来电是雨龙的号码。
  心猛的咯噔一下。
  我接通电话开口便骂:“雨龙,日你麻痹的,你有种冲我来,挟持一个娘们算什么本事,你娘的x还是个爷们吗?
  雨龙在电话里淡淡的笑了起来说:
  “韩冰,这不像是你的做事的风格啊!你小子不是挺能存住气吗?在我身边潜伏了那么长时间,又是装孙子有是点头哈腰的。怎么遇见心爱的女人出事,就坐不住了。
  随后电话传来陈妮娜尖叫的声音,你别碰我,。别碰我。
  雨龙哈哈大笑着说:“这小姑娘张的挺水灵的!哈哈!
  我咬着牙龈,那一刻如果雨龙在我面前,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一口一口咬死他。
  我吼:“雨龙咱爷们做事有事论事。场子是我安排人扫的,我韩冰一人做事一人当。何必拿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娘们下手?
  雨龙猖狂的笑着说:“你也知道一人做事一人当,出来混早晚要还的。你不是挺牛逼的吗?现在网上流行一句话,不作就不会死。
  你小子挺牛逼的短短几个月,手下竟有这么多为你卖命的替死鬼!呵呵,昨天一见那阵势,老子也被你的人吓了一跳,还好你现在羽翼未丰,你小子是个人才啊!我当初怎么没有看出来,你这么会办事。
  雨龙的话我压根一句话也听不进去,我打断他的话说:
  “雨龙你到底什么意思,给句痛快话,把陈妮娜放了,有话咱好好说,烧鸡被我干掉了,我想这事,你还不知道吧!
  电话那头一直笑,笑的我心里直发毛!
  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救陈妮娜,我提烧鸡被我干掉的意思,无非是在变相警告雨龙,如果陈妮娜出了什么事,烧鸡这个悍匪我都能有办法弄死他,何况你,就算你是天王老子,只要你敢对陈妮娜下手,我必让你死无葬身之地,就算追到地狱,我都会弄死你。
  但是知道雨龙的性格,我暂时还不敢把话说的那么直白激怒他,毕竟陈妮娜在他手里,他掌握着主动权,如果雨龙脑子一热针对陈妮娜下手,我怎么有脸去见陈妮娜已故的母亲。
  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,雨龙紧接说:“你小子别以为你是阳北市局养一条狗,就能翻起花,烧鸡事我今天早上就知道了,更知道他是怎么死的,你不就是拿你在监狱里,跟万老爷学的那些小把戏,吓死烧鸡的吗?实话告诉你,我阳北市局也有人,呵呵,威胁我,你还嫩了些。
  我吼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直说?
  雨龙大笑起来说:“韩冰,我和你无冤无仇,你小子我挺喜欢,但是我告诉你,你就算是条龙在我雨龙面前给我盘着,就算是虎,你给老子卧着,阳北市,只有我雨龙说的算。
  我给你两个路走,第一,我有一批东西,现在在缅甸,你把它给我运到阳北市,你这漂亮的小媳妇就可以回家。
  第二,把狗头,郭浩,房辰,和陈妮娜交换,二选一自己考虑,我给你三天的时间,选择好了给我打电话,如果想不好,三天以后,源河上就会漂上来一具女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