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九十二章 情不自禁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知道我等的人终于来了,我不露声色地说:
  “你有什么?
  那女孩不过十七八岁岁,一副小太妹的打扮,爆炸头,火影忍者的眼影,那张脸抹的跟鬼似的,假睫毛比牙签还长。@www!c66c%com
  那女孩左右回头看了看,做了一个数钱的手势小声说:
  “只要大哥有钱,我什么都有。
  我笑着说:“最近涨了没?是不是老价格400出头。
  那女孩一听我是行家,也没拿自个当外人,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说:
  “一看大哥就是个行家,最近风声紧,涨到450了。
  我故意脸一冷说:
  “滚犊子,把爷当猪腰子了,,,,,
  那女孩嬉皮笑脸的说:“大哥别生气,你也知道最近严,又不止我一家涨价,现在整个阳北都涨价,听说缅甸那边在打仗。这行情一天一个价。
  我盯着她说:
  “阳东区的价格是420,你tmd给老子450,你当老子是凯子?
  那女孩警惕的观察周围说:
  “和尚的东西,你们也敢要,那是掺假的白面,7比1的比例,就和尚那东西,我400都可以给你。
  我心里一乐,这毒妹也太j
  实在了,我随后一句话,就把和尚的价格套了出来,我不露声色,一手托腮帮子说:
  “那你是胜利的人,还是帝驼的人?
  那女孩警惕地盯着我说:
  “你们不会是盖子吧?
  我显然不知盖子暗语是什么,听的有些迷惑。
  郭浩嘿嘿的笑了出声接过话:
  “盖子。哈哈!老子曾经是房氏集团的四大金刚,花耗子。
  丫头,你太嫩了。你滚吧!
  那女孩仔细打量郭浩,犹豫片刻说:“你们等一下。
  她说完便离开了。
  我知道这冰妹,不过是一个小角色,她一定去联系她的上线。
  邢睿回来后,脸色沉重坐在一旁望着舞池的,一对对男女发呆,那样子显然在生闷气。
  我举起杯子说:
  “邢睿。我敬你一杯酒。
  邢睿回过神,猛灌了一口酒说:“我想跳舞。
  邢睿说这话的时候,直直盯着我。那眼神有些让人难以拒绝。
  我想也没想就放下杯子说:
  “走吧!邢睿没想到我会答应她那么快,她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  我能看的出,她只是一句无心的话,没有想到我却当真了。
  我牵着她的手走进舞池。在抒情的音乐带动下。我轻揽着邢睿的腰,她的脸趴在我的胸前。
  就那样,我们彼此没有一丝不自然,那感觉象一对深爱的恋人似的,紧紧相拥。
  时间仿佛静止,那一瞬间,我感觉似乎在这个舞池了,就我们两个似的。我全身心的沉静在一种忘我的境界里。
  回忆起,第一次我在电影院里抱邢睿的情景。那时的我,在面对邢睿时,激动而紧张,那时的我,绞尽脑汁,变着法的去占邢睿便宜。
  那时我还怕邢睿会觉的我对她轻浮,但是现在我们表现的确实自然,我们象深爱彼此的恋人似的,紧紧相拥。
  一滴愧恨的泪水顺着眼角,毫无征兆的流了下来,因为我又一次看见陈妮娜那张泪流满面的脸,我的心咯噔一下。
  邢睿是个外表强硬内心柔弱的女孩,我对她却狠不下推开她,因为我知道邢睿是爱我的,她爱的是那样隐忍,默默的承受。
  她知道我对陈妮娜的感情,却一直默默的守护在我身边,帮助我,或许她需要的是一个宽广的肩膀,哪怕只有一首歌得时间,可以暂时安慰她那颗脆弱的心。
  我心象刀子凌迟似的,隐隐作疼,那种感觉很矛盾。
  或许在酒精的作用下,或许在面对曾经爱过的人面前,或许在荷尔蒙的强烈分泌下,我似乎找不到任何理由去推开她,不管我心里咋这么矛盾,这短暂的几分钟,我应该给她想要的。
  因为我们彼此知道,歌曲结束将是我们分开的时间,会从幻境回到现实。
  那一刻仿佛时间禁锢,邢睿似乎比我想象的更加投入,她抬头望着我,泪水在她眼眶中打转。
  我捧这她那张精致的脸,深情的吻了上去。
  我们或许太投入,一首歌结束,我们还站在舞池中间深吻。
  一连串热烈的掌声,这时我们才发现,我们竟然成了舞池中唯一留下的情侣。
  那一刻我们成了整个酒吧里的焦点。
  dj示意所有人安静,指着我们,用一种近似尖叫的口气说:
  哦,上帝,能如此忘我的,置身在这个舞池中央,不为任何因素影响,请我们用最真诚的祝福,送给这对甜蜜的情侣,祝福他们挚爱永恒。
  紧接这耀眼的光束,集中在我们身上,我和邢睿显然没有想到,我们会成为焦点。
  那巨大的光圈,如同白昼瞬间点亮我们。
  我和邢睿显然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,我有些慌了神,我松开邢睿,刚想转身逃离。
  邢睿显然感觉出来我在逃避,她搂着我在我耳边小声说:
  “抱紧我,在多给一点时间好吗?
  我在她耳边说:“邢睿别这样,回到现实吧。
  邢睿紧紧的搂着我问:“冰冰,你爱过吗?
  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说:
  “邢睿,我求你了,别这样好吗?
  邢睿突然大声地说:“你爱过吗?
  那声音大的似乎在说给所有人听,周围的人开始起哄,说爱她。说爱她!,,。,,,,,
  一股热血猛的冲进大脑,我抬头把邢睿的头紧紧搂在胸前吼:
  我爱过你。我希望你能幸福,,。,,,。。,
  邢睿缓缓松开我,泪水顺着她的眼角,唰唰往下流,她搂着我的脖子,深情的吻了上去。
  接接着,整个迪厅爆发出热烈的掌声。
  在所有人的目送下,我和邢睿回到座位。
  我不知道为什么。回到酒桌后,我竟不敢去看邢睿。
  房辰。面无表情的盯着酒瓶,他使劲的用手,去抠酒瓶上的商标。
  郭浩笑眯眯地开玩笑说:
  “我说,你们两个是整的那一出啊!
  邢睿表情羞涩的用手,捋着耳垂的秀发,没回话。
  郭浩瞅了瞅我,又瞅了瞅邢睿说:
  “嘿嘿,邢睿,我也想跳舞,,,怎么办!
  邢睿红着脸瞪了他一眼说:“滚,,,,
  郭浩不仅没有生气,反而笑的更大声说:
  “不就跳个舞嘛!生什么气?
  房辰抓起酒瓶猛灌了一大口,红着眼睛盯着我,又盯着邢睿,把手中的一个字条递给我说:
  “这是刚才那冰妹,送过来的。
  我摊开被房辰揉成纸团的纸条,上面写着,2888房间。
  我把纸条撕烂说:
  “走,上二楼。
  随后我们四个,顺着大门拐角楼梯上楼,一条红色印花羊毛毯顺着楼梯蜿蜒上升,在二楼走廊,一个身穿兔女郎服侍的包间公主,正端着托盘往里走。
  我喊住那女孩问:“2888房间在哪?
  那女孩一听我问2888房间先是一愣,仔细打量我们说:
  “你们找谁?
  我一听这口气,显然不象是一个普通服务员应该问的。
  我盯着那女孩,故意表现出一副嚣张的样子说:
  “这是你应该问的吗?没有邀请,我tmd有病,去2888房间,这j
  架子也太大了吧!
  那女孩陪着笑脸说:“大哥,火气那么大,消消气,我给你们带路。
  随后我们跟着那个女孩,直接上了三楼。
  我心里一阵纳闷,这2888按理说应该在二楼,怎么上了三楼。
  当我们走到三楼最里面的,一个房间门口。
  那女孩笑着轻敲了,三下房门,那敲门声很特别,两重一轻,随后门打开,一个男人探出头,瞅了瞅那个女孩,又看了我们几个一眼,又把房门关了。
  大约十几秒钟,门打开,我走了进去,一股浓重的香味,弥漫整个房间。
  那种香气很浓烈有些刺鼻,是那种经常混迹在酒吧,ktv女人身上特有香水味,浓烈而妖媚。
  那房间很大,大的有些离谱。
  房间分为,客厅和包间。
  四个男人,正坐在客厅的麻将机上打麻将,一看那身板,一个二个张的熊腰虎背的,不难看出他们是保镖。
  客厅最里面是类似于ktv的包厢。
  包厢的沙发上,坐着七八个男女。
  从哪些人的坐姿和位置,不难看出,只有里面只有一个人是主角。
  那人张的有些胖,仰着头靠在沙发上,一副悠闲的表情,面盆大脸,一脸的横肉,穿着一件红蓝相间的衬衫,一身的肥肉膘子。
  脖子短租,上面挂着一条跟狗链子那么粗的的金链子。
  他搂着一个身材高挑,打扮妩媚的女孩。
  那女孩浓妆艳抹,火红大波浪长发遮着半张脸,依偎在他怀里,细长的大白腿套着一条黑色蕾丝丝袜,脚上穿着一双黑色高跟鞋,脚后跟的钉子,足有半个酒瓶那么长。
  那胖男人一只肥嘟嘟的小手,正在那女孩腿上游走。
  那胖子给我的第一感觉,就象一个猥琐十足的暴发户。
  那胖男人,坐在沙发上的最东侧,按阳北市的规矩是,东为主位。
  依次是几个男人和女的,并排坐着。
  他旁边不用看也知道,应该是他的手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