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七十六章 分工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我笑着望他们说:
  “现在我分一下工。小说郭浩,白云水果批发市场的那个23个兄弟,由你带,你以前带过兄弟,轻车熟路,没问题吧!
  郭浩拍了拍胸口说:
  “我办事你放心。我笑着点了点头,把目光投向武海说:www@ttzw@com
  “小五,沙场带的那14个兄弟,是跟着咱打过硬仗的,我对他们放心,他们也是咱的嫡系,这14个人由你带。
  武海一愣,有些感动的说:
  “这,,,这,,,合适吗?冰哥。
  我目光冰冷地盯着他说:
  “我为什么把自己的嫡系交给你,这担子有多重你自个想,我只想听你大声告诉我,行还不行?
  武海咬着牙大声喊:“冰哥,我行!房辰脸色一变,有些引而不发的样子,盯着我。
  我把目光投向富贵说:
  “你小子,有管账的天赋,你以后全面负责,地狱天使的收入和支出,如果错一分钱,你就给我滚回大骨堆去。
  富贵笑着说:“冰哥你放心,如果有错账,我拿自己的头给你当夜壶。
  我咧嘴笑着说:“这夜壶可够大的。
  郭浩冷不丁的问:“冰冰,既然咱成立帮派了,要不搞入礼仪式!拜关二爷。
  我瞅了一眼郭浩说:“现在还不是时候,不易声张。
  我此话一出,郭浩也不好说什么。
  我盯着玉田说:“石峰集团的c
  d六层的经营权,你和富贵商量一下怎么搞。这是我们发展实力的第一步,俗话说:“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。
  我们现在手上有三四十口子人。这一天一天的闲着也不是办法。
  你们两个这几天,先摸摸石峰集团李弘毅的底。一定要记住不要和他硬碰硬,存心恶心他,具体怎么办,富贵是行家。就先这样吧!大家最近一段时间眼皮活点,夹着尾巴做人。
  房辰见我没有给他分配任务,急忙问:
  “冰冰。这兄弟几个,都有事做,我干什么?
  我笑着望着他说:“什么时候把心态稳定了。什么时候在给你分工。
  房辰一愣,盯着我看了老半天,他表情是那种不理解,又有些不屑的样子。
  他猛的从沙发上站起来。摔门而出。
  房辰一出门。玉田便说:“没什么大本事,脾气怪大的。
  我摆了摆示意玉田别说了。
  郭浩拍了拍我的肩膀说:
  “房辰就是这大少爷脾气,还没有适应过来,别和他一般见识。、
  我苦笑一句话也没有说。
  其实我知道,房辰现在对我是一肚子的意见,我是男人我能看的出,他对邢睿有意思,我就算做什么。对他来说都不顺眼。
  我心里同样也是这种感觉,男人都是tmd吃着碗里。看着锅里,当房辰用炽热,含情的眼神去盯着邢睿的时候,我心里同样也有些,说不出的难受。
  房辰对我有意见无非是因为,那天在河坝上,我和邢睿在车里那事,其实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,但是房辰一直纠结这个事,他虽然隐藏的很深,但是我不是傻逼,我一眼就能看的出。但是我不能解释,有些东西,解释多了就是掩饰,我只能默默的装什么都不知道。
  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,因为房辰的心态太不稳定了,就拿上次在殡仪馆一号大厅,我和他说的很清楚,我利用关系,让他见你父亲最后一面,他当时脑子一热,什么都不顾就上去干雨龙,还好那天雨龙和打了殡仪馆的人,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。
  此时我的已经经不起一点折腾了,一次的失误就让我失去了陈妮娜,我绝不会在让自己错任何一步。我现在唯一的目的就是早点结束这场噩梦,去找陈妮娜解释这所有的一切。
  正在这时,咚的一声巨响,很显然是酒吧一楼的声音。
  我们刚出去,就听见楼下,一阵吵闹声,五六个人手里拎着啤酒瓶,椅子在追一个长发男人。
  我站在二楼楼梯口,双手搭在护栏上。
  郭浩,武海刚要下去,我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说:
  “看看情况在说。
  我们几个,站在二楼望着楼下那些人。
  其中那个被追打男人,显然不是一个软茬。
  他留着一头暗红色长发,一只手拽着一个男人,对那人脸上重重打了一拳,挨打的那个人往后一个踉跄倒在地上。
  他随后骑在那人身上,双拳左右开弓。
  一个男人从他左侧轮了一酒瓶,咣当一声砸在他的头上。
  那长头发男人,在头上挨一酒瓶后,摇了摇头冲了上去。
  操起椅子,对砸他的那个男人胳膊上挥了过去,那男人直接飞了出去,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  长头发男人已经打红了眼,举着椅子走过去疯狂的砸在那人身上。
  我笑着对郭浩说:
  “这孩子好猛,有股狠劲。
  郭浩笑着说:“我们下去吧!酒吧刚开业,别出事了。
  等我们下楼,那个长发男人已胜利的姿态,扫了一眼地板上横七竖八爬不起的人吼:
  “tmd都起来啊,不是很牛吗?起来啊!这才刚开始就tmd怂了。
  一个躺在地上捂着脸的脸上,抬头有些不服气的盯着他。
  长发男人显然没有打过瘾,慢悠悠的拿起桌子上的啤酒瓶,步步沉重的走向他。
  当他举起酒瓶砸那人的时候,我口气冰冷说:
  “杀人不过头点地,得人之处且饶人,何必把事做绝呢?
  那长发男人扭头盯着说:
  “你是谁?这没你的事,一边呆着去。
  正在这时房辰和邢睿走进酒吧,我有些莫名其妙地盯着他们两个,满脑子是问号。
  房辰见我盯着他,不敢迎合我的目光,有些不自然的扫了一酒吧,见酒吧被砸的面目全非,急切的问:
  “这怎么搞的。
  一个服务员走到他身边指着蹲在地上,吓的脸色煞白的女孩说:
  “这个长发男人请这女孩,开了一瓶芝华士和四瓶绿茶,消费了875。这瓶酒已经开过了,非要退,我不给他退,就在这大喊大叫,还辱骂这女孩,这女孩就打了一个电话喊来五个人,二话不说就打了起来。
  房辰显然没有耐心听服务员说完,走过来说:
  “兄弟,既然没钱喝酒就别出来玩,不就是一瓶酒吗?我送你,但是你今天砸我酒吧,是什么意思?
  长发男人显然有些理亏,反驳说:
  “你问问那女孩什么意思,我和她在阳北人家聊了几句话,就让我来这酒吧找他,刚说了几句话,就点了一瓶这么贵的酒,我一口没喝,这个钱我凭什么付。
  我瞅着蹲在地上的那个女孩,那女孩不知所错的站在一旁,穿着一件修身羊毛外套,长发披肩,打扮的有些妖艳。
  我心想,那不是豆豆吗?
  第一次见房辰,我就被这女酒托给阴了。
  我瞬间明白了怎么回事。
  此时此景仿佛眼前这个长发男人,就象几个月前的我。
  我冷眼望着他们。房辰盯着那长发男人说:
  “我不问起因结果,你砸我的店不给我一个说法,你今天别想出这酒吧。
  那长发男人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,身材瘦高从身上的穿着有些寒酸,浑身脏兮兮的,穿着一双沾满泥巴的球鞋,他捋了捋袖口说:
  “你们的人先动手打我的,我只是自卫。
  房辰冷笑着,指着我和我身后的郭浩他们说:
  “你右侧的那个人是我大哥,地上躺的这些人,我一个都不认识,也不是我酒吧里的人,人你打了就打了,和酒吧没关系,但是你砸我酒吧,你要给我一个合理说法,我开门做生意,不是谁想砸就能砸的。
  我没有想到房辰会这样恭维我,我先是一愣,所有人把目光投向我。
  那个长发男人盯着我说:“我是无心的,这**女人喊的人,如果赔钱的话,也不能光我一个人。
  房辰对我点了点头,那意思是在告诉我,你全全接管。
  我笑着说,富贵你和房辰算一下,这酒吧的椅子桌子,还有跑了过少单,只要他认头就行。
  富贵笑眯眯的走过来,数了数桌子,和椅子,又查了查账单说:
  “目测在五万元左右。
  长发男人一愣说:
  “这几张破桌子,几把椅子值五万,你开的是黑店。
  我冰冷地说:“那你把所有东西,给老子原封不动的整理好,我不收一分钱,只要你给我还回原样?郭浩把酒吧关门,今天你不给我一个说话,参与打架的人一个都走不掉。
  我话一说完,郭浩和武海把看热闹的人,全部清了出去,酒吧门锁了起来。
  长发男人嘴角一撇冷笑说:
  “我齐浪活了二十多年,从来还有怕过谁,但是今天我理亏,但是我不服气,我没钱,但是我有命。
  他说着把上衣脱了下来,一道道刀疤赫然入目,整个后背和前胸没有一块是不带伤疤的,那触目惊心的外伤,惊的目瞪口呆,我无法想象这个长发男人经历了什么。但是知道这孩子,一定没少受苦。
  他把外套往桌子上一扔,口气强硬的说:“麻烦你们别手弱,只要给我留一口气就行,我家还有一个70多岁的奶奶要照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