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九十六章 取代雨龙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故意在一旁煽风点火,添油加醋,把雨龙的说的十恶不赦,把他的势力无限放大,捧上天。..
  雨龙为人直怎么怎么的毒辣。www@ttzw@com
  同时用一拉家常的口气,劝帝驼你也是小心些,别得罪什么的鬼话劝他。
  很显然,我的好言相劝,帝驼一句话也听不去,他是铁了心的要跟雨龙对着干。
  我心里象吃了一勺子密一样甜,我和帝驼一直喝到凌晨,我们两个显然都喝醉了,说了很多贴心话,一直聊的凌晨才离去。
  罗马假日的新房子,我已近好久没有回去了,因为实在不想闻那熟悉的气味,和屋子里没有女主人,心里那种空荡荡的失落。
  邢睿依次把我们送到家,在罗马假日门口,她莫名其妙的对我说了声谢谢。
  我显然没有,把在舞池里发生的那一幕记在心里,有时候男人冲动,是一种感觉,或许在酒精,虚幻的环境内,会做出一切不经过大脑的事,事后清醒,一切如过眼云烟。
  我淡淡说了句:“对不起。
  便转身下车,邢睿眼神有些落寞的盯着我。
  她车一直停在小区门口,我就站在不远处拐角黑暗的角落里,默默的注视着她,通过挡风玻璃,我清楚的看到,邢睿趴在方向盘上哭的是那样的心痛。
  如果换成以前的脾气,我一定会冲过去,把她抱在怀里,但是此时的我。异常清醒,梦醒了,回到的现实。
  我知道。我不能在伤害邢睿,也更不能对不起陈妮娜。
  这两个女人,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,一个是我最深爱的女人,一个是我最亏欠的女人。
  命运弄人,我抬头无限凄凉地着漆黑的天空,呼呼啦啦的小雨又开始下起来了。
  邢睿轻咬着唇。擦了擦眼睛,驾车离去。
  我实在不想一个人回家,等邢睿开车走后。便到小区门口的网吧,包了夜网,看了一夜的无聊的电视连续剧。
  清晨回家一觉睡到下午,咚。。,咚,,,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将我吵醒。
  我迷迷糊糊的开门,一见是万心伊站,有些心虚的揉了揉凌乱的头发。僵持在门口。
  万心伊眼睛微红,那白皙的脸。虽然刻意修饰过,但是不难看出,,满脸的疲惫清楚的挂在脸上。邢睿就那样一直冷冰冰的盯着我,一句话不说。
  猛然间,扬手对我脸上打了一巴掌,我显然没有反应过来,随后怒目切齿的盯着她吼:“你有病是吧!
  万心伊紧咬牙关,盯着我,那一刻她保持着一种难以启齿的强硬,眼泪如断线的珠子,唰唰的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流。
  当天她第二巴掌打过来的时候,我一把抓她的手吼:
  “你疯了?
  万心伊口气坚决的说:“韩冰,你tmd不是人,我原以为,你心里有陈妮娜,对我放不开,我给你时间去适应,但是我没有想到,才几个小时,你就和邢睿搞上了。
  你昨天和邢睿在夜艳干的好事,现在全阳北市的人都知道,你让我脸往哪隔。
  韩冰我到现在才,看清楚你丑恶的嘴脸,你真是个不要脸的下三滥。
  那一刻我似乎清醒了,这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。
  显然昨天,我和邢睿在夜艳的事,已经传到了万心伊的耳朵里。
  我低头无奈地说:“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也不想解释,既然这样,我们的婚礼取消吧!
  万心伊显然没有想到,我会这么直白的说取消婚礼。
  她睁大眼睛,震惊的地往后退了几步,象从不认识我似的说:
  “韩冰,你tmd还是人?万心伊说就冲上来,撕扯我的衣服。那一刻我太真正的感情万心伊,不过是一个女人,她怎么伪装的怎么坚强,也过不了感情这一关。
  我明显感觉万心伊,整个人的思绪乱了套,我任她厮打我。
  万心伊哭着问:“难道我在你心里,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玩物吗?我到底算什么?你告诉我?你告诉我啊?
  我低着头,那一刻我竟不敢去看她。
  我们就那样僵持着。
  随后万心伊推开我,竖起衣领咬着牙龈,转身离开。
  当她走到楼道口的时候,冷冰冰的说:
  “韩冰,我这辈子跟你耗上了,你让我一时不舒服,我让你一世跟着我受罪。
  她甩出这句话,气急败坏的下楼,高跟鞋的回音声,在楼道里回响,我不知万心伊的这话意味着什么,但是我清楚的知道,万心伊一定会用她自己的方式报复我。
  因为我已经深深的伤害了她。
  我如同一只没有灵魂尸体,关上门,走进卫生间,对着淋浴喷洒的水柱冲刷着我罪恶的心灵。
  入夏的季节,雨过天晴的阳北市,犹如从新被洗礼一翻,我坐阳台却不知道该干什么,目光呆滞地望着,小区内篮球场,一群年轻人打篮球。
  电话响起,我一看是狗头的电话,瞬间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  电话接通。
  狗头有些焦急的问:“你在哪?
  我说:“在家呢?怎么了?
  狗头说:“今天早上,龙哥被伏击了,这事你知道吗?
  我一听心猛的一阵抽搐,我一听,狗头这话话音有些不对,平时他给我打电话,都是直呼雨龙的名字,今天他用敬语,不用说雨龙一定在他旁边,而且他电话那边很安静,没有一丝杂音。
  我故意装着很紧张说:
  “什么,,,,,是哪个比样的干的,龙哥现在怎么样,我现在过去。
  狗头沉默几秒钟说:“不用了。
  狗头这句冷冰冰的不用了,显然是在给我释放一个信号,那就是雨龙一定在身边,要不然狗头不会一改常态,口气冰冷而坚决。
  我故意大声说:“龙哥,现在情况怎么样,我过去见他,出了这么大的事,一定要查清楚是tmd谁干的,我就不信谁tmd有这个胆量,敢动龙哥。
  狗头似乎换了一种口气说:
  “现在是非常时期,在没有把事情搞清楚之间,龙哥不见任何人。
  狗头说完就把电话挂了。
  我嘴角一扬,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。
  雨龙你的好日子到头了,这j
  烧鸡的动作真够快啊!不愧是阳北市出了名的疯狗,谁敢龇牙就咬谁,一个典型没脑子的悍匪。
  我屏住那颗,因兴奋而狂跳的心,给帝驼打了一个电话。
  在电话里,我故意装着一副很生气的口气说:
  “帝驼,你还是没有把我当兄弟啊!我昨天才和你的事,你今天就给我弄个样出来,我把你当兄弟,你这是变相的出卖老子啊?
  帝驼在电话那头笑了起来说:
  “韩大少你昨天和我说什么了吗?我们昨天还打的头破血流,你说过什么吗?
  我说:“帝驼你是老奸巨猾啊!把自个撇的够清白。
  帝驼:“这事你别插手了,烧鸡让我谢谢你,回头请你吃饭。
  我故意大吼:“我tmd还有命吃饭吗?我把你当兄弟,才和你说阳北似的局势,你tmd压根,就不考虑我现在的处境,摆了老子一刀,你这是跟老子玩阴的。
  帝驼不仅没有生气,反而笑着说:
  “火气那么大干什么,哈哈,生意上的事你和我谈感情?
  韩大少,你是不是太单纯了。
  我手下的兄弟,也不少,也要吃饭,我记得你昨天说过,光在小路上走,有什么意思,成不了大气候。这话是你说的吧!
  我笑着说:“你这是,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!不动声色的就把老子给卖了,那下一步是不是准备动我呢?
  帝驼短暂的沉默后说:
  “韩冰,你真是太单纯了,说实话,你有勇但是无谋,学者点老弟,和你说句透底的话,烧鸡非常欣赏你,你有没有,想过取代雨龙?
  我一愣说:“取代雨龙?
  帝驼说:“你小子,不碰毒品,这点是我最佩服的,你手下房辰,是一块金子招牌,这雨龙霸占房爷的家业,本身就名不正言不顺,房氏集团的那些元老,根本就不服气雨龙,只是迫于雨龙的淫威,不敢吱声罢了。
  如果我们搞掉雨龙,可以名正言顺的把房辰推出来,就凭你和万心伊这关系,大小姐和谁合作不是挣钱,你们是两口子,只要你在她耳边美言几句,缅甸那边的原材料,就凭烧鸡在那i边的势力,简单的如同小孩摸鸡子,手到擒来。
  这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,人生就要赌,这人生在世敢拼才会赢。
  我故意不说表态。
  帝驼见我不说话,又说:
  “兄弟,你也是个爷们,敢不敢给句准话。
  难道你想一辈子看别人脸色,雨龙什么样的人,你不知道吗?
  我直言不讳的问:
  “雨龙伤的怎么样。
  其实我问这句话意思,也是给帝驼吃个定心丸。我的意思很明确,也是在变相的告诉帝驼,如果搞不掉雨龙一切都是扯淡。
  帝驼显然知道话里意思,笑着说:
  “麻三开的枪,这孙子没玩过枪,开枪的时候手抖了,一枪打在雨龙的右肩膀上,开第二枪的时候,跑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