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三百一十六章 步步设局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盯着狗头,目光凌厉的说:
  “狗哥不愧是房氏集团第一军师,我韩冰脑子里想什么,你是一清二楚。⑤但是这次你错了?www!c66c%com
  狗头有些不相信的望着我说:
  “错了?不会吧!难道你还有其他想法。
  我笑着说:“如果换成以前,我一定会这么做,但是现在不对了。
  我们一直夹着尾巴做人,到头来,不过是一只待宰的羔羊。
  既然大家都同意和雨龙开战,那就我们破釜沉舟,不给自己留自己后路打出我们地狱天使的士气,这笔血债,我一定要用血来还。
  这三个月的折磨,太多的时间让我冷静,让我学会了,人生就像逆水行舟不进则退,毒瘾比死还难受的痛苦,我都能忍受,我还能怕什么!
  狗哥,今天下午我带房辰,郭浩过去。
  这家里就麻烦你了,召集所有兄弟,从今天晚上开始,轮番扫雨龙的所有场子,已砸场子为主,告诉兄弟们能打的过,就打不过就跑。
  今天晚上,我要让整个阳北市知道,地狱天使和雨龙全面开战。
  我话一说完,狗头有些担心的问说:
  “冰冰,弄这么大的动静合适吗?
  我闭上眼发狠的说:“雨龙让我体会了,什么叫生不如死,我就让他明白,什么叫有仇必报。
  我话一落音,武海,玉田,房辰,开始打电话联系兄弟。安静的房间顿时热闹起来。
  我径直出了房间,邢睿跟了出来。
  我见邢睿有事找我便说:
  “邢睿。你不用劝我,我心意已决。这场和雨龙的战争,是避免不了的?
  邢睿盯着我的眼睛说:“韩冰,你变了,自从这次你回来,我发现你眼睛中失去了,璀璨的光泽。
  你能告诉我,你到底经历的什么?是什么让你的眼神中充满了仇恨,我感觉你整个人都变了,你冷漠的样子。有些让人害怕。
  邢睿的话瞬间将我拉回了,那个永远不能忘却的黑夜。
  我疯狂的尖叫着,那种感觉象无数只蚂蚁在我身上撕咬。
  我闭上眼,用力按着脑袋,努力克制住不让自己回忆。
  我长出一口气对邢睿说:
  “我本性就是这么一个人,只不过我伪装的太隐秘罢了。
  邢睿,我是一个坐过牢的人,而且吸,毒。成,瘾,是一个无恶不赦的混蛋,骨子流淌着兽性的血液。我希望你以后离我远点,你可以给老曹打电话,中止这次任务。回到你热爱的警察事业。
  你是一个好女孩,你的心我懂。我们不可能有未来。
  房辰不错,也许他将是你最好得归宿。
  邢睿怔住了。她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说:
  “韩冰
  我摆了摆手说:“别说了,我要打电话,你回避一下。
  邢睿气呼呼的转身离开。
  我世态炎凉的摇头苦笑,笑的万般无奈。
  掏出电话,曹局打了电话,我们约定在阳东分局对面的,那个老子号茶楼见面。
  等我赶过去后,曹局显然在等我。
  他见我先是一愣,递给我一杯茶水,盯着我说:
  “你小子,最近几个月,怎么瘦的跟猴子似的。
  我接过他递给我的茶杯笑着说:“整天吃不香,睡不着能不瘦吗?
  曹局长从上衣口袋,掏出一包烟递给我一根。
  我摆了摆手说:“戒了。
  曹局长塞一根在嘴上说:
  “你小子怎么了,有心事!咱爷俩有话你直说,找我什么事?
  我抿了一口茶,望着曹局长那刚毅的目光说:
  “曹局,我韩冰绕不好弯子,今天来找你,就是想和你说,终止邢睿的任务,让邢睿回到正常得生活。
  曹局长眉头紧锁,吐了一口烟雾说:
  “怎么?你们又吵架了?
  我摇了摇头说:“没有。
  曹局长有些不相信的说:“你小子到底怎么回事,邢睿撤不撤下来,是市局党委班子研究的事,不是你我说的算,我也没有这个权利。
  我冷笑:“曹局,你少拿市局党委班子压我,你们那一套对我不管用。
  曹局脸色黑了下来,盯着我说:
  “韩冰,你给老子,摆正自己的位置,你现在是不是翅膀硬了,闲邢睿碍眼,想脱离我们的监控。
  我嘿嘿笑了起来说:“曹局,我一直把自己的位置摆的很清楚,没有足够的筹码,我能和你谈这事。
  曹局眼睛一亮,笑着猛提了一口,弹了弹烟灰说:
  “你小子是有备而来啊!你先亮亮底牌,我看够不够这个条件。
  我一听曹局话音有些松动说:“4.1枪杀大案的主谋这个筹码够吗?
  我此话一出,曹局长蹭的站了起来,两眼放光的盯着我问:
  “主谋是谁?
  我笑着抿了一口,将茶杯轻放下,斜眼瞅着曹局那炽热的眼神,一言不发。
  曹局长笑眯眯的盯着我说:“你小子真没意思,跟老子还一针顶一线,没问题,我现在就给邢睿打电话。
  他说着掏出电话,拨了一号码,几秒钟电话接通后。
  曹局按开免提,用一副严肃的口气说:“邢睿,在哪呢?
  邢睿:“和鹰隼手下的人在酒吧,曹叔,你打电话有事?我正准备和你汇报呢!最近
  曹局强行打断邢睿的话,抢先说:“邢睿啊!汇报的事一会在说,刚接到市局通知,4.1枪杀大案计划有变,市局让我通知把你撤回来。
  邢睿:“什么?这,,,曹叔这到底什么意思啊?
  曹局:“好了,邢睿这事回头再说吧!我一会还有个会议,就这样吧。曹局说完,就把电话挂了。
  曹局刚挂电话,邢睿的电话又打了过来。
  曹局接通后,有些高兴的说:“还有什么事!明天在说!
  邢睿说:“曹局,我不明白,这到底什么意思!我是犯了什么错?市局为什么要把我撤回来。
  曹局耐着性子说:“邢睿你有意见保留,市局下的命令,我们只能遵守,内务条令你不懂?好了,别废话了,明天早上到分局办公室,找我报到。
  曹局长说完,又把电话挂了。
  随后他瞅着我说:“这下你可以说了吧!
  我笑着说:“既然曹局那么直率,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。4.1枪杀大案的主谋真名赵川,外号烧鸡,是阳北市出了名的悍匪,早年跟着房天在缅甸经营毒品生意,是房氏集团内部一条毒品交易的负责人,最近因缅甸那边打仗,他负伤潜回到阳北。
  曹局长认真的听完,发黑的脸上眉头一邹,青筋鼓了起来,他盯着我说:
  “怪不得,我们把阳北市翻了个地朝上,也没有一点线索,原来他潜逃到国外去了,这条信息可靠吗?
  我目光毅然的说:“烧鸡化成灰我都能认出了他,我们约定今天下午5点在晋山脚下,一个叫十里村的地方见面,我为什么让邢睿退出,你应该明白了吧!
  曹局长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说:“我替邢睿的父亲谢谢你,你的意思我明白,这次行动危险,你是怕邢睿出事,韩冰你放心吧!我不会让邢睿参加。
  曹局长瞅了一眼墙上的时间,笑着说:
  “还有4小小时,从阳北市中心到晋山的十里村,要一个小时的路程,我现在要赶到市局向王局长汇报,统一部署。
  一会我让吴广义跟踪你,有情况及时汇报。
  曹局长话一说,在桌子上留了一百元现金,便心急火燎的离开了。
  我站在二楼的窗口,望着曹局长健步如飞的背影,自言自语的说:
  “对不起了,曹局。
  我在包间里呆了十几分钟,便下了楼,一上车,就看见吴广义的那两白车切诺基,停在离我一百米左右的路沿上。
  我汽车刚启动,便给帝驼打了电话,故意装着一副着急的口气说:
  “帝驼,你赶紧让烧鸡离开阳北,我刚才听雨龙手下的一个小弟,喝多了说什么,烧鸡就是一疯狗,和他雨龙斗就还嫩了些,说什么,已经安排盖子做烧鸡的活。
  我感觉是不是雨龙摸清楚烧鸡的行踪,想利用盖子对烧鸡下手。
  帝驼沉默了秒,有些慌张地说:
  “兄弟谢了,我现在就通知烧鸡,让他离开。
  我急忙说:“我好像我也被盯上了,吗的一辆白色切诺基一直跟着我,我现在搞不清楚,是盖子,还是雨龙的人。
  雨龙tmd真阴险,这是想灭了我们啊!
  帝驼在电话里发狠说:“兄弟,大恩不言谢,我帝驼从不欠别人情,兄弟这个人情我先记下了。
  我强忍着内心的狂喜说:“你让烧鸡先回缅甸,等过了风平浪静了在谈生意的事。
  我挂上电话,刚到房辰酒吧门口,帝驼的电话就打了进来,我帝驼直言不讳的说:“下午五点,见面照旧。
  我惊讶的问:“烧鸡是不是tmd疯了,这j
  他只要敢露头,盖子不一枪蹦了他。
  帝驼笑了起来说:
  “患难见真情,是真的假不了,是假的真不了,韩冰,你小子够义气,也是条汉子,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,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得胆量。
  烧鸡说了,他不是个怂人,生意上的事,人挡杀人,佛挡杀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