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八十一章 激烈的内斗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是见识过烧鸡的凶狠,我相信雨龙也知道惹烧鸡的后果。
  所以这个雷子,雨龙让我去点,这雨龙可谓是机关算尽,做事滴水不漏,让我去搞那几个收货商,不是明显让我,跟烧鸡翻脸吗?soudu!org
  一旦我和烧鸡干起来,无论谁灭了谁,他雨龙都是幕后的最大的赢家。
  他没有任何损失,坐山观虎斗。如果烧鸡灭了我,万心伊怪罪的话,
  他会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,我用脚丫子都能想到。
  雨龙会把自己撇的远远的。
  说都是韩冰自干的,这事他不知道,在说办公室就我们三个人,愣四是他的人,自然不会向着我说话。
  嘴张他脸上,雨龙怎么说都行,毕竟我现在是阳北市,最出风头的一批黑马。
  真tmd印证了那句至理名言,人怕出名,猪怕肥,这尼玛,雨龙笑里藏刀步步设套,让我往里面钻,这看似是一步简单的警告,里面却暗藏杀机。
  这雨龙难道真想搞我吗?我都这样低三下气的俯首称臣,他还是不放过我,这厮简直铁石心肠。
  如果我和烧鸡谁办了谁,对他来说都是一件好事。
  办了我,无形之中灭了郭浩和房辰,毕竟房辰郭浩,跟他雨龙有弑父杀妻之仇。
  他虽然碍于万心伊的面子,不敢动我们。
  但是雨龙是一个疑心重的人,他不会让自己感觉到一丝威胁和不安全。
  这一点我看的最透。
  如果我灭了烧鸡,那他雨龙,就是渔翁得利坐享其成。也不用搞曲线救国,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垄断阳北市毒品市场。
  想到这我不寒而粟。
  我是看的真真切切,明明白白却没有办法挣脱束缚。
  因为现在我还不能和雨龙闹翻,我只有硬着头皮往前走。
  明天在那里我不知道,为了手下的那些兄弟。我霸王硬上弓不干也得干,同样我也看出来了,雨龙和万心伊的工厂似乎已经准备就绪。
  要不然他不会让我警告那些收货商,为了下一步出货做铺垫。
  雨龙这一步叫一箭三雕,进可攻退可守,又可置身度外。骨头眼里都算进去。阴险狡诈之极。
  房辰酒吧二楼的办公室,成我们的据点,我喜欢房辰的这个酒吧,不喧闹总是放着蓝调
  lues略带伤感的音乐,那音乐扣人心弦总让人陷入无尽的伤感。
  我面色沉重的坐在房辰的老爷椅上。手里握着一杯香茶,一股淡淡的幽香弥漫整个房间。
  富贵手里拿着一个账本,清了清嗓子说:
  “咳,,,我先汇报一下账目,上个月我们一共进账,315万。除去兄弟们的开支,,。剩下285万,最近新添了几部车。
  我缓缓放下杯子扫了一眼大家,打断富贵说:
  “账目你有时间在说吧!现在说正事,兄弟们暴风雨就要来临了,你们是否准备好了,我们即将打一场。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大仗。
  郭浩,房辰。富贵,玉田。邢睿,武海异口同声的问:
  “冰冰你这话什么意思?
  我把今天雨龙交办的事,和利弊关系,还有我的想法全盘脱出。
  他们几个人听到后,显然很惊愕,那表情和我想的差不多。
  特别是郭浩,我从他的脸上分明的一丝恐惧。
  我就纳闷,郭浩在我心目中,一直是无惧任何人,他虽然一句话没说,但是我从他的表情上,分明看到一种发自心底的紧张。
  我端起茶杯淡淡说一句:“你们怕了吗?
  武海最先开口说:
  “冰哥,这事交给我吧!不就是一个亡命之徒吗?我就不信他能翻了天。
  我和房辰是见识过,烧鸡的手段。
  房辰瞪了他一眼说:
  “你懂什么,烧鸡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,我和冰冰见过这人,他是杀人不眨眼,当初在阳赐县货运站,他可是提着mp5直接干警察啊,而且一个活口不留。
  烧鸡,我父亲曾经和我说过他,此人在缅甸生存能力极强,就连缅甸的出货商对他就客客气气,尊敬有加。
  他们是职业杀手,你自己几斤几两自己不知道,你一个街头混混,拎的是菜刀,人家玩的是枪。不是一个档次的,你怎么和富强一个德行,脑子一跟筋想问题,能不饶个弯吗?说话之前过过脑子行吗?
  武海被房辰那么一挖苦,脸上有些挂不住了,脸红扑扑的,没接腔。
  郭浩见武海憋屈个脸,一副打抱不平的口气说:
  “我说房辰都是兄弟,干嘛说话这么难听,你虽然比武海资格老,但是大家都是兄弟,何必以挖苦别人取乐,烧鸡确实厉害,在阳北道上混的都知道,武海刚跟着我们,他又不知道烧鸡这人,给自己留点口德。
  房辰一愣冰冷地扫我一眼说:
  “浩子,我是就是论事,你装什么大尾巴狼,是不是,你现在和武海带的兄弟多了,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?欺负我孤家寡人?你说话给老子注意点,当初你跟我的时候,我说话,你怎么不敢接腔?
  郭浩撇了他一眼说:
  “是我欺负你,还是你欺负我们?
  你说你一天一天的,老是翻以前的旧账。
  我郭浩以前是跟着你,但是这风水轮流转,你也该转变一下态度了吧,房大少?
  你说一天到晚什么事都没有,竟干些看别人笑话事,打击别人取乐能那么让你爽吗?
  武海当初为我挡我刀子,你今天说他,就不行。
  房辰蹭的一下站了起来,捋了捋袖口说:
  “我今天就说他怎么滴,郭浩你娘的比,你以前在我手下当老弟的时候,我说句话你屁都不敢放,如今翅膀硬了,不服气咱单练,tmd谁不出去谁是孙子?
  富贵,玉田,一见这架势就上去劝。
  我冷冷地盯着他们低下头,一句话没说便出了办公室。
  那一刻我敏锐的感觉到,我们兄弟的内部,已经出现的严重的问题。
  那就是分工不明,开始拉帮结派,很明显武海和郭浩已经结盟,而房辰却没有任何分工。
  房辰虽然有股大少爷脾气,但是自从我发现他对邢睿有想法后,我或许抱着一种消极的心态,把他排出在外,这一点是我最大的失误。
  很显然,房辰在我这个团队里面,似乎找不到属于自己的位置,他象一个局外人,游离在我们团队的边缘,似乎有他没有他,对我这个团队来说都不伤大雅。
  通过这件事,我们团队,似乎遇见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,我们内部爆发了严重的等级分化。
  这一切我全看在眼里,如果内部不整顿的话,心不齐外人欺蝼蚁溃坝再也难免。
  那一刻我似乎明白什么叫,打江山容易,守江山难。
  我们团队,这才开始有些成绩,却不曾想已经危机四伏了。
  我坐在酒吧一楼吧台端着,一杯我叫不出名字的洋酒沉思。
  下午酒吧刚开门,就我一个人孤独地坐在吧台上,服务员们各负其责的打扫卫生,我心里却乱如麻。
  一个陈妮娜就让我从人变成了鬼,现在团队内部的琐事,对我来说更是雪上加霜,如今这个叫烧鸡的,又给我当头一棒。
  我是有苦说不出,如坐针毡。
  眼看着,陈妮娜的肚子一天一天的大了起来,我该怎么办!我不知道。
  内部核心整顿已经迫在眉睫了,没有这群兄弟,我什么都干不成,我希望理清思绪,从新把兄弟之情凝聚起来,毕竟还有一场大战等着我们。
  一股淡雅的清香扑鼻而来,邢睿走到我身边坐了下来说:
  ‘别想太多,房辰其实不是你想的那种人,他也是急了,要不然他不会当着你面和郭浩闹翻。
  团队里除了他没有分工,所有人都,如果把他换成你,你会怎么想?
  我长出一口气,凄楚的望着邢睿那张白皙的脸说:
  “刚才你也看出来了吧!这刚遇见事首先不去想怎么解决,一个二个的不去考虑下一步怎么走,竟然开始窝里斗了。
  你有没有看出来,浩子和武海已经绑在一起了,他可是统领我们团队所有的兄弟。
  我知道,房辰是故意逼他们透底给我看,让我明白什么叫拥兵自重。
  房辰为了我好,我知道,但是他不应该这么直白的说出来,把矛盾公开化。
  他想过我的感受吗?我现在是他们的捧出的大哥,他们竟然敢当着我的面内斗。
  邢睿在刚才那个场合,你说我应该向着谁说话?
  这一碗水是端不平,就房辰那架势,很明显是故意挑事,我向着谁说话,都要得罪他们另一方。
  邢睿笑着说:
  “你现在也知道,自己身上的担子有多重了吧!韩冰你真的成熟了。
  我冷笑着没有回话。
  邢睿盯着我的眼睛问:“如今的江山是你打的,权利是你分配的,你必要负责,因为你是地狱天使的大哥。你信的过郭浩和武海吗?
  我抿了一大口,一股浓烈的气体窜进嗓子里,我干咳几声说:
  “我信的过。
  邢睿又问:“那你信的过房辰吗?
  我说:“也信的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