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三百一十章 毫无防备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郭浩,有些不乐意了接过话说:
  “我说狗头,你这一来,就把我们说的一无是处,说的竟是张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。≡,≡我就不相信,雨龙满嘴长獠牙吗?soudu@org
  我们现在手上有的是兄弟,敢打敢拼的兄弟,不在少数。他雨龙和万心伊有的场子干的是事业,只要他们敢动我们,我们就搞他生意,赤脚的还能怕他们穿鞋的,大不了鱼死网破。
  狗头无奈的笑着说:
  “匹夫之勇,安能成大事,你脑子里就知道打打杀杀,难道我们吃的亏还少吗?我说话你能不能听话音,耗子,你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,你想过其他兄弟吗?这陈妮娜刚回来,难道你又想闹个事出了?
  郭浩红着脸说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?
  狗头坐直身子说:“浩子,你也是在道上混了那么年的人,你脑子里想的东西,怎么到现在还停留在前几年呢?
  如今的社会已经不是,提着菜刀打打杀杀的年代了,我们手上虽然有人,但是这么多人张口吃饭,我们能撑多久,雨龙把我们所有人底细,摸的一清二楚。人无远见必有近忧。
  他一旦断了我们的财路
  ,我们将不攻自破,有句话叫,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。雨龙是个报复心极强的人,在没有清除他的威胁,我暂时是安全的。但是这一步,雨龙比任何人看的清楚。
  比起烧鸡我们对他来说,狗屁都不算。
  因为雨龙知道,我们现在连属于自己的实体经济都没有。根本支撑不了整个团队运作。
  到时候,雨龙一旦缓过劲。我们就危险了。
  狗头的话说的在理,郭浩低头不语。
  狗头的话正好说出了。我心里的顾虑。
  因为知道,我们现在虽然外表看是兵强马壮,其实内部空虚。
  所有人开始闷不出声。
  我站起身,掏出口袋里的银行卡,扔在桌子上说:“这里面有一千万,如果我们发展自己的实业,能有多少胜算。
  所有人猛然间愣住了。
  我笑着说:“这是我在出狱时,万爷留给我的卡,我前几天才知道里面竟有那么多钱。
  现在是非常时期。我不在乎个人得失,只要能过了这一关就行。
  桌子上的银行卡,显然给我们所有人打了一计强心针,狗头笑着扫了一眼富贵说:
  “做生意,这一块,富贵是个人才。
  现在阳北市的经济实业已矿石为主,每天全国各地的收货商来到我们阳北市,这人离不开吃饭,睡觉。娱乐。
  矿石,运输,这一块,我们不行。毕竟不懂,那我们就围绕着外来收货商的衣食住行下手。
  我笑着说:“狗哥,不会让我干毛子的营生吧!
  狗头摇了摇头说:“偏门,我们不干。就算来钱在快,就凭我对你的了解。你是不会碰的。
  我问:“那狗哥的意思?
  狗头又瞅了瞅大家说:“阳北市现在网吧,宾馆还不成规模,阳北就那么几个老牌子宾馆。
  我们不如把钱,投资在网吧宾馆上,去年我和雨龙去了一趟江苏。
  人家那边的七日快捷连锁宾馆遍地都是,投资不少,房间内简单干净,价格还不贵,本来雨龙想干这,但是闲来钱太慢,就放弃了。
  咱阳北市人流量密度大,外来人口众多,你看这几年周边县城的人,蜂拥进阳北市,这一个契机,如果我把握住,经营的好,稳赚不赔。
  网吧要干就干大的,连锁网吧和宾馆一样,干连锁的。
  我活了三十多年,这网吧属于新兴事物,我不怎么懂,但是我手下的那几个兄弟,天天猫在网吧里,那天我就好奇,这网吧到底有什么稀奇的。
  我是不去不知道,百十台电脑坐满了人,不仅可以看电影,聊天,玩游戏,用叫什么qq的东西泡妞,干什么都行,连毛片都可以看,哈哈!
  我就玩了一会就上瘾了,所以这网吧是,今后阳北市娱乐发展的新趋势,都知道咱阳北市是个矿石大市,房地产开发如日中天,我们没有那个实力和他们竞争,那就干些不起眼的。
  在说,手下兄弟那么多,不仅让兄弟门有娱乐,而且还有地方住,这样就可以稳住手下的兄弟。
  就算雨龙怎么熬我们,我们都不怕。
  我笑着说:“狗哥真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。不错这个提议非常现实,不仅赚钱,还可以解决兄弟的去处,就这么干,狗哥具体你来实施!
  狗头笑着说:“我还是算了,我对这也不懂,我看这事,还是交付富贵吧!算账做生意,他是把好手。
  富贵脸上乐开了花,有些不好意思的说:“狗哥太抬举我了,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。
  狗头笑着说:“你是什么人,有什么专长,大家都知道。我呢?比你们年长几岁,在雨龙身边惯了,出谋划策的事适合我,独当一面我没这个本事,所以我还是老实的呆在冰冰身边吧!
  随后大家又开始讨论,网吧,宾馆的具体事宜,那天我们一直聊到凌晨。
  在房辰的提议下,狗头暂时先住在他那,狗头想都没有就答应了,狗头是个胆小的人,他现在确实,需要身边有人保护他。
  等所有人走后,我回卧室见陈妮娜早已熟睡。
  陈妮娜睡着的样子很美,象一个睡美人,脸色挂上淡淡的笑意。
  我就趴在她身边安静的望着她,我实在不忍心打扰他。
  因为我害怕动被子吵醒她。
  第二天一大早,陈妮娜搂着我的脖子说:“哥,我是在做梦吗?
  我笑着说:“妮子,你不在做梦。
  陈妮娜依偎在我怀里说:“哥,我张这么大,还没有见过海呢?我想听听海的声音,还想赤脚踩着沙滩,拉着你的手,对着大海许愿。
  我知道,现在我根本没有时间和陈妮娜离开阳北,有些于心不忍地说::“妮子,你看我们刚结婚,还没有拍婚纱照呢?等过几天,我们就去好吗?
  陈妮娜抹着肚子说:“我怕过几天,就去不了,这坏小子,老是踢我,我把头贴在陈妮娜的肚子说:
  “小家伙,你敢欺负我老婆,等你出来,看我不好好的教训你。
  陈妮娜柔软的手,摸着我脸说:“哥,我真幸福,答应我一定要带我去看海哦!
  正在这时,我的电话响了起来,我一看万心伊的电话,顿时紧张起来,我笑着站起身对陈妮娜说:
  “单位给我打电话,我接个电话。
  我拿起电话出了卧室。
  电话里万心伊语气平静的说:“洞房花烛夜,过的舒服吧!
  我说:“有事你说?
  万心伊:“韩冰,难道你不觉的对不起我吗?人心都是肉长的,你不觉的亏欠我吗?
  我握着电话沉默了。
  万心伊用一种哭腔说:“韩冰,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爱的男人,只要你回来,我既往不咎,我什么都可以原谅你。
  那一刻,我内心矛盾到了极点,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,我望着窗外的天空感慨的说:
  “万心伊别这样,我欠你的情,这辈子不能还你,下辈子一定还你。
  电话那头,万心伊冷笑:“人有下辈子吗?
  难道我还不如一个瞎子吗?为什么,,你告诉我为什么?
  我见万心伊开始激动起来,我用一种安慰的口说:
  “万心伊别这样,我对不起你,你这样让我更心里难受。
  万心伊,突然止住哭声说:“韩冰,你心里真会难受吗?别在骗我了好吗?
  如果你有一点人性,就不会这样伤害我。你知道我这一夜怎么过的吗?我现在站在顶楼的窗口,我感觉长着一双洁白的翅膀,你听这风声,好动人,楼下的人好渺小。
  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头,急切的问:“你在哪,别干傻事?
  万心伊大笑起来,那笑声笑的我全身发麻。
  万心伊自言自语的说:“鸟儿,我们的翅膀一样吗?我想飞,嘟嘟,,,挂断了。
  我冲进卧室,抓起外套冲出家门。
  在路上无数次拨打万心伊的电话,语音,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。
  那一刻我心乱如麻,虽然万爷曾经说过,如果万心伊真碰毒品的化,就替他清理门户。
  话虽然这么说,但是当我面对万心伊要自杀的时候,那一刻我的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锅。脑子里一片空白,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尽我所能阻止这场悲剧。
  我驾车在路上疯了似的狂飙,我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不能让万心伊因为我的事,出了意外,一旦万心伊出了什么意外,我将怎么有何脸面,去面对我的师傅,一个我这辈子唯一尊敬的人。
  想到这,我象热锅上的蚂蚁,一脚油门踩到低,我在心里默默的祈祷,不要发生,不要发生。
  汽车刚到皇冠大酒店,我就冲下车,往大厅里跑,进电梯我狂按十七楼的按钮。
  也许是早上的原因,电梯了没什么人,当电梯里停在十楼的时候,门开了,从外面进来,四个身穿蓝色装修工服装的工人。
  那四个人进电梯后若无其事的扫了我一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