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七十七章 带着面具活着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那个叫齐浪说话,往地上一跪,冷笑说:
  “动手吧!呵呵!我没手机一会帮我打个120。``www!ttzw*com
  我笑着说:“你小子有意思,够爷们。
  郭浩和武海从吧台下柜子里抽出一根银白色棒球棍,走了过来。
  齐浪跪的笔直,闭上眼,抿嘴憋了一大口,似乎在等待我们办他。
  郭浩举起棒球棍,猛然间向他的腰部挥了过去,我一个箭步冲过去,一把握住棒球棍。
  一股钻心的疼痛,顺着手掌掠过全身。
  郭浩瞠目结舌的望着我,满脸的不理解。
  齐浪睁开眼有些不理解问:“冰冰,,你,,,。
  我把齐浪扶了起来说:“我看的出,你也是算个爷们,你走吧!
  齐浪迷惑的望着我说:
  “你不是在开玩笑?
  我笑了起来:“在我没有反悔之前,走吧!
  所有人有些不理解的望着我。
  我扫了一眼坐在地上被打的那五个人,那几个人胆寒地望着我。
  我不屑地说:“日你吗的,五个人打不过一个,还混个j
  ,你们这几个人,今天不把这酒吧损坏的东西赔完,别想走。
  郭浩,武海看着他们让他们赔钱,今天不拿五万块一个都别想走。
  一个坐在地上满脸是血的男人,望着我说:
  “大哥,事别做绝了,我是毛六的人,我可以给我老大打个电话吗?
  郭浩猛冲过来。一脚踹在那人脸上,那人哦的一声,一头撞向桌角。鲜血顺着他头皮往下流。
  那个叫豆豆的扑了过来,抱着那男人说:
  “钢哥,,。
  郭浩冷冷地说:“我还以为,你老大是谁呢?原来是毛六,他算个锤子。赶紧的,给他打电话。让他过来。
  那人显然有些不服气,掏出手机,正好打电话。豆豆一把抢过手机说:
  “钢哥,你知道他们是谁吗?
  那个叫钢哥的男人,捂着流血的头,怒目切齿望着豆豆。
  豆豆指着我说:“穿运动装的是韩冰。万心伊的未婚夫。打你那是郭浩,房氏集团的有名的浩哥。
  穿西服的是房辰房爷的儿子房少爷,你就是把六哥喊过来,他也不敢惹他们啊!
  齐浪听到这,眼睛一亮问我说:
  “你就是带领沙场的那些小混混,扫了雨龙五里营场子的韩冰,我笑着说:
  “你认识我?
  齐浪恭维地说:
  “你的事,现在都阳北市都传开了。说你们有勇有谋义薄云天,现在阳北市道上混的。只要一提到你,哪个不竖大拇指
  。我被他恭维的有些不好意思,笑着说:
  “你回去吧!我还有事要办。
  富贵见我下逐客令,手一摆说:“请吧!兄弟。
  齐浪显然话没说完,心有不甘的望着我,无奈地跟着富贵出了酒吧!
  我坐在椅子上,点了一根烟说:
  “我知道你们是干酒托的,我也不想查到底,不用说,这酒吧里有你们的内线!我想告诉你们,以后别把脏水往酒吧的泼。
  这次是个警告,把钱赔上,这事算了,如果还有下次,后果你们自己想。
  那个叫钢哥的,一边用手擦了擦脑门上的血,一把推开豆豆说:
  “都是你这**惹的事,偷鸡不成蚀把米。他说完低着头按动电话号码,,,喂:“长脸,走六哥那支五万块过来,,,,别tmd问了,现在,,回头在说。
  我一瓶啤酒刚喝完,进来一个人背着挎包男人。
  那人一见这阵势,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,他将包递给那个叫钢哥的人。
  钢哥在他的搀扶下站起身,把钱递给我,富贵接过钱,点了几遍说:
  “冰哥,正好。
  我摆了摆手,那个叫钢哥被另外几个受伤的人,扶着出了酒吧。
  刚出酒吧,一声清脆的耳光声,紧接着是一个女人的哭声
  ,我不由自主的往酒吧外走。
  郭浩一把拽住我的手问:“冰冰,你心软的毛病又犯了吗?
  我苦笑说:“我这人见不得女人哭。
  郭浩口气冰冷的说:“出来混,要有杀爹的心,这个女人有今天的下场,是她罪有应得,老话说的好,出来混早晚要还的,如果她不用美色去诱骗人家,能有今天这个苦果,报应。
  我拍了拍郭浩的肩膀说:“如果她不为生活的奔波,能干这,有时候,我们不能光看表面,她虽然有错,如果男人能管好自己的裤腰带,不去想好事,能被骗?
  郭浩苦笑着说:“冰冰,你什么都好,就是有时候,太心软喜欢学雷锋,你以前的事我听富贵说过,在专线车上,把钱给一个为女儿看病花的身无分文的妇女。
  宁愿带着富贵,富强走回来。
  我知道我劝不动你,但是冰冰我希望,你明白,你现在是我们大哥,既然踏上混事这条路,心不恨江山不稳,你不是救世主咱没有能力去拯救别人的人生,我希望你能认真思考我说的话。
  我笑着出了酒吧,在门口我笑着对郭浩说:
  “浩子,原谅我这一次吧!我下次一定改。
  在酒吧门口,豆豆蹲在地上,捂着脸哭的撕心裂肺,她的长发在风中飘舞,看着有些让人心里算算的。
  我默默的站在她的面前,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她,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  豆豆显然意识到我的存在,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,抬头盯着我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说:
  “我是不是很好笑?
  我摇了摇头。
  豆豆长出了一口气,整了整长发说:
  “韩冰,记的第一次我骗你买酒的时候,你把我带到房间里,我本以为你们三个会轮我。
  我当时吓坏了,那时候我就发誓,从今以后我再也不干酒托了。
  但是我这人就是没脑子,骗的色男人太多,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,今天我才彻底看清楚。我不过是一个被人利用的骗钱工具。
  韩冰,我没想到你现在混这么好,当初你就象一个傻乎乎的男孩,现在呢?短短几个月,你就成阳北市有名的冰哥。
  现在你得意了吧!你是不是在笑我,我是罪有应得,你是不是很喜欢看到别人落魄的样子,你现在如愿以偿了吧!
  我说:“你说这么多废话,不累吗?我没有你想的那么无聊,看你笑话。哎,,怎么说呢!今天出了这样的事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,我的本意不是看你笑话,我真的想安慰安慰你,但是我嘴笨,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  我说着,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递给她说:
  “拿着吧!找个正常点的工作,别干这了。
  豆豆迷惑地盯着我,低头闭上眼睛,红色霓虹灯印在她的脸上,象血一样鲜红的泪水,顺着她的眼角往下流,她转身哭着跑向街角。
  我望着她的背影,愣愣的站在那里,许久也没有回过神。
 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重复着,房辰给我打电话叫苦说:
  “齐浪那小子,每天都来酒吧,似乎在等你,但是他没什么钱买酒喝,就一个人干坐在角落里,我观察了这小子好多天了,你就收了他吧!别占着茅坑不拉屎,我这一张桌子,一晚上少挣多少钱呢?
  我在电话里笑着说:“凉他一段时间,我知道这小子象跟着咱,但是这小子脾气太坏,不打磨身上的菱角难成气候。对了,那个叫豆豆的又去酒吧骗人吗?
  房辰说:“齐浪这小子,你也别凉他了,这小子挺不错的据我观察,我先收了他了。豆豆,好久没见过了,赔了这么多钱,她还敢来才怪。
  我笑着挂断电话。
  那段时间,我万心伊一天能给我打n个电话,我总是耐着性子听她牢骚,说什么集团的老元老,老古董,守旧,跟不上时代了,有没有想她什么的。
  那段时间,她总是介绍一些有身份有背景的人给我认识。
  我最不喜欢穿的就是西服,而起和她在一起,我每天都要穿着西服打领带,那种日子很累,我简直成了一个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的交际花。
  我要保持万心伊,所说的那种可悲的绅士风度,我和万心伊的差距太大。
  西餐厅里,我总是吃不饱,吃那种半生不熟的牛肉,吃过以后我总是拉肚子。
  而且每次和万心伊在一起的时候,我总忍不住想起和陈妮娜在一起的日子,我几乎每天都无法入睡,我被那种深深的负罪感折磨的痛不欲生,而且还要装着一副,和万心伊在一起很开心的样子。
  我象一个带着面具活着的人,人前一张面具,人后一张脸。
  还好万心伊一个闺蜜在嫁我到德国,本来万心伊非要带我去,正好那段时间我驾校考最后一关。
  万心伊无奈一个人去了德国。
  万心伊离开的后,我感觉自己象一只放出牢笼的小鸟。
  但是万心伊每天晚上,准时给我打电话查岗,让我苦不堪言。
  我和郭浩,房辰,玉田,他们在谈正事的时候,她总是问我,在干什么,身边有谁!如果旁边有女人的声音,她会让黑子直接来看到底是谁。
  那感觉我就象她的私有物品一样,有苦说不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