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八十六章 从新分工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们商议定下来后,已经接近十二点,随后我们一起吃了个宵夜,便各自回家。
  第二天早上,八点狗头准时如约而至。soudu@org
  我从他的打扮看的出,这厮很重视这个仪式。
  在玉田二楼的办公室,我,郭浩,房辰,玉田,富贵,富强,武海,邢睿,八个人依次坐成一排。
  办公室的正中央,是一尊咖啡色的关云长,关二爷雕像。
  关二爷轻抚长须,青龙偃月刀背在身后,一副舍我其谁的架势。
  玉田给关二爷上了三炷香,旁边的大桌上,放着几个大碗,一只高冠公鸡被栓在桌腿上。
  一把银白色的半弯短刀,平放在大碗上。
  那雪白的刀刃,直对办公室门口。
  办公室门口放着一个火盆,狗头穿着一件黑色西服,打了一个宝蓝色的,皮鞋擦的铮亮。站在门口,一看这架势,不由的一愣,嘴角一撇笑眯眯的说:
  “呦,这是按咱阳北市的老规矩,行八门点将大礼。
  富贵站起身,挺胸清了清嗓子吼:
  “门外,哪旮旯子的汉子。
  狗头挺直腰板,整了整领口往前走了两步说:
  “阳北西南一汉子,三十有四,清早抬头一望天,正东一轮艳阳日,特来拜会。
  富贵吼:“义天轩日,十贵八门,敢问:“拜谁?
  狗头跨过火盆,双手抱拳:
  “拜天,拜地,拜大哥。
  富贵:“咋个拜法?
  狗头:“一跪天。二跪地,三跪大哥义云天。
  狗头说完话跪在地上,先嘴里念念叨叨的说:
  “一跪天五福星,二跪地天藏王,小弟不才。来的急,未带厚礼,礼轻情意重,带一颗赤胆忠心见大哥,望大哥不嫌弃,小弟愿为大哥鞍前马后效忠。
  富贵:
  “正位大哥。义薄云天,宣武门,弃杀义,想喝桌上酒,必行三跪九叩大礼。表忠心。
  狗头一愣,他显然没有想到,富贵会玩真的。
  按阳北规矩拜天,拜地后,拜关二爷行礼后,就开始正式喝血酒,就算入门了。
  这行三跪九叩之礼,是收最底层的兄弟才会这样。富贵意在,告诉狗头,你既然进我们地狱天使。那就从小弟开始干起。
  这三跪九叩大礼,要行礼之人,必须三步一跪,叩三个响头。分三步完成,磕九个响头才算完成。
  狗头扫了一眼我,见我无动于衷。愣了几秒钟,开始行大礼。
  等他行完礼。我站起身走到他身边,扶着他的胳膊说:
  “狗哥。礼重了。
  狗头脸憋的通红笑着说:
  “老辈的规矩不能坏,既然我铁定心跟你,我初来乍到,希望兄弟们别难为我。
  我笑着:“听狗哥这话是心里有气啊!希望狗哥能明白,既然今个行的是阳北老规矩,那从今以后大家都是兄弟了。你生气也好,不生气也罢!
  从现在起你就是我地狱天使的,义,德,智,通,宣,清,持,天
  八门执事,智门的老大。
  我扭头对这郭浩说:“起酒,正式结拜.
  狗头一愣急忙问:“正式结拜?
  我笑着说:“狗哥是个大人物,今天借着入门大礼,如不介意,我几个正式结为异性兄弟。
  狗头目光炽热的盯着我,他的表情有些感动。
  随后郭浩抱着一个大酒罐,把那只公鸡,揪着脖子,用桌子上银白色的刀,划开喉咙管,呼呼的鲜血往酒罐里流。
  郭浩把鸡往地上一扔,那公鸡在地上扑腾了几下子,便死了。
  随后郭浩抱着酒罐子晃了晃了,让鸡血和酒融合,依次把桌子上的酒碗,摆成一排,往大碗里倒酒。
  等他倒完,我走过去,端着血酒大碗,跪在关二爷面前,身后郭浩,房辰,富贵,富强,玉田,武海,邢睿,狗头依次跪在我身后。
  我举起大碗说:“关二爷在上,我韩冰歃血认兄弟,搭今个起,我和韩冰,和房辰,郭浩,狗头,富贵,富强,玉田,武海,邢睿,结为异性兄弟,如悖逆此义天族地灭。
  随后他们异口同声的说:“悖逆此义天族地灭。
  我一仰脖子,一口气把血酒灌了下去,啪的一声,将大碗摔在地上,随后他们同时把喝完的大碗摔在地上。
  我抹了一口嘴,站起身,笑着说:
  “从今以后,大家都是兄弟了,难听我就不说了。
  大家以后是穿一条裤子里,在一个马勺吃饭,如果敢拉帮结派,我韩冰一定不轻饶他。
  我现在从新分分工。所有人一听迷惑地望着我。
  他们显然没有想到,我会从新分工,房辰有些胆寒的望着我,因为他刚接手德门的执事,一旦重新分工,有可能他手里的权利,瞬间被剥夺。
  我笑眯眯的盯着房辰说:“别那么紧张,原则不变。
  随后我盯着所有人,说:
  “现在我们地狱天使,开开慢慢走向正规,我还是那句话,麻雀虽小五脏俱全,如今的社会是一个高速发展信息化的时代,传统的社团已经跟不上时代了,我们都是年轻人,贵在创新,要与时俱进。
  我初步有个设想,那就是我们的地狱天使,专业化,公司化。
  今天早上我起床事,坐在马桶上大便,随手翻了一张报纸,上面说的是深圳一家公司,6s管理制度,我认真了看完了。
  我当时就想,如果我们能把社团建立成6s协同,分工明确各部门协同配合统一作战,那是不是要比我们现在,强百倍呢?
  我见他们一个二个听的有些迷惑。
  我笑着说:“其实很简单,我们地狱天使现在一共分为两个势力范围,一部分在源河沙场的回龙口码头,和白云水果批发市场。
  还有一部分是咱们大骨堆安康路,这两股力量一南一北拉锯太远都在郊区。
  我们现在将这两个势力,统一分散收拢到阳北市区,把所有兄弟打散,分给八门的所人执事大哥,每门最低十五人不设上限,从现在起你们就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,只要你有本事收人,就可劲的收。
  我现在把权力放给你们,只有你有本事养活他们,你就收,但是我一定要记住,宁缺毋滥,别tmd上面人都往地狱天使带。
  每个月的开支统一从账目上划出,俗话说,好钢要用再刀刃上,义,德,智,通,宣,清,持,天,八门执事,现在我们九个人,我就我自己排除在外了。
  义门由郭浩负责,德门由房辰负责。
  现在我说一下郭浩的分工,义门和德门是地狱天使的核心,你们这两个门的身上的担子很重,因为你们是我们地狱天使的拳头,这拳头硬不硬,就看你们两个的了。
  你们具体负责处理解决,地狱天使和外界得所有纷争。
  狗哥嘛,负责德门。
  狗头一愣说:“我刚进社团不合适吧!
  我笑着说:“合适不合适,是我想的问题,你只要负责你分内的事就行,这个德门很重要,它是我们地狱天使的眼睛,负责收集外界的情报,和研究阳北是所有道上的大哥的,背景和实力。
  说白了就是情报工作,具体狗哥你怎么干,你自己想,无论出什么事,兄弟几个给你扛着。
  这通门,就是武海的了,你从你以后,你不要再外面露头了,暗地里训练一批兄弟,挑几个手脚麻利的兄弟,干黑活,你就负责处理,我们不便光明正大硬碰硬的事。
  我之所以为想让通门这么干,就是因为有时候各种利益混杂,我们有时候不能正面动手。
  武海这个通门就负责背后捅刀子,你隶属于我的直接指挥,听清楚没。
  武海昂着脑袋说:“听明白了,大哥!
  我点了点头。
  宣门者由邢睿负责,我们齐刷刷的把目光移到邢睿身上。
  邢睿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说:
  “我还有分工吗?我可是什么都不会啊!
  我笑着说:“你毕竟在公安口干过,有些法律上的东西,和刑法上的事,我们都是法盲,你比我们懂得多,也许以后我们会碰见很多棘手的事,你就负责在社团的挑一批有学问的人,研究刑事诉讼法,以后一旦有兄弟进监狱,我们有属于自己的专业法律顾问,这样就会省很多不必要的麻烦,这是我们给自己留条后路,别到时候出了事,什么都不懂。
  邢睿抿着嘴偷笑。
  我继续说:“这清门,由玉田负责,咱现在不是有几部车了吗?还有打架的家伙头子,钢管,棒球棍,全部由你负责。
  玉田笑说:“保证完成任务。
  我见富贵有些焦急,笑着说:
  “富贵,持门你负责,你还是干老本行,负责管理社团的账目。
  你弟弟!富强,这天门他负责,你这人脑子不好使,就负责去收钱吧!
  说真的让tmd收租金,我还真有些不放心。
  我此话一出,所有人笑了起来。
  富强挠了挠头皮说:“不就收个租金吗?这事简单!
  所有人在一次哄堂大笑。
  我摆了摆手说:“富贵你看着点你弟弟,最好安排几个眼皮活得兄弟,跟着。
  所有人一听我这话说,又开始拿富贵,富强兄弟倆个开玩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