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三百零五章 万心伊见我父母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见娃子,穿着一见白色t恤,那t恤脏兮兮油脂麻黑。≮,w∷√x.c⊙om
  我脱掉身上的外套,递给他说:“昼夜温差大,别着凉了。www*ttzw*com
  娃子有些感动的望着我说:“冰哥不用,我不冷。
  他还故意展示自己的肱二头肌给我看。
  我眉头一邹用一副强硬的口气说:
  “让你穿你就穿,我有事先走了,你们辛苦了,注意安全。
  娃子见我语气强硬,接过我的外套说:“谢冰哥。
  我转身回到车上,便离开了红花路,一块压在心里的巨石被搬开了。
  在车上我给郭浩,房辰打了一个电话,自从郭浩,把母亲和女儿送回老家后,象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,平时你不是住在宾馆,就是在房辰酒吧里。
  自从他和房辰和好,房辰一个人房子大,就让郭浩搬他那去住。
  我给他打这个电话的时候,他和房辰也是刚到家。
  我口气沉重的说谢谢,电话那头,郭浩,和房辰笑了起来说:
  “能从你嘴里,说出谢谢这两个字真不容易啊!
  随后我又刁侃了他们几句说,他们两个男人住在一起,悠着点别搞的太狠。
  挂上电话,我再一次去了家门口的网吧,又在那上了一夜网。
  早上六点多,我准时回家睡觉,我感觉自己活的象鬼一样,白天睡觉,夜里出来闲逛。
  其实我这样做不为别的,就是把自己熬到困的受不了,因为我一到家就会忍不住想陈妮娜。睡不着失眠。
  那种痛不欲生的日子,我一天也不想过。我是硬撑,没人知道到我痛苦。因为我不想让人看到我最脆弱一面。
  我是那种在外面,死要面子活受罪,一个人偷偷哭泣的人,典型的外强内软感情丰富的人。
  在家里还没有睡几个小时,万心伊就急冲冲的敲门。
  一见我就劈头盖脸的数落我:“韩冰,这都几点了,你还在睡觉,还有几天就结婚了,你怎么一点也不当回事!
  我捏着性子走进卫生间洗漱。随后跟着她出门。
  到时代广场后,她先是买了几件首饰,又给我挑了一身衣服,从袜子到外衣,一共买了三四套。
  万心伊是那种精益求精的人,就连内衣裤,每个细节都不放过,随后又给我挑块手表,钱包。皮带,打火机说什么,男人的手表就是身份的象征。
  钱包是男人的度量,打火机是男人的品味。
  我一直耐着性子。听着她说这些,她认为很上档次的东西,不发表任何意见。
  我象一个模特。无数次的穿着万心伊给我挑选的东西,展示着她的品味眼光。
  中午时。万心伊带我去吃西餐,我就tmd搞不明白。中国人的地盘上,为什么服务员总喜欢,在汉语中带着英文。
  我说我要十层熟得牛肉,那服务员,tmd还用一种讽刺的眼光看着我,说了那么多餐饮上的道道子,说什么,牛排七层熟最美味,可以吃到牛肉,肉质的韧性。
  那服务员在那逼逼了好几分钟,万心伊一直捂着嘴笑我。
  我将服务员骂走后,万心伊一副说教的口气对我说什么,以后要学着适应这种生活。
  我一口红酒还没有喝,却彻底的醉了,我是一**丝,喜欢吃着大排档烧烤,喝脾气,吹着牛逼,侃大山。
  而这种高端的生活,我压根不适应,我看不惯的东西太多,但是我一直隐忍着,我感觉自己在万心伊面前,象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。
  我们两个在文化,修养方面,压根不是一类人,从那一刻起,我更加确信,我只适合陈妮娜,在万心伊面前我根本放不开,很压抑。
  那种压抑象一块巨石似的,压在我的心里,让我喘不过气。
  我感觉整个天空都是灰蒙蒙的,看不见一丝曙光,更学不会,那种吃饭不露牙齿,说话轻声细语装绅士。
  我压根就做不到,整个一个上午,我感觉象过了十年,本来下午要去挑选婚纱,我却借故上卫生间溜了。
  这让万心伊很恼火,她在电话用一种近似咆哮的口气,骂我。
  我也懒得和她废话,就直接把电话挂断。
  我开车去房辰的酒吧,也许中午的原因,酒吧基本没什么人,吧台的调酒师应该是新招了,我不认识。
  从他的眼神中,我同样也能看出,他也不认识我。
  他见我心情不好,也没问我喝什么,就自作主张的给我倒了一杯白色,象矿泉水一样的东西,手一摆笑着说:
  “这是,保加利亚巴尔干伏特加,或许它适合你现在的心情。
  我端起酒杯,清淡的颜色,气泡缓缓上升。
  我确实需要喝一杯酒,清洗清洗我的烦闷。
  我想都没想,抓起酒杯,扬起脖子,猛灌了一口,我操,那简直就不是酒,而是酒精,浓烈的气体瞬间顺着嗓头往脑袋里上顶,要不是那调酒师,盯着我,我非吐出来不可。
  我硬生生的咽了下去,感觉整个胃里跟火烧似的,低着头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  一首你不要像我的一样活着,音乐响起,那沙哑的声音,如同天籁,深深刺进我的伤痕累累的心里。
  调酒师走过来,笑着说:“一个孤独男人,一杯烈酒配上煽情的歌曲,希望能打开你的心扉,让你暂时忘记不愉快。
  我有些感动的望着那个留着山羊胡,一身哈韩的装束的调酒师。
  我盯着酒杯说:“如果你爱一个女人,却不能和她在一起,而且还要和你一个压根不喜欢的女人结婚,你会吗?
  调酒师一手拿着抹布,一手握着酒瓶说:
  “如果我是那个男人,就会选择和自己喜欢的女人在一起,人生苦短,何必让自己那么委屈呢?
  我抓起酒杯,一口喝了下去,放酒杯,说:
  “谢谢你,兄弟。
  我话说完,转身离开酒吧。
  那调酒师歪着脑袋喊:“朋友,你还没有给钱呢!
  我喊:“记房辰账上。
  在酒吧门口,我迫不及待的掏出手机,那一刻我只想和万心伊摊牌,我要告诉她,我心里只有陈妮娜装不下别人,我要和她取消婚礼。
  电话接通后,我却意外听见了我母亲的声音。
  万心伊在电话里笑盈盈的说:
  “韩冰,你在哪呢?我和叔叔,阿姨在一起呢?
  我握着电话愣了半天没回过神。
  我很快恢复镇定,压低声音用一种冷冰冰的口气说:
  “万心伊,你什么意思?去我家干什么?
  万心伊笑着说:“我们后天就结婚了,你也是呢!怎么不和叔叔,阿姨说一声啊!
  我平时天天忙,你不是不知道!这种大事,你还瞒着?
  我今天一到家,才知道叔叔阿姨根本不知道我们后天结婚的事,!好尴尬。
  好了,我不和你说了,我下午还要去公司,你最好回家一趟。
  挂上电话,我愣愣地站在太阳下,那一刻我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。
  我马不停蹄的赶到家,一见门,我就感觉不对劲。
  我妈黑着脸,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我姥爷,叼着旱烟绷着脸,一言不发,我父亲见我进来,给我使了一眼神。
  整个客厅的气氛压抑而紧张,我硬着头皮走到父亲走边。
  我父亲刚想把我拉到卧室,我妈气势汹汹的开口说:
  “韩冰,我们韩家也是阳北市的老门老户,一辈子老实安分,怎么出了你这个逆子,你还有人性吗?你到底是不是我生的,当初我如果知道你这个样,我就把你捂死!你给我把陈妮娜找回来,我只认这一个媳妇,别的人敢进我韩家,我砸断她的腿。
  我支支吾吾的半天,放不出一个屁来。
  丁姥爷,磕了磕烟嘴说:
  “艾冰,话别说那么死喽,你先听听韩冰怎么说?
  我感激的望着丁姥爷说:“妈,这事,我现在还不能开口,我知道你们不理解,但是我有我的苦衷。
  我现在是成年人,我知道什么事该做,什么事不该做,事情不象你想的那样?
  我妈蹭的站一起,抓起事先准备好的擀面杖,举棍就往身上打。
  我爸一把夺过擀面杖吼:“艾冰,你干什么?孩子现在大了,打又什么用。
  我妈泪如雨下的说:“建国啊,冰冰从小到大,依性依的反了天,你现在还护着他。难道你忘了前几年,咱爸妈是怎么死的吗?
  你现在你还护着他。这老话说的好,子不教父子过,自从生了他,我们有一天好日子过吗?
  在小学不好好的上,整天惹是生非,送到武校,这刚毕业就出了事。
  就进监狱劳改了2年,回来才几个月,还不收敛,咱民政局的人,一提到韩冰,哪个不认识。
  咱们是老实巴交的工人坝子,一辈子安分做人啊!没干过抹良心的事,这咋出了,这么一个祖宗啊!呜呜,,,,呜呜,,这犊子,一天到晚不正混,这陈妮娜咋这么苦命啊,跟着这么一个混蛋,你我为人父母,对的起祖辈吗?对的起九泉之下的陈母吗?
  我这上辈子,到底做了什么孽啊!
  老天你要这样惩罚我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