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小说 > 殡仪馆的临时工无弹窗全文阅读 > 殡仪馆的临时工TXT下载
章节更新错误更新提醒添加书签我的书架
选择背景颜色:
选择字号:    

第二百七十四章 不可调节

全新的短域名 quanxiaoshuo.org 提供更快更稳定的访问,亲爱的读者们,赶紧把我记下来吧:quanxiaoshuo.org (全小说无弹窗)

  雨龙见我脸色有些难看,笑着打掩护对秦浩天说:
  “浩天,这玩笑你开的够大啊!如果在一个月前,你敢当着韩大少说这话,我敢保证他三秒中之内一定能帮你ko。小说www@c66c%com
  秦浩天抿着嘴说:
  “时代变迁,这个时代已经不在我们的时代了,长江后浪推前浪,后生可虽畏,但是姜还是老得辣,拳头在厉害有什么鸟用,也抵不过一叠钞票。
  雨龙显然不想和他争论,没有回话,扫了一眼手表说:
  “这六子怎么回事,到现在还没有来。
  秦浩天抿了一口茶说:“他的事,哼,,。
  这时候,包厢门啪咔一声,打开了。
  苗六风驰火燎地夹着包,大步走了进来,边走边骂:
  “我操tmd,现在阳北市真堵,交警都tmd回家吃屎了吗?
  狗头笑着招呼苗六入席,苗六也没把自己当外人,走到圆桌的主位,拉开主位的椅子一屁股坐了上去。
  雨龙眉头一邹,这个细微的表情,被我敏锐的看在眼里。
  我不动声色地,走过去笑着说:
  “六哥,今天是龙哥请吃饭,你坐在主位不合适吧?
  苗六显然一直记着,我打他的那事,他嘴一撇门牙外漏,一副嚣张的口气说:
  “老子今天就坐这了,你能咋地我,你tmd算个锤子,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?
  我一只手附在椅子的背靠上冷笑着说:
  “今天这饭局是龙哥安排的,按规矩应该是龙哥入主位。你是不是看不起龙哥,那你有算个j
  。
  苗六嘿嘿地笑着说:
  “我听说,你和万心伊好上了。你tmd从一个地痞直接成了人物,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是吧?
  你是不是拘留所没呆够,老子不问谁tmd是主是客。你们既然请老子来吃饭,老子就是主。
  雨龙阴笑着走过来,按着我的肩膀说:“韩冰,你先过回到座位坐吧!
  我低着头坐在狗头旁边。
  雨龙拉开椅子说:
  “呵呵,什么年代了。还整那么多规矩,六子吸烟,年轻人不懂事。别和他一般见识。
  秦浩天笑而不语,一直盯着苗六,那表情有种说不出来阴冷。
  苗六斜眼瞅了雨龙一眼,推开雨龙递烟的手说:
  “你这冬虫夏草我吸不习惯。有股药味。我还是吸我的,限量版黄鹤楼吧!
  雨龙一听的脸都绿了,他表情尴尬,苦笑着拉开苗六身边的椅子,坐下去,刻意压低声音对狗头说:
  “把酒打开,安排上菜吧!
  雨龙的话说的平淡,但是我能听出雨龙现在是强颜欢笑。
  随后狗头出了包间。不一会十几个穿着古典旗袍的年轻女子,每人端着一个银白色不锈钢盒子。排着整齐的队伍,缓缓而入。
  狗头把高酒杯摆在面前,用分酒器把白酒匀整的斟满高酒杯,递给在座的每一个人。
  苗六扫了一眼白酒说:“我不喝酒,雨龙你今天不是有事要谈吗?有什么事你快说吧!一会我还要赶下一场酒局呢?
  雨龙依然笑着说:“六子,什么事这么大火气,我敬一杯压压火气,照顾不周,别介意。
  苗六笑着说:“雨龙有话你直说,别那么客套,你不觉的假吗?
  雨龙笑着把酒杯放下说:
  “其实也没有什么事,那天我安排人,意外中了石峰c
  d的标,我打算在那地方开一家大型ktv,以后六子和浩天去玩全免费,呵呵,我雨龙是生意人,不想因为你和韩冰的事,把咱们的关系闹那么僵。
  那天纯属意外,我没有想到韩冰能和你发生那么不愉快的事。
  不管这么说,我当哥的脱不了干系,韩冰也因此受到他应有的惩罚,这顿饭就当我向你赔罪了。
  苗六抱着肩膀盯着雨龙说:
  “你这是打一巴掌赏个糖豆啊!当面一套背地一套,那天纯属意外?
  你说的这话,你自个信吗?雨龙别给我整这些子没有用的。
  石峰c
  d如果你不玩阴的,就凭你,能拿到?雨龙你是什么人,咱阳北市的人都知道,你这人阴险惯了。
  我苗六在阳北市混了那么多年,你当我是三岁小孩是吧?
  雨龙笑着说:
  “六子,打人不打脸,骂人不骂揭短,那天的事我真的不知道,天地良心,我雨龙在阳北市是做什么的,你心里清楚,我用着阴你吗?
  不就是一个,一层楼的经营合同吗?我现在送给你。
  苗六显然没有想到雨龙会这么手,苗**秦浩天同时愣住了,苗六竟然不知该怎么反驳了。
  我算是看出来了,雨龙一直在示好,狗头说的是真的,如果一旦苗六和雨龙因为利益,把话说开了,那么下一步雨龙一定拉拢苗六,蚕食浩天集团。
  我从今天酒桌上,秦浩天的表现,我能的出了,这个叫秦浩天不简单,他总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。我能感觉到,他和苗六的关系很僵。
  雨龙想拉拢苗六,不过是因为苗六有个官二代的父亲,这人脉不是用钱能买过来的。
  想到这,我不由的突然明白了,雨龙被苗六弄的几次下不了台,而且依然不动气,这显然不符合雨龙的性格,原来雨龙想拉拢苗六。
  如果雨龙一旦拉拢苗六,我就会被雨龙当枪使,想动苗六报我那十五天的拘留,可就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了。
  我必须要让他们的关系闹的水火不容。
  我蹭的站起来指着苗六说:
  “你tmd敬酒不吃,吃罚酒是吧!坐主位就tmd得算了。龙哥大度不跟你一般见识,给你烟你不接,敬你酒不喝。龙哥也算在阳北市一手遮天的大哥,你什么意思,你让龙哥以后怎么在阳北混?
  我话说严丝合缝滴水不漏。
  苗六斜瞅了我一眼说:
  “雨龙,呵呵!我记得以前不是在农贸市场贩水果吗?靠娘们花裤裆一步一步爬上来,哈哈。
  雨龙瞪着我吼:“韩冰,坐下。
  我怒气冲天的盯着雨龙说:“龙哥,咱都被人家骑到脖子上拉屎了。你还忍,这口气我咽不下去,只有你一句话。我立马废了他。
  雨龙脸色铁青,表情复杂的盯着我:
  “你懂什么。
  苗六得意的笑着说:“你叫韩冰是吧!看样子,你还不知道老子的底细,我姐夫是阳北市特警支队。支队长。刘军。你动老子试试看,哼,
  我猛冲过去,雨龙一把抱住我吼:“狗头把韩冰给我拉走。
  狗头站起来,搂着我就往包间外走。
  随后我就听见包间内,苗六咆哮:
  “操,你吗的,你算个j
  一个乡痞。靠女人的白脸,你动老子试试看。
  啪的一声。玻璃摔碎的声音。
  紧着就听见雨龙吼:
  “你tmd给你脸,你不要,你小子行!老子今天低声下四的给你赔礼,你跟老子装逼!苗六,你认为我会怕,那你就大错特错了,你以后小心点。
  秦浩天说:
  “你们这都tmd这么回事,能不能消停消停,都是当大哥的人,怎么跟泼妇骂街似的,雨龙别生气,六子就这脾气,你也知道,他几十岁的人了,被一个小毛孩子在大街揍了一顿,难免心里有气。六子你也是的,这雨龙在怎么说,也是房氏集团的大哥,你就算心里有气,也不能对着他手下的兄弟,不给雨龙面子啊!你让雨龙以后怎么在他老弟面前立威。好了,算了,我还有其他事,苗六你一会跟着我回趟公司。
  狗头给我竖了一个大拇指,我笑着和他进了电梯。
  在楼下狗头给我拦了一辆出租车,让我先回去。
  随后他转身上楼。
  我坐在出租车,在车上我给郭浩打了一个电话,简单地说了,刚才发生得事,我让他们在包间里别走,听听隔壁的动静。
  出租车司机见我打完电话问我去哪?
  我说:“人民剧场,摩卡咖啡店。
  大约十几分钟后,我下了出租车,我一头扎了进去。
  这咖啡店还是老样子,门口放在一座西部牛仔的雕像,大厅的人很少,我坐在于陈妮娜第一次相遇的地方,品着一杯我叫不上来名字的咖啡,不知怎么的,心里竟然酸酸的。
  我在里面呆了几分钟便出了咖啡店,顺着我们第一次见面后的劳动南路走,仔细回忆着我们说的每一句话,我一滴眼珠顺着眼角流了出来,我恨不得现在就飞到陈妮娜面前,抱着她告诉她,没有的她的日子对我来说是多么的难熬。
  但是仅存的理智告诉我,我不能那么做。
  川流不息的大街,每个人显得都很忙碌似的,我从路边买了一瓶二锅头,边走边喝。也许酒精可以暂时麻痹心里痛。
  电话铃声响起。郭浩说:“冰冰,你在哪,他们都走了。
  我说:“知道了,先安排兄弟撤回去,你们几个先去房辰的酒吧等我,我想一个人走走。
  郭浩说:“行,你一个人注意点。
  挂上电话,我一个人漫无目的在大街上闲逛,我猛然间抬头看见,那副卖珠宝广告的广告画,画中林志玲穿着一件紫色旗袍,手上戴着一颗璀璨的钻戒,广告语,钻石的永恒,忠贞不渝的爱恋。
  我掏出手机,拨通陈妮娜的电话。电话一直无人接听,随后电话那头竟然关机了。