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九十一章 夜艳酒吧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色彩斑斓的霓虹灯,在雨夜的黑雾中,显然的是那样的耀眼。&
  ..
  我,郭浩,房辰,邢睿,下车进了一家名为夜艳的迪厅。www!ttzw*com
  站在门口,就能听见迪厅内,那震耳欲聋的尖叫声。
  一排穿着红色旗袍的女迎宾,站在门口,露出那迷人的微笑,对所有客人鞠躬。
  但是我怎么看着那么别扭,她们似乎不是正常的站姿,而是岔着双腿故意,让自己的美腿,和那翘的老高的臀部的一侧,露在外面来,展示自己的那凹凸的线条。
  十几个穿着,怪装异服的小混混蹲在门口吸烟。
  郭浩盯着他们嘴角一撇,长叹一口气,一脸沉重。
  房辰扫了一眼郭浩说:“你想什么呢?
  郭浩一阵苦笑说:“看到他们,仿佛看见了几年前的我,当初我和他们一样,兜了没有一分钱就蹲在门口,在等有没有熟人把我带进去。哎,,,光阴飞逝啊!
  房辰搂着郭浩说:“别想了,现在咱不是什么都有了吗?走,到里面我们好好的喝几杯。
  说话间我们走进去。
  夜炎迪厅是阳北市的老牌场子,它的前身是,阳北市人民杂艺戏剧院。
  随着时代的发展,杂艺戏剧院,显然已经过时,随着戏剧院的倒闭。
  当年的团长就和人合作,先是装修成人民歌舞厅,没过几年歌舞厅过时,就变成如今的夜艳迪厅。
  这场子也是阳北市最乱的场子。里面鱼龙混杂。三教九流的人都有,我之所以选择到这个场子,就因为只有场子越乱。那些出货商的下线出现的频率就越高,毕竟毒品生意是见不得光的。
  整个场子有一个篮球场那么大,一进门是一个狭长的通道,地板是一条真空玻璃板,站在上面可以看见玻璃下的嘘嘘流水,自然的从脚下流过。
  旁边墙壁是一整块,金色壁纸。上面贴着一欧美露骨的摩登女郎。
  经过通道是一扇大门,两个身穿黑色西服的年轻人跟机场安检员似的,站在门口。
  那两个人。一人手里拿一根金属探测棒,对所有前来的客人进行扫描。
  也许是因为这地方经常发生斗殴,迪厅管理者为了安全起见,就在外围设了一道安检门。
  当检测到郭浩的时候。那金属探测棒。开始闪速着红灯,滴,滴,滴,滴,报警。
  所有排队的客人刷的一下,把目光投向郭浩。
  一个身高马大的内保,走了过来盯着郭浩语言生硬的说:
  “不好意思先生。请你把身上携带的东西,交由我保管。
  郭浩脸唰了一下子红了。他盯着那个内保说:
  “我的东西,从不离身,我进来是来玩的,你放心,我不会惹事。
  那内保绷着脸说:
  “不好意思,别让我难做?请你配合。
  郭浩冷冰冰地盯着他说:“我叫郭浩,在阳北市道上混的,没有不认识我的,我知道你职责所在,兄弟通融一下。
  那内保见郭浩不愿意把匕首掏出来,用别在耳边的对讲机说:
  “所有人,现在赶到入口,前门有状况。
  我盯着那个身高马大的内保,从他的语气我能听出,他一定是这个场子的小头目。
  当时我已经过了安检门,我又绕了回来对郭浩说:
  “浩子,把东西交给他,人家也不容易,今天咱是来玩的,没必要和他一般见识,人家也是为了其他客人安全。
  郭浩有些不甘心地,从后腰的皮带上,掏出那把黑色匕首递给他。
  这时候从大厅里,气势汹汹的出来,十几个穿着黑色西服的年轻人。
  他们把我们围了起来。
  那个五大三粗的内保接过匕首,往身后的柜子上一扔,用一种不屑的口气说:“我还以为,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呢,就这一把破刀,还搞的跟金条似的,哼,你们这种人我见识多,喝几杯就喜欢生事,我警告你们,不要再我场子惹事。
  郭浩刚想发火,我一把抓住郭浩的胳膊往前垮了一步,把郭浩挡在身后笑着说:
  “谢谢提醒,如果没有什么事,我们先进去了。
  那内保以为他们人多,我们有些怵他嘴角一扬大声说:“哦,对了,大厅一张桌子最低消费599,不坐,座位没有最低消费。
  那一刻我似乎体会到,万心伊说的那句话,男人的穿着是代表一个人的品味,和身份的综合体现。
  我穿着的是,那种看起来不上档次的运动装,我们几个除了房辰,在这种场合太普通了。
  那一刻我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。
  我低头苦笑,刚走几步,就听见那个内保对身边的人说:
  “盯着他们。
  房辰显然没有忍住,他走过去扬起手臂,把他那块瑞士梅花1919限量版手表亮了出来,指着那个内保说
  “我操,你是拿我们几个不使劲咋地,就你这场子,还最低消费599,,后面排队的兄弟,进来一个算一个,今天你们消费都算我的,我请大家。
  他说完把银行卡拍在桌子。
  那内保脸上有些挂不住了,那表情跟便秘似的,寒着脸盯着房辰,又瞅了一眼我。
  身后的那些排队的客人开始起哄,鼓掌声呼呼啦啦地起伏。:
  “牛,哥们,挺你,谢哥们了。
  那内保脸色煞白,盯着房辰敢怒不敢言,目送着我们几个进大厅。
  昏暗的大厅,烟雾缭绕,震耳欲聋的音乐似乎在宣泄着,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浮躁。
  古巴精神领袖。切格瓦拉,那带有标志性肖像被一台投影器,投放在舞池最中央,俩个身穿黑色泳装的舞女,带着贝雷帽。
  在肖像两侧,扭动着她们那凹凸诱人的身体,疯狂的舞动着,美酒,诱人的美女,劲爆的音乐,相互渲染升华,刺激着每一个不安分的心。
  一个长发披肩的dj,用那近似嘶哑的声音吼:
  “帅哥,靓女们,今天你们嗨了吗?
  台下那群疯狂的男女,用一种尖叫声回应:“嗨,,,,,
  dj挑动性的吼:“今天晚上,你们还回家吗?,,,,
  台下,那群男女,甩着头,举着手回应:“不回。
  dj说:“不回家干什么啊呀!,,,,
  台下,,,,make
  love,,,,
  dj举起右手,摇头晃脑的吼:
  “今天这里属于你们,我爱你们。
  台下,,,我也爱你。
  dj:“那就用你们的热情,告诉我,你们是怎么爱的。
  紧着气氛又一次进入了**,那dj,打了一个响指,劲爆我舞曲戛然而止。
  一首扣人心弦的英文慢摇舞曲响起,一排柔和的射灯瞬间点亮,那红色犹如射线似的,覆盖整个舞池。
  吵闹的人群开始安静下来,在那抒情的音乐带动下,一对对男男女女开始相拥着走进舞池。他们一对对抱着一起,听着轻柔的音乐安静的倾听。
  正在这时,一个长相帅气的男人,走到我们的桌前,俯身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,对着邢睿说:
  “你好美女,能否赏脸,请你跳支舞好吗?
  我死死盯着那个男的,那男的,最多二十几岁,留着一头毛寸短发,张着一张令所有男人嫉妒的脸。那张脸很精致,是那种看起来白白净净,看起来很舒服的脸,特别是他那双眼聚光而明亮,他微笑的的诚恳而迷人。一直半屈身似乎在等待邢睿的回应。
  邢睿很惊讶望着男个帅哥。
  她显然是第一次受到这样直白的邀请,那样子有些茫然,又有些不知所措。
  要不是漆黑的光线掩盖,我想邢睿的脸一定红的跟苹果似的。
  房辰蹭的站起来,对那个男人说:“滚,,,,
  那个帅哥有些意外的盯着房辰说:“你知道我父亲是谁吗?
  房辰一句话没说,抓你酒杯泼在那人脸上!
  那男人显然没有想到,房辰会这样。他擦了一把脸,甩了一句,你给我等着,便转身离开。
  邢睿瞪着房辰说:“你干什么?
  房辰冰冷地盯着邢睿说:“我不干什么。
  邢睿红着脸说:“你太过分了。
  房辰说:“我过份?你看上他了是不是?
  邢睿绷着脸,甩了一句:“不可理喻,便起身去了洗手间。
  我盯着房辰,那一刻我没有想到,这才短短的几个月,房辰竟然毫不避嫌的在我面前,那么直白的表露他对邢睿的意思,难道他是故意做给我看吗?
  邢睿一走,房辰瞅着我,似乎在观察我的反应。
  我装着一副无所谓的表情。
  房辰开始心虚的解释说:
  “这女人就是不能来这种地方,容易出事,冰冰,你也不管管邢睿。
  我笑着抿了一口酒说:
  “我和邢睿又没有什么关系,我干嘛要管她,她选择什么样的人,是她的自由,我们的事早已过去,光一个陈妮娜,我都没本事,和她在一起,我凭什么过问邢睿的事。
  我能看的出房辰,听了我这话很高兴。
  他笑眯眯的举起杯子和我,郭浩碰了一杯酒。
  那杯酒,我喝得有些难以下咽心里发酸。
  这时候,一个女孩走了过来鬼鬼祟祟地说:
  “大哥,要东西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