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八十二章 凝聚力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邢睿笑眯眯的说:
  “那不就行了,你还纠结什么呢?
  男人的世界,我一个女人不懂,但是女人的第六感是最准确的。.soudu!org
  其实郭浩和房辰,都是最尊敬你的。郭浩性格粗犷刚烈,而房辰呢?心细如针注重细节,但是他们两个都是在争宠。
  这就好比,两个女人同时喜欢一个男人,如果你对其中一个女人表现出,哪怕一丝关心,那另一方就会吃醋。
  如果你能,把握住这个尺,把这种微妙的关系,处理的游刃有余,他们两个必然成为你的左右手。
  我知道最近你脑里很乱,为很多棘手的事缠的焦头烂额,你不妨静下心来,换位思考一下,如果你是郭浩,会这么想。
  如果你站在房辰的角,又会怎么想。
  韩冰,你是个聪明的男人,你会想明白的。
  邢睿的话让我豁然开朗,对啊!邢睿是局外人都能看的如初透彻,我却没有看出来,或许当局者迷就是这个意思。
  我沉默了,一杯酒喝完,我又要了一杯,两杯酒进肚,我顿时感觉胃里跟火烧得似的,头有些晕乎乎的,因为只有这样,我才能盖住脸说难听的话。
  我打定主意后,站起身上楼,当我走到二楼楼梯口时,笑眯眯的望着邢睿竖了一个大拇指。
  邢睿羞涩的举杯,示意我马到成功。
  在二楼办公室门口,我就听见房辰怒不可遏的骂:
  “老鼠你tmd敢亮刀,你动老试试看。
  富贵,你别拉他。今天老鼠你不捅死我,你就不是人养的。
  随后听见郭浩吼:“武海,你松开我,我今天非问问房辰,到底什么个意思。你是看不起,还是咋地。
  我一脚踹开房门,见武海,富贵,富强,个人搂着郭浩。
  玉田拽着房辰。那情况大战一触即发。
  我盯着郭浩说:
  “呦,浩,不错,敢对兄弟都亮刀了。
  郭浩有些心虚的,慌忙把匕往兜里塞。
  我吼:“武海。富贵,松开他。
  我一手拽着房辰,把他推到郭浩面前吼:
  “浩,你今天不捅房辰,你就是tmd锤,今天就当着老的捅,。
  郭浩脸一耷拉,站在那一动不动。
  我冷笑抢过郭浩的刀说:
  “浩。我给你机会了,你不捅他是吧!那我来替你来。
  我话一说完,就去抢郭浩的刀。所有人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干,愣了几秒种,开始去夺我手里的刀。
  房辰感动的望着我。
  我咬着牙说:
  “浩,我们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了,你tmd竟然敢对自己兄弟,动刀。你现在都敢对自己兄弟动刀。那以后就敢对我。
  浩,你犯我底线。我不能留你,从现在起你和情义已断。你郭浩不再是我地狱天使的人。
  郭浩显然没有想到,我会这么说,,张着嘴,表情空洞的盯着我,愣在那,就连房辰也没有想到,我会这么狠心逐郭浩出地狱天使。
  富贵用一种吃惊的口气说:“冰哥,这???
  玉田和武海在一帮劝。
  那一刻我的心在滴血,我强作镇定,几乎用一种咆哮的口气吼:
  “谁tmd在干多说一句话,就和郭浩一起滚出地狱天使。
  整个房间的气氛压抑的令人窒息。
  郭浩目光呆滞的望着我,随后咬着牙,抬头长出一口气,摇头无限凄凉的说:
  “冰冰,你知道我不会动房辰,就为了这事你赶我走,我不走,我不理解?
  我冷漠地说:“我知道你郭浩不会真对兄弟动刀,但是你亮是什么意思!我要的是态,兄弟之间胆肝相照,今天你敢对房辰亮刀,明天就敢对所有人,我韩冰做事敞亮,就事论事,你犯我底线,我不能留你。
  我对富贵说:“一会,把账目的钱划出八分之一的钱给郭浩。
  郭浩一听我玩真的了,扑通往地上一跪,眼含泪水地望着我,用一种难以启齿的口气说:
  “韩冰,我错了,求你在我一次机会行吗?
  我闭上眼,冰冷的说:
  “当你亮刀的那一刻,就已经没有机会了。
  郭浩,你是我兄弟,你应该清楚,我们现在手下的兄弟多,如果我留你,八门的所有兄弟,我以后怎么带。
  我说这话的时候,用余光一直瞄着房辰,很显然房辰表情比我更加难看,他似乎也没有料到,我会那么绝情。
  武海一把拽住我胳膊,跪在地上:
  “冰哥,浩哥一时冲动,你就原谅他这一次吧!
  显然玉田,和富贵也在武海的情绪带动下,也跟着跪在我面前。
  富强傻乎乎的望着我们,站在那跟一个无事的姑娘似的冷眼望着我们。
  富贵一把拽着他跪下。
  我一直用余光注视着房辰的反应,如果房辰这时候,落井下石,那就代表,房辰这厮压根本对郭浩没有兄弟之情,这人更留不得。
  房辰脸刷的一下,从苍白变的红扑扑的,他表情复杂的说:
  “冰冰,我和郭浩是开玩笑。
  他说着走到郭浩面前给郭浩,使了一个眼色。
  郭浩感激的望着他,额头上硕大的汗珠呼呼的往下流。
  房辰见我没有任何反应,一摇牙恨恨地,也跟着跪在郭浩面前说:
  “我从小到大,没给任何人下跪过,今天为了郭浩,我tmd豁出去了,不要脸就不要脸这一回了。
  韩冰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?
  我心里在偷笑,我简单的试了试兄弟之间的凝聚力,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。搂着他们说:
  “兄弟之间,要的就是这份情谊,如果我不给你们几个面,就显的我韩冰没人性了,你们简直就是在逼宫啊!
  我搂着郭浩的肩膀说:
  “今天兄弟都给你求情。我姑且原谅你这一会,但下不为例。
  但是鉴于你今天的所作所为,义,德,智,通。宣,清,持,天。
  八门执事排名第二的德门,则由房辰接替。
  都起来吧!
  郭浩表情沉重的站起身。点了点头。
  所有人仿佛松一口。
  正在这时,邢睿走了进来说:“听说,劳动新开了一家海鲜店,我们晚上去尝尝吧!
  我说:“晚上,我可能没有时间,浩你和我一起去雨龙那。
  他说晚上在他家园开个什么“爬梯”的,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。
  邢睿和房辰笑了起来。
  邢睿说:“什么爬梯,是pa
  ty。就是一种有钱人的社交舞会。需要穿正式的西装,呵呵!
  郭浩显然明白这里面的事,他给我使了一眼色。我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  随后我和郭浩每人换了一身西装,又简单的洗了个澡,一看见时间不早了,就驱车往雨龙的别墅赶。
  我在车上问:
  “浩,你刚才给我给我使眼色是什么意思?
  郭浩笑着说:“外人当然不知道这pa
  ty的是意思,其实就是雨龙每个月。都会搞的淫,乱舞会。
  我问:“什么个意思?
  郭浩笑着对着副驾驶遮阳板的镜。整了整发型说:
  “哈哈,集体淫。乱懂吗?东京热片看过没,就是那意思。
  我笑着说“集体淫,乱,是不是找些小姐,在一起象牲口一样在一起那个。
  郭浩揪着胡说:
  “就那个意思,但是这个级别高,不是小姐,雨龙玩的都是,质量上层的嫩模和外围女。
  你马上一看知道了,里面的女孩身材长相,都是。
  那些**都是开车十万的车去的,说句不好听的,去的女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一晚上她们能挣几十万,甚至上万。
  我撇着嘴说:
  “你就j
  吹吧!你一张嘴就是几十万,上万,我tmd就不信,你参加过。
  郭浩摇了摇头说:
  “没有。
  我笑着说:“那你j
  吹个锤。
  郭浩一副笑的口气说:
  “你真的落伍了,咱阳北市做矿石生意的,土豪多的是,钱对他们来说就是个数字,你懂不。
  我说你是**,丝,你还不信。去年,我就光送雨龙一个朋友回去,就给他开了车,你知道他赏我多少钱嘛?他下车随手从包里扔了一叠钱,就是一万。
  你脑天天想着一块钱,能买四个馒头,一个茶叶蛋,土豪的想法和世界,你压根就不明白。
  对了,一会到了,你把房辰的这辆车,停远点,这车才十多万,别丢人。
  我瞪了一眼郭浩说“滚你吗的,你能不能别j
  张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了,在咋说,咱们手里也有个四五万,你能不能大气些。
  郭浩无奈的摇了摇头说:
  “哎,这俗话说,不到北京不知道官小,不到深圳不知道钱少,就咱们这些钱,还不够人家一晚上赌博输的。
  我望着郭浩那感叹的表情,一直笑,因为那时候的我,压根就没有见过郭浩所描述的那种场面。
  人就是这样,眼光局限性,我在监狱的那两年,已经和现实脱机,在监狱里,我的梦想会是每天能吃个一块五毛钱的咸鸭蛋,吸一包四块钱的白沙烟,对我来说是那么的奢侈。
  听完郭浩的话,让我感慨万千,说着说着汽车到了雨龙所在的金园别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