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三百零九章 狗头的归来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阳北市婚礼闹洞房,一般是闹新娘,因为陈妮娜的怀孕,就变成了闹新郎。※頂※点※小※说,▼≈m
  一直闹到一点多,我们才去酒店。www!ttzw*com
  酒店是临时安排的,就在小区门口,因为包厢不够,我们分批次去吃饭。
  我和陈妮娜的婚礼准备的仓促,酒水什么都不够,忙了一天我累的全身跟散架似的,晚上等我父母和殡仪馆的工事都走后,房辰,郭浩,武海,玉田,富贵,邢睿他们都留下,在客厅里商量对策。
  我象做贼似的,把耳朵贴在卧室门,确定陈妮娜正在看电视后。我便放心的对所有人说:
  “开始吧!
  房辰开口说:“据跟踪万心伊的兄弟说,我们走后,万心伊就从摩登时代发艺中心出来,直接回了皇冠大酒店,一天都没有出来。
  玉田接过话,这女人还真沉的住气。
  郭浩白了他一眼说:“万心伊什么人,你以为她会过来闹,这事已经够丢人的,她还有脸来闹。
  玉田笑着说:“即使来闹咱也不怕,小区门口,百十号兄弟难道是摆设。
  我见郭浩有些不高兴地想接话,便插话说:
  “雨龙那边动静怎么样?
  房辰接过话说:“没动静,我刚给狗头打了电话,他电话一直无人接听。
 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?
  我低头沉思说:“能出什么事,狗头是个聪明人,他一定知道我们和雨龙撕破脸皮后,在雨龙身边。怕露出马脚,雨龙起疑心。
  暴风雨来临之前。海面上总是风平浪静的。
  房辰问:“那咱下一步我们怎么办!
  我扫了一眼所有人,口气强硬地说:“既然我们和雨龙翻脸了。也就没有必要在偷偷摸摸的干了。尤其等着雨龙来找我们,不如先下手为强。反正狗头知道雨龙的制毒工厂在哪,我们不如趁机端了这个贼窝。
  我此话一出,房辰,郭浩立马精神抖擞的坐直身子,他们似乎一直在等我这么说。
  武海有些不放心的说:“我们现在手上的兄弟虽多,但是毕竟没有防身的东西,雨龙的制毒工厂,敢的是玩命的营生。一定戒备森严,既然我们想端他的窝,没有东西不好下手啊。
  我笑着说:“我早就想好了,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。枪支这一块,你们不用操心,我会联系枪王陈雷,从他手上购买,毕竟陈雷的弟弟在监狱里,这个面子他不会不给我。
  邢睿盯着我问:“那烧鸡这一关我们怎么过。烧鸡意在让你取代雨龙,如今我们和万心伊翻脸了,烧鸡会不会对我们下手。
  邢睿的话不免的让我觉的好笑,这女人的心是不是太细很了。
  我笑着说:“苍蝇不盯无缝的蛋。我们和烧鸡没有利益关系,他不会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,给自己找不自在。
  一个悍匪的想法简单而直接。谁惹他,他找谁。我们没有和他发生什么利益关系,谈何对我们下手。邢睿你想多了。
  邢睿摇了摇头说.:“冰冰你误会我的意思了,不知道你没有想过一个问题,万龙集团虽然是阳北市龙头实业集团,我早年查过万龙集团的资料,万龙集团自从万金龙出事后,整个集团内部结构发生了变化,以前万金龙掌管企业时,无论什么决策都是万金龙一个人说的算。
  自从万心伊上台后,开始改革创新,推出股份制,把整个企业内部结构从组,分成若干小股东实行股东制。这样做无非稳定局面,让集团更加凝聚。但是这样做的后果就是,万龙集体不再是她万心伊一个人说的算,遇见重大抉择,必要召开董事会。显然不是这样的,万龙集团从上到下,还是万心伊说的算,这说明什么,这说明这个女孩,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,为什么这么多元老级别的股东,会听她一个毛孩子的话。这点你们想过没有。
  我通过朋友查过完龙集团的底,虽然偶尔偷税漏税,但是这些东西无伤大雅,是企业都会这么做。
  但万心伊的万龙集团却安分的有些让人不敢相信。难道真想万心伊表面上看的那样干净吗?
  我盯着邢睿说:“你的意思?
  邢睿抿了一口茶说:“万金龙做事风格强硬,说话向来说一不二,韩冰你还记的,你曾经说过,万心伊和他父亲的关系不好,万金龙强硬了一辈子,他为什么要再监狱里低三下四的经营小卖部,按理说,万龙集团脚丫里抠一点钱,就够万金龙养老的,他为什么还要那么辛苦。
  很明显他和万心伊不合,我前段时间查过万金龙涉密资料,在97年时候,万金龙家发生一起大火,当时烧死了万金龙的妻子,苗芸。
  失火结论上只短短的写了四个子,人为纵火,但是却没有下文。
  我想了想说:“我是八五年出生的,97年的时候我十二岁,万心伊比我小两岁那时候她十岁。不对啊!我记得万爷和我说过,他的妻子和我一个姓,姓韩啊!
  富贵接过话说:“这个苗芸会不会,是万爷的第二房妻子,冰冰,会不会是这样,当时十岁的万心伊什么都不懂,性格叛逆,在父亲取苗芸后,纵火烧死了苗芸,当时因为万心伊不够年龄,就没有追究她的刑事责任。
  而万爷为了保护女儿,就把这事压了下来。
  富贵此话一出,所有人直直的盯着他。
  房辰说:“这符合逻辑,万心伊母亲死的早,万金龙在亲情上无法给她温暖,就把她惯的象公主一样,事事顺着顺着她,把万心伊惯坏了。这万心伊从小活在唯我独尊的生活里,难免性格有缺陷。这次你让她成了笑柄,我想她不会放过你。就想刚才邢睿说的,这女孩在他父亲出事后,为了掌控局面,能把万龙集团中央集权制,改革成股份制,这充分的说明,这个女孩睿智过人。
  房辰的不由的让我想起,我第一次见万心伊,万心伊利用我和万爷的关系,给我二哥四平父亲一个下马威的经历。
  想到这我故意换了一个话题说:
  “这一切都是猜测,不要妄下结论,邢睿,你把剩下的话说完。
  邢睿笑着说:
  “韩冰,你真适合干刑侦,我话说一半留一办,你听出来了?
  其实我想说的意思是,万心伊今天丢人丢的家了,我是你女人,我知道这种屈辱,流言蜚语能杀人,有句话就爱之深,恨之切,如果万心伊和烧鸡勾结,以合作为由,借烧鸡的手灭了我们呢?
  先声明我说这话,不代我个人情绪,我是就是论事。
  听了邢睿的话,我的心猛的一阵抽搐,对啊,现在万心伊像一个香馍馍,雨龙虽然和她合作。
  就凭我对万心伊的了解,如果真有那么一天,雨龙没有实力统治阳北的黑道,她一定会放弃雨龙。在说烧鸡曾经说过,让我做中间人拉拢万心伊也想和她合作。
  如果万心伊玩阴的,已合作为由,让雨龙和烧鸡同时对我下手呢!那我岂不是腹背受敌。
  我故作镇定的说:“邢睿,绕了一这么大的圈子就为了说这事,这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随她便。
  我这话一说完,敲门声传来,所有人顿时紧张起来,我给武海使了一下眼色。
  武海走到房门口,透过防盗门的猫眼往瞅,说:“是狗哥。
  他打开门口。
  狗头一脸紧张的走了进来,一见我急切的说:“出事了,愣四出卖了我,现在雨龙满阳北市找我。
  我急忙招呼狗头坐下,让富贵给他倒了一杯说:
  “其他兄弟呢?
  狗头放下杯子说:“在楼下呢!
  我笑着说:“关键的时候,还能想起身边的人,不错。
  狗头瞅了我一眼说:“你就别拿我开唰了,这以后我就跟定你了,你去哪我去哪?
  我笑说:“没问题。
  我对富贵说:“你先去把狗头手的那几个兄弟,安排小区门口的宾馆休息。
  富贵嗯了一声出了门。
  狗头望着富贵的背影说:“冰冰,你还信不过我?
  我故作生气的吼:“狗哥,你这话什么意思,你手下的兄弟,难道不是地狱天使的人,不是我的兄弟,难道就让他们在楼下凉着。
  狗头尴尬的笑了起来说:“我吓的有些神经质了,对不起韩冰,今天这事太突然了,我刚去卫生间蹲坑,在门口我就听见,愣四说:“我和你准备和烧鸡合作,对他下手。
  我一听事情败露,就带着几个手下跑了出来。
  我摇头苦笑,狗哥,我知道今天我为了自己一时舒服,让我们前面构想的全部付之东流,装了这么久的孙子,我终于可以挺直腰板。
  我感觉有时候,人在会把所有的东西想的那么复杂,做事前怕狼后怕虎,当我真正抛开束缚找回自己的时候,一切都变的那么简单。
  狗头意境的说:“你是舒服了,但是你有没有想过,我们今后的路该怎么走,我们现在形势,是于阳北市的所有黑道为敌,说句难听的,雨龙和万心伊想灭我们,分分钟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