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三百一十四章 分手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清晰的记得那天,你剃着一个大光头,穿着一件有些小,但是却很朴实的运动装,一双发黄的板鞋,一副吊儿郎当的痞子样。※▼≈m
  你见我的眼色是那么的不屑一顾。万心伊说这话的时候,甩了甩长发,继续说:“平心而论,我对自己长相和穿着挺自信的,但是在你面前,我却破天荒的开始否定自己。soudu*org
  那时候我在想,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孩的呢?一没钱,二没有权你凭什么拽!到底是什么驱使让你那么自信。
  为什么,我父亲这么喜欢你,那时候的你,天不怕地不怕,不为金钱世俗而屈身。
  从来不把我当一回事,我不知道为什么,平时看惯了对我恭恭敬敬,献殷勤的男人,在你面前,我心里象小鹿似的在乱撞。
  我第一次有了心动,心跳加速的面红耳赤的感觉,第一次体会了单相思的青涩。
  我是个要面子的人,我认为一个女人去主动追一个男人,是多么丢脸的事。
  我一直在等你,但是你显然对我无动于衷。
  那天和邢睿斗酒,那是我张这么大第一次喝那么多酒,我知道自己深深爱上了你。你的发怒,生气,微笑的样子,在我脑海里盘旋,挥之不去。
  我震惊的望着万心伊,我没有想到万心伊,会直言不讳的说出她隐藏在内心的心里话。
  那一刻她似乎抛弃一切伪装,那是一种真情流露的肺腑之言。
  同样我也被深深的震撼了,那一瞬间我似乎忘记了。所有的仇恨,紧紧的抱着她。擦干她脸上的泪水说:
  “心伊,对不起。是我伤害了你。我不怪你这样对我,但是雨龙是个卑鄙阴险的小人,我绝对不会放过他,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狠他吗?
  万心伊抿着嘴角,凄凉地望着我,用一副深情的口气说:
  “是不是因为,他对房辰的父亲下手。
  我摇着头说:“那是一方面,因为他亲手杀害了,郭浩的妻子赵小丫。好还有,4.1枪杀大案,那么多无辜的人。
  万心伊显然知道这些,她冰冷地说:
  “韩冰,我答应过你,我会替你除掉他,她这么对你,我同样也不会放过他。
  万心伊说这话的时候,眼睛便的凶狠起来。
  我摇头说:“你是个女人。经营好万龙集团,那是万爷一辈子的心血,我不希望个人仇恨,连累到你。
  万爷不希望你碰毒品。我同样也不希望你碰毒品。
  万心伊有些矛盾的沉默了。
  我见万心伊有些犹豫,便趁热打铁的说:“看着我这个样子,应该明白毒品的危害。毒品就象潘多拉魔盒,一旦打开。会让人走火入魔,痛不欲生。你没有失去过自由,你不会明白那种感受。
  在这个世界上,活人永远比死人可怕,万心伊我希望你能放弃毒品,这份情谊我会记在心里。
  万心伊盯着我说问:“等你戒毒后,你会离开我吗?
  我长一口气说:“我不知道,如果阳北市从今以后,没有毒品的话,我相信我会留在你的身边,我这条命是邢睿父亲的,我没有他那么伟大,但是邢所长身上的,那份大义凌然的责任,深深的震撼了我,如果没有他,我韩冰在几年前就已经魂飞湮灭了。
  欠别人的感情债,总是要还的,这是我韩冰的命,我会用我的命,去换阳北市的无毒。
  万心伊震惊的望着我,紧紧的把头贴在我的胸前说:
  “你让我无地自容,韩冰我没有想到你是这么一个人,今天我才发现,原来我是那么的狭隘,我答应你。随后我们两个人仿佛精神相容似的,紧紧相拥。
  因为万心伊要去参加一个会议,她临走的时候,我让她把我绑起来,万心伊眼含泪水的望着我,出了房门。
  我背靠着床边发呆,我似乎等待着恶魔的降临,整整一天,只犯了两次。
  我是咬着牙硬撑,毒瘾这东西,一次比一次痛苦的幅度减弱。
  和万心伊把话说开后,我们彼此似乎懂得了理解和忍让。
  我渐渐的习惯有万心伊的日子,也许我那颗脆弱的心,确实需要安抚。
  我习惯了毒瘾上来时,万心伊抱着我不松开手的那份坚持。
  日子简单周而复始的循环着,在万心伊家的里,我整整呆了三个月。
  那一个晴朗的下午,我把自己打扮的干干静静,破例把我用过的东西收拾干净,万心伊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望着我,或许她知道,我即将离开她。
  一切就绪后,我走到万心伊身边,伸开双手深情的说:
  “心伊,谢谢你,拯救了我罪恶的灵魂。
  万心伊抿了抿嘴角说:“非走不可吗?
  我长出一口气说:“我应该回去了,陈妮娜有的我孩子,我不能抛弃她。
  万心伊轻咬下唇,闭上眼口气平静的说:
  “我嫉妒她,你走吧!别回头,在我没有改变想法之前,走啊!
  我紧紧抱着万心伊,轻吻她的额头柔情的说:
  “照顾好自己!少喝些酒,其实你不化妆的样子,更美。
  万心伊猛然间推开激动起来说:“为什么要这么关心我我不想再看见你走啊!
  一滴晶莹的泪花,顺着我脸颊流了下来,我转身径直出了房门,万心伊跑了过来,扑在我的后背上哭泣说:
  “韩冰,你是我最爱男人也是最恨的男人。我答应过自己,你走的时候,我不会哭,但是我做不到,我做不到啊!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!
  望着这个外表坚强,内心柔弱的女人。
  我的心在滴血,无数个日日夜夜,在我毒瘾发作,最难受的时候,这个女人一直守护在我身边。
  我韩冰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,我虽然恨过她,但是当我明白她的苦衷之后,我选择了忘记仇恨。
  每个人都是善良的,恶魔于天使只是一步之遥。
  在我最无助,无奈的日子里,万心伊用她瘦弱的身体,支撑着我,虽然这次毒瘾的经历,在我心里烙下了深深的痕迹,但是每个人的本质都是善良的。
  如果当初我不去伤害万心伊,同样万心伊也不会报复我,我不怪她,因为从万心伊和雨龙的对话上,我知道,其实万心伊也是无心的。
  一个人寂寞的时候,我很忍不住去换位思考,万心伊的想法。
  她毕竟是个女人,想法感性直接,其实在我第一次毒瘾上来,掐万心伊脖子的时候就已经原谅了她。
  我是男人,我不能把痛苦强加于她身上,有些痛哭是我必须忍受的,因为人只有在痛苦中磨练自己,让自己成长变的更强大。
  我韩冰天生是个感情丰富的人,何况又是面对一个爱的女人呢!宽容于理解必须是我要学会的东西。
  喧闹的街道,人流川息,我在这个城市渺小而微不足道,我直接去了房辰的酒吧。
  酒吧还是半死不活的样子,那个有些哈韩风格的调酒师见我后,第一句话就说:
  “我等了你三个月,我就知道你会来。
  我淡淡一笑说:“在给我来一杯上次那种酒。
  调酒师得意的笑着问:“这次你不会在跑了吧!
  我从兜里掏出一百元递给他说:“够吗?
  调酒师笑着说:“48一杯,就不找你了,二元算是上次的利息。
  随后那调酒师又开始擦他的酒瓶,还是那首熟悉的老歌,你不要想我一样活着。
  沙哑的声音,触动的着我的灵魂,抿了一酒回忆着,从出狱后到现在的点点滴滴,自言自语的说:
  “韩冰,恭喜你挺过了这一关,真tmd的不容易!
  这三个月,你终于从鬼变成了人,敬你,我举起酒杯,猛灌了一大口。
  一抹嘴,吼:“过瘾!
  所有人不知缘故的望着我。
  一个男人走到我身边说:
  “冰哥!
  我回头望着他,那人正是齐浪。
  我笑着说:“刚回到阳北,你们还好吗!
  齐浪激动的望着我说:“好,好,兄弟都好。
  他话一说完,就掏出手机,对这电话急切的说:
  “狗哥,冰哥回来了,在房哥的酒吧里。好!你放心我不会让他离开的。
  齐浪挂上电话说,兄弟找你找疯了,你到底去哪了?
  我望着齐浪那张激动的脸,笑着说:
  “我不是回来吗?
  齐浪掏出香烟递给我,我笑着说:“戒了。
  齐浪有些尴尬的说:“是不是我烟孬,你看不上。
  我嘿嘿的笑了起来说:“我在监狱里,吸的都是2元的大前门,我韩冰什么人,怎么会嫌弃呢!我是真的戒了。
  齐浪见我真的戒了笑着说:“回来就好。
  我和齐浪闲聊一会,狗头,房辰,郭浩,武海,邢睿,富贵,富强冲进酒吧。
  富贵见到我,二话不说搂着我。
  我揉了揉富贵的脑袋。
  房辰盯着我问:“你tmd这几个月死哪去了。你知道不知道兄弟们多担心你。
  说实话,在兄弟几个面前,只有房辰敢这么说我,因为他父亲死的时候,我们还打过一架。
  我有些感动的扫了所有人一眼说:“兄弟们都好吧!
  房辰白了我一眼说:“托你吉言都没有死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